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农门长嫂有空间 重生年代文空间在手  雨落 摘仙令 她是剑修 穿越我成了已婚农妇
腹黑狂妃太凶猛 星际破烂女王 反派大佬带着空间去下乡 退圈后她惊艳全球 半仙 穿成大队长家的福娇包 女配自救靠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军事历史 > 平凡的清穿日子
平凡的清穿日子

平凡的清穿日子

分类:军事历史

时间:2022-05-14 10:49:59

作者:Loeva

最新章节: 帮一位群里的大大求PK票

编辑:翩若惊鸿

点评:复杂的感情线,跌宕起伏的剧情

在线阅读

目录

完本
↓ 查看更多目录 ↓


地球第一圣地 茅山终极僵尸王 同居正男友 洪荒之我不是哪吒 百年火影 最强吞噬升级 千金不论真假 某美漫的凤凰之力 仙路徐行 大航海之钢铁舰岛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这是一个曾被众多最著名再次穿越前辈书友过的世界。在“庙堂权臣”11男与“京师明珠”清穿小说女的光芒之下,伯爵家的三小姐谨慎小心地选择了融入其中整个时代……谨以此文向所有再次穿越经典英雄致敬!更令她难以接受的是,根据周围晃动的几个女人的穿着来看,这个时代是在清朝!!!她居然也会当上清穿女。早两年前就不再看清穿文的她,怎么能忍受这种打击?。


柳西西只是在一旁听着,有些困,就闭了眼睛养神。二嫫转过身来瞧她,见她闭着眼,还以为她睡了,上来替她掖掖被角,看着这张可爱的小脸,就想起自己远在京城府里的两个孩子,自己夫妻二人丢下他们给公婆,跟着三爷一家到这奉天来,也不知他们怎么样了,二丫头刚出生就离了娘,现在只怕跟小妞妞差不多大了。

她说完,拿起剪子剪掉线头,又把针线活拿起来对着光线看。小丫头瞧着,一脸的羡慕:“二嫫,你针线做得真好,什么时候我也能做出这样鲜亮的活计呀,你教教我吧。”

她对于现在的新身份,倒是挺能接受呢。

不过幸好,很快她就发现自己是在杞人忧天,因为她现在的身体,还是个一岁多一点的小女娃,估计就算会说话,也说不了几个词,发音也不会太准,这让她在醒来听到周围的人那跟现代普通话不太一样的口音后,就一直担心自己会漏馅的心安定了许多。而且据说这具身体的前主人是因为落水受惊才昏迷不醒的,那她现在稍微呆一些,不说话,也很正常。等到弄清楚现在具体是什么时间、周围的人是谁、又曾经发生了什么事以后,再好好考虑以后的生活吧。

天可怜见,她既不是历史专业的学生,也对考古学毫无研究,古文水平只是还可以,化学物理学得一塌糊涂,作为专业的英美文学,大多数已经还给老师了,还算是一项长处的英语,在这个时代有什么用啊?难道要她跟清朝的传教士拽二十一世纪的现代英语吗?老天爷,现在莎士比亚搞不好还没死呢!

她此刻压低了声音,凑近二嫫,一副神秘的样子:“东厢今儿一大早吵了一个早上呢,又摔花瓶又砸椅子什么的,还大哭大喊的,十有八九是疯了。”

话虽如此,但一直呆呆地躺着,实在很无聊,她只好把心思都放在房门口那两个女仆的交谈上。那两人,一个是正做着针线活的少妇,别人似乎都叫她“二嫫”,根据柳西西的猜测,可能是乳母(柳西西狂汗:一岁多的小孩应该断奶了吧?但愿不再需要她来喂);另一个只是十一二岁的小女孩,长得瘦瘦小小,性子倒是挺活泼,不过有点绕舌,因为柳西西几乎整天都能听见她吱吱喳喳地说着话,说着东家长、西家短、“哎呀小妞妞醒了”或是“马三哥今天多吃了一个饼”什么的。现在也是,虽然二嫫总叫她别吵着“小妞妞”(柳西西语:这是指我吗?),她还是忍不住要开口,顶多只是压低了声音。而让她如此兴奋的话题,恰好就是造成现在一旁偷听的那个“小妞妞”大病一场的原因。

