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交换我的爱 寂寞 少妇 催眠  老卫的幸福生活 寂寞的妇女
白洁 诱惑 公公 老师 女儿 老旺 秦雨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恐怖惊悚 > 千年迷踪
千年迷踪

千年迷踪

分类:恐怖惊悚

时间:2020-11-18 05:12:11

作者:深渊怪鬼

最新章节: 第一章 家族

编辑:风月瘦如刀

点评:男主角典型的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中
↓ 查看更多目录 ↓


神级插班生 皇后嫁到:本宫不擅宫斗 快穿之不当炮灰 邪神 流氓俊娘子 开局一条小渔船 明尊 我能修炼一亿次 农门商女种田忙 她存在了一千三百年


介绍

两块祖传古玉,一只黄铜口哨,引发出一个古老的历史家族的惊天阴谋。  谎言与谎言相互交织最后形成无解谜局,一环扣一环的高精密骗局能不能彻底掩盖住真实的缘由?  是所有人都在说谎,但是所有人都也没说谎? 千周雅定坐在座位上,感觉浑身都越发的难受起来,他现在极度后悔贪便宜买这趟车了。车内有人抽烟,烟味儿和鸡鸭的味道混合在一起不断发酵,简直就是地狱。前座后座之间的距离又小的可怜,再加上前面的大爷把座椅放倒几乎要平躺了,腿能放的地方别提有多少了,周雅定动了动酸麻的腿,但这也没让他好受多少。。


  齐朝程第一个翻身爬上山壁,随后把周雅定也拉了上去,副驾驶座上的那人紧随其后。

  周雅定坐上饭桌时,心里想着自己父母能给自己解释一下这次回来的原因,或者过问几句学校的生活,不过转念一想语言又不通,问了也是白问。

  这不是副驾驶吗?周雅定一看见那人的脸就认了出来。随即又想这人怎么也在这里,难不成去那什么曲城县也有他的一份?周雅定张口想问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又想到语言不通的问题,只能暗叹一声一时间手足无措。

  旁边的李译催了一声,周雅定这才反应过来,只能跟着这李译后面走出寨子。心里还是放心不下,又回头看了几眼往回走的齐惜云,齐惜云好像感觉到周雅定在看她,便又回笑着头挥了挥手做道别状。她越是笑得开心周雅定就越是不安,到底是什么事要隐蔽到连自己的情绪都要掩盖住?

  周家两百多号人常年居住在深山的寨子里,公路都不通,更别说电和手机了。相对于其他族人,齐惜云这样才像是个普通的女孩子。周雅定本来心中烦闷,但一看齐惜云笑眯眯的样子,心情好像也好了不少。

  周雅定对寨子里的路完全不熟悉,能看见宅子就在不远的地方,但还是又绕了一阵子才绕回本宅。宅子的门敞开着,里面很安静,没有人走动的声音。

  现在离九月三十还有挺长一段时间,说实在的周雅定觉得没必要这么着急着出发,就算是坐大巴,最多五天,哪儿都能到了。难不成就背着这扁扁的包在外面游荡两个月?

  其实周雅定内心十分不安,这也反应到他的坐姿上,他不停的换姿势想让自己安心一点,但这毫无用处。他想了很多家族突然叫他回来的原因,过去的十几年里他只在每年过年时回家一次,从来没有在暑假期间叫他回来。他内心是很抗拒回到这个号称他家乡的的地方,回到那个在山坳坳里连电都不通的寨子里,基本所有人都说一口拗口的方言,对他冷眼相看。

  这种绳子看上去不像是能同时承受两个大男人的体重,而且一点就着,烧的速度极快,还能烧的只剩下灰,实用性并不强。

  周雅定一下愣住了,不仅是现在就走让他感觉诧异,还有就是没想到这人居然会说自己听得懂的方言。转头一看那人已经向着寨子口走去,周雅定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反应,就直接跟了上去。

  齐惜云坐在床上把鞋放好,然后把双手对着周雅定伸出来,露出一个甜甜的微笑。周雅定对她实在是没办法,只能乖乖掏出手机放在她手上。

  “周哥!“齐惜云满脸笑容的朝他招手,看着她又想到不久前她露出的那种忧虑神色,周雅定心中一阵不安。

  都说血浓于水,亲人之间总有种难以言说的亲近感。这种说法也许在周雅定身上失效了,半年不见,他在饭桌前却只觉得尴尬,巴不得这顿饭快点结束。他心里倒是有话想跟父母说说,但语言障碍无法逾越,结果他就只能微笑再微笑了。每到这种时候,周雅定总有种很强烈的被隔离在什么之外的感觉,为什么不给自己也安排了解一些家族方面的事?他对这块完全没有任何了解,就算最后他真成了族长,那他又能做的了什么?隔离感久久挥之不去。

  周雅定吃了一惊,他没想到齐惜云会到寨子口来接他,而且看起来还是如此期待他的到来。齐惜云是齐家长女,齐朝程的亲侄女,也是为数不多的会说普通话的人。虽是长女,但齐惜云今年也只有十六岁。平时的她举止成熟稳重,这种难得一见的小女孩性情反倒为她增色不少。

  山路崎岖难走,周雅定这种能瘫着就不坐着的大学生走的实在是辛苦。一路无话,齐朝程在前面一面走一面开道,就这样走了大约有两个小时,终于从林子中穿了出去。但出现在面前的却是极为陡峭的山崖,而不是寨子。周雅定一看这情形心里一跳,心说:我的天啊,你们不想让我当族长也不用让我跳崖吧?

  四人又在寨子中走了几分钟,一路上路过的房屋照样是门窗紧闭。到了周家本宅前,按照规矩,外姓的女子没有得到允许是不得进入本宅内,齐惜云只能在外面等着,副驾驶座上的那人不知为何也没跟进去的意思。

  周雅定茫然的跪在地上,他本来就对家族的事一头雾水,现在更是完全懵了,直到其余在场的掌事都全部离开了他才突然想到要从地上起来。他一起身刚才在他后面跪着的人也跟着起来了,这下周雅定才看清他的脸。

  周雅定一进祠堂首先就跪了下来,紧接着就磕了一个头。在周家,跪的位置,跪下时的姿态都是有讲究的。跪在现在这个位置,对于他来说属于讨好式的自降身份。这些也是齐惜云之前提过的,虽然周雅定并不认为这个动作能改变全族上下对他的排斥。

  心里说笑也就只是心里说笑而已,如果能推掉族长这个职务,周雅定一定马上就跟这个地方说拜拜,用不着别人逼着他走。边想边走到悬崖边上就发现有一条绳梯一直向下,垂落到悬崖下方茂密的树丛中。透过树的枝丫依稀可见树下的房瓦,看来寨子就在悬崖下方了。

  周雅定吓了一跳,这架势那里是旅游送别啊,简直像是要上战场。还没来得及安慰她,就又听到她说: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