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她开始嚣张跋扈了 第3章 演戏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重生后她开始嚣张跋扈了小说简介

《重生后她开始嚣张跋扈了》是作者瑾夏醉卿颜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什么时候带我去看他啊,我好想见他。”她的音量不大,仿若呢喃。就像一个等待投喂糖果的孩子,对迟迟吃不到糖果,嘟嘴表示不满。夜寒冥还是第一次,见到她这般姿态,一直以来,她都是高...

重生后她开始嚣张跋扈了小说-第3章 演戏全文阅读

“什么时候带我去看他啊,我好想见他。”

她的音量不大,仿若呢喃。

就像一个等待投喂糖果的孩子,对迟迟吃不到糖果,嘟嘴表示不满。

夜寒冥还是第一次,见到她这般姿态,一直以来,她都是高傲冷然的,今日,却是一反常态。

她就像一个探不尽的宝藏,总能给他无尽的惊喜。

拒绝的话就在嘴边,可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

怎么忍心打破她这满满的期待啊。

入宫以来,这还是她第一次笑。

半响不见他说话,绯烟的脸色冷了下来,“你不会是骗我的吧?”

脸上的惊喜不再,留下的只是浓浓的失望。

“绯烟,昨晚下了雪,你身子不好,过几日,我再带你去看他好不好?”

他语气轻柔,满是商量,生怕她一个不同意就做出什么。

她却是半响没有反应,夜寒冥夜抓不着她究竟是什么想法。

自从绯烟醒来,她就变了太多,变得他越来越看不懂,猜不透。

只见绯烟缓缓起身,轻抬衣袖,随手将最近的一个名贵花瓶扫落在地。

她在表达她的不满!

夜寒冥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平息她的怒火。

“你出去。”

“绯烟,你听我说,等你身子好了,我一定带你去看他,好不好?”

他脸上带着焦急,赶紧解释,却还是得到了女子的一声怒吼。

“出去,我不想看到你,出去!”

“好好好,我出去,绯烟你别生气,我现在就出去。”

一代帝王,为了一介女子,竟卑微至此。

王公公脸色冷到极致,五指不自觉攥成拳头,如果现在出手,是不是能杀了面前这个不知尊卑的女人?

思虑良久,王公公还是冷静了下来,他不是夜寒冥的对手。

“都出去,出去。”

她宛若疯魔一般,打碎了一个又一个的名贵器物。

直到这清欢殿再无一人,她才安静下来,一个人静静缩在床角,眉头深深皱起,仿佛陷入了梦魇。

夜寒冥在殿门外站了许久,见她情绪安静下来,才转身离去。

王公公深深望了一眼紧闭的朱红色大门,才跟上夜寒冥的步伐,随之离去。

清欢殿的宫女太监,齐刷刷跪了一地,却是没人再敢打开那扇门。

毕竟,绯烟一怒,就连他们凌月最尊贵的皇帝,都只能低声下气却还是吃了闭门羹。

直到现在,他们才真正认清绯烟的地位,那何止是有恃无恐,简直是无法无天。

过了大约半个时辰,王公公又回来了。

“慕容姑娘怎么样了?”

一个小宫女硬着头皮答道:“奴婢们不知。”

王公公却是什么也没说,径直朝着门口走去。

众人又低下头乖乖跪着,毕竟,王公公可是皇上的人,没有人敢阻止他去看望绯烟,而他所作所为,自然是奉的皇上的旨意。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王公公,就是皇上的代名词。

王公公打开门,只见屋子里满是狼藉,到处都是瓷器碎片。

绯烟还静静坐在床角,一动不动,仿佛不知来人的存在。

王公公关好门,朝着绯烟走去,眼中一道寒芒闪过,下一秒五指成爪,直至绯烟咽喉处!

他想杀了她!

却在距离绯烟只有一寸距离时,生生停住。

王公公眼里满是震惊,他突然动不了了,是眼前这个女人搞的鬼?

“我就知道你会来。”

绯烟轻抬起头,露出那张绝世容颜。

“为什么?”

王公公咬牙切齿说出三个字,想他王越在这吃人不吐骨头的后宫里爬到今天的地位,什么大风大浪他没见过,今天却栽到一个黄毛丫头手里,这让他怎么能不怒。

这慕容绯烟,倒是演的一手好戏,就连夜寒冥,都被她骗过去了!

绯烟却是未答,只是淡淡道:“你想杀我啊?只可惜,你还不够格。”

王越冷哼一声,“妖女,死不足惜。”

“你以为你能控制我多久,以你之力,最多能困我一盏茶时间罢了。”

他倒是不知,这慕容绯烟竟然还会医术。

是他大意了!

绯烟却是嗤笑一声,“枉你跟了夜寒冥这么久,竟连我的身份都不知,你以为我妙手医仙是草包吗?”

“只要我不想,今日你就走不出这清欢殿。”

此刻的她,就像主宰生命的女王,举手投足间,尽是傲然之气。

论医术,她敢说,放眼这片大陆,没有几个人是她的对手。

妙手医仙?

她竟然是妙手医仙!

那个生死人肉白骨却又毒术无双的妙手医仙!

医毒双修,她就是这片大陆的神话!

此刻,他才收敛了眼中的鄙夷,这是一个才貌双全的绝代女子!

况且,以绯烟的智谋和医术,只怕凌月一统天下也不是不可能。

如果能让绯烟为已所用,只怕这天下,再也无人是凌月国的对手。

此刻,他终是动了恻隐之心,他这一生所求,不过是看着凌月国日渐壮大,夜寒冥稳居高位。

“收起你那不该有的心思,相比之下,我倒是更想看看凌月国破,皇权颠覆的盛况,只怕是很有趣吧。”

此刻的她,仿佛来自地狱的恶魔,一袭红衣,唇角微勾,言语间,便是一国兴衰。

若不能为我所用,便就地扼杀。

王越的心里已经想好,一有机会,必然就地格杀慕容绯烟这个妖女。

这样的对手,太可怕,没有人敢放任这样的对手成长下去。

绯烟却是轻轻一笑,“你说。如果我现在杀了你,夜寒冥会为你报仇吗?”

王越脸色难看,却是清楚的明白。就算自己死了一百次,夜寒冥也不会动眼前的女人一根汗毛。

夜寒冥爱她,已经疯魔。

“直说吧,你到底想让我做什么?”

王越是个聪明人,如今已经猜出,绯烟今日的那一场戏,只怕只是为了引自己上钩!

她倒是想看看这个女人还有什么把戏。

“我倒是想同你做个交易。”

“呵,你以为我会和你这个妖女做交易?”

绯烟也不反驳,而是淡淡道,“你会同意的。”

她一脸的笃定,就连王越都在好奇她究竟会提出什么条件。

“你带我去见千夜离,我如你所愿。”

绯烟的声音依旧轻灵悦耳,脸上不见一丝情绪,仿佛交易的不是自己的命。

她以自己的性命为筹码,只是为了见千夜离一面?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