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你数清星辰 《等你数清星辰》02 门票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等你数清星辰小说简介

《等你数清星辰》是作者阅读王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金俊勉,边伯贤,朴灿烈,鹿晗,吴世勋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边伯贤朴灿烈小说名字叫作《等你数清星辰》,提供更多边伯贤朴灿烈小说全文深度阅读,边伯贤朴灿烈小说全文在线深度阅读。等你数清星辰小说边伯贤朴灿烈摘选:边伯贤但是需充裕的睡眠呢。整晚都能保持保持清醒状态的小粉丝终于等到在凌晨3点四点彻…...

等你数清星辰小说-《等你数清星辰》02 门票全文阅读

边伯贤朴灿烈小说名字叫做《等你数清星辰》,这里提供边伯贤朴灿烈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等你数清星辰小说精选:都暻秀抬起头:“哟,怎么了。怕上座率?”“呵?”朴灿烈的语气轻佻起来,“哥用怕那个?我倒是怕你一来给我降低了上座率呢。”双手抹了把脸,开了冷气还是嫌热,把外套脱了丢在一边,再叹了口气,这才慢慢悠悠地开口,声音低沉,仿佛很严重的样子,“伴舞的事儿。”“伴舞?”对面的两人对视一眼,同时开口。“是哪个伴舞跳的比你好嫉妒了怎么着?”都暻秀挑眉,今晚一改平常的温顺变得毒舌起来。“你就不能说话现实点?”一记似利刀的白眼扫射过去,朴灿烈扯嘴角,没好…

都暻秀抬起头:“哟,怎么了。怕上座率?”

“呵?”朴灿烈的语气轻佻起来,“哥用怕那个?我倒是怕你一来给我降低了上座率呢。”双手抹了把脸,开了冷气还是嫌热,把外套脱了丢在一边,再叹了口气,这才慢慢悠悠地开口,声音低沉,仿佛很严重的样子,“伴舞的事儿。”

“伴舞?”对面的两人对视一眼,同时开口。

“是哪个伴舞跳的比你好嫉妒了怎么着?”都暻秀挑眉,今晚一改平常的温顺变得毒舌起来。

“你就不能说话现实点?”一记似利刀的白眼扫射过去,朴灿烈扯嘴角,没好气地解释,“我其中有一首歌需要一个单独的伴舞,高难度动作都练了上千遍了他妈的这家伙还是经常出错,结果鹿哥训了几句。今天我刚准备好好睡一觉,结果收到那哥们儿信息,不干了走人了,呵,胆子这么大,咋不直接和鹿哥说去呢。”

而坐在对面的某人显然放错了重点。一听到「鹿哥」,听着朴灿烈解释情况的吴世勋原本昏昏欲睡的状态瞬间消失,条件反射的就接道,“鹿啥?你说鹿哥啥?”

都暻秀见状,好笑地准备看戏。朴灿烈脸一黑,顺手捞起右手边的两个空酒杯作摔杯状,吴世勋一个激灵忙去接,并且一脸狗腿。

见吴世勋这般讨好的样子,朴灿烈心情突然直线上升,玩性大发还是个孩子的他立即将伴舞的事儿丢到一边,逗起吴世勋来。“喂,你鹿哥最近可能心情不太好……”

果然,话还没说话吴世勋就急躁地接道,“那,那他到底接不接受我的告白啊?到现在还没给我个答案呢。”

朴灿烈暗笑。

其实鹿晗在几天前让他传话给吴世勋说他会考虑一下,但待在一起三年朴灿烈早已摸清这哥的脾气与脸色,他看的出来鹿晗的表情显示这事儿差不多有戏了。但朴灿烈还是装作一副深沉遗憾的样子,惋惜地道,“他…说…他对男人没什么反应来着。”然后在吴世勋气急败坏地说「卧槽这小娘们儿墨迹死了下次直接拉回家吃他个干净」的时候默默举起正开启录音的手机,一脸贼笑。

