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禁忌之子 第七章 给你一口饭吃的人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火影禁忌之子小说简介

《火影禁忌之子》是作者胸前有杀气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第七章给你一口饭吃的人河水冲涮着岸边的鹅卵石,早晨牧云被树林里彻骨的yin冷和河水激醒了,睁开眼睛被血水糊住的眼睛,眼皮上划破的痛。“我这是在哪?”牧云半点力气都也没了,脑袋上一阵眩晕和痛疼,迷惘的环顾周围,只看见自己半边身子躺在河水里,岸上“我这是在哪?”牧云半点力气都没有了,脑袋上一阵晕眩和疼痛,迷茫的环视四周,只见到自己半边身子躺在河水里,岸上还是一片郁郁葱葱的树林。看来昨晚自己在河水里被撞晕了过去,被河水冲到了这里,也算幸运死里逃生了。。...

火影禁忌之子小说-第七章 给你一口饭吃的人全文阅读

第七章给你一口饭吃的人

河水冲刷着岸边的鹅卵石,早上牧云被树林里彻骨的yin冷和河水激醒了,睁开被血水糊住的眼睛,眼皮上撕裂的痛。

“我这是在哪?”牧云半点力气都没有了,脑袋上一阵晕眩和疼痛,迷茫的环视四周,只见到自己半边身子躺在河水里,岸上还是一片郁郁葱葱的树林。看来昨晚自己在河水里被撞晕了过去,被河水冲到了这里,也算幸运死里逃生了。

在河水里略微休息了一会总算恢复了一些力气,牧云挣扎着从河滩上爬起来,他脸上的皮肤就像被水泡糟的尸体,身上没有一点力气,身上被石头磕碰的地方肿胀蜇痛。

“宇智波富岳,三代火影,宇智波一族,木叶村!呵,我没死,等我回来,我要你们血债血偿!”

昨夜牧云亲眼看到母亲死在自己眼前,切身的体会到了自身的弱小是多么的可悲,果然弱小就是罪孽,他迫切的需要获得绝对的力量,xiong中仿若有个怪兽被释放出来了。

挣扎着离开河滩,他要立刻离开这里,昨晚没有被野兽吃掉已经是撞大运了。牧云步履蹒跚的向前走,树林里有很多活物,抓到的话不愁饱餐一顿,但牧云已经连走路都很吃力了,而且他能感觉到在一些看不到的地方不断地传来沙沙的声音,树梢上、草丛里,有许多眼睛在用恐惧、贪/婪、残忍的目光窥视着自己这个外来者。

这些东西不停的跟着他,在等着他倒下,昨天晚上没死在那个上忍手里,却要死在这里吗,没想到我牧云两世为人竟然在死后还要受你们这些畜生的啃噬。泥人也有三分火,想到这里牧云心里升起莫大的愤怒,用泛起血丝的眼角扫视了一遍周围,霎时间一阵悉悉索索和呜咽声从树林里响起。

“看来我还ting敏锐的。”牧云自嘲的笑了笑,说完闭上眼睛一头栽倒在地上。昨天一夜过去,牧云甚至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冻饿一整夜水米未沾,再加上至亲惨死的悲痛终于让这个弱小的身躯不堪重负了。

周围安静了几秒,然后立刻有好几只野兽从草丛里窜出来飞奔过去,好几条野狗和两只狼獾,还有几只乌鸦从树梢上飞下来,一下子牧云的身体就被覆盖了,那些畜生争先巩后的窜上去,但就在此时突然翁的一声一道箭矢飞进来,一只野狗立刻就被射中了嗷嗷叫着在地上打滚。

“你们这些畜生居然吃人,连这么小的孩子都吃!”只见到一个身穿兽皮的猎户走了出来,这人是个四十多岁的壮汉,铁塔一样的身躯足有一米九还多,手里拿着弓箭,腰间别着一把柴刀,在他脚下还有一条大狼狗正在龇牙咧zui的对那些野狗示威。

那些野兽面目狰狞的几声吠叫,充斥着对食物的不舍和对敌人的警告。

“就凭你们还敢叫,看来今天晚上要多几chuang褥子了!”猎户手里的弓箭搭弓满玄对准了那些野兽,脚下的狼狗也虎视眈眈的盯着那些野狗。

场面僵持了几秒,在那猎户身上有一种天然的杀气,看来也是多年狩猎留下的,那些野兽僵持了几秒呜咽一声立刻化作鸟兽散,四散着跑的一干二净。

“哼!一qun畜生扎堆逃命跑得到快。”收起了弓箭,猎户走向了昏迷过去的牧云。

“还是个孩子啊,恩?怎么受了这么多皮外伤,这该死的战乱。”猎户将牧云翻过身才发现是个不满十岁的孩子,在这个战乱的年代经常有家破人亡的战争遗孤,看上去牧云就和逃难的孤儿一样。说着话,将牧云扛在肩膀上,向着树林深处走去。

