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判 002 脸疼不疼?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医判小说简介

《医判》是作者莫风流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肺痨?谁是肺痨?郭罄惊跳起来,可又生生忍住,颤颤巍巍去打量孩子。可孩子只是哭的厉害,咳嗽也不严重,他见过肺痨的病人,根本不是这样。“什么肺痨,我们母子只是风寒。”女子辩解道。众...

医判小说-002 脸疼不疼?全文阅读

肺痨?谁是肺痨?

郭罄惊跳起来,可又生生忍住,颤颤巍巍去打量孩子。

可孩子只是哭的厉害,咳嗽也不严重,他见过肺痨的病人,根本不是这样。

“什么肺痨,我们母子只是风寒。”女子辩解道。

众人原本害怕,可一琢磨,就认定这是叶文初在报复吓唬他们。

毕竟叶文初的性格狠辣,霸道。

郭罄喊道:“你这个女人,太霸道无理了,赶别人离开还造谣她们有肺痨。”

“你什么都不懂,你知不知道,什么是肺痨?”

郭罄发誓一定要让天下人知道,是叶文初粗鄙无礼,而不是因为他哥的缘故。

“懒得和你们说,等你们都得了肺痨的,眼睛哭瞎了都没有用。”八角翻了个白眼,这些人连宁可信其有的道理都不懂,更何况,她家小姐从来没有辨错过病。

叶文初走进雨中,忽然,一个年幼的身影从屋里跑出来,喊道:“爹,是谁在哭呀?”

“那个小弟弟在哭,你去哄一哄他好不好呀?”店家交代三岁的儿子,“拿上一块酥饼,他一直哭,肯定是饿了。”

小孩子应是,一蹦一跳得要出来。

叶文初眉头渐渐蹙起来,沉声道:“八角!”

“是,小姐!”八角过去,一把将店家的儿子和妻子推进屋里,迅速关上门插了一把扫把。

门内的人自然惊慌大吼,八角也不管。

众人的气怒已经达到了顶点,正要一起指责叶文初,却又听她道:“八角,找绳子将这个屋子,方圆十尺围起来!”

叶文初本不想管,都是成年人,都得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可小孩子是无辜的,她做不到视而不见。

她收了伞,重新走进雨棚。

八角扯下屋檐下的麻绳,抄起火叉插进土里,将绳子拴上,牵着绳头将茶棚围了一圈。

“你到底想干什么,难道、难道要把我们所有人都困在这里?”郭罄喊道。

在所有人愤怒的视线中,叶文初停在孩子的面前,对所有人道:“我说过,他有肺痨!”

“怎么可能,你就是吓唬我们!”郭罄喊道,“大家不要听她的,她不是大夫,什么都不懂。”

叶文初讥讽地看他一眼,指着孩子:“面颊潮红、咳嗽,肺音浑浊,嘴角有带血丝的痰。”

众人听的惊骇,四周逐渐安静下来。

叶文初摸了孩子的额头:“开始高烧,呼吸急促……”

又拿起孩子的小手:“手心赤红,脚心也必然赤红。”

她说完,那位大婶迫不及待地将孩子的鞋子脱下来,果然脚心赤红。

“发、发烧的人都、都赤红啊!”郭罄不想妥协叶文初,逞强道,“你、你胡扯,你不是大夫!”

这一次,没有人附和他。

叶文初看向妇人,她一开始就对这个妇人不客气,不是因为她没有同情心,而是因为,这个妇人居心恶毒。

她道:“你知道自己染病,却还是半点不做防护进人群,你这是蓄意传播疾病。”

妇人被她道破,顿时一改刚才的柔弱,歇斯底里地喊道:“你管不着,谁传染谁倒霉!”

“大家一起死,都该死!”

“呸呸呸!”女子冲着人群吐口水。

“住口!”叶文初扯下店家的汗巾,将妇人的嘴堵住。

众人吓得齐齐跳开,郭罄更是连忙将孩子放地上,自己跑远了。

孩子爬过来,抱着娘亲的腿大哭。

“真、真是肺痨。”大家都吓傻了,店家更是瘫坐在地上,他刚才还让儿子给这肺痨送饼子,要是送了,那他儿子肯定就会被传染。

这个病,十得九死!

他差点把儿子害死了。

白胡子老者也整个人抖了起来,他自己的老娘当年就是肺痨病死的,连死他都没敢去见她一面。他靠着墙瘫坐在地。

叶文初将妇人捆起来,把孩子衣服脱了,拿了自己干净的衣服裹着,又给孩子和妇人各塞了药丸。

她做这一切镇定从容,不慌不乱也没有避嫌。

“既、既是肺痨,你、你为什么不怕?”老者问道。

叶文初转过来看着老者:“我本来是怕的,可奈何各位胆大!”

老者脸一红,羞愧地道:“姑娘,对、对不住,刚才老朽说话的太过分了。”

“姑娘有本事还心善,是、是那个年轻人配不上您,他又蠢又恶!”

郭罄蠢的是,抱着孩子,恶的是,他不懂装懂差点害死大家。

大家都鄙夷地看着郭罄,那位婶子骂道:“长的人模狗样,呸!”

郭罄又羞又恼又怕。

“姑娘,对不起,刚才是我们嘴欠了,什么都不了解,就上来劝你。”那位婶子道。

叶文初没空听他们道歉,她对刚才离的最远的少年道,“你去通禀官衙,说这里有人恶意传播肺痨!”

少年应是小跑着走了。

妇人开始惊恐了。

“小、小姐,您是大夫吗?”大家此刻觉得,叶文初不但气质出众,办事更是周全沉稳,关键她还能辨出肺痨。

她肯定是大夫。

叶文初道:“我只是见过肺痨病人。”

“你们到不用怕,这里是露天,风又大,被传染的可能性很小。”

众人松了口气,又齐齐给叶文初道歉,是他们轻率,随意信别人的话,诋毁了这位姑娘。

“那个郭公子跑了!”有人喊道。

“他在那里!”一个少年指着田间狼狈奔跑的背影喊道。

叶文初并不想揪着郭允。她交代他们稍后和县令回禀郭允的事情,又一人发了一颗预防的药,就换了干净衣服,带着八角离开了。

“小姐,那小孩好可怜,县令会管治病吗?”八角蹦蹦跳跳的跟着叶文初。

“如果不管,明日我再变成大夫去给他看病呗。”叶文初道,山风恰来,吹起她黑色面纱,露出一点白皙如玉的下巴和精致扬起的唇角,哪里是郭罄说的粗鄙丑陋,分明是个如花似玉的美人!

“小姐你真好看!”八角看呆了一瞬,又想到此番回来的目的,“小姐,咱们真的要回家了吗?”

如果不是祖父垂危,父亲叶俊给她写信奔丧,叶文初也不想回来,在云顶山多舒服,自由自在。

“小姐,家里群狼环伺,您有把握拿到财产吗?”

“那就比一比,谁的拳头硬!”叶文初道。

她倒要看看,谁能抢走她叶文初的钱。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