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异行 第二章 许恩霞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失异行小说简介

《失异行》是作者金泠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尔凤,尔凤,快醒醒,李尔凤,快醒醒。”有人推攘了几下。被喊李尔凤的女生,提了几次眼皮,夹出一条眼缝来瞄着声音的源头。旁边的女生看她一脸迷迷糊糊的样子,多有责怪的地说:“李大姐,你是前天早上作贼啦,睡得这么死,幸好是我跟你出的。不然的话被偷东西有人推搡了几下。。...

失异行小说-第二章 许恩霞全文阅读

“尔凤,尔凤,快醒醒,李尔凤,快醒醒。”

有人推搡了几下。

被喊李尔凤的女生,提了几次眼皮,夹出一条眼缝来瞄着声音的源头。

旁边的女生看她一脸迷糊的样子,多有责备的说道:“李大姐,你是昨天晚上做贼啦,睡得这么死,还好是我跟你出来的。要不然被偷东西事小,就怕连人都要被抱走了。”说完,顺手揉了揉尔凤的头。

李尔凤并没有做出回应,而是倚着金属扶手继续睡着,随着列车的摇摇晃晃,她感到头晕目眩,双臂也枕得麻木。

“列车即将到达岐溪站,左侧的车门将会打开,请小心列车与站台之间的空隙。”播报声响。

“诶,诶,诶,起来啦”,那女生又接连拍打了尔凤的肩膀数下:“起来,快起来,到站了。”女生笑意欢快的催促着。

看尔凤睡得实在过于沉醉,便不顾对方有无力气站稳,直接生拉硬拽的带下车去。

李尔凤这时才清醒了头脑,观望起四周来,看着地铁里的熙熙攘攘,她满心的疑惑写在了脸上。‘我怎么在这?..岩洞,铁栅栏和那怪人呢?还有我的,我的手...,’想到这儿,她迅速将被拉扯的手拽回。

猛然间的夺回甩力,使那走在前头,拉着她走的女生,拌了一下,踉踉跄跄的踩远后翻过身来,气冲冲的抱怨道:“李尔凤,你疯啦!你想磕死我呀!你今天怎么了?一整天都板着张脸,上车就睡觉,一句话也不和我说,刚刚都要错过站了,我才急着带上你的。”且插着腰,语气强烈不悦。

也不知道该说反应迟钝,还是李尔凤被自己完好无缺的手腕惊呆,她仿佛屏蔽了那女生的埋怨,难以置信的对着手腕揉捏了多下。

再回过头去端详着那个女生,她干净的脸颊没有一点儿坑洼,双眼明亮动人,翘鼻立体俊气,一米六多的个子,干净利落的高梳马尾辫,穿着蓝白相间的少女连衣裙,一身青春洋溢的模样。

对于这个陌生的人物,尔凤不假思索的问出:“你是谁?”

这一问,瞬间就把那女孩引炸了:“李,尔,凤,你没毛病吧?问我这样的问题。是我许恩霞惹你不高兴了?让你今天这样对我”。

李尔凤看对方如此的生气,便问了一句自己认为足够小心的话“我们?认识吗?”

“不!”女孩果断的回答。

接着比了比尔凤,指了指自己,说道:“你不认识我,我不认识你”,再换成竖大拇指:“你牛,爷走了,咱们从小到大的情谊只当做没了,谁也不认识谁。”说罢女孩甩脸走了。

李尔凤赶紧追上,她明明没有说谎,却感觉百口莫辩,好像什么都不记得了,努力追溯记忆的开端,竟然是从手术台上睁开眼的那一刻起。

无论如何,她确信眼前的这个人一定和自己有着密切的关系。

“那个...许恩霞?恩霞,我,我...不是那个意思,善解人意的恩霞,美丽动人的恩霞,机智聪慧的....”

“先来一顿火锅”。

“什么?”

“一顿火锅,否则免谈。”女孩竖指比了一个“一”字。

“这....”

李尔凤低头翻了翻背着的单肩包,从其中找到一个皮夹,确认里头有个几百块钱,便答应道:“好。”

火锅的热气腾腾直上,许恩霞疯狂的往嘴里送着食物,用心的享受着这一餐美味,没有半分客气的意思。

尔凤只是似有若无的动动筷子,但愿这一顿火锅,真的能让眼前这个叫恩霞的女孩不再生气。

忽然耳边响起了某种不合时宜的声音,她细细的听去,像是那个男人的哭声...

“嘿,凤凤,你在想什么呢?”

恩霞打断了尔凤的分神,刚才的怨气已经被抛掷脑后,现在就连称呼都甜了几分。

“没什么,没什么”

尔凤接连摆摆手,又小心翼翼的问道:“恩霞,我们是...要去哪里?”

“是你提议先吃饭,然后再去看电影的。”女孩子瘪了瘪嘴:“昨天,我们在手机上都说好的呀....”

“..我们刚刚一直在地铁里吗?”

