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科教父 0003章 海姆里克急救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外科教父小说简介

《外科教父》是作者海与夏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上午,砰砰砰,有人敲敲门。杨平再打开门,原来是是小五,这家伙大包小包往里面搬。“小五,你这是干什么?”杨平一脸迷惘,小五平常住医院宿舍,几个人挤一间的那种。“我也被辞去其他工作了--”小五失落地说。难兄难弟呀!“没事儿,其他工作有的是。”杨平宽慰小五。看小五这杨平打开门,原来是小五,这家伙大包小包往里面搬。。...

外科教父小说-0003章 海姆里克急救全文阅读

下午,砰砰砰,有人敲门。

杨平打开门,原来是小五,这家伙大包小包往里面搬。

“小五,你这是干什么?”杨平一脸茫然,小五平时住医院宿舍,几个人挤一间的那种。

“我也被辞掉了--”小五沮丧地说。

难兄难弟呀!

“没事,工作有的是。”杨平安慰小五。

看小五这大包小包的:“你怎么这么多东西呀?”

“光方便面就两箱子呢。”小五从包里拿出方便面、健身的臂力器、笔记本电脑,乱七八糟的一大堆。

将东西安顿好,两人开始谋划下一步找工作的事情。

“师兄,说实话,昨晚的手术,真是漂亮呀,平时看不出呀?”小五疑惑。

杨平一笑:“哥我不显山不露水罢了,平时?平时哪有机会给我们,拉钩都挨骂,缝皮那是无上荣耀,能够混个什么手术做,那是兴奋得几天睡不着觉。”

“我奇怪,你毕业一直在G市人民医院,也没出去进修呀?”小五问。

杨平拍拍他的肩膀:“天赋这东西,你不服不行!就像你玩游戏。”

“明白了。”小五恍然大悟。

聊了一下午,忘记早过了吃饭的时候。杨平啪的一声怕在小五肩膀上:“哥今天决定奢侈一回。”

“大餐?”

“切,小样!江边酒吧街,弄月。”

弄月,酒吧的名字。这可是网红酒吧呀,小五也忘记了拍痛的肩膀:“走!”

说实话,已经很久没这样放松,以前在医院,几乎都是二十四小时,全年无休,哪有时间去什么酒吧,酒吧的门朝那边开都不知道。

两人真的奢侈一回,地铁也不挤了,打个滴滴专车直奔酒吧街,找个露天的桌子坐下,叫一件啤酒,边喝边聊,从刚参加工作聊起,一件一件的,说到激动处,两人击掌搂肩,旁边的空瓶子渐渐多起来。

不远处,一边是静静地江水,游轮缓缓地驶过;一边是热闹的马路,车水马龙,即使已经晚上九点,依然是匆匆的车,匆匆的人。

“你说这人辛辛苦苦一辈子,为了什么?”小五打个酒嗝。

“太哲学了,头痛!”杨平举起杯。

“干!”

“干!”

突然,好像出什么事情了,附近骚乱起来。大家都往旁边一桌围过去。杨平和小五也过去。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体型肥胖,坐着,靠在椅背上,脸色惨白。

他的同伴急得六神无主,在周围团团转,大喊:“不行了!不行了!救命呀!”

救命!当医生的对这两字最敏感,杨平往里面挤。

围观的人群,不缺能人,高叫着指挥:

“掐人中,掐人中,掐人中。”

人中在哪?胖子的同伴只能蒙,手往屁股伸去。

“你掐的是肛门呀!人中,人中呀,在上面。”

我的哥呀,你倒是自己动手呀,在这里喊什么,耳膜都震痛了。杨平借着酒劲,斜看他。

“打120,快!”

“拍他的背,用力!”

“撬开嘴,喂水。”

能人还不少,也不知道各项措施的依据是什么。

一个高挑的女孩,齐肩的头发扎成马尾,正在解开那人的衣服,露出胸口,摸了摸颈动脉,又用耳朵凑近鼻子去闻呼吸,这手法,八成是个真医生。

杨平摇摇晃晃,用力挤进去,晚风一吹,精神抖擞,这不是气管异物堵塞吗,别说自己参加过系统培训,就是没有培训,这种也是小菜一碟。

看胖子这状态,再不救就窒息而亡了,杨平立刻冲进去,一把拉开那女孩,可能用力太猛,伤着女孩了。

女孩子有点气呼呼的甩甩拉痛的手:‘你干什么呀?’。

救人要紧,哪有时间理她。杨平把那病人拉起,太重了,小五立刻过去帮忙,一起将病人扶起。杨平自己坐椅子上,让胖子坐自己大腿上,从后面双臂环抱胖子,小五在旁扶着。

杨平左手握拳,右手紧握左手腕部,两只胳膊像一个环箍住胖子,左手的拳眼对着上腹中部,两只胳膊同时用力,拳头用力在上腹部中部往后往上一顶。

啪的一声,什么东西被胖子吐在地上,瞬间,胖子呼吸道通畅,大口喘气。

杨平和小五慢慢扶他坐回椅子上,胖子急促的呼吸几下,缓过气来,呼吸慢慢平稳,脸色也慢慢红润,旁边的马尾女孩看得傻眼了。

“叮咚!新手首次任务:完成街头抢救一例,任务顺利完成,奖励:800分。”

