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不侍寝, 妖孽公公求放过 妃不侍寝, 妖孽公公求放过第3章 谁派你来的在线阅读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妃不侍寝, 妖孽公公求放过小说简介

《妃不侍寝, 妖孽公公求放过》是作者沐朵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我还没反应时回来呢,就被人绑在了十字刑柱对面的一根柱子上。粗粗的麻绳勒进我的皮肤,上面的毛刺刺得我很疼。马公公抚摩着无需的下巴,望着我道:“细皮软肉的,用什么好呢?”说着,亲手到夹棍架上翻寻,先拿起来一根粗粗的皮鞭,摇摇头自言自语,“一会儿打得血说着,亲自到刑具架上翻检,先拿起一根粗粗的皮鞭,摇头自言自语,“一会儿打得血淋淋的,太难看了,咱家可刚吃过午膳!”扔下粗的,又挑了根很细的鞭子,掂了掂,很是满意,“这个正好,不会毁了丫头的皮相。”。...

妃不侍寝, 妖孽公公求放过小说-妃不侍寝, 妖孽公公求放过第3章 谁派你来的在线阅读全文阅读

我还没反应过来呢,就被人绑在了十字刑柱对面的一根柱子上。粗粗的麻绳勒进我的皮肤,上面的毛刺刺得我很疼。马公公摩挲着无须的下巴,看着我道:“细皮嫩肉的,用什么好呢?”

说着,亲自到刑具架上翻检,先拿起一根粗粗的皮鞭,摇头自言自语,“一会儿打得血淋淋的,太难看了,咱家可刚吃过午膳!”扔下粗的,又挑了根很细的鞭子,掂了掂,很是满意,“这个正好,不会毁了丫头的皮相。”

要不是有绳子支撑着我,我就瘫在地上了!

耳闻“啪”的一声响,我“哇”地哭出来,眼泪如黄河决堤,一发不可收拾。

马公公摆着一只手,细声安慰我:“别哭了,没打着。咱家就是试试合不合手。”

我勉强止住哭声,这才发现刚才的一鞭擦着我的脸颊落在我身边的地上。怪不得,没觉得疼呢!

脸上尤挂着泪珠,我抽泣着,“公公,别费力气了,再把您老人家累着,您问我,您问什么,我说什么。”

“嗯!丫头,算你识时务!都像你这样,咱家也不用挥鞭子挥得一胳膊粗,一胳膊细了!说吧,谁派你来劫狱的?”

谁派我来的?还不是天仙张那个臭丫头,我倒霉就倒霉在她身上了。不知她现在见不到我,心里怎么骂我临阵脱逃,不够义气呢!当然,我不能那么说。我也看清形式了。好死不死,穿了呗!不光穿到牢房来了,还被当成劫狱的了。

“我也不想来啊!”这可是大实话,说到这儿,我悲从中来,又嚎啕大哭了起来。

马公公有些不耐烦了,“丫头,别考验咱家的耐性,对你可没好处!”说着扬扬手里的鞭子,一指对面的人,“你可识得此人。”

我抬头看去,很无奈地摇头,“不认识。”

眼瞅着鞭子又扬了起来,我惊叫,“我还没看清呢,让我看看他的脸!”

马公公一示意,一个手下过去,抓起那人的头发,让他的脸露了出来。鬼呀!我差点叫出来,那人一脸的污血,眼睛都肿得睁不开了,纠结的头发和寸长的胡须上都是血,一缕一缕的粘在一起。

我哆嗦着,“这……这,别说我没见过他,就是见过也认不出来啊!”

马公公也扭头看了看,颇有些惆怅地自语道:“也是,都看不出本来样貌了!”

我乘胜追击,“公公说得在理。其实刑讯贵在取得有用的讯息,若像这样将人打得面目全非,还有什么意义?别说想救他的人认不出他来,公公您别误会,我不是说我,我是真的不认识他,我也不是跑到这儿救他来的。就是他的仇家经过他面前也会视而不见,熟视无睹,径直离去!……”

十分钟后,我继续滔滔不绝。

“那您费了半天的力气将他抓来是为了什么呢?就为了毁了他的容貌,让人都认不出来吗?……所以,我认为,刑讯不该打脸,现在我连他长什么模样都不知道,您非让我承认我是来救他的,太强人所难了!……”

我是有这个毛病,越紧张越话密,叙叙不停,有如唐僧上身一般。我想这是一种生理现象,在滔滔不绝,口若悬河的演讲中可以让我的大脑麻痹,忘记紧张恐惧。问题是,在这种状况下,通常没有什么逻辑思维而言,我只能颠三倒四,车轱辘话说来说去,不知所云。

就像此刻这样,我口吐莲花般地没完没了,不知说了多久,终于感到口干舌燥,渐渐停了下来。屋里一时变得安静极了,很是突兀。所有人都跟见了外星人似的看着我。我一阵心虚,只等着挨鞭子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