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公公 老师 女儿 老旺 秦雨  借种
借种 儿媳 秦雨 秘书 幸福人生 妻子 嫂子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军事历史 > 总裁缚爱成婚
总裁缚爱成婚

总裁缚爱成婚

分类:军事历史

时间:2020-10-17 11:51:09

作者:苏苏

最新章节: 第6章 奶茶店

编辑:惊起绿窗眠

点评: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中
↓ 查看更多目录 ↓


皇后千岁爱吃瓜 一抱换金主 妙算女诸葛 同居正男友 快穿任务:炮灰来逆袭 这个明星有些咸鱼 冠冕唐皇 异世之万界圣尊 盗墓险途 十亿次拔刀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请问您你们是谁?”顾苏苏问着。沈北忱魔头般的眼睛里闪现出一抹红色的火焰,这个混蛋的女人竟然认不出自己?但是他迅速就想通了了,这个又蠢又丑的女人怎么可能会认出来自己呢。“顾苏苏抱住了瑟瑟发抖的自己,心里想着这倒霉的一天,先是半路堵车让自己跟了半年的大客户死在了摇篮里,后是谈了三年的男朋友今天约自己出去第一句话居然是说分手。。


沈北忱把人用浴室里捞了出来,慢慢脱下了自己的衣服,露出的精壮身体就这样覆在了顾苏苏身上。沈北忱的声音愈发的喑哑:“女人,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说罢便咬上了顾苏苏白皙的颈脖。

“孤独的酒,分分合合都不算久,配图*9。”顾苏苏拿着手机就在男人的眼皮底下发着朋友圈毫无违和感。居然还大大方方的配上了强拍男人的那张照片。

沈北忱恼火的捏起眼前这个醉酒女人的下巴,居高临下的望着她,入手的肌肤触感让段北忱心中一动:“胆子倒是不小,知道我今晚在这?嗯?是谁告诉你我在这里的?”眼前男人一张一合的嘴让顾苏苏以为是服务生在和自己说顾苏苏尽力的想去听清那人说了什么,身体不自由的往前凑去。

梦里的她被撕开了所有的防具,毫无保留的受着凌迟一样的刑罚,看着自己的肉被一片一片的割了下来,然后她的潜意识想回避它,想让自己从梦中惊醒,但是酒精的作用实在是太强烈了。顾苏苏只能在梦中,无助的哭喊,行刑的人也许是被顾苏苏的哭声刺激到了。终于停了下来,用沾满鲜血的手抹去了顾苏苏脸上的泪痕。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刑罚。顾苏苏在梦中祈求那个人放了她,她想知道自己究竟做了什么才会被这么对待。而眼前的男人永远都是微微笑的进行着手上的动作,好似永远不会停止一样。顾苏苏从来这么那么无助过,然后哭着哭着便晕了过去。

顾苏苏思绪飘在空中,她感觉自己的头很痛。昨天晚上她做了一个噩梦,梦到自己正处在一个冰冷的手术台上!她不知所措的看着眼前穿着白大褂的人,虽然他戴着口罩,但是还是能看出来那个人究竟会拥有多么完美的无懈可击的外表,然后那种皮开肉绽的撕裂感把自己推进了黑色的深渊。

沈北忱的怒意简直冲破了冷峻的外表,从眼角到周身都散发着生人勿近的强大气场。他冷冷的注视着那个在灯光下一杯又一杯的女人,环绕在她身边的人换了一波又一波,沈北忱忍不住了。欲擒故纵的手段倒是高明啊女人。沈北忱走入人群把顾苏苏揽进了怀里,此时的顾苏苏犹如化作了一滩春水直接瘫在了沈北忱身上。

在踏出酒店大门的那一刻,顾苏苏觉得自己真的是霉神附体了,这种被狗咬的经历绝对不能发生第二次!

