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味记 第一章 深山里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知味记小说简介

《知味记》是作者坐酌泠泠水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准时起床了,赶快准时起床。看一看都什么时候了?非常好吃懒做的丫头,跟你那舅舅一个德性。整天不挣钱,就光明白吃,吃点吃,吃死你……”林小竹照旧在一阵喝骂声中睁开眼睛眼睛。她看了看刚天刚的天,一咕噜从铺了些稻草的地上爬了出来,将那床破棉絮折好,又迅速地梳了一秦氏透过柴房那四处透风的缝隙见她起来了,一面梳着头,嘴里却仍骂骂咧咧,骂的无非是林小竹的舅舅又去赌钱了,还弄了个白吃饭不赚钱的小丫头来给她养活。林小竹撇了撇嘴,打开门朝厨房走去。。...

知味记小说-第一章 深山里全文阅读

“起床了,赶紧起床。看看都什么时候了?好吃懒做的丫头,跟你那舅舅一个德性。成天不赚钱,就光知道吃,吃吃吃,吃死你……”林小竹照例在一阵叫骂声中睁开眼睛。她看了看刚蒙蒙亮的天,一咕噜从铺了些稻草的地上爬了起来,将那床破棉絮折好,又快速地梳了一下头发,打开门出去。

秦氏透过柴房那四处透风的缝隙见她起来了,一面梳着头,嘴里却仍骂骂咧咧,骂的无非是林小竹的舅舅又去赌钱了,还弄了个白吃饭不赚钱的小丫头来给她养活。林小竹撇了撇嘴,打开门朝厨房走去。

“还不快点?死丫头。每天都得让老娘叫了才起床,磨磨蹭蹭的就想偷懒!”秦氏骂得一时兴起,伸出手掌便想给林小竹一巴掌。却不想林小竹猛地往前一窜,她那巴掌就落了空。

“好你个死丫头,还敢躲。”秦氏顿时火冒三丈,追上去就想揪住林小竹,无奈林小竹力气虽小,身体却异常灵活,东躲西闪地就是不让她抓到。

秦氏气得牙痒痒,却又一点办法都没有。只得顿住脚步,扶着墙一个劲地喘气。林小竹回过头来偷偷做了一个鬼脸,进厨房去舀水洗脸。反正到这个家里半年,她对秦氏这德性早就习惯了。打她是绝对不让秦氏打的:夏家除了舅舅,没人能捉得住她。至于骂,秦氏愿意活动活动嘴皮子,那就随她呗。小竹可不认得她骂的是自己——她那个胖胖的,从来不肯做事只知道挑嘴的表姐,才是秦氏嘴里好吃懒做的丫头。

洗漱完毕,林小竹将洗脸水端到门外,准备将院子泼湿了好扫地。

“死丫头,我看你是活腻歪了,敢用水溅老娘。”站在屋檐下还在梳头的秦氏大概是大姨妈来了,心情极为不爽。林小竹离她还有好远呢,她这就又暴跳上了。林小竹不由得看了看天,莫不是这天下雨了?要不她这么远的距离,还能将水溅到秦氏身上?

“娘,你还让不让人睡觉了?”门里忽然出来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揉着眼睛向秦氏抱怨。

“哎哟,吵着我的小乖乖了?”秦氏的脸变得比那六月的天还快。一见那小男孩,顿时柔声细语地笑吟吟地走了过去,“来,咱们再睡。娘陪你睡啊。”说着,母子俩进了屋,“嘭”地一声将门关上。

林小竹耸耸肩,将水盆里的水撒完,拿起那把比她高出两个头的大扫帚,“哗哗哗”地开始扫地。

“死丫头,扫地声音轻点儿。”屋里传来秦氏的暴喝。

林小竹却不理她,三下五除二地把院子扫了一遍,提起厨房里的那一大盆衣服就出了院门。

“小竹,这么早啊?”出门拐了个弯,迎面遇上邻居柳氏,手里提着一个木桶正往家里走。

“柳婶,您这么早?”林小竹一见她,脸上顿时绽放出一个灿烂的笑容。这柳氏是个勤快人,性格又温柔和善,同情林小竹的处境,时不时地塞些吃食给她,她刚到这儿的那段时间里才没被饿死。

“呵,我可不像你们这些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总是睡不够。我这天一亮就醒了,再也睡不着。”

林小竹伸头看了看她手里提着的木桶:“柳婶又去捡螺蛳了?”

柳氏叹了一口气:“有什么办法?你五叔摔了腿,没法上山打猎。孩子好久没沾荤腥了,捡些螺蛳,再小也是肉不是?”

柳氏人好,可命不好。家里公公婆婆常年生病,下面有个小叔子才十二岁,自己又有四个孩子,五叔摔了腿,两、三个月不能下地,里里外外全靠她一人忙活。

“行了,你赶紧去洗衣吧。要不你舅母又该跳脚了。”柳氏道。

“柳婶那我走了。”林小竹冲着柳氏甜甜一笑。

“嗯,赶紧去吧。”柳氏挥挥手,看着林小竹蹦蹦跳跳地背影,叹了一口气,转身进门去。

今天还真是起床晚了!离河边还有一些距离,林小竹就听到一群女人叽叽喳喳说笑的声音。她抬起头来看了看天,吐了一下舌头。

“小竹,快来,来婶儿这儿,这儿还有个位置。”一女人转头瞥见林小竹,忙向她招手。

“花婶。”林小竹飞快地跑过去,转头又笑着跟其他人打招呼,“七婆,三婶,王嫂,春儿姐姐……”

