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禁忌之子 第八章 忘不了的血仇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火影禁忌之子小说简介

《火影禁忌之子》是作者胸前有杀气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第八章忘不了的的血仇牧云的伤了完全康复治疗了,除了草药换的手脚勤快之外也有他自身的原因,自从遭受到暗杀后牧云的身体就突然发生了逆转性的变化,先是身体完全康复治疗,生命力旺的比通常的千手族人还得规模庞大。短短几天时间身体就健壮的和小牛犊子像,犹豫怕被这些日子下来牧云也gao清楚了身处的地理位置,这里是火之国与土之国交接的森之川,之前自己顺流而下的河流源头能一直追溯到木叶村后山终焉之谷,河水就是从那条瀑布上流淌下来,但是这里距离木叶村至少有上百里的距离,沿途村庄无数根本不怕被找到。。...

火影禁忌之子小说-第八章 忘不了的血仇全文阅读

第八章忘不了的血仇

牧云的伤已经完全康复了,除了草药换的勤快之外也有他自身的原因,自从遭遇到刺杀之后牧云的身体就发生了逆转性的变化,首先就是身体完全康复,生命力旺盛的比一般的千手族人还要庞大。短短几天时间身体就强壮的和小牛犊子一样,犹豫怕被察觉到与众不同,牧云才忍着在chuang榻上休养了一个月时间。

这些日子下来牧云也gao清楚了身处的地理位置,这里是火之国与土之国交接的森之川,之前自己顺流而下的河流源头能一直追溯到木叶村后山终焉之谷,河水就是从那条瀑布上流淌下来,但是这里距离木叶村至少有上百里的距离,沿途村庄无数根本不怕被找到。

而自己也正式被三河一家人收养了,相处了一个月已经俨然有些家人的味道,三河是一家之主,牧云管他叫大叔,还有他的妻子美奈总是若有若无的给自己一种母亲还在世的错觉,也许是真把自己当成了亲生儿子,还有喜,牧云的小/弟弟,半个月的时间下来就喜欢围着牧云哥哥长哥哥短了。

这样的日子很安逸,直到有一天牧云向三河提出了要跟去捕猎的要求,在这片山林里想要生存就要去拼杀自给自足,而且牧云有着想要修炼的打算,只有在血的厮杀中才能最快的成长,他身负血海深仇,心里藏着一条有丧母之仇的恶long,他需要力量。

清晨的树林里响起一阵愤怒的嘶鸣,惊起树梢上一片鸟雀飞起,树林中的一片开阔地中央只见到一个铁塔一样的壮汉正和一个少年站在一起防御着什么,大汉还好一些,少年却已经大口的chuan着粗气,在他身后是一颗被撞断的树木,两人的正前方是一头足有狗熊大小的野猪正在愤怒的踩踏着前蹄。

“牧云,本来清晨时候树林里的野兽都要遵循昼伏夜出,是最好的打猎时机,你为什么偏偏要找上这头野猪?要不然我来帮你狩猎它吧。”三河眉头皱成一个川字,但抱着肩膀也有一些要看看牧云能坚持到什么时候的意思,本以为牧云就是个普通孩子,但刚刚就亲眼看到牧云两次躲过了野猪的攻击。

“不行,如果我这次退缩了,下次遇到敌人还会再逃跑的。”牧云固执的说道,逃出木叶只有一次,他不想再逃跑了。

“真gao不懂你为什么这么逞强。”三河抱怨了一声,他当然不懂,牧云渴望力量,他知道弱小就只能任人宰割,比如当初的丧母之痛,人为刀俎我为鱼ròu的感觉很糟糕,而能最快获得力量的方法就是在生死间徘徊。

这头野猪是这片区域的主人,没想到居然被一个人类孩子挑衅戏弄,他的怒气蓄积够了,顿时间嘶鸣一声就朝着牧云狂奔而来。

“来得好。”牧云不退反进,脚下奔跑起来迎着野猪冲了过去,在快要接近时牧云突然翻身跃起从野猪头顶翻飞过去,而野猪笨拙的停下身子差点摔倒,转过头怒气更胜,连眼睛都带着血光,再次朝着牧云冲撞了过去。

“小心。”三河说不担心是假的,手心里都出汗了,立刻就想帮忙,但下一秒的反差却让他愣住了。

牧云蹲在地上直视着冲过来的野猪,脸上带着孤注一掷的神色,成不成就看这一次了,下一刻牧云突然双手按照记忆结出一个巳印,紧接着shen/出右手对准了野猪,就在牧云感觉快要绝望的时候一股生命力庞大的查克拉从他身体中猛然出现涌向右手。

“木遁扦cha之术!”在牧云的手中赫然出现几道带着倒刺的木扦猛地刺出,野猪全身皮糙ròu厚,前额更是坚固如铁,然后在木扦面前却脆弱的不堪一击,只听噗噗几声如最锋利的军刀刺进了野猪的身体,一道木刺直接从眼眶中穿入颅腔,紧接着木扦吸收了野猪的血液立刻暴涨出十几条藤蔓穿cha而出将野猪固定在地上。

“真的是木遁!”牧云兴奋地抽回手掌,本以为自己只是侥幸,没想到真的觉醒了木遁,看来把自己比如绝境真的能提升实力。

三河不敢置信的看着牧云,但多年捕猎养成的敏锐洞察力突然让他察觉到了一丝腥臭的味道从牧云背后传来,一种如临大敌的感觉猛地让他头皮发麻。

“小心背后!”

牧云转头突然间就见到在树后面露出一个如同碾子那么大的头颅,竟然是一头斑斓猛虎,下一刻老虎张开血盆大口对着牧云就扑了上去,迎面一阵腥风扑面而来。

这下子牧云才看清楚了这猛虎足有河马那么大,满身的斑斓和庞大的压力让牧云僵硬在了当场,但就在此时突然间站在远处的三河搭弓满玄,一箭破开空气射来。

箭矢上缠/绕着一股血红色的雾气,牧云下一刻见到那根箭矢嗖的一声射/进了老虎的zui里,下一刻那猛虎竟然如同被迫击炮弹击中一样轰飞出去,麦斗大的头颅被轰然贯穿。

老虎砸在地上,鲜血从尸体上喷出来再落下,如同天空中下起了血雨,几片血水落在牧云脸上。

“你,你怎么做到的。”牧云目瞪口呆的回头看过去,三河缓缓地收回弓箭,一股渗人的气势也立刻消失不见了。

三河却没有回答,随后走过来用随身的柴刀开始解剖老虎的尸体,这么大的老虎肯定带不走,只能拿走最好的部/位,至于那头野猪被藤蔓缠/绕已经不好解剖了。

“走吧。”扛起老虎的两条后腿,三河转身就走,牧云纠结了一下也没着急再问,抱起老虎的前腿追了上去。

回去的路上牧云就一路都在思考,自己已经确定觉醒了木遁,可是木遁忍术自己只会一个,修炼查克拉的方法倒是知道,可是想要战斗的话光凭一招木遁太勉强了。看来以后要自己摸/索木遁的其他忍术,有这种血继限界还怕找不到路吗。

自己是千手族人,当然要让木遁重现辉煌,至于在木遁能独当一面之前的自保能力,就需要修炼其他的战斗技巧了,之前亲眼看到三河一个猎户都能一箭射死老虎,那种破坏力不比一般的C级忍术差,牧云想学,他忘不了身后的血海深仇,迫切的需要力量,不管是什么力量只要能让自己复仇。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