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判 004 送你的礼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医判小说简介

《医判》是作者莫风流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叶文初捏住小孩的脸。“疼吗?”她问道。其实微微疼,但这么一问,叶满意就疼哭了:“娘。”也不追问丑不丑,扑着去找娘。大家都错愕地看着叶文初。“他不就问你一个问题,你答不答都行...

医判小说-004 送你的礼全文阅读

叶文初捏住小孩的脸。

“疼吗?”她问道。

其实微微疼,但这么一问,叶满意就疼哭了:“娘。”

也不追问丑不丑,扑着去找娘。

大家都错愕地看着叶文初。

“他不就问你一个问题,你答不答都行,为什么要掐他?!”叶月画站出来,叉腰站在叶文初面前,质问她,“就算在山里长大没有人教养,可人的羞耻是与生俱来的,你居然连个孩子都欺负,不知道臊。”

“初次见面,送你一个做人的道理。”叶文初看着哭着的小孩,“以后,不要被人当枪使。”

叶满意一愣,忘了哭。叶颂名夫妻神色复杂地看向叶月画。

是了,叶满意才三岁哪想得到,肯定是素来喜欢生事的叶月画教的。

“你、意思是我让他说你戴帽子遮丑的?”叶月画来推叶文初,她因为家中有钱,在从化商户小姐圈子里,很有地位,跋扈嚣张惯了,也没有人敢正面回击她。

叶俊拦在了前面,笑着打哈哈:“你四妹年纪小,又才到家,画儿是姐姐别生气。”

“不行!”叶月画没收手,抬手冲叶俊招呼,这个三叔还不如家里小厮。

叶文初隔着叶俊,攥住了叶月画的手腕。

“三姐也想从我这里得到做人的道理吗?”叶文初是习武的,她用一点力,叶月画就惨叫起来。

会客厅里看热闹的人们,没有等到四小姐笑料,反而看到了三小姐的没家教的丑态。

“够了!”叶涛护着女儿,一拍扶手起身,“文初你才回家,人都没有认全,就在这闹事,像什么样子。”

人极其疼时,是发不出声音的,叶月画就是,张着嘴白着脸,直愣愣瞪着叶文初。

“二伯说的对,知道我才回家,三姐就来刁难,没教养。”叶文初松开叶月画的手。

叶月画的手腕上,留下一道淤青。

“见面礼,希望三姐喜欢。”叶文初含笑道。

叶月画疼的才缓了口气出来,指着叶文初:“岂有此理,叶文初我打死你。”

四周人瞧着站在中间的四小姐,暗暗惊讶,四小姐这手段倒是厉害的。

叶涛和郭氏一看女儿手腕成这样,也是气得不行。

叶月画还要再纠缠,叶松已蹙了眉,这三两句话对上手,就知道叶月画完全不是叶文初的对手。

再纠缠,叶月画吃的亏更多。

“够了!”叶松制止道,“都忘了现在做什么事?三丫头和四丫头不许闹,有话正事办完私底下说。”

叶涛愤愤瞪了一眼叶俊和叶文初,现在不急,等今天事情办完后,再找他们父女算账。

一回来就不消停。

“找地方坐。”叶松不耐烦地道。

“是。”叶文初应了。

叶老爷子叶茂丰先后娶了两位妻子,原配王氏生了叶松和叶涛兄弟,她去世后叶茂丰续弦焦氏生了叶俊,但焦氏没两年也病逝了。

因为不同母,叶俊自牙牙学语开始就被哥哥们欺负,饱一餐饥一顿的长大,养成了他胆小懦弱的性格。

五岁那年,叶俊读书一天饿的头晕,去厨房找食物,却被两个哥哥丢池塘里了,让他自己捞鱼充饥。

人人都喊他三老爷,却不知道,叶家三老爷过的不如一条狗。

叶俊听到哥哥吩咐,立刻带着叶文初去坐门口小马扎,按他的意思,他真的不想来参加这样的会议。

他被欺负没关系,可不想女儿也被欺负,这也是他让叶文初带着八角和蔡妈妈住在清溪谷,不接她回来的原因。

“那边有位子。”叶文初挽着叶俊去到叶颂名面前,“劳驾大哥往左边移一下。”

她语速缓慢,吐字轻柔像雨打芭蕉上,清脆悦耳,滴滴落在人耳中,无法忽略。

“啊、好!”叶颂名下意识站起来,可等屁股离了椅子,才在母亲和妻子错愕的视线中,找回了神智,但为时已晚,这么多人看着,他再坐回去就不合适。

“谢谢。”叶文初谢意的真诚,这让叶颂名对自己被人操控让座的羞辱感减轻了一些,他摆手道,“不用,三叔应该坐这里。”

他说着挤走了堂弟,顺位坐在了隔壁。

叶俊惊愕地看着叶文初,等坐下后他还是迷糊的状态。三十六年来,他第一次坐在主位上,像是个“三老爷”,而不是一条狗。

叶文初带着八角,站在叶俊身后。并非是她不想忍,可在叶府,隐忍和息事宁人并不适合。

若不然,叶俊也不可能饿着肚子长大,更不可能在今天这样的场合里,他像个守门的小厮一样,坐在门口的小马扎上。

所以,她就不忍。

“小孩子不懂事,喜欢闹腾惹人关注。”叶松道,“大家继续说事,早点办完,也不耽误工夫!”

所有的管事听着,神色各异目光复杂。叶氏很多产业,虽过往都由老太爷掌控,但叶松和叶涛得了半壁打理,叶颂名与叶颂利也都在管理买卖。

唯独三房,一个独女还养在山里,三老爷更是扶不起的阿斗。

所有管事到小厮,没有人将叶俊当叶家三老爷看,路上遇到了,也当不认识,毕竟和他交际人情,还不如和路边卖豆花的走动,不定还能多给半碗不收钱。

可今日看,四小姐比起三老爷,脾气可硬多了,不过,硬不硬都没有用了,今天分完了家业,三房肯定会被赶出去的。

“大哥,您接着点算。”叶涛轻蔑地扫了眼叶俊和叶文初,大事要紧。

叶松将一本粘贴家中田、地、铺子以及各个货行的厚厚册子拿出来点算一遍。

“那先分金器铺子。”他道。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