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乡野风月 嫂子  小娇妻 乡村 秦芸雨 乡村老卫的幸福生活
妻子 山野小神农 性感的嫂子 婶婶的诱惑 干爹的福利 少妇 美色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科幻幻想 > 钢铁重金
钢铁重金

钢铁重金

分类:科幻幻想

时间:2020-09-16 14:12:39

作者:热牙

最新章节: 第3章 [RY] 迷失

编辑:对酒眉

点评: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中
↓ 查看更多目录 ↓


型男飘飘然 命犯桃花 若待此情成追忆 夺还者 特种兵王在山村 剑走偏锋 飞仙 娇颜醉 修仙之潜伏 超神学院之吊打诸天

介绍

品一位少年情感的酸甜苦辣心酸曲曲折折  看一段冒险家的波澜壮阔死里逃生  享一下人生的灰黄和辉煌的历史时刻  钢铁重金讲诉的是一位身具非常特殊异能力的少年不为人知的人生旅程,其中大起大落,爱,恨,情,仇,自小立有大志,看在遭受了生活的摧残后,他该何去何从虽然朱丽玫恶毒有加,但却生出了两个极为异数的儿子,哥俩相差6岁,哥哥叫杨破军,弟弟叫杨破月,是在另外一个村当村支书的外公取的,杨唐村的人提起起朱丽玫来没有不摇头的,却唯独对她的两个儿子特别喜爱,这对兄弟中杨破军不仅董事,勤快,在农忙季节村里面谁家的稻子没打完,或者路过别人家正在插秧的田里,只要有空他都会帮上一把手,干的汗流浃背比自己家还卖力,逢上晴天突然下雨,杨破月则跟在杨破军的屁股后面屁颠屁颠的帮忙收那些人家没来得及收的谷子,可这些事落在他们的母亲朱丽玫眼里就变成了吃里爬外,不知好歹,她夜里关上门恨恨数落着杨破军和杨破月,“豆子鬼,短命死的,你们吃我的穿我的,啊,拿着力气去帮他们干活,你是谁生的,你跟她去姓啊你到他家去过啊...”这时杨破军就会拉着弟弟的手,杨破月则会似懂非懂的睁着黑溜溜的眼睛看着母亲。。


  自打小杨破月出生以来就成了村里的活宝,他才5岁,就懂得怎么样去哄三四岁的小弟弟了,学着大人的样子一套一套的,各家私下里都有议论说杨启家捡到宝了上辈子不知道积了什么德,生出这两个乖巧能干的小子来。

  朱丽玫是个十分凶狠,霸道,不讲情面的人,村里面的左邻右舍无不对她咬牙切齿,但谁也不敢当面表露出来,如果被她恨上,那家人估计好几天都会睡不着觉,有一次她家在村东头靠近大河边上的地里几颗野生的杨树在晚上的时候被人给锯断了一根,第二天她一发现,马上同她丈夫在村子里挨家挨户搜寻,又到隔壁村去搜了一番,忙到下午,连块树皮也没搜到,朱丽玫嘴里下三滥的骂着那偷树贼,不用想肯定是投河里运走了哪里还找的到,于是她和她丈夫商量了一宿,从第三天清晨开始,鸡还没打鸣,她便站到村口一旁的小山坡上对着村里“哪个短命鬼,你全家死了一截没............”的叫骂其词无不用尽恶毒之言,村里的人埋着头干活,不少人都有些幸灾乐祸,朱丽玫到最后实在想不出什么新词,又把开始重复原先的骂词,他丈夫跟着她到周围一个村一个村的“广播”,直到天黑两人口干舌燥之时才收场,当时最厉害的泼妇骂街也不过如此了。

  低矮的橘子摇头晃脑,树叶互相摩擦着发出“沙沙”的声音,似乎在欢迎已经攀上几棵树的火焰一样,肖舒领先杨破月几步先到了橘子林,橘子林四下种有防盗的荆棘丛,堵住了一部分大火引起的浓烟,虽然比较黑暗,却借着树冠上洒下来的光斑,仍然比外面看得清楚一些,

