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偷趁云雨种孽根 月老 功夫  领主之兵伐天下 罪欲 巅峰玩家
执魔 魔临 赘婿 大唐 美妇 干爹是棵树 末世之诸神界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恐怖惊悚 > 异诡事
异诡事

异诡事

分类:恐怖惊悚

时间:2021-02-23 05:12:18

作者:小生东楼

最新章节: 第一个故事 鬼新娘 三

编辑:清尊素影

点评:

在线阅读

目录

完结
↓ 查看更多目录 ↓


扮羊吃老婆 公子你哪位 靓女演怪角 绝世红颜只为你倾倒 末代修士传 灵魂流浪星球 都市无敌战神 十亿次拔刀 皂吏世家 罪无可赦的故事

东北灵异诡事  


介绍

一个很奇怪的家庭,爷爷是个蓝道骗子,奶奶是个跳大神的,爸爸是给红白喜事吹喇叭的,妈妈是个妖怪,自己却是正中的玄门传人,这一家子突然发生了很多事。 异诡事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就在孙婷婷和朋友们K歌过后,自己一个人迷迷糊糊的坐着车回到了自己的自己租住的小区门口,小区是一个老式旧小区,原先的工厂职工宿舍,随着厂子倒闭,房子也都留给了失业的职工,孙婷婷走在小区里,路边的路灯也不是很亮,只是发出了一点幽暗的光芒,不知怎么的孙婷婷发现今天的路走的特别长,往常从小区门口走到家也不过五六分钟今天都已经走了十多分钟还没看见自己所住的那栋楼,孙婷婷停下脚步左右的看了看,突然发现自己不再自己的小区里,自己揉了揉眼睛发现自己身在一个大院子中,院子的当中院子正中是一条由青石铺成的小路,路的尽头是一个大屋,有点像清朝时期的建筑,两边的路灯也变成了四四方方的木头柱子,每一个柱子上挂着一个白纸灯笼,再一回头孙婷婷就发现尽头大屋的门缓缓的打开了,从屋子里面出来了一顶火红的轿子,轿子是被四个身穿丧袍,披麻戴孝的人抬出来,四个人脸上都蒙着白布光着脚,轿子走的很慢,四个人抬着轿子一步一步向自己这边走来,孙婷婷听到轿子里有人在唱歌,但是又不听不清唱的是什么,好像是一首儿歌,可能是因为酒精的缘故,这时候孙婷婷心中不是害怕,反而是觉得好奇,非常想听清轿子里那人唱的是什么,慢慢的孙婷婷闭起眼睛努力的听着轿子里传来的歌声,她听清了那首歌:。


  在他定了定身对张环两人说道:走,去法医室。

  当孙婷婷再一次的出现的时候已经是三天后,是被晨练的老人们发现的,他的尸体被挂在小区里的一颗树上,她身穿一身过膝白袍,脖子不知被什么利器割破血已染红了整个白袍,若果不是她脖子上的伤口流血的痕迹,所有人都会觉得那件袍子本开就是红色的,她的双眼向外途着脸色发青,但是她的脸上却带着奇怪的笑容,很是诡异,让见过的人都会汗毛耸立。

  许老先生好眼力,我是一名警察,李鹏飞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自己,接着就把最近所有发生的事跟老头叙述了一遍,老头听完他的叙述,眉头紧锁,低头沉思,半响,老人开口道:听李先生所说的事情,老朽感觉您应该是遇见了一些不平常的事情,但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我也不敢妄下断言,这样吧您带我去看一看案发地,看一看能不能发现一点蛛丝马迹。

  明月吐光阴风吹柳巷

  线索吗,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有一个人应该可以帮到你,但是不知道你会不会信?呵呵。刘洋轻轻的说道。

  还是改天吧,既然李队长有事找我,我们还是在单位聊吧。刘洋还事没有起来,依然躺着对他说。

  好!是我的兵。哈哈哈哈。李鹏飞大笑道。

  一听老人愿意帮忙,李鹏飞心理突然是感觉像是在大海之中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般,高声叫道:太好了,既然许老先生愿意出手相帮,那我就先谢谢您了,这是我的名片,您准备完后随时通知我。李鹏飞双手递上了自己的名片。

  这时张环崩了出来牛逼的嘴都撇到后脑勺去了道:怕?老刘,我张环当警察这么老谢年了就不知道什么是怕,你倒说说吧,有啥线索?

  老人也没有接着再说什么,只是伸出右手食指和中指把符夹在之中一抖手,嘴中轻呵了一句:疾!符纸突然的就在老人的手中着了起来。

  当许楼站在了市公安局大门口时已经是晚上六点多了,他穿的像精武风云里的陈真一样,一身纯白的中山装,手里拎着一个老式皮箱,肩头还趴着一条小白狗,可爱的小脑袋正在四处的张望着。

  夏天的雨如同前列腺病人一样,滴滴答答下个不停,断断续续让本来就闷热的城市里又多了一点潮气,S市的市局会议室里局长顾少伟正对着刑侦一队的所有人员咆哮着已经骂了半个多小时了。

  什么都没有,地上的泥土都没有被遮盖过的痕迹,绳子就好像是凭空绑上去似得,死法跟之前的四位受害者是一样的。唐欢回答道。

  回到办公室后,李鹏飞让张环和赵普去殡仪馆调查一下那三具尸体的情况,自己一个人坐在办公司里反复的合计着这件案子的事情。

  李鹏飞看到局长已经发飙,站直了身,敬了一个礼道:保证完成任务!

  没事,既然完事了我就不送了。李鹏飞听出来这是要送客的意思,他也早不想在这里待了,便道:那好您先忙,说完就带着张环赵普往外走,刚走到们口身后就传来了刘洋的声音:李队长,接下来你们遇到的对手可能和我们不一样,小心啦。李鹏飞听见刘洋的声音回头看见刘洋证站在停尸床边双手插在白大褂的兜里身后是挺尸柜,虽然是白天但是还是感觉阴阴的,李鹏飞也没有说什么没径直的就走了出去,张环问道:头,那个刘洋是什么来头啊,怎么感觉他阴的呼啦的尼,李鹏飞对张环说道:你可不要小看刘教授,虽然他只是个法医又是年纪轻轻的,据说他家祖上是宋慈,他在研究生毕业后就被评为教授,后又出国留学,全国很多有名的法医都是他父亲的徒弟。

  呵呵,我就知道你今天肯定是因为案子过来找我的,地址就在这张纸上,你到了之后找许先生,他应该可以帮到你。说完刘洋就从大褂兜里掏出了一张便签纸交给了李鹏飞。

  许楼在到了市局门口后就给李鹏飞打了电话,在电话里和李鹏飞说了经过,李鹏飞在电话那头听到老头给自己安排自己孙子来的,不由得心理又开始悬了起来,李鹏飞带着自己的唐欢等人来到了大门口,看到了许楼的装扮,肩膀上还趴了条狗,唐欢和张环等人对队长找的这个帮手产生了好奇,这人到底是什么来头啊这么奇葩,李鹏飞上前和许楼握了握手,虽然心理有些忐忑,但是毕竟有求于人,脸上还是没有带出来。

  三个人走过来往刘洋手指处看了去,尸床的边缘有两个地方像是被什么利器给抓过一样一边有五到痕迹,每条痕迹都特别明显能有半毫米深,张环看过之后就不削的问这有什么好看的,不就是几条抓痕吗,这有什么?

  老人给李鹏飞的感觉有点高深莫测,可没想到老人突然开口问自己,就诚恳的回道:不好意思老人家,我对书法没有什么研究,看不明白。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