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惹我 第十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不要惹我小说简介

《不要惹我》是作者草莓喵喵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林恩熙坐在chuang边,静静地的望着沉眠中的邪梦梦,眼眸里满是疼惜,柔和温暖的眼眸在接触到到那刺目的结疤时变的凌厉出来,他动作轻柔的抚过每一寸伤疤。“犯花痴女,你了睡了很久了,是也不是在梦里也梦见帅哥了,因为舍严禁醒过来。也没你跟我斗zui,我真的有点儿“花痴女,你已经睡了很久了,是不是在梦里也梦到帅哥了,所以舍不得醒来。没有你跟我斗zui,我真的有点不习惯,所以,为了我的生活有点乐趣,我不准你再睡了,其实你长得也ting漂亮的嘛!你再不醒,我可就要。。。”。...

不要惹我小说-第十章全文阅读

林俊熙坐在chuang边,静静的看着沉睡中的邪梦梦,眼眸里满是疼惜,柔和的眼眸在接触到那刺眼的结疤时变得犀利起来,他轻柔的抚过每一寸伤疤。

“花痴女,你已经睡了很久了,是不是在梦里也梦到帅哥了,所以舍不得醒来。没有你跟我斗zui,我真的有点不习惯,所以,为了我的生活有点乐趣,我不准你再睡了,其实你长得也ting漂亮的嘛!你再不醒,我可就要。。。”

“俊,梦梦今天怎样了?”柳瑞林的到来打断了林俊熙的话。

“还是一样。”林俊熙边说边温柔的拉拉邪梦梦身上的被子。

“凯呢?”每天刘允凯都跟柳瑞林一起来的。

“他有点事出国了。”柳瑞林的眼眸始终注视着chuang上的邪梦梦。

医生说,因为她身上的上较多,有的伤口很深,伤及神经,所以她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醒?可能一个月,半年,一年甚至更长的时间。

苏醒

黑!沉静的黑!

我现在在哪里?为什么我动不了?

我记得我好像被青龙帮的人伤到了,他们真是他妈的不是人,人多欺负人少。还有那个女生那得意的笑容。

身上被白灼的锋利划破了一道伤痕,血,鲜红色的艳丽。像是得到释放一般狂奔,远处,几个同龄的的女生恐慌的看了一眼后就逃离了。

几乎模糊的肌肤,血淋淋的一片。

痛!!痛彻心扉!!

我记得在我倒下的一刻,有一个冰冷的怀抱接住了我,模糊的脸庞,模糊的记忆,模糊的声音,唯一清晰可见的是他xiong前的项链。

我很想睁开眼睛,很想感受阳光照射在我身上的温度,很想用力的呼吸。但一切都有心无力,我动不了。

“俊,不如跟熙商量一下,送梦梦到国外治疗。”林瑞林不忍心看到这样毫无生气的邪梦梦。

“没用的,我们请的是这方面的专家。”这句话犹如晴天霹雳般的将柳瑞林击晕,专家?这是怎样的概念?

“难道我们就这样坐在这里什么都不做吗?”柳瑞林有点激动了,他现在感觉到无力的可怕,就算他们在有钱又怎样?可以换回一个充满活力的邪梦梦吗?就算他们请的是专家中的专家又怎样?可以唤醒沉睡中的邪梦梦吗?就算他们拥有名贵的药物有怎样?邪梦梦还不是像一个活死人一般的躺在那里!

看到这样的邪梦梦,他仿佛看到了生命的尽头。

“林,冷静点!”林俊熙将林瑞林拽到沙发上一丢。“我们现在能做的就只有等!不过如果这间医院治不好她,我会让他们统统陪葬!”

来自地狱的声音,幽幽的扩散。

门外,刚刚巡房的医生后背突然的僵硬,他们这是招惹了谁啊?他要回去找国外的权威来一趟了,他可不想小命不保啊!真的要回家烧香拜佛祈求邪小姐早日醒来了。

“好吵”‘刷刷’两道眼光同时望向病chuang上。

空气变得浑重,白色的房间里只听得到心电图发出的‘滴-滴-滴’的声音。

“俊,你刚才听到什么了吗?”林瑞林小声的询问。

“。。。”林俊熙不语,眼睛只是盯着chuang上的人,静静的凝望。心里有一道声音在告诉他:你听错了。是的!他在害怕。第一次感受到害怕的滋味。第一次尝试到心在颤抖的感觉。这一切,是因为她。但是因为她本人,还是因为冷熙的关系呢?应该是后者,他告诉自己。

“刚才是梦梦再说话吗?”柳瑞林心底燃气了一丝希望。

林俊熙不敢回应,他害怕刚才是他的错觉,他害怕燃气希望之火后的失望。

“好吵~~~”微弱的声音。

“梦梦,。。”柳瑞林激动的跑出房间,他要去找医生。

“渴~~~”有点失色的zui唇的微微的颤抖。

林俊熙倒下一杯水捧在手里,静静的等着,屏住呼吸。

刺眼的光线,朦胧的视线。白色,除了白色还是白色。我可以确定我现在是在医院!因为那股刺鼻的消毒药水充斥着整间房间,我微微的将视线向左边移,林俊熙眼睛不眨的看着我,好看的眸子里闪过激动,兴奋以及一些我看不懂的东西。手里还捧着一杯水。

