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颗妖心 第三章 气体修行,上门纨绔(二合一)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我有一颗妖心小说简介

《我有一颗妖心》是作者花羽龙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夕阳西下,余晖玻璃窗窗沿阳光照射到陆渊的脸上。“嗯?”陆渊睁开眼睛双眼,望着眼前的床幔,他慢慢的的干起了身,半靠在床上。“咦?大锅,你信啦!”此时陆笛儿的声音在陆渊耳边响了。陆渊循声看去,抬头一看陆笛儿坐在茶几旁,右手拿着一只鸡腿,左手拿着一片桂花糕,正“嗯?”陆渊睁开双眼,看着眼前的床幔,他慢慢的做起了身,半靠在床上。。...

我有一颗妖心小说-第三章 气体修行,上门纨绔(二合一)全文阅读

夕阳西下,余晖透过窗沿照射到陆渊的脸上。

“嗯?”陆渊睁开双眼,看着眼前的床幔,他慢慢的做起了身,半靠在床上。

“咦?大锅,你信啦!”此时陆笛儿的声音在陆渊耳边响起。

陆渊闻声看去,只见陆笛儿坐在茶几旁,右手拿着一只鸡腿,左手拿着一片桂花糕,正在不停的往嘴里塞,说话之间口齿不清。

“笛儿?你怎么会在这里?”陆渊缓缓的下床走到茶几旁坐下,给自己倒了杯水,尽量让自己平静的问道。

陆笛儿还未说话,只是用刚刚抓完鸡腿的右手在陆渊的额头上摸了摸,然后手背贴着自己的额头,才说道:“差不多烫啊。”

陆渊摸了摸额头上的油渍,一头黑线。

陆笛儿将手用布擦干净后,坐在茶几旁,手撑着脸对着陆渊说道:“我本来刚刚回来是想和大哥说件事情的。可大哥却怎么也叫不醒,而且面目相当的可怕呢,我就只好用青雪丝来叫你了。可大哥身上却突然冒出一阵病气袭击我,还好我福大命大呢,大哥大哥?”陆笛儿见陆渊不说话,赶忙冲他摆了摆手。

“病气?是谁说的?”陆渊问道。

“是爹爹说的啊,他还让你醒了以后去书房一趟呢。”说完,陆笛儿又往嘴里塞了一片糕点。

陆渊听到这里,已经明白了陆康一定知道他身上的状况。

想到这里,陆渊连忙穿好衣服,按照脑中的记忆走向陆康的书房。

书房中,香烟环绕,陆康正在奋笔疾书着什么。

陆渊来到门口,见房门敞开,瞥见陆康正在写字,陆渊就没有进去,而是候在书房外面。

一盏茶后,陆康缓缓的落下最后一笔,对着陆渊说道:“进来吧渊儿。”

陆渊闻言,这才迈步进去。

陆康让他坐下,看着他说道:“往日我在书房练字之时,你总是直接进来,今日倒是规矩了许多。”

陆渊闻言一惊,自己原身就是一个纨绔,那里懂什么礼数,如今自己这般倒引陆康起疑了不成?

想到此处,陆渊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说道:“生死之间走了一遭,越发觉得以前的自己不识大体,不明是非,如今想想以前所作所为,皆是不应该啊。”

陆康闻言,倒是没有多想,陆渊的灵魂他是检查过的,没有半分问题,更何况那可妖心他也已检查。面对侄儿这般,陆康也只当他生死轮回之间走一趟,长大了,明事理了罢了。

叔侄二人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的聊着,陆康为侄儿的改变感到欣慰,而陆渊则是感受到了陆康话语中的那亲切、与血脉相连的亲情。二人聊的十分开心,一个傍晚所说的话要比着十几年来说的都要多。

天色渐暗,婢女前来说饭菜准备好后,陆渊二人才停止聊天。

起身时,陆渊对着陆康问道:“叔父,今日你对笛儿说的病气,到底是什么意思?”

陆康摸了摸胡子,说道:“先吃饭吧,一会我在和你解释。”

见陆康未多说,陆渊也就没有细问。

晚宴上,陆渊见陆彧和曾盛神他们不在,便问道:“彧弟和盛神师兄他们都不回来吗?”