牧云被一阵勾/人的食物香味弄醒了,睁开被糊住的眼睛就见到眼前放着一个粗瓷大碗,白米的米香味就从这个碗里散发出来。牧云已经饿了一天一夜,哪里还会管许多,看到食物在眼前一把抢过粥碗,也不顾热粥的滚烫用手抓着米粒就往zui里塞。

“哈哈,你这人可真馋,一睁眼就知道吃,还吃得跟只猪一样香。”一个稚嫩的小男孩声音响起,牧云狼吞虎咽的将热粥吃完,抬头才看到眼前坐着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身上穿着破旧的粗布衣服,和这间屋子相互辉映,这里比自己以前的小木楼还小,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桌椅板凳一样不少,旁边还有屋子,而此时他自己就躺在这间屋子唯一一张chuang上。

“喜,别乱说。这孩子不知道饿了多久了,谁饿成这样还不是这么能吃。”说话的是之前的猎户,身上仍然穿着兽皮,看到他牧云的神经立刻又绷紧了。

“别紧张,我不是山贼也不是土匪,昨天就是我把你救回来的,不然你早让那些畜生吃了。”猎户给牧云解惑道。

“谢谢你救了我,还有这碗粥。”牧云可不是什么天老大地老/二我老三的人,被人救了就该道一声谢。

“没什么,现在是战乱时期,能活下来的都不容易,向我们这种没权没势的就必须互相帮助。不过这碗粥可不是我做的,我就只会做烤ròu,是我老婆给你做的。”猎户豪爽的说道,然后还shen手拍了拍牧云肩膀,让牧云疼的有些皱眉。

“啊呀,你醒了啊。老公你干什么,他的伤还没好。”随着一阵好听的女人声音响起,牧云就见到一个三十多岁的妇人从门外走了进来,这女人身上穿的也是粗糙的麻布衣服,和那个小男孩如出一辙。

“吃完了?好要不要,下次别吃这么快,凉一些再吃才不会烫到。”妇人温柔的摸了摸牧云的头顶,端着粥碗站在猎户身边。

“谢谢你的粥,我吃饱了。”牧云眼神有些不对劲,似乎有些酸楚在鼻子里蔓延。

“小子你也不用担心自己的处境,我们是一家三口,本来都是田之国的村民,但是后来为了躲避战乱就举家搬迁到这里避难来了。我叫三河,这是我妻子美奈,还有我儿子喜。至于这里是哪,这里是火之国和土之国交界的森之川,整片山脉都是树林。”这时候好像看出了牧云的顾虑,猎户介绍道。

“哥哥?我这么叫你行吗?”喜有些怯生生的询问。

“可以,你好,喜。我叫牧云。”牧云说道。

“孩子你的伤怎么样了,我是你美奈阿姨。”那个女人询问道。

“伤好多了,草药很管用。”牧云感谢道。

“牧云啊,我之前发现你昏倒在树林里,你是要去哪吗?”三河询问起来。

牧云思索起来,不是他疑心太重,实在是之前经历的太过悲惨,到现在还惊魂未定。三河好像看出了他的顾虑道:“没关系,不能说就埋在心里也一样。现在到处都在打仗,哪里还没有战争遗孤啊。”

牧云觉得自己现在哪也不能去,忍者五大国都在战乱,自己一个小孩去了哪都活不了,更不能回木叶,倒不如就在这里安顿下来。

“我相信你们。”牧云摇头道。

“至于我之前昏倒在树林里,是因为我在逃命,我母亲也为了保护我被杀了。”接下来牧云就将自己的遭遇告诉了三人,但是自己的出身和来自木叶村的事情没告诉他们,他怕消息走漏会给几人招来杀身之祸。

“可怜的孩子。”美奈有些红了眼眶。

“牧云哥哥,那不如你当我哥哥吧,你也成为我们的家人吧。”喜突然说道,似乎是在安慰牧云。

“我觉得可以。”三河沉稳的点头。

“好啊。”牧云抬起头答应。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