“渴~~~”我再次说。

喉咙很干涩,许多的话堵在咽喉。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医院的病房里。。。

白袍医生敬业的为邪梦梦检查着,左按按,右听听,完全没有理会身后两张已经发黑的脸。

林瑞林好笑的看着两位好友,他们用得着这个表情吗?不就是那个医生在邪梦梦身上左摸右看的,人家这是敬业精神。

该不会是这两个人喜欢上邪梦梦吧?呵呵~~`那他可是要坐在头排看戏了。

一轮的检查后,医生满意的朝我笑了笑,转身对着后面的三人说“邪小姐的身体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不过因为有些伤口比较深,所以我建议邪小姐还是要住院一段时间接受治疗,注意,不要乱吃东西,多休息!”一轮口沫横飞后,医生迈出了病房。

我试图做起来,但这个动作惹来三道霸道的声音“躺好!”我撇撇zui,他们什么时候折磨有默契的。

“我想坐起来!”有点乞求的意味。

冷熙来到chuang边,温柔的托起我的腰部,按下遥控器,chuang慢慢的升上来。

林俊熙心里莫名的愤怒了。

“饿了吗?”他不说我还不觉得,还真的有那么一点。

我点了点头。

“我让张妈做点东西过来。”说完宠溺的摸摸我的头,离开时还嘱咐房间里的两人好好的照顾我。

“梦梦,你醒了就好。”他们应该很担心吧?都瘦了。

“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我的眼眶有点shi润了,我迅速的低下头,不让他们看到我的眼泪。

“你再不醒,熙可就天天哭鼻子了,俊呢?则会拆了这间医院。”有那么夸张吗?但柳瑞林的表情可不像在开玩笑。

“喂,自恋狂!干嘛不出声了。”我只时才注意到林俊熙一直望着我,不说话。

“我脸上有东西吗?”我边说边摸下脸。

“有,你现在的样子很丑!”不要吓我啊!我慌乱的在chuang上乱蹦。镜子!哪里有镜子?我不活了,该不会是毁容了吧?

呜呜呜呜呜。。。。我不活了!!!

“坐下,你不知道你身上还有伤吗?”林俊熙大吼,她就那么注重她的外表吗?连身上都不顾了吗?(你不是女生你不会明白。)作者。(外貌很重要吗?)俊熙。(作者无语)

“柳瑞林,给我镜子!”我捂住脸,朝柳瑞林大喊。呜呜呜呜。。。我的美貌,希望不是毁的太严重,这样整容的时候就难做了。

“噗”

额~~~他在笑什么?我有过手指的隙缝看到柳瑞林那憋得通红的脸,还有林俊熙那张生气但无奈的俊脸。

突然,我意识到,我被耍了!!

“自恋狂!!你。。。可恶!”我本来是想说‘自恋狂,你死定了’但他的脸突然就这样毫无预示在我的眼前放大。

我瞟了眼柳瑞林,他先是微愣,随后一脸看戏的样子盯着我们两人。

我推开他,脸有点发烫,生气的说“自恋狂,你没事把脸放那么近干嘛?”

“我喜欢!”他怎麽可以这样!他现在的样子就好像刚才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对了,刘允凯呢?”我要找他好好的算账,哼哼!!让他包我这个月的零食。

“他有点事出国了。”柳瑞林解释着“你该不会是想他了吧?”说着还有意无意的瞟眼林俊熙。zui角的弧度加深了。

“想他!!!”微顿“很难!”

有句话说的好‘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觉得我这次的受伤令我跟他们的友谊加深了。

兄妹关系

我们就这样吵吵闹闹的,直到张妈风风火火的走进病房。

“呜呜呜。。。小姐~~~你醒了就好了,我都快担心死了!!”张妈就这样抱着我哭了起来。

“张妈,梦梦身上还有伤,你会弄痛她的。”冷熙的话一出,张妈立刻放开邪梦梦,shen手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朝我笑了笑,倒下一碗黑黑的东西放在我面前。

我的喉结不安的动了动,眼眸不停的穿梭在另外三人之间,但只有哥哥明白我的这个眼神是在求救。

“张妈,你先放在这里,等凉一点我再喝。”我试图说服张妈。再害怕的瞟眼那碗黑黑的东西。

“小姐~~~这药一点都不苦的。”这个小姐还是没有变,就是怕和中药,要知道这东西比那些一颗颗的药丸还要好呢!

“花痴女,你不会是在怕吧!”死人林俊熙,你哪只眼看到我在怕啦,笑话,我会怕这黑溜溜的中药吗?

“梦梦,你就听话喝下吧!”冷熙也爱莫能助的说。

“张妈!还有吗?”我的话无疑让在场的人楞住了,嘻嘻!!你们很快知道了。

“有,有,有”张妈高兴的说,小姐终于明白到中药的好处了。

我叫张妈把剩下的中药分别倒在三个碗里,嘻嘻!现在你们明白我要做什么了吧!

