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是普通人 新生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大家都是普通人小说简介

《大家都是普通人》是作者淡水龟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春玲是一个生在农村,却无限向往着爱情的人,她是家中很小的女儿,上头有两个姐姐喝和两个哥哥,父亲有着小学的文化水平,在村子上是学识十分丰富的,因而有一份体面地的工作,粮食的仓库管理员,下发通知粮票上搜集体粮,家中虽然有着七八口需吃饭时的嘴,春玲父亲也能需要支持进厂后,春玲凭借手巧,熟练掌握做玩具的配件,拿到了一笔不错的工资,想也没想给家里寄回去了一半的工资,吃住在厂里,花销并不大,预留下来的一笔钱,做了一个漂亮的卷头,买了一条喇叭裤和蝴蝶结的上衣,美美和姐妹拍了很多张照片。春玲笑起来很甜,声音听起来很温柔,厂子里追求春玲的人不少,但春玲一个都没有理会,她认为只有相互喜欢的两个人在一起才会幸福,不希望自己的婚姻像自己大姐,当时认为大姐夫人挺老实,加上父母催便嫁过去了,但却不知对方是一个赌鬼,成日里喝酒不回家。厂子里受流行音乐的影响,厂长在每年中秋的时候都会举办一个唱歌大赛,也正是在这次唱歌大赛中,春玲认识了何鸿。。...

大家都是普通人小说-新生全文阅读

春玲是一个生在农村,却向往着爱情的人,她是家中最小的女儿,上头有两个姐姐喝和两个哥哥,父亲有着小学的文化水平,在村子上是学识丰富的,因此有一份体面的工作,粮食的仓库管理员,下发粮票上收集体粮,家中尽管有着七八口需要吃饭的嘴,春玲父亲也能支持住。对家里的小女儿,哥哥们的护短,姐姐们爱护,春玲父亲也喜爱自己的小女儿,供养春玲读书到了小学六年级,学的一些算术和文化知识,大姐很是羡慕春玲,但因为自己成年时家里困难,被迫辍在家务农。但是春玲却不安分,或许是因为自己经历的苦难少,也不珍惜能读书的时间,看见同村的好友进厂后穿新衣服,留着当前最潮流的发型,春玲羡慕不已,决定小学毕业就赶上广州的打工潮,挣大钱买好看的东西。父母并不允许,春玲便在山上找皂角树,打皂角去卖,帮大姐卖菜,自己挣够了车费钱,收拾行李和同村的姐妹坐上了前往广州的大巴车。

进厂后,春玲凭借手巧,熟练掌握做玩具的配件,拿到了一笔不错的工资,想也没想给家里寄回去了一半的工资,吃住在厂里,花销并不大,预留下来的一笔钱,做了一个漂亮的卷头,买了一条喇叭裤和蝴蝶结的上衣,美美和姐妹拍了很多张照片。春玲笑起来很甜,声音听起来很温柔,厂子里追求春玲的人不少,但春玲一个都没有理会,她认为只有相互喜欢的两个人在一起才会幸福,不希望自己的婚姻像自己大姐,当时认为大姐夫人挺老实,加上父母催便嫁过去了,但却不知对方是一个赌鬼,成日里喝酒不回家。厂子里受流行音乐的影响,厂长在每年中秋的时候都会举办一个唱歌大赛,也正是在这次唱歌大赛中,春玲认识了何鸿。

“玲子,走啦,我们去前排占位置,靠前可以看清楚唱歌的人长什么样子”小红咋咋唬唬的拉着春玲往外走。

“好好好,你的让我把鞋穿上吧”

两人走出宿舍楼,身旁一两个结伴而行的小姐妹叽叽喳喳谈论着才艺表演上的帅哥,谈到自己心仪的人时,脸上泛起微红,幸好扑了腮红才没有让人发现。穿过宿舍楼,来到厂里的一片空地上,表演的舞台是由木板搭起来起来的台子,拉了一块红色的布,才艺表演写在四张黄色的纸上,旁边有两个音箱,两个话筒。过了十分钟,人聚集的越来越多,一颗微黄色的探照灯亮起,音响里传出沙沙的话筒的声音。

“大家都聚过来哈,咱们盛世玩具厂一年一度的才艺大会即将开始,请我们最亲爱的厂长致辞”主持人说着一口广普话,但人却长得清秀白净。

“同志们。。。。。。。。接下来开始咱们的才艺表演”厂长话音刚落,几个打扮的周正的小伙子便上台摆好了姿势。

“这是来自湖南的工友们为我们跳一支舞,大家热烈欢迎”

