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重金 第1章 [RY] 打来的朋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钢铁重金小说简介

《钢铁重金》是作者热牙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她和她丈夫商议了一宿,从第四天早晨就,鸡还没打鸣,她便站到村口一旁的小山坡上对着村里“哪个短寿鬼,你全家死了一截没............”的喝骂其词莫不拼尽狠毒之言,村里的人埋着头干活儿,不少人都有些幸灾乐祸,朱丽玫到最后真的想不出什么虽然朱丽玫恶毒有加,但却生出了两个极为异数的儿子,哥俩相差6岁,哥哥叫杨破军,弟弟叫杨破月,是在另外一个村当村支书的外公取的,杨唐村的人提起起朱丽玫来没有不摇头的,却唯独对她的两个儿子特别喜爱,这对兄弟中杨破军不仅董事,勤快,在农忙季节村里面谁家的稻子没打完,或者路过别人家正在插秧的田里,只要有空他都会帮上一把手,干的汗流浃背比自己家还卖力,逢上晴天突然下雨,杨破月则跟在杨破军的屁股后面屁颠屁颠的帮忙收那些人家没来得及收的谷子,可这些事落在他们的母亲朱丽玫眼里就变成了吃里爬外,不知好歹,她夜里关上门恨恨数落着杨破军和杨破月,“豆子鬼,短命死的,你们吃我的穿我的,啊,拿着力气去帮他们干活,你是谁生的,你跟她去姓啊你到他家去过啊...”这时杨破军就会拉着弟弟的手,杨破月则会似懂非懂的睁着黑溜溜的眼睛看着母亲。。...

钢铁重金小说-第1章 [RY] 打来的朋友!全文阅读

  朱丽玫是个十分凶狠,霸道,不讲情面的人,村里面的左邻右舍无不对她咬牙切齿,但谁也不敢当面表露出来,如果被她恨上,那家人估计好几天都会睡不着觉,有一次她家在村东头靠近大河边上的地里几颗野生的杨树在晚上的时候被人给锯断了一根,第二天她一发现,马上同她丈夫在村子里挨家挨户搜寻,又到隔壁村去搜了一番,忙到下午,连块树皮也没搜到,朱丽玫嘴里下三滥的骂着那偷树贼,不用想肯定是投河里运走了哪里还找的到,于是她和她丈夫商量了一宿,从第三天清晨开始,鸡还没打鸣,她便站到村口一旁的小山坡上对着村里“哪个短命鬼,你全家死了一截没............”的叫骂其词无不用尽恶毒之言,村里的人埋着头干活,不少人都有些幸灾乐祸,朱丽玫到最后实在想不出什么新词,又把开始重复原先的骂词,他丈夫跟着她到周围一个村一个村的“广播”,直到天黑两人口干舌燥之时才收场,当时最厉害的泼妇骂街也不过如此了。

  虽然朱丽玫恶毒有加,但却生出了两个极为异数的儿子,哥俩相差6岁,哥哥叫杨破军,弟弟叫杨破月,是在另外一个村当村支书的外公取的,杨唐村的人提起起朱丽玫来没有不摇头的,却唯独对她的两个儿子特别喜爱,这对兄弟中杨破军不仅董事,勤快,在农忙季节村里面谁家的稻子没打完,或者路过别人家正在插秧的田里,只要有空他都会帮上一把手,干的汗流浃背比自己家还卖力,逢上晴天突然下雨,杨破月则跟在杨破军的屁股后面屁颠屁颠的帮忙收那些人家没来得及收的谷子,可这些事落在他们的母亲朱丽玫眼里就变成了吃里爬外,不知好歹,她夜里关上门恨恨数落着杨破军和杨破月,“豆子鬼,短命死的,你们吃我的穿我的,啊,拿着力气去帮他们干活,你是谁生的,你跟她去姓啊你到他家去过啊...”这时杨破军就会拉着弟弟的手,杨破月则会似懂非懂的睁着黑溜溜的眼睛看着母亲。

