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你数清星辰 《等你数清星辰》01 因为是他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等你数清星辰小说简介

《等你数清星辰》是作者阅读王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金俊勉,边伯贤,朴灿烈,鹿晗,吴世勋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金俊勉边伯贤小说名字叫作《等你数清星辰》,提供更多金俊勉边伯贤小说,金俊勉边伯贤小说名字。等你数清星辰小说金俊勉边伯贤摘选:金俊勉打了个电话。左右二十分钟后,金俊勉手脚麻利儿的开着车赶了回来。边伯贤边感慨有个有钱的人的学…...

等你数清星辰小说-《等你数清星辰》01 因为是他全文阅读

金俊勉边伯贤小说名字叫做《等你数清星辰》,这里提供金俊勉边伯贤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等你数清星辰小说精选:“What?!”边伯贤看着眼前密密麻麻砸下的雨,又瞄了一眼天边耀眼无比的太阳,以及身边无数有伞或者有人接送的少男少女们,气得差点就爆了粗。首尔的天变化无常,自己出门时啥都没考虑,甚至觉得三个小时的课程一下就过去了身为一个小透明也没啥人会找所以连手机都丢在了卧室里,更别说会带着一把伞了。现在的边伯贤站在离住处不是特别远的一家著名舞蹈培训公司门口,身上除了刚上完舞蹈课程而积攒的汗水和左手握着的一瓶矿泉水之外,什么都没…

“What?!”

边伯贤看着眼前密密麻麻砸下的雨,又瞄了一眼天边耀眼无比的太阳,以及身边无数有伞或者有人接送的少男少女们,气得差点就爆了粗。

首尔的天变化无常,自己出门时啥都没考虑,甚至觉得三个小时的课程一下就过去了身为一个小透明也没啥人会找所以连手机都丢在了卧室里,更别说会带着一把伞了。现在的边伯贤站在离住处不是特别远的一家著名舞蹈培训公司门口,身上除了刚上完舞蹈课程而积攒的汗水和左手握着的一瓶矿泉水之外,什么都没有。

“要不就冲回家算了,反正这么大的雨就当洗个澡。”这么想着,边伯贤把左手的矿泉水喝了个干净,潇洒地将空瓶子一扔,带着一脸「壮士一去」的凝重冲进了雨帘。

本来就不大的眼睛因为大雨稍微眯了眯,这下可好,连直直冲过来的车子也看不见了。边伯贤还没反应过来,车子长鸣一声,他白色的衬衫上就染上了泥土色的花,在阳光的照耀下异常刺眼。

“我¥%#@&…*&%#+@……靠!”携着一身汗水味和一衬衫的水渍,边伯贤终于忍不住在大街上长啸一声。

无奈之下,浑身不堪入目的边伯贤也不好意思在这繁华地带向来来往往都是衣装华丽的人们借个手机,于是就灰头土脸的重返大厦向正打扫卫生的大妈借了点钱给金俊勉打了个电话。

大约十分钟后,金俊勉麻利儿的开着车赶了过来。边伯贤一边感叹有个有钱的学长就是好一边撩了撩袖子就要窜进车内,却发现车门锁着根本开不了。正疑惑着呢,金俊勉慢悠悠摇下车窗,从头到尾把边伯贤看了个遍。

“嗯,比在电话里说的稍微好一点。”

清了清嗓子简短地对边伯贤的造型作了个点评之后,金俊勉也没有让边伯贤上车的意思。愣了两秒钟,边伯贤两眼一瞪,急得差点就从车窗直接爬进去了:“你有没有点良心你学弟还淋着雨呢!就不怕我感冒生病发烧住院吗!!”

“就是因为你淋了雨完了身上还这么脏我才不让你进车的好吗!”金俊勉一个妥妥的白眼飞过去,丝毫不掩饰对他的嫌弃,“算了,看你跟女孩子一样的体质的份上,我暂且让你进来,不过有个条件。”

听完前半句话立马一脸吃瘪的边伯贤在听到「让你进来」这四个字时顿时换上笑脸,然而不出一秒脸色又黑了下去。但毕竟自己拿人手短,只好眯着眼睛无奈地问:“大哥你想怎样?”

“半个月的家里卫生加上一个月的睡前按摩。”

“敢情你这是把我当保姆使?”

“不不不,你和保姆不一样,我不付你钱。”

“……我他妈”

“少废话就这么定了愣着干嘛你到底上不上车?”

“……上。”

夏天的雨来得疾去得也迅速,阳光倒是没变,雨不一会儿就减了势。看着右手边忙着用干毛巾擦头发的边伯贤,金俊勉想了想还是把夹在钱包里的那张票拿了出来。

那是一张演唱会门票,价格对金俊勉这种年轻有家境又独立能干的富二代来说不值得一提,是有个好网速的电脑也就能轻松搞到的东西。

但对边伯贤来说却无比重要。那是他不顾一切抛下所有来到首尔的原因,也是他或许是这一生都最大的简单而遥远的梦想。

他要接近那个舞台,他更要站在那个舞台上。

而独自一人来到首尔的他还好在快要身无分文的时候偶然遇见了自己,不然金俊勉还真的不知道这个几年前和自己在大学里有过一小段社团情谊的学弟要怎么只靠意念活下去。

重逢那天听完他的讲述,金俊勉以为一向成绩优秀的高材生边伯贤突然转变了世界观决心要做一名歌手,而他的回答却让金俊勉一怔。

他从瘪瘪的背包里拿出那张已经不是那么崭新的有些褶皱的海报,在街角冲金俊勉笑得顽强而明媚。

边伯贤不是为了那个舞台,不是想要万众瞩目的身份,不是渴望无数为他疯狂的粉丝。他只是为了一个人。他也不求自己能走到艺人和他平起平坐的地步,他只是想在他身边做一个最简单最不起眼的伴舞。他只想看到他而已,他只想看到他好而已。