柳西西这才知道,原来她之所以能穿越,是因为那位小“哥哥”英勇护妹的缘故。前世她是独生女,总羡慕人家有哥哥,想不到穿越以后,她也有哥哥了。

“行啊。”二嫫头也不抬,“只要你把嚼舌头的功夫都用来练针线,再得几年,包你就能比我强。”说罢抬头往门外喊:“小梅,小梅,过来。”

“你懂什么?上头的人哪个是易相与的?”二嫫只是冷笑,“这回也是东厢的糊涂,以为除掉端哥儿和小妞妞就能独占三爷,把三奶奶踩在脚底了?也不瞧瞧自个儿是什么身份,一个丫头,能做妾就算祖上烧高香了,还妄想跟正房奶奶做对,她以为三爷会站在她那边吗?也不想想,端哥儿和小妞妞都是三爷的骨肉,出了事,心疼还来不及,怎会偏帮她这个凶手?”

刚刚穿越过来,还没搞清楚周围的状况,她也不敢开口,学人家穿越者说那句名言:“这是在哪里?你们是谁?哎呀,我失忆了……”那样她一定会呕死的。

“什么呀,你胡说。”那小丫头不依,缩回头,撇撇嘴,“三奶奶怎会这样做,顶多骂几句罢了。她老人家素来最是怜下的,那样和气的人,不然也不会让东厢那个爬到她头上。”

想到这里,就忍不住摸摸她的头发,却不想柳西西睁了眼,圆圆的大眼只看着她。她瞧着有趣,脸上也带了笑意,道:“原来你不是睡着了呀,你这小妞妞。”说罢把被子盖松些,也只跟孩子对着眼睛瞧:“你也算是大命了,多亏你哥哥死命举高你,不让你沾一点水,若不是这样,你一个人被丢进那冰冷的池水里去,一会儿功夫就没影了呢,你哥哥却病得不清。他这样疼爱你、爱护你,你长大了可以好好对他呀,嗯?”

“小孩子受了惊,过两日定了神就好了。端哥儿可病得不清呢,如今已是十月天,奉天比京里冷得多,那池塘的水可冰,大人都受不住的,何况端哥儿还不到六岁。”

二嫫冷笑一声:“可不是疯了么?她做下这样坏事,被抓住了,还有脸闹,但凡有点儿眼力劲的人都不会这么干。我倒情愿三奶奶早点把她赶出去呢。”

“可不是么?听说当初是三奶奶做主扶她上来做妾的,不然她哪有这么风光,她本来不也跟我一样,是个侍候人的丫头么?三奶奶待她这样好,她却恩将仇报,定是早就疯魔了。”

那小桃听了,整个人泄了气,转头想对二嫫说什么,见二嫫只是斜着眼睛睨她,只好耷拉着头出去了。

这话却有些意味不明,慌得二嫫忙摆手:“三奶奶这话奴婢可不敢当,奴婢是府里家生子,一辈子都是他他拉家的奴才,能侍候两位小主子,是奴婢福气,就算没有奴婢,也有别人奶他们。如今主子们待奴婢这样客气,是奴婢几世修到的福份,哪还敢奢望以后。奶奶再别说这样的话,奴婢可当不起。”

二嫫一边说些闲话,一边轻拍着她哄她入睡。也许是久了没享受到这种待遇,柳西西不一会儿就觉得困了,眼皮子耷拉下来,不一会儿就迷糊起来。二嫫只觉得小妞妞越来越正常,也不怎么呆了,想来很快就会好起来,心里极高兴,手里倒还是照拍不误。

二嫫闻言也不说什么,只是低头做着针钱。那小丫头见她不答话,静了一会儿,觉得无聊,就说起旁的事来:“不知端哥儿怎么样了,三奶奶天天在那边房里,三爷也一办完差回来就去守着,他们都只是晚上来一回,可小妞妞还是呆呆地,不哭不闹,也不出声,又不理人,这可怎么处?”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