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交换我的爱 寂寞 少妇 催眠  老卫的幸福生活 寂寞的妇女
白洁 诱惑 公公 老师 女儿 老旺 秦雨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军事历史 > 二鬼子汉奸李富贵(曲线救国续集)
二鬼子汉奸李富贵(曲线救国续集)

二鬼子汉奸李富贵(曲线救国续集)

分类:军事历史

时间:2020-11-20 08:14:01

作者:无语中

最新章节: 第四章(假古董,传教)

编辑:诗人的血液

点评:文章剧情曲折,跌宕起伏,吸引读者

在线阅读

目录

完结
↓ 查看更多目录 ↓


神级插班生 皇后嫁到:本宫不擅宫斗 快穿之不当炮灰 邪神 流氓俊娘子 开局一条小渔船 明尊 我能修炼一亿次 农门商女种田忙 她存在了一千三百年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李富贵实体书的购书信箱:zhangli2940@sina.com  购书QQ:1017267  ----------------------------------------  意外回晚清时期的我意外发现在这里不但不不能够充分发挥在现代人的特长,反倒因为其实上面这些都是我在自言自语,之所以会如此啰嗦的向自己介绍自己,因为我需要整理自己的思路,把心里想的说出来会更有条理一些(尽量找没人的地方,否则被人看成神经病可不要怪我)。我就正坐在一个没人的山坡上,远处有的小村庄,里面都是些破茅草房,农夫们的脑袋前面剃着光头后面留了条辫子,就跟环珠格格里的那些阿哥、额幅们差不多。可我明明记得昨天晚上我还和同学在大排挡上喝酒喝到很晚,回家后连衣服都没脱倒头就睡了,为什么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草地上,周围还出现了这么多古怪的东西。一开始我也怀疑自己在做梦,在打过耳光之后还是不能太确定,倒不是说这个耳光不疼(到现在我的腮帮子还肿着呢),而是因为我以前从没在梦里打过自己耳光,究竟在梦里打自己耳光不疼的说法是不是真的我还不太确定(忘了介绍,对事物持怀疑态度是我的宗旨之一)。在回想了一遍昨天晚上的事情,对了昨天晚上我梦到了一片蓝光,肯定是那片蓝光把我带到古代的(读者:靠,梦见蓝光就能回古代,我天天梦见红光也没见我到火星上去啊。主角:这个….我也只是随便猜猜,你那么认真干吗?)。


  ‘可不是怎么的,本来这些年年景就不好,去年我们这片地又涝了,现在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村里都有人饿死了。‘

  ‘这位老丈,跟您打听一下,这里是什么地方,昨晚上我走迷路了。‘

  咦,这老头还蛮幽默。‘皇上就没说赈赈灾什么的?‘

  其实上面这些都是我在自言自语,之所以会如此啰嗦的向自己介绍自己,因为我需要整理自己的思路,把心里想的说出来会更有条理一些(尽量找没人的地方,否则被人看成神经病可不要怪我)。我就正坐在一个没人的山坡上,远处有的小村庄,里面都是些破茅草房,农夫们的脑袋前面剃着光头后面留了条辫子,就跟环珠格格里的那些阿哥、额幅们差不多。可我明明记得昨天晚上我还和同学在大排挡上喝酒喝到很晚,回家后连衣服都没脱倒头就睡了,为什么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草地上,周围还出现了这么多古怪的东西。一开始我也怀疑自己在做梦,在打过耳光之后还是不能太确定,倒不是说这个耳光不疼(到现在我的腮帮子还肿着呢),而是因为我以前从没在梦里打过自己耳光,究竟在梦里打自己耳光不疼的说法是不是真的我还不太确定(忘了介绍,对事物持怀疑态度是我的宗旨之一)。在回想了一遍昨天晚上的事情,对了昨天晚上我梦到了一片蓝光,肯定是那片蓝光把我带到古代的(读者:靠,梦见蓝光就能回古代,我天天梦见红光也没见我到火星上去啊。主角:这个….我也只是随便猜猜,你那么认真干吗?)

  ‘去年只是我们这一小片遭了水灾,咸丰爷哪会管到这么小的事。‘

  ‘长毛?什么长毛?‘

  失望,当我离那些农夫越来越近时我也越来越失望,而他们都停止了工作警惕的看着我。我知道我的装束在他们眼里一定是非常怪异,不过现在也顾不得那些了,点头哈腰的向一个年级比较大的农夫走去。当我走到跟前的时候,不经在心里感慨,这个样子才算是真正的饥民嘛,电视里那些除了脸上也有些土根本就没法和人家比。瘦吗?那还用说,简直是只有骨头,还个个长得跟个歪瓜裂枣似的,衣服破得不像样,身上那叫一个脏,近看起来他们的辫子也不比我的好到哪里去,前半个脑袋刮得一点都不亮,还没我那个推子推的好,后面的辫子乱蓬蓬的。我们那些群众演员实在是缺乏敬业精神,不过现在我已进完全相信这一切不是在做梦了,这样的形象就算在梦里我也想象不出来,而且我也想到在这里弄点东西当早饭的打算可能要破灭了。吃的既然没指望那就问个路吧。