“哎哎,这孩子,笑的就是甜。”七婆很高兴地应道。

“唉,谁说不是?这么可爱的孩子,一天到晚做这么多活儿,她舅母不是打就是骂,真不知她是怎么想的!”三婶叹气。

“怎么想?嫌夏大柱没本事还弄个吃闲饭的呗。夏大柱又是个暴性子,她不敢冲夏大柱嚷嚷,就只拿小竹撒气。”

自己的事,村里女人议论的多了。但夏大柱是她的亲舅舅,大家说说也就罢了,不过是叹息说她命不好。所以当下林小竹也不在意,跟花婶闲聊了几句,一面从木盆里倒出衣服,放到河水里浸湿,再用棒槌一件件锤打起来。

“哎,你们知不知道,这秦氏啊,准备把小竹说到贺家坳去。”三婶刻意压低的声音传进了林小竹的耳里。林小竹眼睛微动,却没有抬头,手里仍一下一下地锤打着衣服。

“什么?贺家坳?”蹲在她旁边的七婆惊讶道。其他人一听这三婶这话,赶紧停下自己的话头,一齐朝三婶望去。

三婶轻咳一声,看了看林小竹,没有作声。

“赶紧说说呀,怎么回事?”七婆推推她,也看了林小竹一眼,“小声些,应该听不见。”

“唉,听见又咋的?就算这会儿不知道,到时贺家坳来人,她不还得知道?知道又能咋的?谁还能拗得过命去?”王嫂叹了一声,“可怜的孩子。”

花婶看了林小竹仍一下一下地锤打着衣服,锤打一阵还把衣服放到河水里去漂净,像是没听见三婶的话。她终是抑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往那边靠了靠,悄声问道:“贺家坳?那地方可穷得很,连饭都吃不饱。听说,那里的女人都想往外嫁。秦氏怎么想着把小竹嫁进那深山里去?”

“就是因为那里的女人都往外嫁,所以光棍特别多。说的这一家,家里就有四兄弟,具体说给谁我不知道,听说,彩礼钱可不少。秦氏就看到这彩礼钱多,才动了心思。”

“作孽哟,小竹可才十二岁!”

“那可不?不过听说是先做童养媳,到时再圆房。买个孩子,总比买个姑娘花的钱少。那家也是够会算计的。”

花婶哼了一声:“也就秦氏这样的人才会应下这种事。换个人,即便是亲戚,也不忍让一个孩子到那种地方去,吃没吃、穿没穿的,还一家子光棍。到时候,做哪个的媳妇谁扯得清楚?”

大家都不作声了。回头看了看林小竹,见她呆呆地盯着河水,脸上似乎没有什么表情。几人不由得心里惴惴地,后悔当着她的面议论这个事。

“哎,衣服!”花婶看到林小竹手里的衣服往下游飘去,她却浑然不知,连忙叫了起来。

“啊?”林小竹猛地惊醒过来,想要去捞衣服。但她这位置正是下游,河水又急,哪里捞得住?只得眼睁睁地看着衣服顺流而下。

“小竹,婶儿只听得有这么一说,但这事也不过是你舅母一厢情意,你舅舅一定不会让你去的。你不要乱想。”三婶见无论遇上什么难事都一脸笑容的林小竹这呆愣的样子,对自己没忍住话直悔到了肠子里。

“七婆,你跟四婆说说呗,让她去说一下秦氏。”花婶向七婆道。

七婆叹了一口气:“四婆又不是秦氏的正经婆婆,说了又能如何?她要能听得住劝,小竹也不用过这样的日子了。不过,我试试吧。”又转头安慰林小竹,“小竹啊,你也不要乱想。其实,就是到了贺家坳去,没准也比你呆在舅舅家强。那家里全是男孩,都拿你当妹妹看,有可能什么事都不用你做,只管享福呢。”

“就是。你呆在这儿,什么活都得干,还成天被打骂,动不动不给饭吃。那家人既然出得起那么多的彩礼钱,没准日子真比这里好。”其他人也没口子地安慰着小竹。

“嗯,我知道了。我没事,婆婆婶婶们不要担心。”林小竹冲着大家一笑,反过来安慰大家。

“唉,多好的孩子。”大家叹息着,不再说话。将手里的衣服快快地洗好,陆续地离开了这里。

“小竹你……”花婶洗好衣服,却不放心林小竹,蹲在那里张了张嘴,又不知说什么好。

“花婶,您放心吧,我真没事。这个家,我也不想再呆。没准贺家坳真比这里好呢。”林小竹笑了一下,提起木盆,“我也洗好了,走吧。”

见林小竹想得开,花婶也放下心来。跟她同走了一段路,便挥挥手朝家里走去。

太阳透过云层的缝隙,放射出光芒,照射到大地上,给远处的绿树和近处的屋舍都镀上了一层金边。此时村里人大都已起来了,鸡鸭也被从笼子里放了出来,叽叽嘎嘎地乱叫,扑腾着翅膀,跑到田野里觅食。

路边的野花,经过露水的滋润,迎着阳光,羞答答地在晨风中半开半放,显得格外娇艳。一阵风过,桂花香味顿时弥漫了整个村子。

林小竹放下心思,冲着天上的太阳,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脸。

活着是如此美好。自从半年前车祸丧生穿越到这里来,林小竹就对自己说,一定要珍惜生命,好好活着。所以,尽管这里物质贫乏,生活艰苦,寄人篱下还遇上极品亲戚,她仍是努力地生活,开心过好每一天,每天一点点地改善自己的生活。现在,无非是生活的大河里泛起了一丁点小浪花,能有什么大不了的呢?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