“二锅今晚翰林院当值,四师兄他们好像出城去兵营了,七师姐在太医院,大锅,你那个鸡腿吃不吃?”陆笛儿一边回答,一边盯着陆康夹到陆渊碗里的鸡腿。

陆渊把鸡腿夹给陆笛儿,回忆着原主的记忆。二弟陆彧,现任楚国翰林院翰林学士。四师兄曾盛神乃是楚国八军之一的卫龙军军长。而五师兄纽谦是禁军八校之一,护卫皇城。六师弟覃川是钦天监司命。而七师妹姜雨雨则是太医院首席御医。

“笛儿,食不言寝不语,忘了为娘怎么教你的吗?”婶婶一边给陆笛儿夹菜,一边说道她几句。

陆渊倒是不奇怪,在原主的记忆里,婶婶除了无视他外,对陆彧、陆笛儿的管教都很严苛,但又是嘴硬心软。而且她对陆渊,也不能说得上是无视,只不过对陆渊没有像对陆笛儿他们那般严苛罢了。

晚饭后,陆康带着陆渊来到书房,仆人端上两杯清茶,随后便退出去把门关上。

陆康吹了吹茶杯上的热气,对着陆渊问道:“渊儿,你可知修炼一途如何划分?”

“当今为止的修炼一途,不过分两种,一者是武道,将天地元气吸纳于体,存于丹田,淬炼自身,打破自身极限,成天地之间万古不灭。二者术法也是,不过区别在于,武道是让自身变强,而术法将就契合天地,追求天人合一,人存天道,借天地之力来证万古。”陆渊回忆了一下,才说了出来。

陆康点了点头,表示赞许:“不错,这二者确实是当今天地所修炼的主流。可上古时期,三千大道,条条皆可证得万古不灭,可随着日升月落,也慢慢的涅灭在历史洪荒之中。”

陆渊点了点头,随即问道:“那叔父的意思是?”

陆康抿了一口茶后,站起身来,走了几下,随后说道:“你丹田被废,武道修为已毁,术法也修不成,这二者皆已不可行,唯有两种方法,你可以择优而选。”

陆渊没有说话,只是等待陆康的下文。

陆康转身自书柜夹层中取出两卷褐色的羊皮纸,然后放在陆渊面前说道:“下午你问我病气是什么,其实那是妖气。”

“那黑气是妖气?”陆渊大惊,难不成自己的身体里还住着一个妖怪?那自己算什么?人?妖?人妖?

“不错,但那颗妖心已无意识只存本能,想来应该说招魂之时所带来的邪物。但福祸相依,正是这颗妖心,才有了你走成这条路的可能!”陆康郑重其事的看着陆渊。

随后陆康指着着两卷羊皮纸说道:“这两卷是我少年时所得到的,一卷是上古气修一脉的传承。气修一脉不练丹田,存天地元气于气海之中,气之大成,万物皆可御,莫敢不服。想当初为了得到这一卷,我路过天云关,星河桥,踏上彩虹之阶,才终于得到。”

话说到这,陆康满是唏嘘,陆渊只感觉眼前的陆康开始变得神秘了起来。

陆康只是感慨了一下,随后拿着另外一卷说道:“这卷是炼体功法。”

陆渊等了一会,见陆康没有说话,脑袋发出了三个问号:“没啦?那么简洁?”

“渊儿,这二者,你自己挑吧。”陆康没有多言,直接拿起两卷放在陆渊的身前。

“只能选一个吗?”陆渊问了一句陆康。

陆康点了点头,陆渊把双手伸出,直接抓在两卷之上,人直接就跑了出去,边跑还边说:“小孩子才做选择呢,我全都要!”

陆康看着双手空空,看着陆渊跑出去的方向,嘴角上扬了一下。

陆渊跑回房内,赶紧把房门关死,自己一个人靠在床上坐着。

握着手中的羊皮纸,陆渊感觉到了不一样的沉重感。

因为这上面夹杂着陆康对他的期望。

“哎哎哎,你不能进去啊!来人啊!”

此时,外面传来了婢女们吵闹的声音。

“哎哟,蓝儿小姐姐,你说我渊哥都好了那么多天了,我这个做兄弟的都不来看他,您就行行好让我进去吧!”

外面传来一声男声,陆渊乍一听,觉得非常熟悉。于是便打开房门,来到大堂之内。

只见数十名甲士手握刀剑围着一个胖子。

那被围在中间的胖子,看着周围的刀剑,不禁满头大汗。

这里可是楚相陆康的府邸。

陆康在楚国的地位仅次于楚王,府邸更有禁军八校的甲士护卫,可以说得上是真正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陆渊看着那胖子,感觉有些熟悉。

“大公子!”婢女蓝儿看见陆渊后赶忙行礼。

陆渊见状后,冲她点了点头,随后手一挥,便让甲士退去。

那胖子见到陆渊后,直接冲了过来,一个猛虎扑地,扑在了陆渊的脚边,抱着陆渊的大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喊道:“渊哥啊!我的亲大哥啊!你可真把弟弟我吓死了,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

