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惊奇 第一章 流氓!捕快?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拍案惊奇小说简介

《拍案惊奇》是作者风悠扬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但那冰冷的河水依旧让张岳浑身直打浑身哆嗦。  丫头站在岸边,一脸急切的往河面上盯着,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通常,一颗颗的往下掉。  不一会,丫头看见一个脑袋从水面上钻了出,她把心的提及了嗓子口,一动不动的定眼望着。  抬头一看张岳深吸了口气,“扑“快来人哪!救命啊…救命!”河边的芦苇丛里传来一阵尖叫声。。...

拍案惊奇小说-第一章 流氓!捕快?全文阅读

  南宋孝宗四年,信州安阳县城外。

  “快来人哪!救命啊…救命!”河边的芦苇丛里传来一阵尖叫声。

  张岳三步并作两步的赶了过去,发现一个十五六岁带着一脸惊恐的女孩站在河边。

  丫头看到张岳赶了过来,一把拉过张岳的手,指着河上冒泡的地方,“救救小姐!小姐…小姐她掉河里去了!”

  张岳也不废话,一把甩开丫头的手背,连衣服都没脱,只听见“扑通”一声,往冒泡的方向潜了下去。

  四月的天气,虽已不是寒的慌,但那冰冷的河水依旧让张岳浑身直打哆嗦。

  丫头站在岸边,一脸焦急的往河面上盯着,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一般,一颗颗的往下掉。

  不一会,丫头看到一个脑袋从水面上钻了出来,她把心的提到了嗓子口,一动不动的定睛看着。

  只见张岳深吸了一口气,“扑”的一下又潜了下去。

  丫头刚提到嗓子眼的心又沉了下去,正当惶惶无助的时候,脚底下水波一动,哗啦一声冒出一张黑黝黝的脸来,吓了丫头一跳。

  紧接着这张黑黝脸颊的主人右手往前一挪,又冒出一张苍白的脸颊来。

  丫头仔细的瞧了瞧,却不是自家小姐又会是谁?

  张岳深吸了一口气,瞧了一眼救上的女子,不禁眉头大皱。溺水有一段时间了,不知道还有没有的救,尽力而为吧。

  随即一把抱起女子,找了个空旷的地方放下来。

  “你要干什么?快放下我家小姐!你知不知道我家小姐是谁吗?”丫头一脸气愤的说道。

  “你家小姐是谁我不知道,可我知道你要是再不闭嘴,就去阎王那找你家小姐吧!”

  “你、你,我…”

  张岳再也不理会在一边的小丫头,自顾自的给落水的女子做起了人工起搏。

  过了良久,当晕迷的女子吐出几口水后,张岳终于松了一口气。

  “小姐,小姐你醒醒!”

  当女子慢悠悠的睁开双眼,眼前出现的是一张黑黝黝的脸颊,然后突然觉得胸口有点闷,猛的一看,一双粗大的双手正放在自己的胸口。

  “啊!”足有一百分贝以上的声音在芦苇丛中响起。

  “流氓!”

  紧接着一个响亮的耳光一闪而过。

  这会儿,张岳突然觉得自己有点能理解当初窦娥的心情了。

  好不容易待丫头解释完清楚之后,女子这才起身走到正在生火的张岳边上,微微一躬。

  “小女子碧婉凝,多谢恩人的救命之恩!”

  张岳摆了摆手,头也不回的说道,“救命之恩就免了,只要不把我当色狼报官抓我,我就谢天谢地了。”

  丫头扑哧一笑,“这你可真找对人了,我家小姐可是安阳县碧大人的独女。小姐要是抓你啊,估计你是插着翅膀也飞不出安阳的。”

  碧婉凝面色一正,“馨儿,不许在恩人面前胡闹!”

  馨儿调皮的憋了憋嘴。

  张岳倒是学着鞠了一躬,“原来是县大人的女儿啊,小生张岳倒是失敬了。”忽然无奈一笑,才来到这世上几天,古人的礼数倒是学了不少。

  碧婉凝尴尬的笑了笑,“让张公子见笑了,馨儿这丫头就是喜欢胡闹,还请张公子别放心上。”

  “什么张公子啊,马公子的听着别扭。本来就是粗人一个,小姐还是叫我张岳好了。这边火已经升好了,小姐还是把衣服烘干下。天气还冷,小心别着凉了。”

  说完,张岳抬头看了一眼碧婉凝,这一看,只把他看着呆住了。

  刚才是救人心切,之后又被误会了,所以才没正眼瞧过这县太爷的千金。

  虽然脸色还是有些惨白,但依旧掩饰不住动人的神采。细长的月眉,瓜子脸蛋,浅浅的两酒窝时隐时现,一对璀璨的眼眸,配上一种出淤泥而不染的清纯,或许说不上什么貌若天仙,亦或是倾国倾城,但是却给人一种淡然出尘的气质。

  “喂,张岳!你这样看我家小姐,小心我报官把你抓起来啊!”馨儿在边上大声嚷嚷着。

  碧婉凝忽的脸色一红,悄声道,“馨儿,看我回家怎么收拾你!”

