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宿主她又混成了团宠 第四章 修仙文里的闯祸女配(4)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快穿宿主她又混成了团宠小说简介

《快穿宿主她又混成了团宠》是作者鬼谷儿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初夏的天空一碧如洗,微暖的阳光落在连绵不断地的山脉中,消失了了身影。那群山此起彼伏,蜿蜒至万里,山峰高万仞,隐约露着白丝带通常的溪流。倘若细细地看,便能看见那溪流旁停了一架马车,伴着沙沙的风吹树叶声,极轻的对话声从马车里飘出。“林姑娘,很抱歉,的话若是细细看,便能看到那溪流旁停了一架马车,伴着沙沙的风吹树叶声,极轻的对话声从马车里飘出。。...

快穿宿主她又混成了团宠小说-第四章 修仙文里的闯祸女配(4)全文阅读

初秋的天空一碧如洗,微暖的阳光落在连绵不断的山脉中,消失了身影。那群山此起彼伏,蜿蜒至万里,山峰高万仞,隐约露出白丝带一般的溪流。

若是细细看,便能看到那溪流旁停了一架马车,伴着沙沙的风吹树叶声,极轻的对话声从马车里飘出。

“林姑娘,抱歉,如果不是我……”

“行了行了,你可别说了!”

“林姑娘你原来会说话呀!我还以为你哑巴了呢。”

“……”

阮软看着面前的白衣男子,咬牙切齿,“我那是被你下了哑药才说不了话的好吗?”

“但是我没有给你下药啊……”

慕容楼一脸迷茫地看着她,“林姑娘不是因为生病哑巴了吗?”

哑巴这个梗过不去了是吗???

阮软感觉自己太阳穴一跳一跳的,脑袋涨得疼,好在脑子还清醒着,一下子抓住了他话里的重点,“你没给我下药?”

“没有……”

“那你之前给我把脉的时候怎么没发现我被下了药?”

慕容楼的脸一下子红了,“我当时太紧张了,就随便一放,没……没把脉……”

阮软沉默了一下,伸手揉了揉太阳穴,“小七,你确定这玩意是男三?”

小七不说话,小七还在追小说。

“那个……林姑娘……”慕容楼小声唤道。

“干嘛?”

慕容楼见阮软看他,轻咳了一声,又侧过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躲避着阮软的目光。

“我刚刚看见林姑娘揉太阳穴……林姑娘现在,能动了是吧?”

阮软试着活动了下身子,“手上能动,但是四肢使不上劲,起不来。”

“手能动就行。”慕容楼的脸红了红,慢吞吞地转过去身子,背对着阮软弯了弯腰,将臀部往阮软跟前凑了凑,“那林姑娘……麻烦你了……”

“嘶……”

阮软感觉一股热气猛地窜上自己的脸,“干、干嘛啊你!”

我giao!他不对劲!我不对劲!

“麻烦林姑娘帮我把绳子解开。”

“……”

阮软看着慕容楼臀部上方那一双被捆在身后的手,双颊烧得发烫。

“哦,解绳子啊……我还以为……”

阮软干笑了两声,伸出手去给慕容楼解绳子,一边接一边找话题想要掩盖刚刚的尴尬。

“你用法术解开不行吗?”

“在下学艺不精,还未到以意念化剑的程度,只能借助手势化剑,现在双手被捆住,便用不出法术了。”

“啊……这样啊……”

阮软尴尬地笑笑,也不说话了,埋头闷声解绳子。

大概是有了先入为主的印象,阮软只觉得那绳子似乎都发烫,随着手上的动作,一点点灼烧着她的手指。

只是她手上亦是使不上太大力气,那绳结又被系得死死的,解了半天,她自己累得手指疼,那绳结却没半点变化。

“林姑娘,如果不行的话就算了,我们再想其他办法。”

“闭嘴!女人不能说不行!你往上挪挪!”

阮软急红眼了,也不上手,直接低下头用牙咬。

“那……那个……”慕容楼感受到喷在自己手腕与后腰上的热气,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声音都颤抖起来,“林姑娘,这,有辱斯文……”

慕容家家教甚严,除了把脉,慕容楼从小到大还未跟女孩子如此亲近过。阮软呼吸时的热气大半都落在了他手腕处,还有一部分透过轻薄的布料,落在了腰间。

“林姑娘……”

“给我闭嘴!我就不信解不开了!老子今天解不开它就不姓阮!”

“林姑娘,你本来就不姓阮。”

阮软气得啃歪了,一口咬在了慕容楼手腕上。

“啊!林姑娘我错了!我闭嘴!”

二人折腾了近半个时辰,阮软手嘴共用,总算是解开了绳子。

阮软吐了口浊气,疲惫地躺在马车上,整个人瘫成了一团软泥。

慕容楼慢蹭蹭坐起来,背对着阮软缩成一团,脸上烧得通红,声音磕磕绊绊,“林……林姑娘,多谢……”

“没事。”

阮软无力地挥了挥手,闭上眼享受这宁静的片刻时光。

等一下!宁静?

阮软猛地睁开眼,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的地方。

“小七,那个车夫呢?”

小七沉迷在小说里,根本不搭理她。

“慕容……呃,慕容医师!”阮软伸手戳了戳慕容楼的后腰,“那车夫去哪了?”

慕容楼往前挪了挪,只觉得后腰被阮软戳到的地方像是起了火,烫得厉害。他喉结动了动,勉强让自己冷静下来。

“车夫他……”慕容楼声音一顿,终于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林姑娘你在这里稍等片刻,我出去看看!”

慕容楼钻出马车,迎面撞上了一只人脸大小的黑蜘蛛,他被吓了一跳,连忙挥手将那蜘蛛拍了出去。

“吱吱……”

黑蜘蛛被甩到地上,冲着他狠狠叫了两声,又猛地朝他扑过来。

“斩!”

慕容楼沉着脸后退半步,右手食指中指化剑将那蜘蛛砍成了两半。

“吱吱……吱吱……”

“吱吱……吱吱……”

……

四面不断响起吱吱声,慕容楼抬头看去,只见一整座山上全是密密麻麻的黑蜘蛛,吱吱叫着一点点靠了过来。

马车里还在躺着的阮软也听到了这声音,费力地滚了几圈挪到马车门口,将自己的脑袋从门帘缝里挤了出去。

“卧槽!”

阮软吓得赶紧把脑袋缩了回来,脸色被吓得惨白。

“小七小七!快看外面!有积分!”

“积分?在哪?”

小七猛地冲了出去。

“啊啊啊啊……妖怪啊……”

阮软深吸了口气,“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这种长见识的好事情就得叫上系统一起。”

“宿主宿主!慕容楼被妖怪抓走了!”

阮软摆摆手,“叫我干嘛,我又不是孙悟空。”

“慕容楼是制作解药的人,如果他出事,世界会崩掉的!”

“艹”

阮软连忙又滚到车门边,将自己的脑袋挤了出去。

只见慕容楼被众多蜘蛛围住,一根根蛛丝缠绕在他身上,将他包裹地密不透风。

“小七,我现在还动不了!”

阮软使劲撑了撑胳膊,还是起不来。她着急地看着被一堆蜘蛛抬走的慕容楼,额头上急出一层冷汗。

“万能解毒丹,一积分一个。”

“买!”

阮软咬牙,不就是一积分吗?反正债多不愁,大不了还不上一辈子打工!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