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鸾传 第三回 不爱博戏许镇山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刺鸾传小说简介

《刺鸾传》是作者CC月读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要说这惠民药局,除了内设提领一人、内外正科各一名官医外,还另设副科官医维持生计药库主管。而已而如今数年来官银未曾下发通知,库房中一应药材都已用完后。提领去县衙领官银而未得,正科官医只好亲往城外湖州千户所辖下惠军药局,望能与该药局里先借一些药材,日后置如今正科官医回到惠民药局,药材不曾借到,反倒吓出一身冷汗来。他向几名官医和药童提及:他之前到了千户所,只见惠军药局大门紧闭,不仅正科官医、医将等人不见踪影,连看门的军士也是一个不见。他正纳闷,便听得演武场那边人声喧哗。。...

刺鸾传小说-第三回 不爱博戏许镇山全文阅读

话说这惠民药局,除了设有提领一人、内外正科各一名官医外,还另设副科官医为生药库主管。只是如今数月来官银不曾下发,库房中一应药材都已用完。提领去县衙领官银而未得,正科官医只得亲往城外湖州千户所辖下惠军药局,望能与该药局里先借用一些药材,日后置办了再一并归还。

如今正科官医回到惠民药局,药材不曾借到,反倒吓出一身冷汗来。他向几名官医和药童提及:他之前到了千户所,只见惠军药局大门紧闭,不仅正科官医、医将等人不见踪影,连看门的军士也是一个不见。他正纳闷,便听得演武场那边人声喧哗。

原来千户所里三百余名军士,正在向千户严克、两名副千户裘浪范岱等人跪地讨要军饷。严克反把一干人军士喝斥痛骂一番,又下令将为首讨饷者责杖一百,以示惩戒,勒令众人散去,不得再聚众闹事。

正科官医见药材是要不到了,又生怕惹祸上身,连忙走之不迭。众人说起此事,叹息两句,又各自忙去了。

许望忙完了药局这边,一如以往,到内院小门边等着哥哥来接。孰料,却不见许镇山前来,反倒是两名轿夫并邻家一个相熟老妇人罗婆子在那儿等候着。还有一乘小轿在旁,正是前些日里一直雇来的。

许望吃了一惊,以为大哥出了什么事故,罗婆子笑道:“姑娘放心,山爷只因今日公务忙,一时不得空走开,因此特意让人和我一道,先接姑娘回家。”许望一边道谢,一边心里却另有个念头。她向罗婆子并两个轿夫说道:“辛苦诸位跑这一趟,只是我今日有点小事,要先到一个地方去。”罗婆子问道:“不知姑娘还要去哪儿?是养济院还是别的地方?这日头快下山了,不如等明日再去吧。”许望笑道:“不妨事,咱们去了便知。”罗婆子不敢违拗,便帮许望坐进轿子,自己则骑着驴子跟着。罗婆子临走时无意回头一瞧,只见小门边上,有个年轻后生正朝这儿不住张望。

一行人过桥穿巷,依许望所言,来到一处酒馆。刚进巷子,抬头见了那面酒幌子,罗婆子心下狐疑,却又不好多问的。小轿绕到酒馆后边,只见天井里有个老妇人正在浆洗衣服,见有人来了,便去通报。

店家主人的浑家迎出来,见是许望,吓了一跳,赶紧前来行礼问好。许望还过礼,笑道:“突然上门叨扰,嫂子休怪,我只略坐一会儿便走。还请您多多包涵,休要对外头提起我。”那浑家无奈,知道多数是东窗事发了,让丫鬟倒茶来,又请许望坐上首。许望哪里肯,两人少不免相让一番,最后还是那浑家坐东,许望坐西,罗婆子在下首相陪。

沏了茶来,店家娘子亲自奉与二人。她向许望陪笑道:“姑娘休怪,我们开门做生意的,往来都是客,不好得罪的。”许望便道:“这个自然,人要上门,哪里挡得住。听说你们最近发了局,越发兴旺了。”那浑家笑了笑,道:“姑娘说笑了,都是些小本买卖。”

她们正说着,却听得前边厢房里越发人声鼎沸,好不热闹。期间吆三喝四之声、笑声、骂声,不绝于耳;而掷骰在碗中的叮咚声、翻骨牌声,更是夹杂其中。突然,里头传出一声中气十足的大喝:“给我看住喽!长六一对!”周围轰然叫好:“是天牌!”“山爷今日手气当真旺啊!”“山爷今日红光满面,定然交上好运了!”

一听这呼喝声,罗婆子辨出正是那许镇山,不由得看向许望。只见许望好似没听见一般,只与店家娘子闲话家常。罗婆子心里摇头,想道:“这镇山太岁今日只怕没交好运,偏生让他妹子察觉他来此处赌钱,回去少不得又要挨一顿数落。只是不知他妹子是怎么猜到他会来这里?”罗婆子与那店家娘子见许望不说破,她们更不好提的,于是也得权当没听见。

原来这酒馆前边卖酒,与后院紧挨处却拨出数间房舍当赌坊。这许镇山今日办了差事,正在这儿大杀四方,浑然不知此事已被妹妹识破。连赢数把,许镇山将面前的赌注只拿起一锭十两大银,其余零散碎银都推到一旁,道:“小二过来!剩下这点我请大家买碗酒喝!”其余赌汉并帮闲听了,无不连声叫好,直把许镇山夸得天上有、地下无,佛祖转生,罗汉再世。

店小二也不收那银钱,笑道:“何消这么多!店家吩咐过,要请也是店里请山爷才是,多亏您照拂,咱们这儿的生意才会越发红火。”许镇山便道:“你不收,莫不是瞧不起我?!”

旁人也说那店小二道:“还是依山爷的话,快去再整治些酒菜来是正经。”店小二只得收了银钱,又去准备酒菜。

有人赢钱,自然有人输钱。许镇山赢了庄家不少,同桌一个瘦子却手气奇差,连输十数把,带来的三十两银子皆已输光,剩下所输的赌债都只得暂且先记帐上。旁边有人劝他:“你今日出门忘了拜你财神爷爷,还是回去睡他一觉,改日起来再试试手气!”可是旁人又劝又挤兑,那瘦子还是不听。他发狠道:“我要是今天不赢一回,我便不姓钱!”那些人又是哄笑,又是怪叫,越发噪杂不堪。

许镇山见了,便道:“你都耍了这两日了,家也不曾回。再来一把,无论好坏,我和你一局定输赢,你看怎么着?”庄家也不欲闹大,劝道:“是这话。钱哥是咱们店里熟客,这帐面上欠的不急着要,我这里还有五钱银子,你先拿了去当路费或是买碗酒解解渴。下回咱们再分个胜负也不迟。”钱瘦子一拍桌子,道:“我出来耍,从不欠帐!今日诸位瞧着,都是见证,山爷做庄,与我来一把。我若是输了,绝不赖帐,大不了将我家里那婆娘和女儿抵给山爷!”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