  自打小杨破月出生以来就成了村里的活宝,他才5岁,就懂得怎么样去哄三四岁的小弟弟了,学着大人的样子一套一套的,各家私下里都有议论说杨启家捡到宝了上辈子不知道积了什么德,生出这两个乖巧能干的小子来。

  杨破月家前今年的桃子还没红透就被摘光了,留下几个干瘪瘪的挂在树上。他跟所有农村小孩一样淘气,皮肤在夏季阳光下晒的黝黑,不过他的头比同龄的小孩大的多,安在他纤小的身子上,十足像个大头娃娃,但是他的模仿能力很强,记忆力也非常好,这也是他耍宝的资本之一。

  杨唐村往里走有一条灌溉用的水渠,突出地表两米高,把这些挨着大河的村子和周围大片大片的农田养育着,水渠两边是用土堆成,里面水道内用水泥裹了一层,杨破月有时路过连接水渠两端的石桥时他经常问自己这样一个问题这条小河的这一端在哪里,水从哪里流过来的,又要流到哪里去,正如他后来不知道公路的起点和终点一样。水渠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停水,是因为这水渠只有少部分是全用水泥砌成的,加上年久失修,通常连下几天大雨,渠水暴涨下不出多久就会崩渠,渠道里面没有了水,里面的肥大的螃蟹虾子,大小成群的鱼儿都暴露出来了,村里面大大小小的孩子乘着放晴就会去一窝蜂似的跑下去,沿着渠道熟练的用手探藏在洞里面的螃蟹,积水里的白鱼。

  这里面有个前额左边长着一撮卷毛,头上有两个发旋的小男孩,他比杨破月大2岁,长的却比杨破月矮小许多,然而杨破月每次看到他心里都有点害怕,因为他老是打不过这一撮毛。

  水渠过了一两天已经修好,杨破月在同别的小伙伴玩的时候又跟他碰上,这次是在村东头靠近水渠和他奶奶家的地方,肖舒的家在水渠下游的一个山坡上不属于这个村,他本是要到码头上帮家里唯一还在乡下的爷爷去合作社买盐,看到这里有几个小孩就想过来玩下,走近一看原来一直是自己手下败将的杨破月也在这里,大门牙缺了一颗的杨破月瞪着他,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两人不约而同的来到杨破月奶奶家旁边一处堆着两围小山高的稻草堆中间,这里杂草丛生地方宽阔,真是个打架的好地方。

  杨破月和肖舒谁也不先动手,而是对骂着,两人把从大人那里学来的骂人的话你一句我一句,才骂了几句肖舒心里就吃力不小“这小子真狠跟他妈一样”他见显然骂不过这在杨唐村第一泼妇耳濡目染下长大的杨破月,索性尖着嗓子用快的连杨破月都插不上嘴的速度重复那一句骂人的话,杨破月插不上嘴,骂的断断续续,这下可急了,安奈不住的他终于朝肖舒扑去,两人扭打在一起,滚做一团,杨破月没有因为身材要高上一点而占半分优势,反而给肖舒扯着耳朵,压到地上爬不起来,杨破月的耳朵被拎的生痛,他反手一抓,扯住了肖舒的小XX,他使劲往外拉,于是终于让肖舒把他放了开来,可杨破月刚才被肖舒压在地下啃了几块草,这让他感到吃了大亏,杨破月拉着肖舒的小XX拱着屁股后退,肖舒下身吃痛,也只好跟着进,他痛的大吼一声“你到底放不放”他把杨破月的耳朵都快拎成一块了。

