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界第一因 第二章 暴食之鼎!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诸界第一因小说简介

《诸界第一因》是作者裴屠狗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人生天地之间;若白驹之过隙;突然间而已。娇俏过留影,雁过留痕,终究是有人能在世间留下的独都属于自己的痕迹的。有人以书卷为载体,纵千万年过去的,仍由此可见字如面。有人寄托希望念想于后人身上,沧海桑田,仍有意志传承。这口刀,就类似于于这种载体。万籁俱寂!握着这可人过留影,雁过留痕,终归是有人能够在世间留下独属于自己的痕迹的。。...

诸界第一因小说-第二章 暴食之鼎!全文阅读

人生天地之间;若白驹之过隙;忽然而已。

可人过留影,雁过留痕,终归是有人能够在世间留下独属于自己的痕迹的。

有人以书卷为载体,纵千万年过去,仍可见字如面。

有人寄托念想于后人身上,沧海桑田,仍有意志传承。

这口刀,就类似于这种载体。

万籁俱寂!

握住这口断刀的刹那,杨狱已经听不到任何声音了,狂潮般的记忆汹涌而来。

散碎而混乱,看不分明。

混乱的记忆走马灯一样流转,好一会,才渐渐梳理成他能够理解的文字,形式,呈现在他的眼前。

【获得食材】

【食材:断刀】

【等级:劣(下)】

【品质:可(中)】

【评价:普普通通,平平无奇,或许有着小小惊喜】

【食之可得些微刀法技巧】

【当前炼化进度(0/100)】

【是否开始炼化?】

终于,开启了吗?

杨狱精神有些恍惚,怅然却多过了‘暴食之鼎’开启的惊喜。

想着那只见过一面,却将自己从频死中拉回的老爷子,以及那位将自己当儿子嘘寒问暖的老妇人。

心中一时五味杂陈。

好半晌,彻底消化了脑海中的记忆,杨狱才勉强平复了心神,注意力落在了唯他可见的‘暴食之鼎’上。

黑鼎之中,隐可见一口断刀。

“炼化?是指这口断刀吗?炼化了这口刀,就能得到老爷子的一些用刀技巧?”

看着手中长刀,杨狱只觉有些不可思议。

一个人所学的知识与技艺,从来是日夜苦读,一点一滴的累积起来的,自己只需要炼化,就能够得到?

试一试?

杨狱深吸一口气,将断刀放好,坐回座位上,又看了好一会书。

直到心绪彻底平静下来,才汇聚精神到胸口,那已经从青变成黑色的‘暴食之鼎’上。

“炼化!”

……

轰!

眼前光影变换,眨眼间,似换了一处天地。

杨狱晃了晃脑袋,四下黑洞洞一片,唯一的亮光就在他的手上,那是一口断刀。

等等……

杨狱恍惚回神,看着四周极似鼎壁的空间,又看看自己手里的断刀。

不由的泛起一个念头:“这,这所谓的炼化,不会是让我在这里练刀吧?”

“这不对啊……”

杨狱顿时傻眼了,这和他想的完全不一样。

如果和他想的一样,这口断刀上是老爷子用刀心得,那自己这么练刀,得练到什么时候去?

但无论杨狱怎么呼喊,都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没奈何,他也只能举起刀,开始练习。

这一举刀,他发现了异样,随着这口断刀的挥舞,自己脑海里就会浮现出类似的记忆,技巧。

让他用以对照。

同时,一缕微光浮现在漆黑的鼎壁之上。

【炼化食材‘断刀’中】

【当前进度(0/100)】

“……真是这样?!”

杨狱有些发懵,欲哭无泪。

他想过无数种‘暴食之鼎’开启后的可能,却独独没有想到会是这么一种情况。

但别无他法之下,也只能咬着牙,对照着脑海之中的记忆,在这黑暗之中挥刀。

一刀,

又一刀。

也不知过了多久,在鼎壁之上的进度再次一跳,到了10的时候,杨狱方才从无数次的挥刀之中退出来。

再度感知到了外界。

虚弱、解饿、昏沉……

这种感觉活像是宿醉未醒又做了一夜的噩梦,一时之间,杨狱几乎连手都抬不起来,眼前更是阵阵发黑。

‘糟!这是过去了多久?’

杨狱心中大急。

这时,一阵带着哭腔的低语声传入了他的耳中:

“怜生老母在上,求你保佑我可怜的狱儿早点醒过来吧!只要我儿能够平安无事,老妇人愿减寿十年......”

温热的布擦过脸庞,老妇人带着哭腔,不住的祈祷着,颤抖着。

婆婆......

杨狱猛然惊觉,心中泛起一抹悲凉。

相依为命的老伴儿就这么去了,这个老妇人,该是怎样悲痛?

“老头子回不来了,你可不能丢下婆婆一个人……”

老妇人低声抽泣着,念叨着。

杨狱这才知道,自己已经居然‘昏迷’了三天两夜……

“狱儿,狱儿,这是婆婆从怜生教仙长处求来的符水,你喝了它,一定会醒来的......”

杨狱能感到自己的头被抬了起来,一碗带着腥臭的符水被递到了自己嘴边。

符水?

这玩意能治病?!

杨狱全身都在抗拒:“不......咕咚,咕咚.....”

一个字都没说出口,一碗怪味十足的符水已经被整个灌了进去。

完了!

肚里一热,杨狱的心头却是发凉。

怜生教,是一个游离在黑山外城穷苦人家的一个教派,说是什么能依靠符水救死扶伤。

但他怎么会相信这个?

“呕~”

杨狱挣扎着起身,伏在床边一阵呕吐,将符水全都吐了出去。

“小狱,我的小狱。”

老妇人顾不得心疼自己重金求来的符水,抱着杨狱,老泪纵横。

“婆婆,我没事……”

看着比之前还要苍老许多的老妇人,杨狱心中酸楚,又怕她哭坏身体,忙道:

“婆婆,我饿了。”

“婆婆这就去。”

老妇人忙擦去眼泪,将准备好的吃食端来:“你昏迷三天了,先喝点鸡汤,慢点吃,不够还有……”

“您,您把老母鸡给炖了?”

杨狱这才闻到鸡汤的味道,肚里顿时开始打鼓。

黑山城地处偏远,物产并不丰富,或者说,穷人的生活极为恶劣。

杨老爷子虽然是个狱卒,但他为人老实本分没有额外的进项,家里的几只老母鸡,可是老妇人的命根子一样。

“还有三只呢,炖一只不打紧的,不打紧的。”

老妇人眼神有着黯淡:“老头子不在了,三只鸡也够了……”

杨狱默然,不知怎么安慰,只能默默的喝着鸡汤。

待到老妇人去收拾碗筷,杨狱又躺了下来,一闭眼,就又‘看’到了那一口陌生又熟悉的大鼎。

大鼎呈暗黑之色,边缘却有一抹青色浮现。

“变青了……”

杨狱心中一突,有些不祥之感。

这口鼎原本就是青色的,自己足足吃了一年‘石头’才变黑,这么用了一次,又要变回去?

那自己岂不是还要吃土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