蓝儿看见那胖子这边,不禁啐了一口,低声说道:“还不是你们这帮纨绔子弟把大公子带坏的,现在还敢过来,真不要脸。”

蓝儿这么一说,陆渊才恍然大悟这胖子是谁。

这胖子名叫崔文建,他父崔里拜三公九卿中的治粟内史,掌管租税钱谷和财政收支。

他和原主自幼玩到大,说是亲兄弟也不为过。

“文建啊,你先起来再说吧,蓝儿备茶。”理清楚思路后,陆渊赶忙扶起崔文建,转头吩咐了蓝儿一声。

“哦。”蓝儿不情不愿的回答了一声,她情愿这些人不来,这样大公子才会变好起来。

崔文建坐下后,又连忙站了起来,绕着陆渊转圈。

陆渊甚是奇怪,问道:“有什么不妥之处么?”

崔文建摇了摇头,只说道:“没什么,只是感觉渊哥你比以前更加沉稳了,而且给人的感官也有所不同。”

不是崔文建胡扯,而是以前的陆渊比起他,那是更加玩略不堪,更加的纨绔,说话虽然不能称得上是吆五喝六的,那也是相当的无礼。

而现在的陆渊,谈吐得体,举止大方,若非是知道陆康的能为,崔文建还以为眼前的陆渊是假冒的呢。

“或许生死之间走了一遭,人都会有所改变吧。”陆渊淡淡的说道。

崔文建点了点头,为陆渊的改变表示赞同。但随即他的脸上又浮现出了一股愤恨的神色:“渊哥你改变了确实是好事情,但要这么放过那些王八蛋,也实在是太轻易了!”

崔文建越说越气,越气越急,不由得要拍一下桌子。

陆渊扫了他一眼,说道:“想来叔父和婶婶都睡了,小声点,不然他们醒了,你没好果子吃。”

崔文建差点拍到桌子上,就听到陆渊那么说,赶紧把手放下。

陆府他来了很多次,他也曾经见过一次陆康,从那以后他都不愿意在陆康在陆府时来找陆渊。

陆渊见放下手,抿了一口蓝儿端上来的茶后说道:“你刚刚说的事情,是张延玉那小子唆使我去调戏大夏公主的那件事吧。”

听到陆渊提起,崔文建脸上满是忿忿不平之色,甚至还带着一丝丝的恨意。只听得他咬牙切齿的说道:“没错,这些天我也打听出了一些眉目。那小子嫉妒渊哥你当初在月华阁截胡了渺渺姑娘,一直怀恨在心,所以就使了一个套让咱们往里跳呢!还害得……害得……”

说着说着,崔文建竟然双眼落泪,无声抽泣着。

陆渊自然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无非是自己二人被骗,原主不清楚大夏公主的身份,以为是寻常人家,就加以调戏,结果不仅一身武道修为被废掉,就连丹田也被毁了,断绝武道之路。

而陆康知道这件事后,直接将废掉原主的那人杀了。然后一直没有上朝。

可没想到不知道是谁使了手段,将原主的三魂七魄给弄散了,才有了陆康招魂一事。

过了一会,崔文建慢慢的安静了下来,陆渊看着他,说道:“文建啊,我不再是以前的陆渊了。以前的陆渊在那件事后就死了。现在的陆渊也就是新生的我,我的准则只有一条,有恩报恩,有仇报仇!”

崔文建抬起头看向他,然后问道:“那我们该怎么做?那张延玉的老爹可是九卿之一的廷尉,平日里巴结他的人也多,难不成渊哥你要楚相出手?”

陆渊闻言,不屑一笑:“如果让叔父出手,只怕他也会不屑的。”

“可渊哥你现在修为,额。”崔文建似乎不想提起陆渊的伤心事,就没有说下去。

陆渊却不在乎,反正丹田被废的事情已经无法改变,那又何必在意呢。他对着崔文建说道:“那张延玉现在在炼脏境巅峰,而我只是一介废人,你连气血境都没圆满更不要说了,但有时候杀人,不需要用自己出刀。”

“你是说我们可以在别的地方做文章?”崔文建试探的问了问。

陆渊笑了笑,躺了这么多天,接收了原主的记忆才觉得原主被这个张延玉坑的有多么憋屈,既然自己占了人家身体,那这个场子一定要找回来!

“那最开始是由大夏公主开始的,那也由她来结束。你忘了她将来是谁的妻室了?”陆渊淡淡的说道。

“大夏公主……难道渊哥你是要借太子的刀!?”崔文建大吃一惊。

陆渊郑重其事的、严肃的点了点头。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