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惊奇 第三章 密室失窃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拍案惊奇小说简介

《拍案惊奇》是作者风悠扬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丝马迹。可这个黑脸小子又会做什么?说不好听点的,不是猪鼻子里插葱装象嘛?县老爷也不明白怎么想的,竟然让这黑小子老主要负责这一次案子,还让我听他的!这算什么事?!一想起这些武通就越气不打一处来,干脆一把靠在大门口,眼睛斜瞪着张岳,望着他能搞出些什么名堂。整个房间只有一扇铁门,在房间的南侧还有一个铁栏围起的窗户,栏杆的中间只够一个成年人的手臂伸进来。。...

拍案惊奇小说-第三章 密室失窃全文阅读

  知府后院,一间封闭的小房间内。

  整个房间只有一扇铁门,在房间的南侧还有一个铁栏围起的窗户,栏杆的中间只够一个成年人的手臂伸进来。

  武通是衙门内做了十多年的老捕快了,虎背熊腰,一脸的络腮胡子,给人一看的感觉就威猛不已。不过现在武通心里很不爽,且不说自己在十多年破过大大小小的案子,不算功劳也有苦劳,不是还有三天时间嘛,就算把全城都搜遍了,我武通就不信抓不到偷银的贼!这可就算不济,也会寻到一些蛛丝马迹。可这个黑脸小子又会做什么?说难听点的,不就是猪鼻子里插葱装象嘛?县老爷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居然让这黑小子老负责这次案子,还让我听他的!这算什么事?!一想到这些武通就越来气,索性一把靠在大门口,眼睛斜瞪着张岳,看着他能搞出些什么名堂。

  却见张岳开始一点点的检查房间的四周,从最里面的角落开始,不放过一点痕迹。房间的地面是用花岗石铺的,不时敲敲打打,或许索性扑在地上东闻闻,西看看。

  从房间的地面到墙壁和窗户,张岳每一点都没漏到。拿张岳的话来说,这第一现场分析的透彻和仔细,能让案件的展开少走很多弯路。

  过了良久,张岳抬头看了看,估摸着这有两米六的房梁。想了想,还是下定决心还是先上去看看再说。

  回头看了下正眯着眼的武通,说道,“武大叔,这边有没有梯子,我想去房梁上看下。”

  武通冷哼了一声,怪声怪气的说道,“你倒是来查案的,还是上房梁掏鸟窝的呢!”

  “武大叔,我尊重你是长辈。但是你别欺人太甚。”张岳冷冷的说道,“不知道你有没有胆量和我打个赌。”

  “赌什么?”武通冷笑的说着。

  “三天内要是你武大爷先破了案,我张岳以后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张岳眉头一横,冷呵一声,“要是小子运气好,你比武大爷先破了案呢?”

  “那我武通就是那砧板上的肉,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武通咕噜一下从地上站起来,大声说道。

  “好,那就一言为定!”张岳自信满满的说道。

  “哼!”武通也不废话,扭头转身便出门而去。

  张岳看着武通那背影摇了摇头,接着又继续忙碌了。

  “张公子,张公子…”却见碧婉凝那丫鬟,踏门而入,寻了一圈,却发现什么人也没有。

  正打算离开的时候,却发现屋顶上“咚”的一声,然后又一阵“哇哇”的叫声,却不是正在寻的张公子又是谁呢?

  “张公子,你爬在屋顶上做什么呢?”待到张岳从屋顶上下来,馨儿一脸茫然的问道。

  “嘿嘿,查找线索啊!答案总是在这些细微的线索中找到的!”张岳笑嘻嘻的说道,“对了。你家小姐找我有事吗?”

  “嘻嘻,小姐说午饭已经好了。请张公子到厅堂内用膳。”馨儿如实道。

  “你让小姐和老爷先吃好了。还有一点事,我忙好了就过来吃。”说完,张岳也不在理会了。接着搬着扶梯,上了另一边的房梁。

  “对了馨儿,等下你帮我找点白布过来。”正当馨儿出去的时候,屋顶上传来一阵喊声。

  过了良久,一脸疲惫的张岳从屋顶上下来,不禁感叹起来,以前在执勤的时候,一天一夜在忙都感觉不到累。现在倒是好了才不到一早上,就累得动不了了。看来这幅身子板真的得好好的锻炼锻炼了。

  刚一想踏出门口的时候,遇到了一张脸。

  “你就是张岳?”一个有点沙哑的声音响起。

  “是的,敢问小姐你是谁?”张岳有点奇怪,这衙门内也会有人乱跑。

  紧接着,肚子上一疼,然后双脚还没站稳地,就被摔倒在地,双手被反扣,一脸直接被按在地上。

  “你就是张岳!”那女孩喃喃的又问了一句。

  张岳这下可真火了,莫名其妙的被人打了一顿,还是被一个女人打的,今天真是邪了,这算是哪门子的事。难道就因为今天出门没拜财神,还是踩了狗屎了?

