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落黄天 第二章 丧礼被中断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叶落黄天小说简介

《叶落黄天》是作者一掬町蓝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不行!外头才拜到直系孙辈,后面还有媳妇,子侄,外嫁女以及一大票沾亲带故地旁支远亲……她对着头顶捅了几下,供桌咚咚作响。——赶紧弄我出去。动静不小,吓得元关山虎躯一震。连忙虚...

叶落黄天小说-第二章 丧礼被中断全文阅读

不行!

外头才拜到直系孙辈,后面还有媳妇,子侄,外嫁女以及一大票沾亲带故地旁支远亲……

她对着头顶捅了几下,供桌咚咚作响。

——赶紧弄我出去。

动静不小,吓得元关山虎躯一震。连忙虚虚掀开眼皮,瞄了下四周。

果然、有那耳力不错的,当即看着他想出声询问。只是嘴都张开了,突闻西侧厨房方向,竟传来数名妇人的吵闹声。

听着像是为了一只鸡。

七嘴八舌的,分不清有多少人挤在厨房里。各自为营、都说是对方拿的。说不过就闹,闹不过就一通乱骂。越骂越凶,越骂越污秽不堪……

林家几兄弟,连同一些好事的,赶忙去了厨房。

走近后,才发现是林家孙辈的几房妯娌在吵。谁也不让谁,几乎要大打出手。

林建国见自家两个儿媳也在其中,当即沉了脸,“都给我闭嘴。不就一只鸡嘛,没了就没了,别搁这给我丢人现眼。”

俩儿媳都是四十好几,做祖母的人了。其他几房最小的也三十出头,有儿有女。如今当着小辈和众亲戚的面被骂,颇觉没脸。

身为长房长媳,李红霞不得不站出来辩解一番,“那只鸡,是三叔公送来的,说好了要做成烧鸡给老太爷当贡品……”

“行了,家里那么多鸡,再杀一只不就完了。”

是鸡的问题吗??家里不缺钱。但几房人长期勾心斗角,现下好不容易抓到对方小辫,自然要撕下对方一层皮。

李红霞实在不甘心,“可分明是三弟妹偷的,有人可以作证。”

‘三弟妹’马月娘瞪眼,张口就要开骂。林建国抢先呵斥,“林家是少你鸡吃了,还是短你粮了?成天眼皮子浅的,就知道盯着一只鸡。行了,该干嘛干嘛去。谁要在吵吵,就给我收拾东西走人。”

在清水镇,谁不知道林建国行事强硬,手段了得。到目前为止,还真没人敢跟他正面刚。

众妇人终于偃旗息鼓。留下几个、负责烧水添茶的人手后,大家又回到了庭院里。

这只是一段小插曲,并没影响到正在做法的元关山。倒是让供桌下方的小姑娘,在听到有人找鸡时,吓了一大跳。

先前睡迷糊了没注意,这会她才发现,手里竟攥着一只啃得仅剩残肉的鸡架,地上还有不少散骨。

满手油渍,余香未散……

没忍住,她又抬起爪子,舔了舔沾在手指上的油……

供桌围布外,人声嘈杂。

被中途打断的元关山,已改了唱词。神情肃然,叽里咕噜的时而唱,时而喊,让人听不真切到底在唱些什么。

只是,他半阖的双眼,总有意无意,用眼角余光撇着供桌下方。心中、暗忖先前是不是自己出现了幻觉,他、好像听见了自家闺女,在吟诵经文。而且方才她撩开桌布望向他的反应,还有她的眼神……明亮、皎洁、像会说话一般……

越想,元关山眉心的结,打得越深。

突然,供桌下方再次出现动静……

元关山瞳孔一缩,手掌重重拍在供桌上。怕引来旁人注意,他嘴上唱词未停。

发现藏在桌下的闺女,还不肯老实。他目光微闪,数秒后。他收声一个跨步,站到了供桌正后方。拿起道士必备的装逼神器……桃木剑,挽了个剑花……

下方祭拜的人不明就里,纷纷向他望来。就见他剑走龙蛇,边舞边唱,“一张红纸‘四’角方,上书亡人在‘中央’。灵前摆得‘灯两盏’,一盏昏来一盏明;‘一盏’照开天堂路,‘一盏’照破地狱门……”

砰砰砰!

桃木剑在桌面有节奏地连敲好几下。

下方众人满脸问号,弄不清这道士在闹哪一出。

元关山也不在乎,他只关心供桌下的死丫头,是否能听懂。按理说,以她的智商……

出乎意料的,死丫头真就听懂了。

老头唱腔破怪,每一句都有明显咬重的字眼。只要稍加揣摩,不难个中含义。

第一句他重音落在‘四’上。而后是‘中央’‘灯’以及‘两盏’。假设四代表时间,以他素来的装逼风格,‘四’定是指四更。‘中央’,则是四更过半。

凌晨1到3点为四更。四更过半,是2点。

而‘灯两盏’谐音为等两盏。至于什么是两盏,就要联系后面两句:一盏照开天堂路,一盏照破地狱门。照开天堂,在这里可理解为天亮。而照坡地狱门,则是照亮进入坟地的山路。

整体意思就是:现在四更过半,一个时辰后天亮,要再多一个时辰才能照亮山路。

总共要等两个时辰!

一个时辰两小时,至少等上四小时?

元叶两分钟都不想等,再次猛敲桌底。

坚决不等。

自始至终注意供桌下方的元关山,心下一沉,面色难看极了。但顾忌着周围人多,他不动神色的靠近供桌……

提脚就往桌下踹:急个毛。

你不急,你下来试试!

元叶一手扯老头的裤腿,一手对准香案底部握拳开砸。

元关山瞪眼,想抽脚却抽不动,臭丫头拽得死紧。一拍香案,想压住……

香案却震得更凶了,跟地震似的……

站在台阶下院子里的人看不真切,只当他是在做法。有人暗暗点头,有人低声感叹:“元道长、还真有两把刷子!”

林家几兄弟面色稍齐。不管功力如何,瞧那架势就端得够足,这钱花得值了。

但是……

这道士什么情况?

只听,嘶的一声响,元关山同志竟光着一条腿,纵身跳到了香案之后几步远的地方。踉踉跄跄,神色惊慌。

众人一惊,年近七十的林建国,忙颤巍巍上前,不自觉带上了尊称,“道长!这……”

“别动!”元关山厉声呵斥,止住了林建国上前的举动。

开玩笑,要真过来就穿帮了!

臭丫头已经掀开了内侧桌布,正举着半截裤腿,朝他挤眉弄眼扮鬼脸。哪还是从前的呆傻样!元关山惊疑不定,却没功夫理她。

林建国不敢动了,瞄着元关山光溜溜的大腿,心尖都在颤。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