室内寂静无声,空旷的总统套房里环绕着令人脸红心跳的沈北忱攻城掠地的喘息声,沈北忱绝对霸道的肆意横行,让整个空间充满了旖旎和暧昧的气氛和雄性荷尔蒙的味道。

杨楠送衣服赶到的时候,房间里暧昧的味道也散的差不多,脸色阴晦不定的沈北忱正坐在床上玩着一个不属于自己手机,杨楠的狗鼻子一下就嗅出了沈北忱身上笼罩的一股浓浓的要喷薄而出的煞气。默不作声的等着自家杀伐决断的总裁下决定。然而沈北忱没有多说,而是自顾自的穿好了衣服,杨楠感觉到不可思议的时候沈北忱已经穿好衣服走了出来。一身Caraceni高定西装把沈北忱天然的贵族气质彰显的分外得体,奢华优雅而张扬,冷峻的气质让沈北忱这种天生的王者变得更加高不可攀。

顾苏苏的出现很快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力,她干净的和这个主场显得格格不入让猎艳者向往。在喝了不少往身边凑近的陌生男人递过来的酒后,本来就不清醒的头脑在音乐的刺激下变得混沌。在洗手台随手把旁边的男人拉了起来脸贴脸拍了个亲密照,丝毫没有作为陌生人的直觉,更没有察觉到男人冷的发黑的脸色和已经结上寒冰的眼眸,男人周身散发的强大气场仿佛要把顾苏苏凌迟一万遍才能解气。

顾苏苏抱住了瑟瑟发抖的自己,心里想着这倒霉的一天,先是半路堵车让自己跟了半年的大客户死在了摇篮里,后是谈了三年的男朋友今天约自己出去第一句话居然是说分手。

大脑再次清醒的运转是在顾苏苏被浴室里传来的水声惊醒之后,这样的境遇让平时处事十分利落的顾苏苏有一种手足无措的感觉。她注意到自己身上青青紫紫的痕迹,不可置信的掀开被子,上面大滩大滩的血迹无不告诉这顾苏苏昨晚战况的激烈。顾苏苏强作镇静的看了看四周,是自己不熟悉的酒店,豪华的装修无不暗示着带她来这里的人非富即贵。顾苏苏不想和这样的人扯上关系,她目光所及的地方也只看到自己被扔在地上的衣服顾苏苏用她上班迟到的速度穿好了衣服,把桌上的手机一抓。顾苏苏逃了,忍着身下的剧痛顾苏苏哆哆嗦嗦的下了床,在男人推开浴室门的前一刻离开了这个令人窒息的地方。

十月的天和男人的嘴是最不可信的,刚刚还是和风徐徐现在却有一种夜雨欲来的感觉了。

路边的行人来来往往两两成双衬得顾苏苏愈发的孤独和落寞。

作为king吧幕后的大老板,沈北忱不是第一次来king吧,但每次来都是为了看看经营状况,带女人往外走绝对是第一次。就是这个奇怪的女人,明明知道她可能是某一个对手雇过来给他打探消息的,否则从她一进来那种手足无措的感觉到后来玩的疯起绝对不想是第一次来的人就能做到的,但是看到她这个样子又很不忍心看她一个人醉醺醺在那里被人灌酒,放在以前,沈北忱大概会直接把她丢在那里让某个男人捡走好了。毕竟谁会在意这些东西呢。

酒店的总统套房内,沈北忱低头看着这个喝的烂醉的女人,鹰隼般的目光里多了一股狩猎者的的得意,然而冷硬的棱角带着微微的紧绷。脸上的嫌恶之色表露无遗。这个该死的女人居然吐了自己一身。若不是自己现在留着她有用,现在谁还会知道她被扔在哪条街。

所以,顾苏苏决定去买醉,祭奠自己死去的初恋。

“跟我走?”沈北忱贴在女人的耳边低沉的说到,耳边呼过的热气让顾苏苏不舒服的在沈北忱的怀里缩了又缩。

看着这位现在是前男友的男人一脸视死如归的表情,顾苏苏简直无法理解,和自己在一起真的有这么恐怖吗?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