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军医 第六章 斯洛贝尔思觉症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未来军医小说简介

《未来军医》是作者胜己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陈寒醒过来之后就在想沈可忻他们后来说的那些话,稍稍完全恢复一些就赶往沈可忻的办公居住室。沈可忻办公居住室门外,几个人神情暗淡的躲在门两旁,门开着一条小缝,几个人都在偷偷的的听着里边人说话的。“乐乐乖,为什么你指出你父母要杀你,除了你姑姑要卖了你呢?你怎么明白沈可忻办公室门外,几个人神情黯淡的躲在门两旁,门开着一条小缝,几个人都在偷偷的听着里边人说话。。...

未来军医小说-第六章 斯洛贝尔思觉症全文阅读

陈寒醒来之后就在想沈可忻他们当时说的那些话,稍微恢复一些就赶到沈可忻的办公室。

沈可忻办公室门外,几个人神情黯淡的躲在门两旁,门开着一条小缝,几个人都在偷偷的听着里边人说话。

“龙龙乖,为什么你认为你父母要杀你,还有你姑姑要卖掉你呢?你怎么知道去警察那里报案的,是谁教给你的?”沈可忻是第一次面对这个龙龙,之前许多医生都已经接待过这个小男孩,对他已经没有任何办法,都认为他神经不正常,应该送精神病院进行治疗。

六岁的龙龙显得很瘦弱,神情有些慌张,气鼓鼓的道:“不是认为,他们就是在计划卖掉我,有事情找警察报案,这个根本不需要其他人教,我们幼儿园的老师跟书上都说过。”

此时陈寒正好走到门口,听到龙龙这番话,越发的肯定自己的判断,直接推门进去。

“陈寒……”沈可忻很意外,随即反应过来:“谁让你进来的,进来之前为什么没敲门,你想干什么?”

陈寒笑着走到龙龙身旁,弯腰贴在龙龙耳边低声说了起来。

沈可忻急了:“陈寒,你立刻给我出去,这里是我的办公室,不许你随便接触我的病人。”

陈寒说得很快,随即站直身子,微微耸耸肩膀:“我是在帮你,看样子他家条件应该很好吧,如果不出意外也应该看过很多医生了,你以为自己比其他医生都厉害,你能看好他吗?”

“你心里也很迷惑,认为小孩说大人话,做出的事情就像神经病,但有的时候又很正常,用迷信点的话说,就像着魔一样。其实你自己也很明白,自己应该是无可奈何,但你还有些不甘心,想多了解一些。”陈寒很有把握,几句话就说到沈可忻的心中,看着沈可忻不再出声,诧异的看着自己,陈寒淡淡的笑道:“不用吃惊,我只是看过一些心理学的书,自己也学过一些,你记住了,告诉这个小孩的家人,这段时间在他面前别笑,做什么事情都严肃一些别露出笑容,应该就会平稳一段时间。”

沈可忻看着陈寒:“你在胡说什么?”

龙龙家里条件非常好,连美国、欧洲著名医院都去过,都没有任何办法。来这里也是为了暂时缓解,在他闹的时候只能靠一些镇静药物控制他,谁也没想到在这里能治好,就连沈可忻自己也是如此想的。

陈寒只是说了几句话,然后让他家里人不露出笑容就能行,简直就是天方夜谭,胡说八道。不露出笑容,跟治病有什么关系。

“这算我对之前事情的一个补偿,你可以研究这个,当然,这个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一句半句也说不明白,以后再说吧。我还有事,先走了……”在医学领域上,陈寒的话永远带有一种无比的自信,给别人的感觉就是狂傲,高高在上,如将军在战场下令,如法官宣布判决……

初期斯洛贝尔思觉症,只要懂得他的逻辑思维方式,加以诱导,就能简单控制。

斯洛贝尔思觉症是人类医学史上的一个奇迹,在陈寒的记忆中是五十年后被斯洛贝尔发现的,这个病症在全球每年也只有十几人,而且还经常被误诊为精神病。后期算是一个奇迹的话,那么前期发现这个病症,在国际上拿个奖是绝对没问题的。

陈寒虽然知道,却也没见过,毕竟在那个时代,这种病连自己家大人都会治。

陈寒说完就离开,沈可忻想追上去问,却被龙龙的家人在门口挡住。

“沈大夫,刚才那个人说的是真的吗?”

“呜呜…我好想听他叫我妈妈……”

“求求你了,快告诉我吧……”

陈寒走出医院,此时正是烈日当空,站在医院大门口望着眼前繁华的街道,人来人往、高楼大厦,陈寒突然不知去哪了。

想了想,肖国栋说过医院的单身宿舍,在记忆中好像刚来医院的时候就给安排过,那个时候老爷子就希望自己能从基础做起。

不过印象中,好像医院的单身宿舍距离医院还有挺远的路,就算打车也要二十多块钱,陈寒摸了摸兜,根本没有钱。

“陈寒…你等一下………”沈可忻从里边跑出来,气喘吁吁,见到陈寒还站在门口没有离开。沈可忻快步跑到陈寒的身边,气喘吁吁:“你…你是怎么做到的?”

沈可忻此时看着陈寒的目光,带着无数疑问、疑惑、不解。刚才陈寒离开后,龙龙的父母死马当活马医,竟然真的信以为真,沈可忻没办法也只能让他们试一下。

结果却让她很受刺激,龙龙虽然依旧很排斥,但并没有什么过激的反应,甚至对于泪流满面,激动、哭得快要晕倒上前抱他的母亲,也只是用双手向外推开,并没有其他暴力倾向跟反应。

这简直就是奇迹,沈可忻可是看过之前龙龙的所有病例跟一些记录摄像。

陈寒很干脆:“先借我一百块钱,我立刻告诉你。”

陈寒、长治集团的孙少爷,竟然向自己借一百块钱,自己没听错吧。虽然之前他的车被收走,但沈可忻也不相信他会缺一百块钱,但看陈寒的样子并不像开玩笑。

沈可忻从里兜逃出一百块钱,有些迟疑的交给陈寒,心想,他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啪”陈寒轻轻弹了一下:“就靠着一百块钱救命了,记住了。”

陈寒说着,轻声将刚才跟龙龙说的那些话又跟沈可忻说了一遍,听起来完全是一些没有关联的问话,甚至有两句像是自言自语,跟龙龙完全没关系。

“就这些?”沈可忻不信的看着陈寒,他就说这些话,被诊断为精神病的龙龙竟然有那么大的改变。

陈寒抬手拦了一辆出租车,进了车里告诉司机地址,看着沈可忻怀疑的神情,陈寒道:“你也是医生,应该知道什么叫做对症下药,你可以多跟他说几遍这些话,他现在病情比较轻,效果应该还会更好一些。还有,这件事情暂时最好别对任何人说。”

沈可忻微微皱眉,洁白的白色大褂、皱眉思索的样子,在阳光下显得无比的动人。回头率超高,走过的人都望过来。

“你等……”沈可忻稍微一愣神,陈寒已经上了出租车离开,她再想拦已经来不及。

“可恶……”没拦住陈寒问个明白很是让她不甘心,更让费解的是这些话就能有用吗?如果真能有用,那岂不跟咒语、法术一般。但刚才陈寒确实做到了,真是想不明白,这个二世祖现在怎么跟以前好像换了个人似的。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