  不过嘴上还是没闲着,“大爷就是张岳。有什么事就冲着我来好了,有本事再打啊,打啊!”

  “还嘴硬!你以为我还真不敢打你了?”那女子一手肘用力按在张岳的脸上,“我看你还嘴不嘴赢!”

  张岳现在连死了的心也有了,警察学院的毕业生居然被一个女人按在地上起不了身,这丢脸也丢在家门口了。

  “红月姐,你快放了张公子。有话好好说!”只见碧婉凝带着丫头一起过来,一看见张岳被按倒在地也是心急如焚。

  “婉凝,这臭小子居然欺负我义父!不给他点颜色瞧瞧,他还真当别人是好欺负的了!”关红月一脸气愤的说道,“再说,婉凝你看,这小子这么一副熊样。别说是贼了,我看脸六七十岁的老太太都抓不到的。”

  “难怪都是一个德行!”张岳嘴里喃喃的说道。

  “你说什么?!”关红月一把拧过张岳的脸。

  “没!我就是说破案不单单是用武力,更重要的是用头脑!”张岳也知道好汉不吃眼前亏,这时候还是转移目标的好。

  果然,关红月一听,不禁思考起来了。

  张岳趁机说道,“你看呐,就拿这次的案子来说。如果你连着贼怎么样偷走的,偷到哪去了都不知道。难道你要在城里一个个的找?别说是三天,我看就是三年都别想找出来!”

  “那你说要怎么样才能抓住那个贼呢?”碧婉凝一脸着急的问道。

  “先让我起来再说吧!”张岳无奈的说道。

  “哼,一看就是个窝囊废!”关红月一脸鄙夷的说道。

  “你!”张岳眉头一横。

  “我怎么啦我?”关红月把胸脯一挺,大声问道。

  “好了你们两个别吵了!红月姐,你听张公子先说说吧!”碧婉凝实在是无奈的说道。

  “好男不和女斗!”张岳愤愤的说道,也不理会关红月的反应,整理了一下思绪,接着说道,

  “其实案件的事发地点,我把它叫做第一现场。往往在许多案件中,第一现场都会留下很多重要的证据。而这些证据都是解开案件关键所在。所以我在每一个案件之间都要来第一现场来检查和分析。”

  “你是说这次的失窃案,这个房间就是第一现场。而你现在就是在寻找一些证据来分析出那个贼是谁?”关红月一脸认真的问道。

  张岳心中暗暗的佩服关红月的推理,“说对了一半,证据是死的,往往它都会指引一个方向。但是最后的寻找需要不停的假设和分析。就是说每个案犯,在犯案之前都会有一个行动的目标,可以称作作案动机。我们可以通过假设来分析不断的接近真相。”

  “那这次失窃案,作案的人的动机又是什么呢?”关红月急切的问道。

  “要是我能知道,我早就把案子给破了!还要你来干什么呢!”张岳给了一个白眼给她。

  “你!哼,别以为有这么一点小聪明就觉得了不起了。到时候我看你就是找到贼,能不能抓到还两说呢!”关红月恨恨的说道。

  “我们会不会觉得奇怪。如果让你们在这个房间内,神不知鬼不觉的把箱子偷了。你们会怎么办呢?”张岳突然问了一个奇怪的问题。

  “其实最简单的办法就是这里打个洞,然后直接搬走不就完了?”关红月随口说了句,然后长大嘴巴,对着张岳说,“你是说那个贼就是这样把东西偷走的?”

  张岳点了点头,严肃的说道,“很有可能!我检查过整个房间所有的地方,除了门口进出还有放箱子的地方没有灰尘,其他地方都是沾满了灰尘的。这就说过,其他的地方根本就没人动过。然尔要是从大门走,这就不太现实。”

  “那你找到有地道了没有?”关红月一脸紧张的问道。

  “还没有。我检查过了,没发现入口。”张岳摇了摇头,“不过我对你们现在说的事都要暂时保密知道么?我不希望在查案的过程再出现什么意外,即便这意外很小。”

  看到其他都点了点头,张岳这才接着说道,“婉凝,下午我还有事情问下大人,你帮我安排下。还有你帮我去找一根实心的铁棍,大概有一根手指粗的,有问题么?”

  “没问题,交给我吧!”碧婉凝点了点头,郑重的说道。

  “怎么样,我说了破案是得靠脑袋的吧?”张岳一脸得意的看着关红月,笑道。

  “少得意,等你抓到人在说吧!”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