  烟越滚越大,几乎淹没了他们,两人面对面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轮廓了,继续往前走,他们耳边隐隐响起“噼啪噼啪”的声音,直到登上一个小坡,看见远处冒出几缕红色的火光,这才想起来害怕,杨破月和肖舒看到火后转身就跑,此时风向已经变了,火势原本一直朝东边蔓延,浓烟从左边和上面灌进这口山谷内,这一带山面朝东的一边一般树高草密,一旦起火极易形成连片的火场,此刻夹着火舌的劲风,从前面吹来,西面和北面的山头瞬间站满火焰大军,呈包围式向两人涌来,火蛇窜了那些高大的乔木类树和干枯的杨树树上,点起冲天火焰,噼啪作响,空气中也弥漫着动物烤焦的气味,第一股风势还没尽,小谷周围就已经是一片火光火海。

  肖舒脸上快乐的笑容立马敛去,撒开腿往上山跑,杨破月跟在后面,不时得往脸上抹一把,躲开前面哇哇哭叫的肖舒眼睛里噙出的眼泪,上山的路凹低不平,坑坑洼洼,还有些田径小路,断断续续的,肖舒上下山走惯了没有什么,倒是杨破月连连摔跤,翻过一座小山,到了通往肖舒家的山脚下,这里是处峡谷,也是入山的必经之路,两人刚走进去少许,只看到黑烟夹着热风扑面而来。

  杨破月和肖舒哪见过这么大的场面,张着嘴巴呆站了好久才迈的动腿,他们尖叫着往山下狂奔,就连一直迷迷糊糊的杨破月脸上也写满精彩的表情,可两人人小腿短,怎么能跑的过顺风大火呢,下山的好几条路都被火势抢先封死,这些平日里看起来人畜无害,弱不禁风的小花小草现下也变成了要人命的火魔,用草木皆兵来形容最恰当不过,两人前后的奔跑在泥土飞沙的小路上,杨破月裸露在短袖外的皮肤被吹过来的热风烘的一阵一阵生疼,龇牙咧嘴。

  虽然朱丽玫恶毒有加,但却生出了两个极为异数的儿子,哥俩相差6岁,哥哥叫杨破军,弟弟叫杨破月,是在另外一个村当村支书的外公取的,杨唐村的人提起起朱丽玫来没有不摇头的,却唯独对她的两个儿子特别喜爱,这对兄弟中杨破军不仅董事,勤快,在农忙季节村里面谁家的稻子没打完,或者路过别人家正在插秧的田里,只要有空他都会帮上一把手,干的汗流浃背比自己家还卖力,逢上晴天突然下雨,杨破月则跟在杨破军的屁股后面屁颠屁颠的帮忙收那些人家没来得及收的谷子,可这些事落在他们的母亲朱丽玫眼里就变成了吃里爬外,不知好歹,她夜里关上门恨恨数落着杨破军和杨破月,“豆子鬼,短命死的,你们吃我的穿我的,啊,拿着力气去帮他们干活,你是谁生的,你跟她去姓啊你到他家去过啊...”这时杨破军就会拉着弟弟的手,杨破月则会似懂非懂的睁着黑溜溜的眼睛看着母亲。

  肖舒叹了一口气“我又不是他亲身的儿子,怎么不能打”肖舒沉默了一下又接着说“不如去我家玩吧,你都好久没去过我家了”

  杨破月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每多一棵树着火他心里就像给人锤了一记,虽然救的不是人,他只知道牛是当时每家每户最值钱的家当,非救不可,火势虽没风助,但也经不起这么挨时间,转眼火头又已攻上了他们头顶上的树冠,

  沿着渠道往下游走去,他们一路上又打又闹,你追我逐,玩的不亦乐乎,没有一点儿烦恼,渠道两边种着整排高大密集的杨树灌木丛,用来巩固渠道两边的堤土,肖舒家住的偏僻顺着渠道往下还要翻过两个山坡,方能看见他家山顶上的房子。

  肖舒突然想起前面不远的地方有一条运送马车的石子小路,它通向山下,逃到那里往下走就基本可以脱离火海了,杨破月和肖舒离石子小路还隔着一排的野橘子林,原先是肖舒家的,他父母外出后就很久都没有人管,里面杂草丛生,枯叶遍地。