吴世勋无言——

不管有多少兴奋,已经连续半年接受高强度舞蹈训练的边伯贤可是需要充足的睡眠呢。整夜都保持清醒状态的小粉丝终于在凌晨五点彻底熟睡了过去。

一睁眼已经是一点多了,迷迷糊糊的边伯贤瞄了眼闹钟后一个激灵从床上跳起来,差点打翻了早晨不忍心打扰自己的金俊勉放在床边的牛奶和早餐。匆忙洗漱完咕咚咕咚地喝掉冷牛奶,叼着全麦吐司花了五分钟时间收拾东西然后冲出门外。

每天的下午两点至五点要去上的舞蹈课已经连续了大半年,而今天是最后一天,交成绩单的日子可不能迟到。

不得不说边伯贤真是隐藏的跳舞小能手,半年前他还是没办法跟上节奏四肢僵硬的舞蹈白痴,现在已经成长为能驾驭各类舞种并且掌握地非常不错的舞蹈达人了。而原因,无非就是他今晚要远远遥望的那个会发光的身影。

现在自己已经成为一个出色的舞者了,虽然不知道到做他的伴舞的地步还需要多少困难多长时间,但至少离他又更近了一步不是吗。这已经足够让边伯贤带着勇气面对未知继续前行无论多久了。

而让边伯贤走到现在的最大功劳者无非就是他今天要来见也许是最后一面的舞蹈老师了。说起边伯贤的舞蹈老师,他也是个怀着梦想的年轻人,也是靠着自己的信仰坚持走到如今,成为韩国最著名的舞蹈培训中心里出色的其中一名教学者的。只不过,边伯贤到现在都不敢相信,他的老师竟比他还要小。

当然这些都是无关紧要的话了。

紧要的是,今天,老师在两点整准时等到了他最欣赏的学生边伯贤,却没有在五点整准时的放他走。

“老师…我真不能答应你。”边伯贤无奈地礼貌推辞。

拉着他的,比他个子稍高的少年露出惋惜的神色,随即表情又明朗起来,“哎你都毕业了,喊我老师多别扭,直接叫我……”

“老师!要不有什么事下次再说吧,我今天有急事啊!”瞄了一眼钟表发现已经五点半了的边伯贤想起朴灿烈的首场演唱会入场截止是六点半,急忙打断面前的少年,开始边在脑海里盘算着回家整理东西和吃一餐晚饭可以最多省去多少时间,边试图挣脱。

就快要解脱了,少年又一把抓住边伯贤的袖子卖萌,“哎你真的不考虑一下留下来跟我一起教这些可爱的同龄人吗?哎小孩子也有的,偶尔还有几个大爷,哎,伯贤哥!”

边伯贤成功在三秒之内拔腿逃出少年的视线范围。正处饭点,街道上各家大小餐馆内都飘出食物的香味,比较了一会儿,边伯贤选择了一家人数较少的速食店,花了十多分钟排队,打包带走。而走出速食店门的那一瞬,边伯贤抬手,时针分针形成的完美的180°让他心一紧。

边伯贤所在地与首尔体育馆还有将近二十分钟的车程,而且路况这么不稳定……算了,边伯贤想,家就别回了,就这副装备吧,自己一大老爷们儿难不成还要和那群女饭一样梳妆打扮半天再带大堆应援物顺便备个润喉糖之类的?

这么想着的边伯贤随手招了辆TAXI,利索地一屁股坐进去,对着司机师傅说了声「首尔体育馆」,便毫无形象地吃起自己的简便晚饭来。

耳边听着司机的「你是第8个我接到要去体育馆的,但是第一个男孩子,哎小伙子你也追星?」,三下五除二干掉了手中的晚餐,边伯贤有些感慨。想象过无数次去见朴灿烈的样子,万万没想到…是今天的狼狈状态。