  被馨儿这个一吼,张岳也算是回过神来,笑了一笑,扯开话题:“等下小姐是回安阳吧?刚好顺路,就一起回吧。”

  碧婉凝微一点头,“张岳,你也别小姐小姐的叫了。叫我婉凝就可以了。”刚说完,脸色又一红。

  等众人整理完毕,三人一路向着安阳前路。

  路上倒是馨儿这小丫头和张岳聊的火热,也不知道张岳耍了什么手段,一路让馨儿哥哥的叫个不停。

  而碧婉凝倒是一脸的沉闷默默的跟着两人走着。

  路过一座石桥的时候,

  碧婉凝沉吟了下,幽幽的念道,

  “伤高怀远几时穷

  无物似情浓

  离愁正引千丝乱

  更东陌飞絮蒙蒙

  嘶骑渐遥

  征尘不断

  何处认郎踪

  双鸳池沼水溶溶

  双鸳池沼水溶溶…”

  张岳接口念道:

  “南陌小桡通

  梯横画阁黄昏后

  又还是斜月帘栊

  沉恨细思

  不如桃杏

  犹解嫁东风。”

  碧婉凝惊喜的说道,“多谢公子了,想不到公子也精于诗词。”

  张岳哈哈一笑,“粗人一个,偶尔看到,便凑巧念了出来。”

  要是让堂堂刑事警察学院毕业高才生唐诗宋词之类的,那还不如让养鸭子的专业户到大学去讲课来的实在。

  张岳得意的想到,要不是以前追的女朋友喜欢这些玩意,现在哪会知道这些玩意啊。当初追她的时候可是费了不少心思学的。

  一想到自己在办案的时候,莫名其实的穿越了,张岳那得意劲一下什么都没了。辛辛苦苦二十多年的努力,女友、家人、朋友什么都没有了!

  什么都是一片空白,就来到了这个世界上。

  “张岳,你在想什么呢,这么入神?”碧婉凝一脸茫然的看着他。

  张岳摸了摸额头,笑着说到,“没什么啦!~不过我感觉你好像有心事哦。能说来听听么?”

  碧婉凝莞尔一笑,“没什么啦。”

  张岳嘿嘿的黠笑道,“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你有心上人,可是现在你有事却不得不和他分开,对不对?”

  “你…你这么会知道?”碧婉凝一脸诧异的说道,接着迫不及待的看着张岳。

  张岳讪讪的说道,“这可是我的秘密哦。我可是刑事警察学院毕业高才生哦,这点小推理实在是太简单了。”

  还没等碧婉凝说话,馨儿丫头就抢着喊道,“什么叫做行使警察学院的高材生啊?”

  “额!”小丫头的一番话,却把堂堂的高材生给问道了。

  你总不可能给扫地大妈解释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吧!

  张岳摸了摸头上的冷汗,“这个、这个…”

  猛的一拍后脑勺,恍然大悟。“对!知道那个抓贼的那个捕快吗?我就是那名捕!”

  馨儿鄙夷的看了一眼,回头对着碧婉凝嚷嚷着,“小姐,你看他样像个捕快么?我看跟我们县第一捕头武大叔比起来不是差了一点两点哦。还说自己是什么名捕。”

  然后绕着张岳走了一圈,双手一插腰,下结论道,“手无缚鸡之力,看起来倒像是个书生。就是脸太黑了。”

  说着居然也叹了一口气,接着又摇了摇头。

  碧婉凝闻言居然“格格”的笑了起来,“丫头,不许胡闹!”

  馨儿得意看了张岳一眼,“小姐,你瞧我学老爷的模样像么?”

  张岳愤愤的想到,好歹以前一米八七的个子,说不上虎背熊腰的,但至少也够壮实的吧,怎么说也是在学校里也算是排的上号的美男子了。

  如今穿越也就穿越罢了,还让你缩水了一大截,人瘦的跟那竹竿似的,还泼了一身的黑墨,搞的简直和非洲难民没什么两样。

  最可气的是,自己堂堂的本科毕业的高才生居然被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女孩给取笑了,正可谓是可忍孰不可忍。

  一咬牙,绷紧脸,吼道:“你这小丫头片子懂什么!我在破案的时候,你还在伊呀呀的在学走路呢!办案用武力是没错,但最重要的是用这!”用力的拿手指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说完还不解气,冷哼了一声,大步的朝着安阳城走去。

  “张公子,张公子请留步!”碧婉凝大喊道。

  张岳闻言停下,转身平静的问道:“不知小姐找张某还有何事?”

  碧婉凝脸色微微一红,柔声道,“婉凝提馨儿丫头给公子道歉了,恕婉凝管教无方了。”说罢,再次向张岳微一躬。

  “小姐!”

  “你闭嘴,先一边呆着去。”

  接着对张岳说道,“明日还请公子来府上一聚。一来答谢公子的救命之恩,二来还有一些私事想请公子帮忙。不知公子可有时间?”

  张岳点了点头,也不逗留,向前飞奔而已。

  只有张岳自己才明白,虽然一直想着没什么,其实自己还是很在意穿越到这个世界上来了,所以才会在意丫头说的话。

  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只是想发泄内心寂寞与不安!

  我为什么会来到这世界上!为什么!为什么!!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