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判 006 转危为安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医判小说简介

《医判》是作者莫风流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端午节的风也裹着热浪,众人闷的一身汗,跪着。叶老太爷靠坐着,阖着眼。叶文初撑着伞,热风卷来她的帽帘却纹丝未动,伞遮在叶老太爷的头顶。叶涛和叶松神色复杂地盯着叶文初,这丫头太...

医判小说-006 转危为安全文阅读

端午节的风也裹着热浪,众人闷的一身汗,跪着。

叶老太爷靠坐着,阖着眼。

叶文初撑着伞,热风卷来她的帽帘却纹丝未动,伞遮在叶老太爷的头顶。

叶涛和叶松神色复杂地盯着叶文初,这丫头太邪门了。

“祖父,您还好吗?”叶文初关切地问叶老太爷。

叶老太爷盯着两个儿子,一字一句道:“我好得很,就是有些人要遗憾了。”

叶涛的汗啪嗒滴落。

叶文初宽慰道:“谁家都有不孝子,您受场罪看清了这么多嘴脸,值得。”

叶涛气到吐血,他大骂道:“叶文初,你给我闭嘴!”

“孽障!你丑事能做,别人为什么不能说?!”叶老太爷喝斥道。

叶老太爷几十年霸道,说话如猛虎发威,叶涛顿时怕到窒息,脸比藕荷还白。

叶老太爷扶着房忠的手,从滑竿上起来,他年轻时虎背熊腰人高马大,年老了非但不减威风还添了凌厉。

所有人看傻眼了。

“家产都分干净了?”叶老太爷停在叶涛面前。

他声音像是一把斧头,粗噶有力威慑十足。

叶涛擦汗,不等他说话,叶老太爷的拐杖猛落在他后背。

“爹,饶命啊爹啊!”

连打了七八次,叶老太爷累了,歇了继续问叶松:“家产,分得顺利吗?”

“没、没有分!”叶松吓得磕头,声音发颤,“我们哪敢啊。”

叶松也怕。他十三岁出去独当一面,已经二十六年,可笑的是,他从没有独立下决断过任何一件事。

要说盼着叶老太爷死,他是真的盼。

本以为这次熬出头了,他刚刚拿到家产时,只觉得人生美妙不过如此,可现在……美梦破灭了。

他匍匐在叶老太爷的脚边,哭着道。

“大夫说您熬不过今日,所以儿子召大家来,商量您的身后事,并没有分家产。”

叶涛也哭着附和:“您别听奸人乱说,我们不可能分家产。”

“我没老糊涂,谁奸谁恶我分得清楚。”叶老太爷像雄狮般踱步进了会客厅,怒吼,“都滚进来。”

无人敢不从,跟随着重新进去。

叶俊松了口气,道:“看着老太爷生龙活虎,真是太好了。”

“是啊,真让人高兴。”叶文初站在叶老太爷身后。

她进会客厅前问小厮叶老太爷的病症,心中就有了判断。

所谓脑卒中,十之八九是误诊。

她刚才检查后,就肯定了自己的推断。

所以,叶老太爷醒了。

虽说,救醒叶老太爷三房的地位也不会因此受到青睐,但却能让叶松和叶涛境地尴尬。

她喜欢看别人尴尬。

叶家请的大夫也得了消息赶到,在门口被叶月画拦住。

“徐大夫,我祖父根本没事,你可害死我们了。”

郭氏咬牙道:“因你是广州名医,我们才请你来的,诊金给的都是双倍,你居然误诊!”

“老夫不可能误诊,老太爷绝对是脑卒中。”徐东凹在整个广南东路都极其有名,徐氏针灸享誉天下。

徐东凹绕开郭氏母女,进了会客厅,顾不得叶老太爷在说话,上来就道:“老太爷,可否让老夫再给您诊一诊脉?”

“没有别的意思,实在是……您突然康复,闻所未闻。”

叶老太爷也有自己的疑惑,就将手给他。

大家都屏息等着。

诊了左手换右手,整整一盏茶时间,徐东凹的脸色变幻极快,收回手他不敢置信地问道:“老太爷,您另请了哪位名医?”

大家面面相觑。

叶老太爷不悦地收回手:“所谓名医都是骗子,骗子有一个就够了。”

徐东凹知道叶老太爷骂他,他也顾不得羞恼,笃定道:“我绝没有误诊,您就是脑卒中。这天下除了死去的云顶山迟清苼,没有人能在短时间内,治好脑卒中。”

但迟清苼去世十年了。

徐东凹很迫切:“房爷您知道吗?”

房忠和叶老太爷同岁,今年五十九。他一生都跟着叶老太爷,府中的事,叶松和叶涛不能做主,但房忠却可以。

“并没有。”房忠回答了,但目光却投向叶文初,刚才叶文初来,说她要给叶老太爷磕头,毕竟十年她第一次回家,她说的情真意切,他心一软让她进去了。

但叶俊在门口纠缠,问东问西,等说完话他重新进卧室,叶老太爷居然醒了。

这前后,半盏茶的时间都不到。

叶文初一本正经地告诉他:“我就喊了一声祖父,祖父就醒了。我素来好运气,是个福星。”

他刚才因为过于激动,都没来得及思考其中蹊跷。

真是福星?

房忠看着叶文初,她戴着帷帽看不清神色,但周身的气派,却绝非十多岁小姑娘能有的,尤其是刚才,她劝说老太爷来这里主持。

叶老太爷一生霸道,在他认知中,他就是叶氏的如来佛,叶松和叶涛不过是他掌心的孙猴子,他随时翻手,兄弟二人就能被压在山下。

所以叶老太爷并不着急现在来。

但叶文初却两句话激了叶老太爷,让他同意立刻来。

她道:“分家时,药行都没有人要,弃如敝履!”

叶老太爷做药起家,现在家大业大,药早不是他的主业,但却是他的主脉,两个儿子嫌弃药行,就是否定他半生骄傲。

他的半生,谁都没有资格否定。

房忠就知道,戴着帷帽的四小姐不简单,明明才回家,却瞬时捏住了叶老太爷主脉。

叶文初神色淡淡,她回家前并不知道,药行是叶老太爷的心脉。

但刚才分家产,叶氏金器、钱庄分号很多,唯独药行只有一间,还在从化的主街上,离开会客厅后她问了叶俊,果然如她所料,药,是老太爷起家的第一笔生意。

就如初恋,总是念念不忘的。

徐东凹却脑子充血,还在喃喃自语:“没有大夫来,这就奇怪了,太奇怪了。”

叶涛问道:“会不会是父亲福大,突然好转?”

“不可能。”徐东凹非常肯定,“一定有人医治过。”

这话,让整个会客厅的人都傻眼了。明明没有神医,那么谁又给她治的?

“是四姑母!”三岁的叶满意喊道,“四姑母去看老祖宗,老祖宗就醒了。”

小孩子都健忘,他已经不记得四姑母刚才送他做人的道理了。

他奶声奶气地问道:“四姑母,您是神医吗?”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