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园无小事 第二章 安家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田园无小事小说简介

《田园无小事》是作者石头妖爪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以后自已是卫家大妞,卫淑慧了,已不再是花小楼了。花小楼,不,卫大妞想,想在这里好好的生活……,就要先不适应这里,在这安营扎寨。卫有根见姐姐自有办法,也没再多问。而已有些心痛的端来水:“两张狗熊皮啊…你不该都给大伯的,只可惜了…来,姐,快洗把脸。”卫有根见姐姐自有办法,也没再多问。只是有些心疼的端来水:“两张狗熊皮啊…你不该都给大伯的,可惜了…来,姐,快洗把脸。”。...

田园无小事小说-第二章 安家全文阅读

以后自已就是卫家大妞,卫淑慧了,不再是花小楼了。花小楼,不,卫大妞想,想要在这里好好生活,就必须先适应这里,在这安营扎寨。

卫有根见姐姐自有办法,也没再多问。只是有些心疼的端来水:“两张狗熊皮啊…你不该都给大伯的,可惜了…来,姐,快洗把脸。”

卫大妞一边洗脸一边细细的打量了这间破败的土胚房,所谓土胚房,就是用土胚盖起的房子,而且一看就是年久失修的那种,墙体已经开始往下掉土渣,屋顶也有些摇摇欲坠,不知下雨会不会漏水。房子一共才三间,左面一间卧房,中间一间是堂屋也是厨房,大锅灶连着左侧屋里的土坑。右侧也是间卧房,只不过里面空空如也,连坑也没有。屋中除了灶台和火炕,没有几件家什了,角落中的那口缸也缺了口,只能存住一半的水。

“你跟爹走了再没回来,大伯就总是来溜达,每次来都要顺些东西回家,他顺不走的,就找由头直接搬回去,现在,家里什么都没有了。”卫有根见大妞四下打量,低下头有些内疚地解释:“姐,都是我不好,没守好这个家。”

“有根,你才三岁,能好好的活下来就不错了。”卫大妞洗好手脸,让卫有根在灶台上烧上一锅水,自已则进院子逮鸡去了。

特种兵的出身,又在深山之中与那些猛兽共同生活了半年的时间,捉这几只肥鸡简直就是囊中取物,卫大妞身手灵巧的挑了只最肥的,杀鸡,过热水,拔毛,开膛破肚,鸡很快就弄好,只差上锅了。

现在大约是下午两三点的样子,家中一穷二白,卫大妞想要把鸡留待晚饭再吃,于是叮嘱卫有根用树叶将收拾好的鸡仔细的包了,小心的藏了起来。

卫大妞则一边擦手一边信步走到左侧的卧房,空空的房中只有一张土炕,炕上的席子已经破得不成样子,露出里面被磨得光滑的炕面,炕的角落里竟还散落着些绣布和绣线。

这时,卫有根走了进来,见姐姐正望着炕上的绣具,脸色一红:“我啥也不会,也没甚力气,就跟隔壁孙婶学的刺绣,慢慢的也能绣一点,赶集时孙婶相帮着捎到镇上也能换几文钱。我本想着把钱攒一攒买点纸钱烧给你跟爹,没想到,你回来了……”说着,又哽咽了起来。

卫大妞拍拍卫有根瘦弱的肩:“姐回来了,就好了。来,咱们先收拾一下屋子吧。”

“咋收拾?”卫有根眨着眼睛望着卫大妞,这屋子一穷二白,想擦个桌子,都没得擦。

“得先扎个门和窗子吧,这天虽然不冷,可没窗没门的,哪叫个家。”于是两人出去寻了些枯草秸子和玉米杆,卫大妞用自已布袋中从深山里带出来的结实藤条将它们整齐的扎起来,用木棍暂时性固定在窗上和门上。

又用麻布将家中能擦的地方都擦了一遍,用玉米秸子绑起的简易扫帚将家中墙根的土渣扫了扫,把那口破缸用布条细细的绑了以免它继续破裂,两人做好了这些,又打扫起院中到处都是的鸡屎和鸡毛来。

时近傍晚,卫大庄来收鸡了。

那两张狗熊皮价值不菲,足能换回五亩肥田,拿回家之后还被娘子好好的夸了一通,卫大庄此地喜滋滋的摇晃着进了院子,细细的一数鸡,却立时瞪起了眼,哟喝道:“大妞!!怎么少了一只鸡?!”

卫大妞淡定的一指墙角的一堆鸡毛:“叫野猫叼上屋顶,吃了。我跟有根想拦没拦住。大伯,你看,我刚回来,家里也没甚吃的,要不今晚先去你家吃一顿呗?”

卫大庄望望墙角的鸡毛和一些血渍,知道肯定是大妞捣的鬼,但又找不出什么证据来,又怕大妞真的带了小拖油瓶去自家吃饭,只好晦气的‘啐’了一口,自认倒霉的绑了其它的鸡,匆匆回家了。

晚上,姐弟两个正忙活着煮鸡时,隔壁孙家来人了。

孙家孙叔孙婶并着他家二郎还有孙二妞一家子都来了卫家的破院子。孙婶递过一个竹盘儿,里面放了两只窝窝头:“大妞啊,听说你回来了,咱家都来看看你。妞啊,回来了就好,你弟这些年不容易,你回来了,可得把日子往好里过。今晚你们怕是没饭吃吧?诺,我家人口也多,只能挤出这两个窝头。你们姐俩先凑合着吃吧。”

大妞接过竹盘儿,想要把几人让进屋里,又想到屋中也是一无所有,没地儿可坐,于是也就没让:“谢谢孙婶儿。”

孙二妞上前握住大妞的手:“大妞,你走前咱俩就是最要好的,现在你回来了,我们还像以前一样好。”

“嗯。”大妞点点头,这次失败的穿越,唯一值得表扬的就是这身体很年轻,才十六。

孙家人又寒暄了几句,才一一的离开了。

姐弟两个就着窝头将那只肥鸡吃了,便也上炕歇下了。

卫有根回味无穷的巴达着嘴:“姐,肉的味道真香。我三年都没见点肉味了呢。”

卫大妞抬头透过草秸缝隙望着窗外的明月:“有根,这三年没有我跟爹,你咋过的?”

卫有根像个老头子般沧桑的叹口气:“满村儿要饭吃呗。可现在我大了,哪有脸再去吃百家饭?这不,就跟隔壁孙婶学了刺绣么。唉,姐,咱爹是个威风的猎人,我却是个刺绣的,是不是给爹爹丢人了?”

卫大妞摇摇头:“有根,睡吧。明儿的饭还没着落,得起早去找吃的呢。”

“嗯。”卫有根听话的闭上眼,不一会儿便响起了均匀的呼吸声。姐回来了,小小的心也有了着落和依靠。

卫大妞依然望着窗外的明月,她这一路从深山之中行来,知道这个村子紧靠着资源丰富的野林,而且附近还有一片海滩,如果好好利用,也是不愁吃穿的。

只是这个地方有些怪异,林中的的野果竟然南北方的俱有,而且长的甚好。更怪异的是,她还在林中找到一些明明要到近代或现代才从国外引进的品种,这倒底是什么地方……

而且,这个身体的真正原主的身份……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