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儿子 变身 怒放 合集 邹沫 不可替代 不可替代
小富农 人间正道是沧桑  温柔的妻子 苏晴 寂寞的 后宫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恐怖惊悚 > 寻生途
寻生途

寻生途

分类:恐怖惊悚

时间:2021-06-09 05:14:36

作者:山居人

最新章节: 第六章 刘毅的去向

编辑:长街暗渡

点评:

在线阅读

目录

完结
↓ 查看更多目录 ↓


超品剑侠 至尊乘风 野蛮娘子快认栽 奕王 墨唐 心理真相 射程之内遍地真理 绍宋 独步成仙 异探笔记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席拱陵拥用一双看可以得到死亡……的眼睛,因而他也注定一生不能够不得善终。  却,再一次出乎意料中,他与被解除诅咒之的希望擦肩而过。  回过神来的他,与另外一个即将死亡……的人再度携手踏往了找寻生命沿续的道路。 寻生“麻烦啊,为什么我会这样心烦呢?”男人轻声的自言自语,这让别人看他的眼光更怪异了。“算了,不想了,反正也不会有结果。”他摇了摇头,随后站直身体漫无目的的顺着街道溜达。。


  他叫席拱陵,虽然现在看着就像是三四十岁的中年人但其实他只有二十六岁。但是,和其它人不同的是,他的眼睛能够看到死亡!他能够看到普通人根本无法察觉的黑气,那些黑气不止在人的身上出现,物品、机械、武器……什么地方都可能。一旦人的身上出现了这种黑气,就说明这个人已经要死亡了,黑气越浓,死亡时间越早。然而,即使他看得到死亡,他也不可能改变结局。就像刚刚,他如果让出租车司机不跑这一趟,那么恐怕出租车司机的死法就会在这一刻变成其它的样子了。总而言之,也许过程会变,但结果不变!

  在席拱陵终于开始怀疑自己和她聊天的决定是否正确时,女孩终于开口了:“那些都无所谓了,我有病,如果不怕传染的话你想来就来吧。”女孩的声音淡淡的没有一丝起伏,就像是在讲述别人的事一样。

  刘毅点了点,随后穿起外套就开门向外走去:“你有我家的钥匙,走时候帮我锁门。”在关门声过后,整个屋子彻底陷入了寂静之中。席拱陵就这样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就像是雕塑一样。片刻之后,他突然双手抱头整个人窝进了沙发里。

  ps:前两天断网,所以无法上传,对不起了。

  这样诡异的情形足足持续了五分钟。席拱陵的身体渐渐的停止的颤抖,就像死了一样窝在沙发上一动不动,此刻都看不到他胸膛的起伏了。又过了五分钟,他的身子终于一点点的舒展开来,人的生气仿佛又回到了他的身上。

  “家人?我的家人已经因为不详的我而死光了。一个被鬼缠身的大叔,有什么资格来教训我?”

  “呵呵,本来以为这里坐着的是一个五六十岁的醉汉,想不到却是一个离家出走的大小姐……不过也差不多了。”席拱陵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跟这个已经注定要死去的女孩聊一聊“也许是因为今天心情有些压抑,所以需要缓解一下吧,反正这个女孩也快死了。”他这样为自己反常的行为解释着。

  然而,就在此时他的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嗯?”他皱了皱眉头,随后看也没看手机就让它自己响着。他不用看都知道是谁给他打的电话,从小到大可以称得上是朋友的人就没有几个,现在还知道他手机号码的就剩下一个人了。不过这个人总是给他添麻烦,只要来电话准是有事,所以他也不打算接这个电话了。

  “我确定!”

  “我应该见过类似的东西……为什么想不起来了呢?”他皱着眉头,手指无意识的上下扶动自己的墨镜。然而,此刻紧张的注视着他的刘毅,见他若有所思的样子忍不住问:“怎么样,这东西没有什么脏东西缠着吧?”

  已近深夜,周围彻底安静了下来,只有偶尔风吹动树叶的声音响起。席拱陵看着天上明亮的月光,伸出手去像是要将它握住一样,但随后又为自己幼稚的举动而摇了摇头:“回家去吧,正因为你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所以你才更应该为那些依然关心你的人留下值得缅怀的记忆,要知道这是将死之人应尽的最后义务了。”

  听了这话,女孩终于动了。她慢慢的转过头,乌黑的眼珠配上她苍白的脸颊显得要多怪异有多怪异。女孩直勾勾的看着席拱陵,这样的视线让他终于体会到了别人在自己视线下的感受。“为什么这样看着我?你放心,我还不至于对你这个没发育完全的小丫头片子动心思。”先顶不住的席拱陵试图打破着尴尬的情况,然而女孩依旧直直的看着他动作变都没变,“额……”席拱陵尴尬极了,只能伸手挠了挠头试图缓解这种尴尬。

  “恩?”席拱陵突然停下了脚步,“奇怪啊,最近这些稀奇古怪的事情怎么这么多?”在他的视线中,前方的转角处有黑气的存在看样子好像是一个人。但是,奇怪之处就在于这人并不同于其他将死之人,他身上的黑气并不是像烟一样飘散,而且就像被什么东西给困住了一样沿着固定的线路流转着,虽然黑气很淡但是像这样凝而不散,这个人的下场也就不言而喻了。席拱陵信步走向前去,走到那个路口他终于看清了黑气主人的样子。

  席拱陵早已忘记这个毛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了,每年都会在十月左右发作一次。每一次,他都以为自己会死。然而每一次,他都挺了过去。可是,现在是七月啊!足足提早了三个月,“看来,我也离死不远了……”席拱陵苍白如纸的脸上带着嘲讽的笑意,说不清是笑这个让他受尽痛苦的世界还是嘲笑早该死去的自己。

  “麻烦啊,为什么我会这样心烦呢?”男人轻声的自言自语,这让别人看他的眼光更怪异了。“算了,不想了,反正也不会有结果。”他摇了摇头,随后站直身体漫无目的的顺着街道溜达。

  “知道了,待会过去。”说完,他就将电话挂了。“我想,再有下次的话我估计就该收费了。”说罢,将手机装回口袋中后走到路边伸手拦下了一辆出租车。“请问您去那里?”出租车司机有礼貌的询问他。然而,他打开车门正准备上车时突然愣住了。随后他轻轻的将墨镜扶起了一些,然后又看了一眼那个司机。

  当席拱陵到刘毅家时天色昏黄,已经到了晚饭的时间了。席拱陵慢悠悠的走着,他远远的就看到一个年青的男人在房子外面焦急的走来走去,这个人正是给他打电话的刘毅。“喂,你在学驴拉磨么?”他不温不火的声音听在刘毅耳朵里却犹如天籁一样。只见刘毅急匆匆的走过来拉起席拱陵的胳膊就往家中走去:“我的大哥!你怎么才来啊!可急死我了!”

  “你确定那是棕色的?”

  不过,刘毅的话顿了一下。随后低头看着这东西:“我找专家看过,确实是个真东西,而且几乎没有发现过同样的东西。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东西不怎么吉利。”席拱陵叹了一口气“还真是傻人有傻福,这东西估计以前是供奉品吧?”刘毅点了点头:“没错,听说好像是一个偏僻村落的寺庙里供奉着,后来被人拿出来抵债的。”

  而刚刚给他打电话的那个人,正是他目前唯一的朋友:刘毅。也是唯一一个知道他有这种神秘视觉的人。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