  但是杨破月还是拉着不放,他痛哼着说“你先放”,使劲的用肖舒扯他耳朵的力道拉了一下,这下肖舒彻底火了,咬牙切齿的回了几句,伸手也去抓杨破月的小XX,杨破月一直往后退,撞到了草堆,一把给肖舒抓住了小XX,肖舒动作太大脚下给稻草垛拌住了,倒了下去,把杨破月也拉到地上,顺势又被杨破月给用另一只手揪住了他的耳朵,于是两人就行成了现下这一幕,他们面对面,各自的手交叉着揪住了对方的耳朵和XX,双方较着劲,互不相让,而且越来越用力,痛的两人都涨红了小脸,杨破月虽然处在巨痛中,看着有同样感觉的肖舒亦觉得这样十分有趣,鬼使神差的“呵呵”笑了一下,肖舒莫名其妙的也跟着笑了起来,笑声越来越大,两人慢慢松劲放开,他们爬起来后还在捂着肚子大笑,就好像连笑声都不肯输给对方似地,之后两人就因此事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其实有时候小孩的身上发生一些事大人可能永远也不明白是为什么。

  今天上午,肖舒又来杨唐村找杨破月玩,他家里只有一个爷爷,父母出外打工,哥哥则到部队当兵去了,家也住的偏僻,能有一个死党朋友玩的确令他开朗了许多,两条眉毛也不再像原先那般高高竖起了。

  杨破月放下手中唯一的玩具一个打了十多个补丁的汽车内胎,向气喘吁吁的肖舒说“今天去哪里玩?”

  “你说去哪里就去哪里”肖舒用手挠了挠后背。

  杨破月冒出一个惊喜的表情:“去塘里洗澡吧,我都好就没去老瑶家的塘里玩了”他指了指家门正前方。

  肖舒讶然“现在老瑶家的鱼正养大着,你跳进去搅死几条,看你妈不打死你,连我都要吃老瑶的巴掌”

  杨破月以一个更夸张惊讶的表情说“他不是你舅舅吗,怎么会打你”

  肖舒叹了一口气“我又不是他亲身的儿子,怎么不能打”肖舒沉默了一下又接着说“不如去我家玩吧,你都好久没去过我家了”

  “好吧好吧,舒舒带路”他两那时候还不知道这两个字的含义,而且方言中的叔叔也不是这么念的所以都不以为异。

  沿着渠道往下游走去,他们一路上又打又闹,你追我逐,玩的不亦乐乎,没有一点儿烦恼,渠道两边种着整排高大密集的杨树灌木丛,用来巩固渠道两边的堤土,肖舒家住的偏僻顺着渠道往下还要翻过两个山坡,方能看见他家山顶上的房子。

  两人快到渠道的入山口处,忽的发现前面山头狼烟似滚,大股青黑色浓烟如一团乌云样在山顶不断聚集环绕,犹如一只窥伺人间的恶魔。

  肖舒脸上快乐的笑容立马敛去,撒开腿往上山跑,杨破月跟在后面,不时得往脸上抹一把,躲开前面哇哇哭叫的肖舒眼睛里噙出的眼泪,上山的路凹低不平,坑坑洼洼,还有些田径小路,断断续续的,肖舒上下山走惯了没有什么,倒是杨破月连连摔跤,翻过一座小山,到了通往肖舒家的山脚下,这里是处峡谷,也是入山的必经之路,两人刚走进去少许,只看到黑烟夹着热风扑面而来。

  肖舒回头看了一眼杨破月说“你先回去吧,我自己上去就行”

  杨破月摇摇头说“这么好玩的事我才不回去呢”其性格怪异的一点也意识不到危险,完全没有安全意识。

  他首当其冲,兴奋极了,两人顶着热辣辣的烟雾继续往前,不一会峡谷就像一只张着巨口的怪兽吞没了两人的身影。

  周围的景像越来越模糊,视线从10来米下降到只有一丈左右,那时正值初晨,阳光透过树叶间的缝隙,照下来行成无数条倒挂着的光柱,异常绚丽,杨破月被呛得鼻涕口水眼泪一齐流,可他还是睁着那双黑不溜秋的眼睛四处打量面目全非的奇幻“景色”小小心中充满了好奇心。

  <ahref=http://www.>起点中文网www.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