关上车门,上一秒还在庆幸赶上了入场队伍的末尾,下一秒,边伯贤再也笑不出来。

匆忙间,自己忘记了最重要的东西——门票。

好大一个晴天霹雳。

边伯贤站在几米开外,望着最后一个女粉丝匆忙进了场。眼看着几个长得就非常暴力的保安持着冷面关上了入口,而自己,只能享受着黄昏的夏日凉风,欲哭无泪——

等边伯贤如梦初醒般想起打电话求助的时候,他已经孤孤单单在场外发呆了整整半个小时。

在这半个小时里,边伯贤的脑内思维很简单,全是围绕朴灿烈的。

「完了完了完了完了进不去了看不到朴灿烈了QUQ」

「这会儿朴灿烈是不是已经开始自我介绍了(⊙_⊙?)」

「朴灿烈有没有看到我的空着的那个座位呢QuQ」

「哎要是朴灿烈发现空了一个位置然后出来找人该多好哇擦朴灿烈亲自带我入场啧啧థ౪థ」

「朴灿烈唱几首歌了呢他累不累啊(๑′ㅁ`)」

「朴灿烈大汗淋漓的样子一定超有魅力man爆(〃∀〃)」

「好像看灿烈跳舞啊TvT」

「朴灿烈换第几套衣服了呢哎他不管穿什么衣服都好帅可是俺看不到QwQ」

「呜呜呜朴灿烈朴灿烈朴灿烈……」

……

而唯一不牵涉到朴灿烈的,却让边伯贤一拍脑袋如梦初醒。

「……唉好可惜俊勉哥给我的那张票子废了…」

废了。票子。俊……金!俊!勉!

“卧槽我怎么把这哥们儿忘了!这家伙太全能了搞不好能让我飞进去呢!”于是,在那几个保安眼皮子底下静止石化凝固了半个小时的边伯贤突然跳起来,拨了电话。

又是半个小时过去。匆匆赶来的金俊勉悄无声息地走到埋头坐在路边的边伯贤面前,拍了拍他。边伯贤迷迷糊糊抬起头,看了一眼两手空空的兄长,声音软绵无力,仿佛刚睡醒,“哥你不会真只给我带了门票吧,还是你打算把我给发射进去。”

“我有你那么傻吗?”金俊勉没好气,“接到你电话那会儿我正和一朋友准备一起见个客户呢,我还回家一趟给你拿现在已经没有任何用处的门票?”

边伯贤彻底颓废,“你在电话里答应的这么快我还以为你有法子让我用门票进场呢。”

金俊勉抬起眼睑看了一眼,“嚯,你是哪里来的自信我能斗得过那几个壮士的?”语气听上去虽是无比嫌弃,但看着和自己生活了一年多的,已经算半个家人的边伯贤垂头丧气的样子,深知此时正掌控着整个体育馆的气氛的人对他来说有多重要,金俊勉不再开玩笑。

从口袋里掏出什么,手指卷着上头的绳子,将它挂在边伯贤眼前。

一秒钟的愣神。

“我…靠?后台工作证?!哥你到底是谁你什么背景你还有什么超能力?”边伯贤一下子死灰复燃激动地胡说八道起来。

金俊勉翻了个白眼,“别贫了成不?老天真是甩你个巴掌又给你颗糖吃,和我一起的那个朋友的表弟正好是这里的工作人员,但是正巧今天请了病假,等这玩意儿被送来花了不少时间呢还,他弟过来时嘴里还叼着个体温计。”

嗯……感谢天感谢地感谢金俊勉朋友他表弟。

边伯贤怀着感恩的心理直气壮的带着工作证持着「带病上岗」这般正当理由大摇大摆的进了场,留给金俊勉一个潇洒得瑟的背影。金俊勉无奈地摇摇头,转身朝着自己停车的地方走去。

跨过一道道坎,边伯贤终归还是要与朴灿烈相遇。曾经只局限于脑海里的景象也终有机会化作现实中真实存在的片刻或是瞬间,曾经面对过的指责承受过的伤痛如今也不再值得一提。

他最终还是追着他的梦想而去。

边伯贤带着最纯真明媚的感情,却轰动起一场最盛大的相遇。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