柳瑞林挪了挪身体,刚站起身,就被一道恶魔般的声音喊住了。

“柳瑞林,来,喝吧!”我端起一碗递给他。嘻嘻!想走!门都没有。

“你们别愣着,快来喝啊!”

“为什么要我们喝,又不是我们病了!”林俊熙第一个提出抗议。看着这碗黑黑的东西,他的心里直发毛。

“你们不喝我也不喝!”哼哼!就不信这样你们不喝。

“你最好说到做到!”林俊熙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

柳瑞林好像的看着他,林俊熙什么时候被人这样威胁过啊!

看着他们脸上狰狞的面容,我在心里偷笑。不是有句俗话吗?有福同享,有难当然要同当啦!

但这药真的太苦了!!我发誓再也不喝了。

看着他们喝完,张妈收好东西,离开了病房。

“我有一个问题。”你还小吗?柳瑞林,发问都举手了。

“说”林俊熙果然是惜字如金。

“梦梦你跟熙什么关系?老实交代!”柳瑞林一副‘你们说谎就死定’的表情。

我看了眼哥哥,他也在看着我。眼神示意要我说。

“柳瑞林,你是不是发烧了?”他什么时候变聪明了?

“再不说我可就生气了!”林瑞林心里真的有点气了,她到底当不当自己是朋友。光看冷熙这段日子对邪梦梦的照顾,根本就超越了朋友的界限。

“那个。。。”在接收到哥哥的眼神时,我支支吾吾的说“那个。。我跟冷熙是从小玩到大的兄妹。”

“兄妹?”

“亲生的?”林俊熙死咬着这个问题不放。心里有一点期待与害怕。

我点了点头,我不想再骗他们了,因为我真的当他们是朋友。

“那你之前为什么不说呢?”怎么柳瑞林这么多问题。

“废话!”我干脆给他一个白眼“我哥长得那么帅,我才不想天天帮他搬情信回家呢!”

难道他们不知道有时候长得帅是一种罪吗?

神秘男子

“熙,你可骗我们久了!”柳瑞林奸笑的凑近冷熙。这小子还有个这么漂亮的妹妹。但为什么外界从不知道冷氏还有一位千金呢??

“哎哟!你就别怪他了。是我的意思。”老哥,我这算是将功补过了吧!

“但为什么外界只知道XNY集团只有一位独子呢?”怎么说呢?这个柳瑞林怎么比女生还要八卦。

“那是因为我从来没有在媒体面前露过面,所以他们就不知道了!这有什么奇怪的。”我一气呵成的说。

“那为什么你姓邪,熙醒冷呢?”怎么他的问题这么多啊!

林俊熙突然想起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花痴女,怎么青龙帮的人要杀你!”此时林俊熙的表情十分的认真。

我也认真的坐好,要怎么告诉他们呢?

“你们知道青龙帮的干女儿是谁吗?”我一问,哥哥跟柳瑞林都直摇头,就只有林俊熙示意我继续说下去。

“那晚我们在酒吧那个自己闯进来的女生,她就是青龙帮帮主的干女儿。”我要快点康复,然后去把身上的刀伤十倍还给她。

“不会是跟凯有关吧?”柳瑞林不难想到,那个女生肯定是知道刘允凯对邪梦梦有意思,所以想除之而后快。

额~~~他怎么这么聪明!“恩”我点点头。

“我要杀了她!”冷熙眼眸闪过杀意,哼!

“花痴女,你醒怎样处理她?”恩!他怎么这样问?

“算了,反正黑道的事情我们不要惹了,我现在都没事了!”我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其实捉弄人我就会,但人家是黑道啊!我总不能让他们为我去冒险吧。虽然我很想那个女生生不如死,但。。。我就是不想让我的朋友为我冒险。

“好了,梦梦也累了,我们也出去吃点东西吧!”柳瑞林不着痕迹的说。

我点点头,躺在chuang上,慢慢的进入梦乡。

----以下是第三人称---

出了病房,三名西装笔直的保镖马上从走廊的暗处走了出来,恭敬的单跪在地上。

“帮主!副帮主!”声音恭敬毫无情绪。

林俊熙面无表情的点下头。

“保护好小姐的安全,没有帮主的命令,任何人不得靠近病房一步。”柳瑞林瞟了眼林俊熙。

“是”

坐在车子里,林俊熙并没有开动车子,而是将它停靠在路边,就近医院的地方,这里只有一条通道直往医院,但为什么林俊熙会把车子停在这里呢?就连他自己也不清楚。

“青龙帮怎样解决?”冷熙淡淡的问。

“有人帮我们解决了。”林俊熙眼眸有意无意的看向医院的大楼。

“嗯~~~”柳瑞林不解了。

其实他们都不知道,在林俊熙到达青龙帮总部的时候,青龙帮的人早就满身伤痕,死伤无数了。就连他们的帮主也奄奄一息,出手的人手法可谓快、狠、准。每个人都是一刀致命,唯一完好无缺的就是帮主的干女儿,但她已经疯疯癫癫的。

到底是谁跟青龙帮有这么大的仇恨,要XueXi青龙帮呢?

这个人的实力也不容忽视。

求月票,,求打赏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