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上锦绣娇 第四章 每个人的心思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春上锦绣娇小说简介

《春上锦绣娇》是作者千幻海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吃完午饭后,明容就很舒服的躺下了。现在的的她浑身宁静,是心灵可以得到真正的解脱的那种很舒服,毕竟,现下依旧困难重重,她想逃跑是不可能会的,被抓回家去是生不如死,并且她逃跑的话也也没户贴,即使偷了户贴出,家里一报官,她也是迟早会被人把握住。但是现下她最紧要的是现在的她浑身舒畅,是心灵得到解脱的那种舒服,当然,眼下依旧困难重重,她想逃走是不可能的,被抓回去就是生不如死,而且她逃走的话也没有户贴,就算偷了户贴出来,家里一报官,她也是迟早被人抓住。。...

春上锦绣娇小说-第四章 每个人的心思全文阅读

吃完午饭后,明容就舒服的躺下了。

现在的她浑身舒畅,是心灵得到解脱的那种舒服,当然,眼下依旧困难重重,她想逃走是不可能的,被抓回去就是生不如死,而且她逃走的话也没有户贴,就算偷了户贴出来,家里一报官,她也是迟早被人抓住。

不过眼下她最要紧的就是解决身上的亲事。

三婶娘那边,好解决。

至于那所谓的爹娘那边,她还需从长计议。

因为一上午就干完了一整天的活计,她下午躺了小半个时辰,睡了一觉就起来了,起来后又割了些猪草藏在一个被废弃的矮坑里,紧接着便去捡柴火去了。

她爬到树上,把一些枯死的树枝都弄了下来。收拾着捆了一大捆,连同自家的猪草一块拉着往回赶路。

天气很热,一般的人们都躲在屋里,像她这样在外头的少之又少,一路上她也不怕,几乎没遇到什么人。

她先去了晏家,把衣服换了,又把柴火给拖进去。

哑婆婆拍拍她的手,比划着道:“不用你弄这些。”

她笑了笑,轻声说:“我愿意的。”

不是有句话么:千金难买我高兴。

她现在终于有点那样的体会了。

哑婆婆看她样子,跺了跺脚,拉着她进了灶房,掀开锅盖给她拿了一只包子,叫她吃完再回去。

明容下意识的拒绝,转念一想,日后日子还长,她一定分辨清楚好人坏人,并不是就真的不去知恩图报了,而是报答也分人的。

她洗了洗手,接过来,就坐在灶房里头的小马扎上一口一口的细嚼慢咽的吃完,哑婆婆又给她舀了一碗粥,没有叫她擦脸,只催她喝了。

等喝完出来,晏闻正站在门口,他把猪草提进门里,见了她道:“我听见外头有人路过,所以把猪草给拿进来了。”

又道:“我们是邻居,也算有这个缘分认识,你别动不动就感激,我们也是能帮的就帮,帮不了你的地方也多着呢。你不用觉得欠了我们的。”

这话说的生硬,跟早先那会儿简直判若两人,可是明容心里却淡淡感激他,他虽然说的冷漠了些,但话里的意思是叫她心里好受些,别老是觉得欠了别人情谊。

于是她点了点头,郑重道:“晏大哥说的,我都记住了。”

晏闻眼底露出一丝笑意来,见她听劝,又加了一句:“你要真明白过来才好,否则迟早叫那一家人给磋磨的没命了。”

要不是时机不合适,明容都想说一句“晏大哥,您真是铁口直断!”了。

她趁着天黑回到家,身上汗流浃背,脸也黑灰黑灰的,关氏看了她手里的猪草,嫌弃道:“这么点猪草就拖了一天,真是年纪越大越发的会躲懒了。”

明容低声:“娘,我饿的眼晕,还有饭么?”

她从前曾经说了一次:“我一天没吃饭。”

可是说这种话的后果是什么?

是关氏不依不饶的来打她:“我有不叫你吃饭了吗?你自己不吃,难不成要我喂到你嘴里去?”

打那之后,她就再不敢那样说了,可是她也没有勇气去真的吃家里的饭。

关氏上下打量着她,朝灶房一扬下巴:“今儿是你三婶子做饭,你去灶房看看有没有给你留吧。”

李家没有分家,吃饭还在一口锅里,上头两个长辈年纪都大了,寻常都在屋里,也不说话,李家没多少家财,所以人老了之后也没有太多的发言权。

明容很早就知道爷爷奶奶不喜欢自己,因此也不去他们跟前讨嫌。

她在外头舀着水洗了手跟脸,然后进了灶房。

灶房收拾的很干净,连一粒米都找不到。

三婶口口声声的说为她好,做事做的这么绝。

她打了猪草,喂猪,难不成那猪肉是能落她嘴里么?

李家人对待她,连对待牲口都不如。

想一想都要落泪哭出来。

她擦了擦身上,又饿着肚子把全家的衣裳洗了,此刻已经很晚,这才摇摇晃晃的进了正屋,铺好稻草,连被褥都懒得铺了,就躺倒了。

等各房都熄灭了烛火,又过了没多久,正屋门突然被推开,三婶娘这会儿进来了。

明容坐起来,呆呆的看着她。

三婶娘冲她灿烂一笑:“傻孩子,是不是以为我真没给你留吃的?你看看这是什么?”

说话间手里变出一只白面馍馍来。

明容知道若不是因为亲事,这样的馍馍她也是捞不着的,可是她该吃么?她应该吃。

她接过来,低头一口一口的咬着吃了起来。

三婶娘就道:“人家都说有了后娘就有后爹,这话一点不假。”

明容也认可,但没有点头附和。

她只停顿了一下,紧接着就又继续小口吃了起来。

三婶娘却自以为是说中了她的心事,因此越发地道:“你也,也别太实心眼,我问你,你先前是不是以为我当真没有给你留饭?”

明容保持自己人设地道:“怪我回来的晚了。”

三婶娘叹口气:“你就是太懂事了,固然有你回来的晚的缘故,可回来早了,那位不是又说你?我呀,是看不过眼去。我若是正大光明的留了你的饭,她看见了,不是给扔了,就是来奚落我一顿,你说咱们家又不是什么大富大贵的人家,粮食被糟蹋了,谁不心疼?”

“再者说了,她将来也是要娶儿媳妇的人,可会这样使唤自己的儿媳妇?”

明容顿住,回忆前世,前世时候,虽然是换亲,可常家补偿常氏,给陪送了许多嫁妆,常氏又是个好吃喝玩乐的,她跟关氏的关系倒是一直很好,简直就是亲如母女。

关氏也不会对常氏酸言酸语,反而温柔体贴,那语气声调,是连自己的亲儿子都靠边站的。

三婶娘看她木木呆呆的,心里是对她一万个看不起,但为了银子还是要继续说服大业:“聘礼这种东西,落不到咱们女人家手里头的,我这也是跟你亲娘关系好,这才对你说一两句掏心窝子的话。”

“你想啊,聘礼是给娘家的不假,可你嫁了人,以后就是婆家人了,跟那边要个高聘礼,婆家人大出血,等你过门,人家能不怨恨你么?”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