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落黄天 第四章 傻女元叶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叶落黄天小说简介

《叶落黄天》是作者一掬町蓝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失败了!虽只指尖部位将将够到墙沿,但也算挂上来了。正门,此时也吱呀一声被人房门。元叶都来还来吃惊自己前所未有的弹跳力,两脚拼命地往上蹬。院里没留灯,烛火昏黄。那些妇人进屋,便忙前忙后着拾掇桌椅,也没去特别注意黑漆漆的高墙之上。元叶还在努力往上爬,她元叶都来不及惊讶自己前所未有的弹跳力,两脚拼命往上蹬。。...

叶落黄天小说-第四章 傻女元叶全文阅读

成功了!

虽只指尖部位将将够到墙沿,但也算是挂上去了。正门,此时也吱呀一声被人推开。

元叶都来不及惊讶自己前所未有的弹跳力,两脚拼命往上蹬。

院里没留灯,烛火昏黄。

那些妇人进门,便张罗着收拾桌椅,也没去注意黑漆漆的高墙之上。

元叶还在努力往上爬,她人小,力气也小。几次、都差点没挂住摔下去。所幸,外面大树枝叶繁茂,有几缕粗枝搭在了高墙之上。

她悄咪咪抓住一根借力,才勉强将脚搭上墙头,慢慢稳住身子。

下方屋内已燃起灯火。元叶不敢多做停留,连忙轻脚轻手的顺着枝丫攀上树干,而后顺着树干落地。

终于出来了,元叶心有余悸,拍拍胸脯掉头就跑……

印象中,家是最安全的避难所。她做贼心虚,不敢在外停留,奔着上河村方向一路狂奔。

清水镇地处山区,地广物博,人口却不多。笼统算来只有十几个村,上河村便是其中之一。距离不远,就在镇外大河上游的山坳里。沿镇外河边小路走,入山不过六七里路程。

山路崎岖,月隐星稀。乘着漆黑的夜色,元叶跌跌撞撞跑了不知多久,才终于跑回上河村。

此时已入深夜,仅有二十来户的上河村,家家门窗紧闭。

元叶父女住在村尾,是村里分发的,三间土坯房。破破旧旧,好像随时都会倒一般。但当她悄咪咪穿过村子,推门进屋之后,竟奇迹般地感到心安。

家里四处漏风的墙,破损的窗,瘸腿的凳,以及桌上带着豁口的水壶和碗里没喝完的水,都与出门时别无二样。只是……

她反身将门关上。而后来到桌边提着水壶,大口大口猛喝水,直到把水喝光才长长舒出了一口气……

望着熟悉的环境。不知为什么,她在安心的同时,又莫名感到怪异。就好像这里不属于她……

分明记得、摆在桌上的碗,是她两天前喝水时放下的。墙边的干柴,是她为了入冬取暖,专门上山捡来的。包括藏在干柴堆里的……

元叶急急跑到墙边,扒开柴推,果然里面藏着她从山上捡回的野果。不死心,她又转头进了内间。里面除了床和衣柜,再无其他。

这是她爹元关山的卧室,她费了些力,从床底摸出一个黑色布袋。打开来,布袋里零零散散全是毛票。她曾背着元关山偷偷数过,总共不到两百来块,如今再数还是一样……

没变,一切都没变。可尽管如此、她却完全找不到那种该有的归属感。

为什么!

为什么她突然有种自己不是元叶的想法!

有同样想法的不止她一个。万般纠结中,有人从后方蓦然出声,“你是什么人?”

元叶吓了一跳,回头发现是元关山,她怔了下。

不知他回来了多久,此时正阴着脸看她。一个坐在地上,一个杵在房门口,对视片刻。

元叶首先抗不住了,“爸……”

“别,我可当不起。这十里八村的,谁不知道我闺女从小就是个傻子。话都说不全,还能自己跑回来?说吧,你到底是什么人?”

傻子么?

元叶想了想,貌似还真是那么回事。以前自己虽不至于口水长流,完全不知事。但确实比旁人的反应慢上许多,说话也总是口齿不清。

她试图解释:“就不能是我自己好了?”

瞧瞧现在张嘴就来,哪有半点痴傻模样。

元关山冷哼,“小儿麻痹症能自己好?我看是鬼上身还差不多。”

“这世上哪有鬼。”

“那你是什么?妖?”

“什么妖能有我这么丑?你是装道士装久了,上头了吧。”

上没上头不清楚。不过小丫头除了眼睛大点,全身干瘦,还很黑。尤其是脸,皱皱巴巴的蜡黄之中透着青,头发也枯黄稀疏。虽没元关山的颧骨高,但也像了个六七成,是真的很丑。

按理说,妖物都爱美,不可能看上这么个身无二两肉的丑丫头。

“也许、是你口味重呢。”

元叶:“……”说得好有道理,她竟无言以对。

元关山越想越觉得,自己猜对了。他拔出桃木剑,指向元叶,“妖孽,还不速速现出原形。”

元叶呆了呆,但她不动,不代表元关山也不会动。一个跨步上前,桃木剑刺过去时,还从怀中掏出把黄符。对准元叶一通乱刺乱扔……

黄符扑簌簌落地,除去被桃木剑刺得有点痛之外,元叶没什么反应。她抬目,幽幽看向元关山……

“闹够了没?”

——咔嚓……

将将戳到她肩上的桃木剑、拦腰折断。

断、断了?

元关山彻底傻眼了。对方好强!

元叶:“……”

她发誓,不是她干的。估计是那破木剑用太久早就老化了。

可元关山能信吗?

自然是不信的,他感觉自己、多半是遇到了什么了不得的大妖。怎么办?他心头慌得一批。现在装傻,不知还来不来得及。

反正这大妖、之前都肯纡尊降贵喊他爸,或许是留着他还有用。

关键时刻,元关山急中生智,扔掉手中半柄断剑,忙扶起看起来就很凶残的大妖,一脸情真意切,“闺女,你真的好了!祖宗保佑,祖宗保佑啊!!”

他行走江湖多年,扮演过各种角色从未失手,演技是绝对在线。没见他老眼都泛起了泪花么。

元叶:“不说我是妖吗?”

元关山瞪眼,“谁说的?哪只妖能有我家闺女可爱!为父可是得道天师,你就是我闺女,不可能看错。”

见惯了亲爹演戏的元叶:“……”

她表示,已经看穿了他义正词严下的虚伪。

一个字、假!

元叶撇嘴,决定说点往事证明自己,“还得到天师呢!你以前就是个收荒匠。十二年前有了我,你嫌收荒来钱慢,就去做了小贩。从针头线脑、猪羊驴肉、再到狗皮膏药,什么没卖过。就因为你卖膏药尝到了甜头,还做过一段时间赤脚大夫。要不是前些年差点治死人,把我妈也给气跑了,估计你还不会转行做道士。”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