  我是一个很平凡的人,今年刚刚考上大学(春招,由于没有漫长的暑假所以这几天玩得特别疯狂),我的学习成绩好坏参半:理科好一些,文科坏一些;体育也好坏参半:体力好一些,技巧坏一些(当然作为一个平凡人,好也没好到值得骄傲,坏也没坏到不及格)。爱好军事和历史,也没有爱到发疯的地步,毕竟在考大学的压力下没有太多精力放在爱好上。总之我是个平凡的人。

  ‘那里这里最近的镇子怎么走呢?‘

  咸丰?这么说我只在十九世纪的中叶了,整个咸丰在位时期贯穿了太平天国起义。看来该再打听一下这件事。‘长毛现在闹得怎么样了?‘

  ‘这里是淮阴县,沿那条路再走个六十里路就可以到县城了。‘

  终于在当天下午,我饥肠辘辘地来到了涟河镇,虽然路上挖到了两个萝卜吃(不是说过路人渴了吃点西瓜都不算偷吗,那为什么我就挖了两个萝卜他们还要追在我后面用石头砸我,幸亏我长跑还不错,要不然可能就不是头上起个小包那么便宜了)可现在还是觉得胃里空荡荡的。这一路虽然没弄到什么吃的,不过我又把自己所处的环境、自身的条件、技能分析了一遍。我认识字,繁体字也能猜得出来,这时我比这个时代大多数人强的地方,不过我不会写,可以算是个半文盲,就是说想找个和文书有关的工作是不可能的。虽然我的体力还不错,不过路上有好几次我被挑着粮食的农民远远甩在后面,虽然我不知道他们的一担粮食有多重,不过在单位换算时一担是一百斤,看来从事体力劳动也是没指望了。一路上前思后想最后我竟发现在这个世界我几乎什么都做不来了,最后几个选择一是当兵不过到一线去当兵死伤的可能性很大,更不要说太平军在开始阶段仗打的非常凶,当兵只怕没什么好日子过,再就是找个作坊进去当学徒,不过吃苦不说还要耽误我好几年的大好青春,不到万不得已也不能走这条路,还是先去试试服务业好了,不要误会,也就是店小二哪一类啦,先混个温饱还可以很好的了解这个世界,就这么决定了,哎,我现在才算真正明白什么叫‘万般带不走,唯有艺随身‘。

  既然已经确定了是如何回到古代的,下面的问题就是以后我该怎么办了,从醒过来开始我的肚子已经开始咕咕叫了,不过在去找吃的之前还是应当在分析一下现在的形势。从植物来看目前因该是春天,和我来的时候一样,这很好起码暂时不用为冬装发愁。我身上除了衣物之外只有一个口琴(这也算是我的一个爱好吧)、一把电动剃须刀(带推子的那种,很奇怪吧,这主要是因为自从我考上大学后就拥有了刮胡子的权力,出于新奇我最近有事没事总喜欢把剃须刀揣在口袋里)、一块石英表(考上大学的礼物,表面上看起来金灿灿的,其实也就是个便宜货,不过拿到这个时代来卖应该能骗些钱),除此之外再没有其他东西了。看到剃须刀上的推子,我就知道我必须给自己理发了。虽然我也非常不舍得自己一头秀发,可是留发不留头的规矩我还是知道的,也只好先委屈他们了。找了个小水坑,趴在水边就开始剃起来了,完事之后再一看我差点落下了眼泪,这叫一难看,实在想不通为什么有人会喜欢看清宫戏。我的头发本来留得比较长,在从毛衣上拆了一节毛线把后面的头发扎了一下也马马虎虎算是一条辫子吧。装扮完成后我就向山坡下的那个小村庄走去,本来还想再小心一些,但是我已经饿得实在受不了了。

  老头对我的神态还蛮恭敬的,可能是因为我脸色比较好看起来不象穷人吧,衣服虽然有点奇怪,不过毕竟还是新的,那时候农民也没见过什么市面,谁知到外面是怎么穿衣服的。‘小哥啊,这里是张家庄。‘

  ‘怎么不管,收捐收税那样会忘了我们?‘

  听到他的口音不觉心头一喜,虽然到了古代可看来没有被传送到外地去,这里因该还是苏北。‘不知这里属于哪个府县呢?‘

  我倒,难道我还要空着肚子走五十里吗。既然饿肚子是肯定的了,那还是先和他唠唠家常套点话出来。‘谢谢老人家了,看你们的样子收成不太好啊?‘

  ‘噢,还是那条路离县城十里的地方河边上有个很大的镇子。‘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