“那当然阿,不是吧,你不记得你一沾座位就开始睡的事了吗?你今天梦游出来的吧?尔大姐。”

“哦...嗯,大概是我睡迷糊了....吧。”尔凤一边应着一边打开手机翻起了聊天记录。

李尔凤发现聊天记录里的自己与眼前的女孩很是亲昵,‘霞霞’是对眼前女孩的日常称呼,朋友圈里展现的也尽是她们形影不离的相伴。尔凤虽然没有这些照片背后的记忆片段,单单看着也深受触动。

在许恩霞开开心心涮火锅的功夫,李尔凤将聊天记录翻看了个遍,人际关系也记了个七七八八。

‘许恩霞,比我晚出生一年,今年二十岁,邻家许叔与我的父亲是结拜的兄弟,两家曾在把酒言欢时,有意要指腹为婚,结果都是女孩便义结金兰,连名字也由凤霞一钗二用,自小与我如同亲生姐妹一般,离家读书以后,就一同在外租住公寓。’走在人行道上,李尔凤在心中默念着以上的内容。

恩霞尽管打着饱嗝,也还是舍不得手上的这把肉串。

两个人散步至一盏路灯下,明亮的灯光点燃了尔凤的决心。:“霞霞”。这是她内心斗争了很久,才让自己试着叫出的称呼。

“嗯?”恩霞一边吧唧着剩下的肉串,一边漫不经心的听着。

这时,李尔凤十分严肃的说道:“霞霞,我不想隐瞒你,我现在也真的很需要你的帮助,如果我想的没错的话,我应该是失忆了。”

“....”许恩霞只停了半秒,接着毫无波动的继续咀嚼着嘴里的食物。

“霞霞”李尔凤抓着恩霞的两边臂膀,眼神坚定的与她对视:“我失忆了”,一字一句很是清楚。

许恩霞撇掉木签,手背抚上尔凤的额头,探量起温度来。

尔凤躲开后说道:“我没开玩笑”。

“调皮”。恩霞俏皮的回应,证明她没有听到心里去。

“霞霞,你怎么样才会相信我。”

“什么时候你不叫我霞霞了,我或许还会考虑着看看”。

李尔凤一巴掌拍在了自己的脑门上,她心中懊悔万分:“我知道多少有点离谱,可这就是真的,我今天一连串的反应都是真实的,包括我问你叫什么,我们认识吗?要去哪里?你不也说我不对劲吗!”

恩霞意味深长的点点头:“是有点。包括你的这一句,上一句,上上句,还可能包括下一句,都不太正常。”

“许恩霞,你知道吗?如果按我仅有的记忆来说,我今天根本就不在什么地铁里,我也没有在睡觉,我在一个黑漆漆的岩洞内,一间房间,一个男人,一座监狱...还有一个我不知道应该怎么样形容的长相怪异的人,它对着我笑......”尔凤见坦诚无用,在深呼吸了一口气后,将自己仅有的记忆和盘托出:“还有我这只应该残废了的手”。

恩霞傻傻的看着,半张着嘴,但也没打断尔凤说话。

“我记得,我是在一个封闭的隔间里醒来,我什么都不知道,也没有其他人,我看着这只烂掉的手,我害怕极了”。说得越发激动时,她颤抖着把右手提了起来。

“我想尽各种办法,后面我以为自己快要逃出去了,结果我跟那个男人一样,我们谁都没有逃出去,我好害怕,真的,很害怕”,止不住的泪水快要夺眶而出,说话的声音逐渐嘶哑,嘴唇提动的角度越发古怪。

恩霞平静的听着尔凤的讲述,一言不发的走到尔凤的面前将她紧紧抱住,然后轻轻的贴贴她的后背。

尔凤所有的惶恐不安一瞬间全都融化了,她伏在恩霞的背上,肆意的哭着:“我没有说谎,我没有说谎...我很害怕...”,她真的很需要有一个人来相信她说的话。

“没事的,我看着你的,你只是做噩梦了,你睡觉的时候,我一直看着的,别怕别怕,我一直在的”。恩霞宽慰的搓了搓尔凤的后背,像安抚一个受伤的孩子一样的耐心和温柔。

“恩霞,你相信我吗?你相信我吗?”

“我相信阿,我当然相信..你别害怕..我看着你在睡觉的,那只是噩梦而已。”

“可是我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也不知道你是谁,我是翻看完手机上的聊天记录,才知道我们的关系的,这个你也相信我吗?”尔凤接连托出,包括对恩霞的重新认识,其实是从聊天记录里面捡起来的这件事。

恩霞抿了一下双唇,坚定的回应道:“嗯,我相信”。

“嗯,我相信”。

又是那尖锐的声腔,它戏谑的重复了恩霞的话,之后便一直咯咯咯的笑着。

尔凤吓得噎住了哭声,身上的寒毛直竖,立着耳朵四方找寻,她无法确定刚刚的那一声,到底是不是幻听。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