掌声落下,音乐响起,跳的四不像的舞引得大家哄堂大笑,但也没有轰下台的声音。看表演的人越来越多,小红激动的呐喊尖叫,像极了追当红明星的样子,春玲跟着音乐摆手附和

“接下里由贵州老乡带来一曲陈百强的歌,一生何求”并不白皙的皮肤,大概有一米七左右的身高,着蓝色工装,寸头把浓密的眉毛衬托的更有英气,并没有电视剧中的剑眉引起,也不是浓眉大眼,在小红的描述中,何鸿的样子就是放一群人中找不到的那种。

一生何求

常判决放弃与拥有

耗尽我这一生

触不到已跑开

伴着吉他,少年的声音春玲竟听出了人生已过半数的感觉,春玲似乎对何鸿这个名字有印象,大概就是这声音吸引了她。之后经常与共同的好友前去广州各个公园玩耍,何鸿也留其了当时很潮的中分头,可能是同乡人,春玲和何鸿接触的比较多,渐渐两人谈起了恋爱,过了一年便接了婚。

在怀上兰兰的四个月后,春玲回到了自己的婆家养胎,何鸿的意思是自己留在广州挣钱,春玲回家后也能得到自己爸妈的照顾,春玲自己也明白,在农村怀孕并不像城里人一样养尊处优。公公婆婆忙于农事,一年到头都没有休息,上半年养鸡鸭下半年养猪卖,家中圈养着6头猪,春玲需要在家给公婆做饭,和一些不费力气的农活,回老家之前,春玲嘱咐何鸿不要再去打牌,存钱等着孩子的出生,何鸿把春玲送到车上时一再保证好好挣钱,春玲选择相信丈夫,回家待产。回到家后的春玲做事非常的勤快,回家之前,公婆因为农活家里的东西杂乱无章,托着泥土的鞋放在吃饭的地方,农具四处乱放家中还有鸡鸭在院子里四处排便,老屋里有水泥的地方就是吃饭火炉的位置,其他区域都是泥土打实的,遇到大雨天气是虽然不会积水但是地上也是潮湿的。春玲回来的第二天,将堂屋里里外外的打扫了遍,拿出自己在广州卖的蕾丝花边的遮挡灰尘的布,放在黑白电视机上,做饭的灶台用刷子刷了两遍,白瓷装才露了出来,又把丢在角落的臭鞋子衣服捡到一堆,放好洗衣粉泡上,里屋堂屋,屋子前的大院收拾完后,才去收拾自己住的房间。房子构造有些奇怪,春玲的房间在大院后面,正对着老屋,房间外面是一个大灶头,平时用来煮猪食,房间后面是三个猪圈,类似仓库一样的存在,虽然后面是圈养猪的地方,但没有臭味,春玲的房间是唯一一个拥有水泥地的房间,看起来很小,被春玲布置的很温馨。

“春玲啊,出来拿菜哈”

“要得,马上来”

“今天煮的那样菜”

“腌菜腊肉,炒了个洋芋,凉拌了个黄瓜”

“你爸快回来了,可以摆菜了”

婆婆干农活会回来一般都会带上一些明天的菜,都是自己种的,回家路上顺手带着,春玲和婆婆之间从来没有吵过架,婆婆是一个很要强的女人,家里的钱由婆婆保管,嘴上功夫厉害,和邻居吵架或打架都没有输过,能说会道的她在60年代时还是村里的妇女主任,当时的邻居可是羡慕了,后来学了宴席煮菜,哪家办酒都会请婆婆主持,这可能是婆婆最风光的几年吧。春玲和婆婆一起生活的时间不多,不是很了解婆婆,但是做事勤快人又孝顺,和婆婆之间和平的相处着。

四个月后,春玲也快待产了,婆婆提前找好了产婆,备好了生产时候需要的东西,让春玲的小侄女陪着春玲睡觉,怕半夜有动静通知不到婆婆,侄女叫小燕,在大院的东面住,平时喜欢和春玲待在一块,喜欢春玲做的饭菜和小吃,小燕的评价是春玲是一个好人。

“燕子,你谁进来点,一不注意滚床下去了”

“前天晚上我睡觉不老实,就打到你肚子了,还好力气不大,才没事,我离你远一点”

“这个月份了,胎稳定了,你力气跟个猫似的,只是压到了”

“嫂子,您快生了,咱哥啥时候回来啊”