女声出现,视野右上角的字幕也出现,想不到完成一例抢救还有积分奖励。

围观的人群议论纷纷,有人感叹刚才情势危急;有人夸奖这年轻小伙子医术高明;有人也不免担心地点评:这是救过来了,要是救不过来,这小子恐怕要吃官司了。

慢慢地,人群也开始散了,各回各桌。

杨平指着胖子红润的脸:“气管异物堵塞,海姆里克急救法,再不抢救就没了,你还摸什么颈动脉,实习医生吧。”

“谁实习医生呀,你--”马尾女孩显然被激怒了,不过一看胖子安然无事,看来人家说的没错,于是语气软下来。

脸红地说:“我以为是急性冠脉综合征呢,你是怎么知道的?”

“想知道,请我们喝酒?”小五靠上来说。

“可以呀!”

女孩犹豫一下,看他们也是医生,不像坏人,答应下来。

马尾女孩很细心,过去又简单检查了胖子,确定没有问题了,叮嘱他的朋友几句,才离开。胖子的朋友连忙又是鞠躬又是握手,感谢大家的帮助。

马尾女孩有几个女伴,加上杨平小五,大家一起围着桌子坐下来,她们几个刚刚打完网球路过,看到有人呼救,就过来了。

几个女孩都不喝酒,各自要了一杯奶茶,杨平偷偷了多看了马尾女孩几眼:五官标致,不,应该是精致,一双眼睛乌黑清澈,睫毛长长的,脸蛋的皮肤白里透红,光滑得像蛋白,一对小酒窝,笑起来很迷人。身材高挑,曲线分明,大概经常运动健身。气质十分优雅,包括坐的姿势都好像刻意经过训练,外套里露出好像是网球服的短袖,旁边放着一个大包,里面应该是网球拍。

她显然要对杨平打破砂锅问到底:“酒我们请喝了,你还没说,怎么就看出是气管异物堵塞了呢?”

这个问题,有点难,怎么看出来的,这怎么回答。

于是脑子一转,胡乱地说:“你没看到桌子上盘子里的鸡骨头,人家又摸着喉咙,明白告诉你这里——鸡骨头——卡住了,不通气了,我看你是没学医学肢体语言。”

女孩想了想,也是,怕是自己太机械了,什么都按书上来,没太注意这些细节,当时要不是有这个医生在场,恐怕自己会耽误救治。

医学肢体语言?女孩自言自语嘀咕,还真从来没有听说过这门学科呢。

杨平摇摇头,觉得好笑,这是自己胡乱编造出来的,她还真信。

“你们是哪个医院的呀?”马尾女孩追问道。

“G市人民医院--”杨平说。

“刚刚被辞掉,目前是游医,正在努力就业中--”小五补充,惹来其他几个女孩的笑声。

女孩说:“我叫苏宜璇,是三博医院的,我们医院正招人,你可以试着投简历。”

“谢谢!”小五抢先说,“三博医院,就是华侨医院吧,我们知道,楼顶可以停直升机的那家?我叫卢小五,这位是杨平。”

聊了没多久,苏宜璇起身,面色为难地说:‘时间不早了,对不起呀,我们得回去了,你们两个慢慢喝,我等下会预付足够的酒钱,你们放心喝就是。”

苏宜璇跑去里面的服务台,估计是付钱去了,回来整理东西,不忘跟杨平打招呼:“拜拜!”

然后和女伴一起背着包走了。

---

杨平的酒量不行,青铜都算不上,昨天喝得有点多,头痛。

小五这小子,整晚胡言乱语,什么宝呀贝呀小青呀,往床上一躺自己睡了。

杨平只好在沙发上睡了一晚,醒来,小五不见人影,这小子一天到晚神出鬼没的。

杨平揉揉太阳穴,一看手机时间,上午十一点多了。糟糕!立刻洗漱全免,直接往门外冲。

冲到楼梯间,一拍脑门:昨天不是被辞掉了吗?今天没有班上,还冲个毛线呀。

返回房间,简单洗漱,到楼底下买几个羊肉包子吃。打开电脑上网,找了半天,搜索到一份医生的简历模板。然后认真的填写,反复检查几遍。再把G市所有医院的人事招聘简章全部浏览一遍。撒网式地投,大大小小的医院,投了一个遍,连社区卫生站也不放过,总可以命中一个吧。

如果找不到工作,就只能离开G市。

离开G市?离开G市是不可能的!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