  杨破月大口呼吸,一瘸一拐的半奔着向林子中间,有时候实在受不了左脚传来的疼痛他就独脚鹤立,僵尸般一跳一跳的前行,到了林子深处时发现有一座新竖起的土砖堆,旁边还挖了一个大坑,红黄相交的土堆成了一座小山,“哞”的一声蓦地打破了短暂的沉寂,原来还有一头水牛逃到了这里,它后面跟着两头浑身长黑毛的牛犊子,不停的在大母牛的身上挨挨碰碰十分亲昵,肉房子一样大的母牛转头看着一脸惊讶的杨破月,眼里水波流转,露出可怜的神情,杨破月从惊奇中回过神来,呆在原地匆忙打量了一下它,原来母牛被绳子拴在一块松脂树上,它鼻子口里鲜血直流,还在不停的摇晃着硕大的头想挣脱绳索,嘴里发出呜呜的低鸣酷似人声,两头幼小的牛犊子不愿离它而去,不安的挨蹭着母牛,不知道它们的牛妈妈为什么不走,母牛用后脚驱赶小牛犊,小牛犊走出几步又掉过头来睁着无辜的大眼看着母牛,母牛的鼻子都快拉掉了可牵牛的绳索还是纹丝不动,杨破月幼小的心里梗塞了一下,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堵住了胸口,他快步走到拴母牛的树下,两手齐用,可绳头被拧成了死结,怎么也扳不开,被甩在身后的大火这时也快速爬上山坡,周围的松脂树燃也渐渐燃了起来,所幸的是风是向侧面吹的,缓缓的向这边挺近。

  周围的景像越来越模糊,视线从10来米下降到只有一丈左右,那时正值初晨,阳光透过树叶间的缝隙,照下来行成无数条倒挂着的光柱,异常绚丽,杨破月被呛得鼻涕口水眼泪一齐流,可他还是睁着那双黑不溜秋的眼睛四处打量面目全非的奇幻“景色”小小心中充满了好奇心。

  水渠过了一两天已经修好,杨破月在同别的小伙伴玩的时候又跟他碰上,这次是在村东头靠近水渠和他奶奶家的地方,肖舒的家在水渠下游的一个山坡上不属于这个村,他本是要到码头上帮家里唯一还在乡下的爷爷去合作社买盐,看到这里有几个小孩就想过来玩下,走近一看原来一直是自己手下败将的杨破月也在这里,大门牙缺了一颗的杨破月瞪着他,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两人不约而同的来到杨破月奶奶家旁边一处堆着两围小山高的稻草堆中间,这里杂草丛生地方宽阔,真是个打架的好地方。

  浓烟遮天蔽日,两人只好停在一座废弃的牛栏前吐气休息,这么大的烟,绝对是山上起山火了,山里的人都知道山火一起,都是一边倒的势头,若是加上山风鼓吹,那就会逢林烧林,遇屋烧屋,村里人拿它根本没半点法子,肖舒担心家里的情况,不停的往浓烟飞来之处张望,“扬扬怎么办”

  肖舒回头看了一眼杨破月说“你先回去吧,我自己上去就行”

  <ahref=http://www.>起点中文网www.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杨唐村往里走有一条灌溉用的水渠,突出地表两米高,把这些挨着大河的村子和周围大片大片的农田养育着,水渠两边是用土堆成,里面水道内用水泥裹了一层,杨破月有时路过连接水渠两端的石桥时他经常问自己这样一个问题这条小河的这一端在哪里,水从哪里流过来的,又要流到哪里去,正如他后来不知道公路的起点和终点一样。水渠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停水,是因为这水渠只有少部分是全用水泥砌成的,加上年久失修,通常连下几天大雨,渠水暴涨下不出多久就会崩渠,渠道里面没有了水,里面的肥大的螃蟹虾子,大小成群的鱼儿都暴露出来了,村里面大大小小的孩子乘着放晴就会去一窝蜂似的跑下去,沿着渠道熟练的用手探藏在洞里面的螃蟹,积水里的白鱼。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