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禁忌之子 第一章 森之千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火影禁忌之子小说简介

《火影禁忌之子》是作者胸前有杀气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第一章森之千手“牧云,我回去了。”中午,一个身穿灰色和服的女人回了千手族的族地,扛着疲倦的身子上了一座木质小楼,口中喊着儿子的名字。房门门走入昏黄的屋子里,一个身体虚弱无力躺在褥榻上的男孩想从被子里站起身。“别出来,快躺下短暂休息。”女人急忙“别起来,快躺下休息。”女人连忙放下手里的食物袋子,快走几步来到男孩的面前安抚他重新躺下。这个孩子从小体弱,几乎一直在生病,村子里的医忍诊断是先天性生命力衰竭,就连纲手公主都束手无策,体质虚弱的一点不像千手族人。。...

火影禁忌之子小说-第一章 森之千手全文阅读

第一章森之千手

“牧云,我回来了。”傍晚,一个身着灰色和服的女人回到了千手一族的族地,拖着疲惫的身子上了一座木质小楼,口中喊着儿子的名字。推开门走进昏暗的屋子里,一个身体虚弱躺在褥榻上的男孩想要从被子里起身。

“别起来,快躺下休息。”女人连忙放下手里的食物袋子,快走几步来到男孩的面前安抚他重新躺下。这个孩子从小体弱,几乎一直在生病,村子里的医忍诊断是先天性生命力衰竭,就连纲手公主都束手无策,体质虚弱的一点不像千手族人。

“母亲,我只是不想你每天这么劳累。”男孩重新躺下,看着母亲憔悴的面容再次开始憎恨自己的身体,如果自己不是个药罐子也就不会拖累眼前这个对自己无微不至的女人。

“好了,我不累,只要你能平安长大。快休息一会吧,等一下把药喝了就开饭。”女人微笑着拿起放在门口的食物走进厨房。

牧云再一次闭上了眼睛,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八年了,前世因为癌症二十岁就去世了,父母早亡,到死那天都没感受过家庭的温暖,本以为闭上眼睛会下去陪伴自己的父母,却没想到会投胎到这个世界来体会一次母爱。

他的全名叫做千手牧云,是木叶千手一族唯一留下的血脉,牧云,放云的男孩,多么恬静的名字,也是他母亲唯一留给他的宝物。只是二代火影的统治结束后千手一族一夜之间人才凋零,因为战争和木叶的打压,最后竟然只剩下了他的母亲和初代火影的孙女纲手。

牧云的母亲千手琉璃是千手一族除了纲手仅存的子嗣,后来生下牧云之后千手一族才算再次有了男丁。而他的父亲,每次想起那个男人,牧云就从心底里憎恨他,那个男人就是宇智波一族新上任的族长宇智波富岳。

自己的母亲是千手一族最后的希望,虽然本身只有中忍的水平,但那只是不喜欢修炼的原因。不出意外会成为木叶重点保护的对象,可就是宇智波富岳,他明知道千手和宇智波是不可能有结果的。东窗事发后宇智波让他彻底和自己的母亲断绝往来,娶了族里长老的女儿。而自己的母亲就成了村子里人人议论不知廉耻的女人,宇智波富岳却高高的坐上了族长的宝座,甚至八年来只来看过自己的母亲四次。

后来牧云出生了,生命力却极度匮乏,说是体弱多病都有些勉强,牧云憎恨自己的血脉,他甚至无数次的想到是宇智波的血脉污染了千手才让自己的身体虚弱成这样。

为了照顾自己,牧云的母亲一个女流之辈生生扛起了生活的重担。千手一族凋零之后土地和财产不断被木叶高层和其他的家族以各种借口掠夺侵吞,琉璃却没有任何怨言,仿佛什么都能忍受。这是战争时期,纲手公主也不能时刻的照顾他们母子,和三代火影吵了几次之后也无济于事,最后就只保留下了一小块族地,还没有篮球场大小,再加上一座不足平民房子一半大的小木楼,牧云母子就住在这里,而纲手因为前线战事吃紧,已经很久没回过村子,一直都在前线。

火影忍者这部动漫牧云前世看过,在因为癌症去世的时候还没有完结,但自己和母亲却从没有出现过,想来是因为战争死掉了,或者就是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牧云也不想考虑战乱和家族,如果有可能他只有一个愿望,那就是让自己和正常人一样,以后也能够帮母亲分担生活的重担。

“牧云,快把药喝了吧。”琉璃端着一碗黑色的药汁回来了,缓缓地将牧云扶起来,牧云的瞳孔是纯黑色的,一头乌黑的长发被母亲琉璃挽成一个发髻披在背后,瓜子脸很精致,只是长期被病痛折磨的很憔悴。

“谢谢母亲。”牧云大口的吞咽着药汁,尽量让自己表现的有一些活力,他知道这是母亲最喜欢看到的。

在牧云喝完药之后琉璃转身去厨房,这时牧云却叫住了她:“母亲,谢谢你让我姓千手。”

“你是千手的孩子,哪里的话。”琉璃转回身坐下用手慈爱的点了一下牧云的额头,眼睛里属于母亲独有的温柔。

琉璃眼睛里的温柔是做不得假的,世界上只有舔犊之情是绝对的付出,母亲对儿子的爱护没有任何理由。琉璃的目光在这一刻就烙印在了牧云的眼睛里,慢慢的牧云不禁握紧了无力拳头,而在这时不知是不是巧合,窗户上的木头窗框突然长出了一根嫩芽。

“好了我们吃饭吧。”琉璃端来了晚饭,两人的晚饭很简单,没有饭桌,就只有两个粗瓷碗,碗里就是一些白米饭和酱菜。不过不同的是琉璃的碗里只有几片酱萝卜,而牧云的碗里却是炒的青菜,而每一次吃到最后碗底还会有一些ròu和煎蛋。

这样粗糙的晚饭几乎连平民都不吃,木叶是五大忍村之首,虽然现在是战争时期可也不会这么艰苦,可是牧云的母亲就是不愿意接受三代火影和木叶方面的示好,从来不拿千手一族应得的抚恤金,什么都只靠自己,甚至连纲手的馈赠都不接受,用她的话来说就是这辈子都不会再依靠任何人了,用自己的手同样能养活自己和儿子。

“母亲,那个男人并不爱你,和我。”牧云再一次吃完了白饭看到了碗底的煎蛋,终于忍不住说了出来。晚上经常会看到母亲独自依靠在窗台边流眼泪,八年了,她虽然将自己养大,但还是没放下那段感情。

“牧云,你不能指责他,他是你父亲。”琉璃的眼神有些严肃了起来。

牧云心里升起一股无名火,突然说道:“他只是个不负责任的畜生,他留给我的只有病痛的身体,他还毁了你。”

啪,突然琉璃一巴掌打在了牧云的脸上。牧云愣住了,这是母亲第一次打自己,慢慢的抬起头才看到母亲的脸上滴答滴答的流淌下了泪水。

“给你病痛身体的是我,没教好你的人也是我。他始终是你的父亲,你的黑发黑瞳至少有一半都是来自于他的。”琉璃默默地陈述着。

“对不起,母亲。”牧云不能和琉璃顶撞,这是他的母亲,给了他再一次的生命的人,不管这具身体是否健康,也是这个女人给自己这个心如死灰的人如糟糠般的身体里注入了灵魂,才让他能真正感觉到活在人世间。

“以后别说这种话了。”琉璃也不舍得打自己的孩子,看着牧云的脸颊泛起一个巴掌印,心疼的和刀割一样,缓缓地将牧云揽入怀中,母子二人借助着月光无声的流泪。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