看到那张演唱会票的时候边伯贤愣住了,雨水再怎么往下滴也不去理会,眼睛瞪得大大的仿佛不知酸痛。转而边伯贤惊讶地看向金俊勉。但他看见的只是一个有着看似因为专心开车而正经的神色实际嘴角却弯得张扬的侧脸。

“那天看到就顺手买下了,知道你最近少吃少喝的是为了攒钱买票,真是,也不跟我说,还认不认我是兄弟。”金俊勉装作无谓的一扯嘴角,“别太感谢我,半个月的卫生可得尽职尽责啊。”

那张崭新的票券在面前,被覆上透过玻璃而有些散淡的阳光,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的边伯贤半天只憋出一句:“谢谢你啊……哥…”

金俊勉却没给什么回应,直到车子停在了一个亮着红色讯号灯的交叉路口,才低低地带点心疼和不理解的语气问了他一句。

“真的值得吗?”

“啊?”还沉浸在这份突如其来的幸福之中,听到问话边伯贤一个愣神,几秒后才意识到金俊勉在问什么。看见这个不少关心他的好哥哥露出担心的神色,边伯贤顿时笑开,一如当初在街角拿着海报一般的明媚,“当然值得,因为是他啊。”

反复用毛巾擦着自己的双手,然后才将那张写着「2014朴灿烈火之光巡回演唱会首尔站」字样的薄薄的纸,小心翼翼捧在手心。

金俊勉看着这个弟弟十分满足的样子,便不再说话。

路还很宽,还很长——

这些天过去的节奏快得有些反常,和那些学习自己曾经一窍不通的舞蹈的黑暗日子对比起来,边伯贤感觉像坐上了时光机。转眼明天就是那个在日历上被他用红笔反复涂过无数遍的日子了,他没出息地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

各种催睡的方法都用尽了,几乎把动物园都数了个遍之后,意识还是清醒得像是要打鸣的鸡。

没由来的烦躁渐渐掩盖住理所应当的期盼与兴奋,边伯贤无意间竟捶了自己一胸口,继而回过神来,缩在被窝里一个劲儿叹气。

“不就是去个演唱会吗就算俊勉哥买的是内场票但他又不可能就在你在的那区跳万一他要满场跑呢和他要隔那么远的距离有什么好紧张的他还会吃了你不成边伯贤你咋这么怂呢。”

即使这么安慰自己,边伯贤也还是抑制不住打心底里来的激动。

边伯贤没有办法找到原因来诠释自己对朴灿烈的一腔热情,每当他正经下来想要好好一探究竟的时候,却总是被一些莫名其妙的头绪所折服。脑海里空空的只放着「朴灿烈」这三个字,就足够他胡思乱想好半天。更何况明天面对他的不再是那个海报上,梳着浪奔头帅气地做着win却给人距离感的朴灿烈了。而是将在他几十米甚至几米距离范围内,实实在在呼吸着的,真实的那个朴灿烈。

完了。这么一想,边伯贤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得,准备彻夜不眠吧。

而仿佛心有灵犀般地,另一当事人朴灿烈先生也是准备整晚不闭眼的节奏。他并不用担心自己明天的演唱会,毕竟他非常自信自己的人气,哦,还有精力。

此时的他正在「暗潮」——自己的圈内好友吴世勋的私人酒吧的常驻包厢13A内,将一杯TequilaSunrise一饮而尽,辛辣的味道直冲脑顶,朴灿烈呲了呲牙。对面的都暻秀一脸无奈的望着他。而处理好店里事务的吴世勋刚拉开包厢门,就被朴灿烈气势汹汹把高脚酒杯恶狠狠砸在桌子上的举动吓了一跳。

“祖宗哎,别把气撒这儿好吗。”挨着都暻秀坐下,吴世勋抬眼抱怨,却见朴灿烈甩甩头,眼神开始飘移。身边的都暻秀把自己的那杯酒递过去,朴灿烈自然接下,再次一口饮,两人动作一气呵成。

这三个人虽都是圈内艺人,但朴灿烈是唱跳类歌手,都暻秀主打抒情曲,吴世勋则是演员,本八竿子打不着边儿的三个人在圈中却是出了名的关系铁。抛去朴灿烈吴世勋是竹马从小一起长大不说,平日以低调沉默谦逊出名的都暻秀竟与他们相识只不过三年却和跟他俩一起从婴儿床里爬出来似的关系打实。

这一度成为圈内佳话。

吴世勋偏头用眼神向递了酒杯继续低下头去玩手机的都暻秀询问状况,后者感受到目光之后抬头,随即耸肩示意他并不知情。

瞥眼,看见手表上的指针表明已经是深夜两点,吴世勋伸长手臂用手指捅了捅桌子那边的朴灿烈,“喂,明天…哦不对,今天就有你的首Con了你确定要还在我这儿待着?”

朴灿烈将两个空杯推到一边,单手支着脸,透出烦躁的冷冽眼神放在吴世勋脸上,“别给老子提演唱会。”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