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惊奇 第二章 知县的烦恼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拍案惊奇小说简介

《拍案惊奇》是作者风悠扬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牛青山鼻孔里冒着冷气,愤声道:“昨天去城东找活干,原本了和贾三爷家的伙计说好了,卸好一船货物,给十个板儿。可城东姓王的那小王八,硬和我抢生意,只要你八个板。结果…”  “结果你把那小子给揍了一顿,没拿下板儿,并且这是还让你爹给明白了是张岳一把拉住他,问道:“咋啦,青山?怎么又和你爹吵起来了!”。...

拍案惊奇小说-第二章 知县的烦恼全文阅读

  “滚!你这臭小子,给我滚!就当我没你这个儿子!”屋内传来一阵叫喊声,紧接着哗啦一声的乱响,一个二十来多岁年轻汉子满脸气呼呼的跑了出来。

  张岳一把拉住他,问道:“咋啦,青山?怎么又和你爹吵起来了!”

  牛青山一把甩过张岳的肩膀,操起地上的斧子,往地上一个头大的木桩劈过去。“啪!”的一下居然把那木桩劈成两半。然后一脸苦恼的对着张岳说到,“岳哥,你真不知道我受得那窝囊气!”

  “怎么啦?慢慢说。”

  牛青山鼻孔里冒着冷气,愤声道:“今天去城东找活干,本来已经和贾二爷家的伙计说好了,卸好一船货物,给十个板儿。可城东姓王的那小王八,硬和我抢生意,只要八个板。结果…”

  “结果你把那小子给揍了一顿,没拿到板儿,而且这是还让你爹给知道了是吧?”张岳笑盈盈的说道。

  牛青山那眼睛瞪的老大,“岳哥,你可真神了!我只说了一半,你怎么知道后来发生的事啊?难道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

  “去你小子的!”张岳笑骂道,接着拍了拍青山的肩膀正色道,“青山啊,以后做事能不用拳头就不用拳头。”

  “不用拳头那怎么做事啊?”青山一脸迷惑的说道。

  “多动动这。”张岳指了指青山的脑门,“你想啊。姓王的那家伙要和你抢生意,那你就八个板儿给他做。完工了,你从伙计那拿了十个板儿,给他八个板,不就可以了吗?反正你什么事也不用做就拿到了两个板,还可以去做其他的活,而且还不用被你老爹骂,不是吗?”

  牛青山用力的一跺脚,双手直拍脑门,“哎呀,我怎么没想到啊!”

  “哼,等你想的到,打明儿太阳都能出西边出来了!”牛老汉一脸气呼呼的从屋内跑出来。“以后记得和你岳哥多学学本事。小岳啊,青山这孩子他妈去的早,我又是忙着干活,从小就没人管教他,以后还得劳烦你多照顾下青山个孩子。”

  张岳从板凳上一骨碌的站了起来,笑道:“牛老,您哪的话。要不是您在河边救了我,我现在都在阎王那当小鬼呢!我现在还在您家白吃白住的,我都不好意思了。明天我就去找点活来做做。再说我和青山是兄弟,彼此相互照应是应该的!”

  “不急啦,小岳!你先调理好身子再说。顺便说教教青山一些为人处事的理儿。我们爷俩都大字都不识一箩筐。你是读书人,多教教青山点东西。我老爷子在这也就替他娘谢谢了!”

  “牛老,你这可是折煞我了!青山以后我会照顾的,您就放心吧!”张岳拍拍胸脯,信誓旦旦的说道。

  终于找到一点活着的感觉了吗?或者说,不管怎么样都时间总是在流逝,找点事来做总归是好的。或许这样走下去,能找到活着的意义,但愿如此吧!

  一夜无话,清晨,天色微蒙。

  一个瘦弱的身影迎着朝阳慢慢的跑动着,大约跑了有两公里,渐渐的一直跑到东大门的时候,才气喘嘘嘘的停了下来。

  张岳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还是不行啊,这身子骨实在是太弱了,跑这么有点路就累的不行了,看来以后还得抓紧练习。

  安阳县城内虽不大,却也是五脏俱全,一条阳春江贯穿全城,货运往来极为方便。

  清晨的县城也极为热闹,小贩的吆喝声此起彼伏。

  “李妈,给我来一晚豆花,外加上两个菜包。”张岳走到一个卖早点的摊位上,随手丢了两个铜板,对着一个中年妇女说道。

  张岳边喝着豆花,边和李妈闲聊着,“李妈,你知不知道这大清早的这些个捕快勤快着,都在忙活着什么啊?”