“说是九个月的时候回来,说厂头忙”

“听我妈讲生孩子是走鬼门关,你怕不怕啊”

“怕啊,头一遭生孩子,但是你大婶说接生婆技术好,不用担心”

1998年时乡镇医院接生孩子都很贵,春玲婆婆认识的接生婆是一个经验丰富的妇人,多数的家庭都选择在家生产,春玲也不不像搞什么特殊情况,不是早产是不轻易去医院的,但春玲却对丈夫有些失落,当初是相互喜欢结婚的,自己父亲很是反对,说还不够了解,好在是何鸿家的经济条件在当地算可以,交通也在马路边,不在大山里,春玲一再坚持便嫁过来了。但是结婚半年后,春玲发现何鸿喜打牌,开始还教春玲打贵麻,后来打牌的瘾越来越来大,经常打通宵白天无精打采的,春玲好言好语的劝说,把两人的工资藏起来,但还是被何鸿找到,实在找不到就借钱,为这事春玲和何鸿吵了几次,有了兰兰后才有所收敛,但何鸿好赌的事情春玲没有和任何人提起过。

1998年8月,马上就到中秋了,婆婆开着玩笑说可能会在中秋节出生,但是兰兰却在肚子里捣乱,春玲在中秋前三天兰兰就迫不及待的出来,半夜被叫醒的燕子吓的哭了起来,鞋都来不及穿就跑出房间找大婶子

“大婶,呜呜呜,大婶啊,开开门,嫂子。。。嫂子快生了”

拍的嘭嘭响,燕子也顾不得手拍的痛,耿燕着叫大婶开门,自己也是头一次看见生孩子,看着春玲的下体流出了羊水,痛的满头大汗,慌不择路的奔出房间通知春玲婆婆。

“来了,来了燕子别慌你去叫接生的王婆婆来,在徐家大院”

燕子抹一把头上的汗,沿着路跑到徐家大院,同一条巷道,分成了两个院子,距离不远,燕子不是生孩子的人,在八月份微凉的天气,燕子急的满头大汗,衣服也被汗水侵湿。燕子拿着产婆用的产具,拉着产婆走,产婆虽是中年妇女,但脚力不及燕子,差点被摔了个狗啃屎,连叫燕子慢一点,现在还生不下来。产婆来时,婆婆已经将热烧好,用水壶装了两壶,毛巾,和糖水木盆,接小孩子的毛毯。见到产婆来了,连招呼到春床前,

“羊水破了没多久,帮我打下手,马上快生了,大妹子别紧张哈,咬住毛巾,我让你用力再用力”

春玲此时已经疼的说不出话,点头示意产婆可以开始了,前额的头发混着汗水黏在春玲脸上,婆婆用毛巾帮春玲擦汗,一勺一勺的喂着春玲糖水。燕子在房门前不安的站着,脚一直在动,眼睛红红的,一会看房间离动静,一会看外面渐白的天空。过了半小时后,房间里传出婴儿啼叫的声音

“女孩,生的还算顺利,给她喂点糖水”

春玲此时衣衫尽湿,疲惫的看着屋里的狼狈,她知道生孩子会很疼,但是在孩子落地前还是差点疼的晕厥过去,听过其他妇人讨论过生孩子是走鬼门关,那是害怕,但只有自己经历了才知道恐惧。春玲抬起眼皮看看身旁娃娃大哭的孩子,心里除了欣慰也有些落寞,直到孩子出生,陪伴自己这么长时间的还是侄女,急的跳脚的也是侄女,春玲想着丈夫何时回家呢。门外燕子在听到哭声后,紧张的神经终于放松了下来,虽然是害怕,但是嫂子不可以有事情,春玲婆婆把屋子收拾干净后,叫着燕子进了里屋,给了件衣服给她披着,下了一碗鸡蛋面给她,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饿了,燕子捧着碗大口大口的吃着。春玲婆婆叹了口气,走进里屋

“是个姑娘,你可别给她摆脸色哈,才头胎,大的是个姑娘也好”

坐在床边的公公抽着手中的叶子烟,呼出大口的烟雾,沉默着没有说话,婆婆交代几句后就去鸡窝里抓了只老母鸡,提着脖子就放了血,处理完后把母鸡炖上,给春玲倒了一壶温水,放在床旁边,看春玲还没醒,孩子也睡着了,轻轻带上了门,准备回床上躺一会,还有1个时辰才天亮,折腾一个晚上都累了,燕子连碗都没收爬桌上就睡着了。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