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我和bug男配谈恋爱 第六章 少年将军和跋扈公主(5)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快穿之我和bug男配谈恋爱小说简介

《快穿之我和bug男配谈恋爱》是作者青云郡主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苏叶清秀的眉毛愠怒地蹙起,旁边的婢女察言观色一流,立刻就在一旁暴喝一声:“干什么呢?大声嚷嚷大声嚷嚷的,看见公主也不施礼?”她的突然会出现把掖幽庭里所有的奴才都给震了三震,急忙齐刷刷地跪倒叩头:“见本公主殿下!殿下千岁!”苏叶跟一只自然灵动的鸟儿倏然似的说着,还上下扫了扫他那被血溅上的长袍,有些嫌恶地用帕子掩了掩口鼻,眼角傲慢地挑了挑,看向庭中被鞭子抽得不成形的人。。...

快穿之我和bug男配谈恋爱小说-第六章 少年将军和跋扈公主(5)全文阅读

白芷秀气的眉毛不悦地蹙起,旁边的婢女察言观色一流,立马就在一旁大喝一声:“干什么呢?吵吵嚷嚷的,见到公主也不行礼?”

她的突然出现把掖幽庭里所有的奴才都给震了三震,连忙齐刷刷地跪下磕头:“参见公主殿下!殿下千岁!”

白芷跟一只灵动的鸟儿倏地似的踏进了掖幽庭的大门,那胖太监顿时跟炮弹一样冲到她面前,挤眉弄眼地谄媚笑道:

“哟~这是什么风把公主您给吹来了?这地方可脏得很,小心这些不懂事的蠢奴才冲撞了公主您贵体啊!”

白芷轻飘飘地斜了他一眼,冷冰冰地道:“我看你倒是挺冲撞本宫的。”

说着,还上下扫了扫他那被血溅上的长袍,有些嫌恶地用帕子掩了掩口鼻,眼角傲慢地挑了挑,看向庭中被鞭子抽得不成形的人。

同样是十七八岁的年纪,刚刚宴席上的公子少爷们都是英俊潇洒玉树临风,而眼前的这个少年……

瘦削的身子甚至连掖幽庭奴才的灰衣都撑不起来,跟一副宽大的骨架一样,松松垮垮地挂着一件衣服,粗布还被那奴才用鞭子抽得狼狈不堪,几乎只剩几片布条遮掩着少年的身体,鞭痕有的深可见骨,血肉狰狞地翻卷着,吐出猩红的血液。

白芷看着这触目惊心的伤口纵横交错地遍布他全身,几乎没有一块好地儿了,一股怒意瞬间就蹿了上来。

难道一个掖幽庭的奴才,就可以被这些人肆意动用私刑凌辱吗?!

楚秦玉已经神志不清了,他一直咬着牙没哼声,但身上的剧痛和流失的血液就已经把他给折磨得快要晕厥过去,在昏倒之前,他却听见一道悦耳动听是女声饱含着威严和怒意道:

“你们这些蠢奴才,不知道今日是太后寿辰吗?居然还敢在宫中大肆动用私刑,见了血光!冲撞了皇祖母,你们有几个脑袋够砍的?!”

“公主殿下恕罪!殿下恕罪啊!小的……小的们也是想秉公办事,这贱奴实在是不听话,奴才这才……殿下饶奴才一命吧,真的是这贱奴不听话呀!”那胖太监吓得直接哐当跪下,双膝战战,脸色惨白地给白芷磕头,直把自己的脑袋磕除了一个青紫的包。

白芷看得直犯恶心,厌恶地挥了挥手,指着那不知还醒没醒着的楚秦玉,道:“你们搞出来的烂摊子,还得本宫替你们收拾!

来人,把这奴才送去太医院好好医治,千万别把人弄死了!今日太后寿辰,宫里不宜有杀生之祸,让太医院那群老头子手脚都利索点儿!”

“喏!”胖太监如蒙大赦,连忙爬起来指挥人扛起已经昏迷的楚秦玉就送去了太医院。

白芷有些担忧楚秦玉的状况,但现在……

婢女有些疑惑,小心翼翼地问道:“殿下,您怎么突然想要救一个掖幽庭的奴才呀?”

这掖幽庭,都是些罪臣的女眷子嗣,被关押在这里终身为奴,是皇宫里最肮脏僻冷的存在了。宫里但凡有些身份的人,都不愿意踏足掖幽庭半步的。

以往殿下也从不来这地方,今儿个这是怎么了?

白芷斜着眼瞪了慧儿一下,不悦地道:“本宫行事,难道还要向你报备了?”

慧儿小脸一白,连忙道:“奴婢不敢,奴婢知错。”

“知错就好。”白芷高傲地哼了一声,随即直接扭头出了掖幽庭,道:“出来太久了,先回去吧,免得父皇祖母他们等急了。”

白芷回来的时候,时间掐得正正好,皇后只嗔怪了她几句出去这么久,倒没说别的什么。

她笑着搪塞了过去,往下一看,就见顾怀安竟不见了。

白芷微微凝眸,问系统道:“顾怀安哪去了?”

圆子的声音萌萌哒地响起:“男主和女主约会去了哦~要系统给您转播吗?”

看着台下无聊的表演,白芷同意了。

御花园偏僻的一处荷花池边。

苏沅瑛捏着帕子楚楚可怜地按着眼角,眼眶微红地看着顾怀安,道:“怀安,我在这宫中是一刻都待不下去了,公主霸道,他们又只宠着慕容潇,我……我每日都想着出宫,想着和你在一起!你什么时候才能带我走?”

顾怀安看着她这般飘摇欲倒的模样,心疼得不行,连忙把人搂在怀里,道:“那慕容潇确实是目中无人,瑛儿受苦了,可为了我们的大业,还得再委屈你一段时间。”

跟那个当众让他难堪下不来台的慕容潇比起来,眼前的苏沅瑛温婉小意,更招人疼爱。

“对了,怀安,你刚刚在寿宴上,可有得到那贱人的欢心?”苏沅瑛泪眼盈盈地看着顾怀安俊秀的脸,语气带着一丝淡淡的酸意。

顾怀安面色一僵,勉强地扯出一抹笑:“兴许是我太唐突了,惹得她有些不悦,但无妨,日后还有机会。”

苏沅瑛垂眸,语气有些郁色,道:“怀安哥哥容姿卓绝气宇非凡,又有皇恩傍身,想必用不了多久就能抱得美人归了吧?”

顾怀安连忙搂紧了她,道:“你瞎说什么呢瑛儿,她那样鲁莽粗俗,哪里比得上你?慕容潇只是我们大业的一块垫脚石而已,瑛儿,我心里永远都只有你一人。”

“真的?”苏沅瑛美眸中溢出一抹惊喜,终于破涕为笑,半是羞涩半是妩媚地看着顾怀安,那诱人采撷的眼神一下就让顾怀安沦陷了,不顾还在御花园,就直接相拥吻了上去。

白芷眼睛一痛,连忙让系统关了直播,那辣眼睛的一幕差点没让她当场喷出嘴里的酒。

“潇潇可是累了?”皇太后见白芷脸色不大好,便贴心地道,“若累了就先回去歇着。你惯不爱这种场合的,不必拘礼。”

“祖母~”白芷娇笑着缠上太后的胳膊,道:“我给您准备的寿礼还没呈上来呢,您就赶人家走,可是不疼爱潇潇了?”

“呀!对对对,哀家居然给忘了!”太后喜笑颜开,连忙让慕容潇呈上来,心满意足地道:“潇潇懂事了,今年准备的寿礼是什么?”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