  看着身边走过一群又一群穿着黑红相间衣服的捕快,张岳不由的皱了皱眉头。

  李妈停下手中的活,低头看了看没人注意,这才悄声的对着张岳说道,“小张啊,这饭能乱吃,话可不能乱说的哦。”

  想了一想,李妈又接口道,“不过从前天开始,这县里的捕快一个个的行色匆匆的,仿佛有要紧的事。”

  张岳一听,便来了兴趣,迫切的问道,“那您知道是什么事么?”

  李妈回头一笑,“我不就是个卖早点的妇道人家,哪知道当官的能有什么事呢?”

  忽的又脸色一变,神秘兮兮的说道,“不过我听隔壁家在衙门当差的韩小子说,衙门好像出大事情了!”

  “哎,这县太爷可是个好人呢!希望别出了个事。要是真再换个,也不知道有没有现在的老爷好!不然又有的苦日子受了。”

  也没在意李妈在唠叨些什么,张岳一喝完豆花,就自顾着离开了。

  昨天那碧婉凝就是县老爷的女儿,从她说话的语气来看,县衙里十有八九是出事情了。

  张岳苦笑了一下,看来就算穿越过来,除了这脑袋瓜子以外,别的是一无是处。还是去县衙打听打听,看看能不能帮上忙,也顺便能谋一个差事什么的,总比在牛老家混吃混喝的强。

  一打定主意,张岳也不犹豫,一路想着县衙走去。

  刚来门口一通报,便被侍卫请到了内堂歇息,看来这碧家大小姐早知道自己会找上门的,都安排好了下文。

  随即张岳也不在意,便四处的打量起来。

  这十多个平方的小房间,除了一张八仙桌外,就是剩几张太师椅了,旁边还有几盆青松点缀下。八仙桌上面挂着一幅横联,上写着“公正廉明”,几个大字。整个房间看起来单调、整洁,却又不失幽静和典雅。

  “咳咳…”一声轻咳声,把张岳的思绪拉了回来。

  转身一看,只见一个身穿白色衣衫,面色有些惨白的中年男子,随后跟着一身碧绿青衣,亭亭玉立的女子走了进来。

  那青衣女子不是碧婉凝却又是谁?

  只是张岳却比第一次看她好不了多少,那青衣衬在碧婉凝身上,就宛如荷叶上的花蕾一般,有点不食人间烟火的味道。如果说昨日是清新出尘之色,那今日便是仙女下凡之容。

  “爹,这就是我昨日和您说的张公子!”碧婉凝悄声对着白衣男子说道。

  “在下安阳知县碧水谭,敢问公子就是小女的救命恩人?”碧老公躬身问道。

  张岳也不敢怠慢,一回礼,“不敢当。小生只是刚好路过,举手之劳而已!”此话说的不卑不亢,让碧知县不住的暗自点头。

  随后张岳又转向碧婉凝问道,“敢问姑娘今日让小生过来一聚,有何要事要商量?”

  碧婉凝微微一笑,“还是让我爹来说吧,我去准备点茶水。爹,你和张公子慢慢谈吧。”说罢,转身径直出了去。

  碧知县笑了笑,问道:“听小女说,张公子精于破案之道啊?”

  张岳眉头一挑,心道正事来了,嘴上却也不在意,“小生只是略懂一二而已。”

  “敢问张公子师承何人?”碧知县一脸正色问道,“这信州之内,老夫多少还是有点熟悉的。”

  张岳微微一笑,“家师隐与深山之内,对于世俗之事也不曾理会。”

  早在张岳来之前就想好了,只有自己给出一个深山隐士的名称,才能符合这个世界的想法吧。不然凭你再大的本事,也会被世人所不解的吧。

  碧知县一听,果然也不追问了,就在那边深思了一会。

  “但不知知县大人让小生过来有何事?”张岳装作一脸无辜的问道。

  “咳”,碧知县想了一会,“其实老夫想请贤侄帮忙调查一个案件。”

  “哦!”张岳一听,顿时来了兴趣。

  反正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只要听到一点跟案件有关的,他就像打了兴奋剂一般的。

  “是这样的,前段日子,朝廷拨下一万两白银,来修建阳春江上游的水库,准备运往信州。就在三天前,到了安阳。一夜之间,二十个箱子的白银不翼而飞。”

  碧知县长叹一口气,仿佛说完一口气都整个人都虚脱了。

  “最迟还有能拖三天的时候,要是到不了信州。等到州府大人查起来,我这知县就是做到头了,搞不好还要充军发配。”

  张岳喝了一口茶,深思了一会,随即问道:“事发地点在哪边?”

  “就在府上,这边有专门的储备用房,是专门为了保存重要物资而准备的。”

  “这样吧,情况紧急,我需要马上去现场勘察下。大人,你能帮忙找人帮我带下路。等我看过了,我们再具体的研究下。”张岳一脸慎重的说道。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