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第二章 牛掰的全国粮票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小说简介

《古董商的寻宝之旅》是作者血蝠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上午一下车后就了买完了回桂省省会绿城的汽车票,但是车票是先天上午的——第二天才有一趟客车,能买到票就很不错了,要不然张楠想去绿城就得充分充分发挥大量采购员的很聪明才智、挖空心思去蹭车!养成了复活前的飞机、高铁、高速公路和自己那辆老帕萨特,面对自己而如今的交通现状走进双开的木质玻璃门,餐厅还挺大,至少能放下10多张大圆桌,不过这会放着的都是四方桌。没靠背椅,都是木凳,稀稀拉拉坐着几个人正在吃饭。大厅里方方正正的柱子上还贴着几张宣传画,仔细一看都是宣传食品卫生的。。...

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小说-第二章 牛掰的全国粮票全文阅读

上午一下车就已经买好了回桂省省会绿城的汽车票,不过车票是后天下午的——隔天才有一趟客车,能买到票就不错了,不然张楠想去绿城就得充分发挥采购员的聪明才智、挖空心思去蹭车!

习惯了重生前的飞机、高铁、高速公路和自己那辆老帕萨特,面对如今的交通现状不自觉的想骂人!

“真是麻烦!”吐槽归吐槽,还是先得把吃饭问题解决了。夹着公文包,来到一楼,服务台边上有个门洞,门楣上就大大的挂着块招牌:餐厅。

走进双开的木质玻璃门,餐厅还挺大,至少能放下10多张大圆桌,不过这会放着的都是四方桌。没靠背椅,都是木凳,稀稀拉拉坐着几个人正在吃饭。大厅里方方正正的柱子上还贴着几张宣传画,仔细一看都是宣传食品卫生的。

这可不是三十年后的饭店,这会想要吃饭要自己去点餐,就像学校食堂一样。

走到点餐的窗口,看到玻璃上贴着一张大大的价格表。

张楠苦笑了一声,上头写的都是套餐价格,从两人套餐到十人套餐不等,价格也从三五块至三五十块不等,不便宜,但还吃得起,不过没几样是他喜欢的。还好价格表里还有面条的价格,肉丝面一碗六毛八。

“同志,来碗肉丝面。”

收款的是个50来岁的男服务员,态度还算好,只不过普通话带着股挺重的桂省味,听着稍显费劲。“六毛八,二两粮票。要加面吗?”

“不用,够了。”说着从上公文包侧袋里取出一沓全国粮票,找出张半斤的粮票,加上一张两元人民币递给服务员。

一看到顾客拿出来的是一沓全国粮票,服务员眼睛都亮了一截,收款找钱、找粮票,递给张楠一块小木牌,上头写着个“5”。

这是取餐牌,等面条做好,要自个来端。

转身离开时,眼角余光看到服务员利索的把那张半斤的全国粮票塞进了自己的衬衣口袋,瞄了眼找给自己的桂省地方粮票和零钱,觉得挺好玩的。

出门在外没全国粮票就等着饿死吧,而这全国粮票又不好搞到,这会吃香着呢。

“一碗肉丝面吃掉上千,呵呵…”。自嘲。

刚才付出去的那张两元人民币是第三套中的“车工”,11年那会一张全新的2000元以上,还一张难求!后来虽然降了点,但也一直维持在1000以上。二十多年涨了1000倍,绝对的币王之一,而现在满大街都是!去年重生的张楠弄明白自己的处境之后,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到银行将所有钱换成了一刀一刀的两元人民币,明年第四套人民币出来,再过几年银行对第三套人民币就只收不付了。

不愧是政府招待所,边上还放着个报架,选了《桂省日报》,随意找个位置坐下看报等面条,顺便缅怀了一下有智能手机的时代。

因为来得晚,这会餐厅里其它吃饭的人都吃完走人了,就剩下他一个。一会功夫,竟然没叫号,那服务员用个托盘端着面条就过来了,还多了盘浅浅的五香牛肉。

这待遇可少见,不过出差遇上过两回,张楠估计还有下文。

果然,那服务员拉了个凳子,坐在张楠边上开始拉家常。

“同志来咱们这出差?”中年男人显得有点自来熟。

“嗯,出差。”张楠也先不吃面条了,掏出包香烟递给中年男人一根,“贵姓?”。

“免贵姓陈,耳东陈,陈平贵。”说完将香烟横放在鼻子下闻了闻,“凤凰,好烟!我们这很少见。”

“你叫我小张就行了。”张楠也不客气,“老陈,想要全国粮票?”

张楠这话一出口,陈贵平稍显尴尬的笑了笑,对张楠竖了个大拇指:“小张你别看年轻,一看就是跑过三省六码头的人,厉害!”

说完这陈贵平叹了口气又道:“也不怕小张你笑话,我这不是倒买倒卖。没办法,我老婆和女儿是个农村户口,亲家公和女婿是泥水匠,同村的几个人一起去隔壁的粤省找活干,这全国粮票实在不够,那边花钱在黑市里买又实在太贵。你看,就我这还有点办法。”

说的挺无奈的。

“哈哈,老陈你这也算靠山吃山了。”张楠打趣道,这陈贵平一定把平时工作中收上来的全国粮票,都用本地粮票掉包了。

“不过老陈你也知道,这花钱买全国粮票在本地人之间转转还行,我这来出差的可不敢,万一给算成倒买倒卖我上哪说理去?”

一听张楠这么说,陈贵平面露失望之色,张楠看得出来他说的十有八九十是实话,不过出门在外,得提防着点。其实张楠出差永远带着几百斤全国粮票,自己有来路,说白了就是准备拿来倒卖的。

想了想,反正下午和明天也闲着,就说:“陈哥,我呢是江南省人,钱和粮票我不缺,我看你说的也是实话。我这人有个爱好,就是喜欢古玩,就是解放前的瓶瓶罐罐、古钱、玉器铜器什么的。每到个新地方出差我都会去转转这些东西,你那要是有,咱用票子买。”

票子,张楠说的显然是全国粮票。

“有,有!老东西家家户户都有,我家里就有几个传下来的瓶瓶罐罐,农村里更多,我亲家祖上据说还是个小资本家,这些东西更多。只要价钱过得去,全卖给你。”

86年,买点老物件只要来路正,公安不管。

“我只要小东西,你就算白给我个大水缸我也带不走。”张楠开个玩笑。

“放心,我们这这两年也有收老东西的,不过五毛一块的咱看不上,好东西都留着呢。”陈贵平拍着胸脯说。“那小张,你什么时候有空?”

“我事已经差不多办完了,后天走。今天下午和明天都有空。”

“太好了,明天我休息,过会我去请个假,下午就去我家看看。要是时间来得及,我们再去趟我女婿的村子转转。”

这陈贵平还是个急性子。

“行,远吗?”

“不远,我家就在附近,走路5分钟。我女婿家在县城边上的太平村,骑车十来分钟就到,过会我去借辆自行车。”

一听不远,这县政府招待所的人也不可能把自己给卖了,就道:“那好,等我吃完饭就走。”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