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你数清星辰 《等你数清星辰》05 伴舞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等你数清星辰小说简介

《等你数清星辰》是作者阅读王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金俊勉,边伯贤,朴灿烈,鹿晗,吴世勋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吴世勋边伯贤小说名字叫作《等你数清星辰》,提供更多等你数清星辰,等你数清星辰小说深度阅读。等你数清星辰小说吴世勋边伯贤摘选:吴世勋就已推门而入。“别打了,都暻秀早已在家里了。”吴世勋亮出自己眼白,“人家刚给我诉苦过。”白眼翻完…...

等你数清星辰小说-《等你数清星辰》05 伴舞全文阅读

吴世勋边伯贤小说名字叫做《等你数清星辰》,这里提供吴世勋边伯贤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等你数清星辰小说精选:朴灿烈是在服务员照例将三人各自最常喝的鸡尾酒端进来的时候倏地想起什么的,看了一眼右手边一脸茫然的边伯贤,他掏出手机,刚准备按下拨打键,吴世勋就已推门而入。“别打了,都暻秀早就在家里了。”吴世勋亮出眼白,“人家刚给我哭诉过。”白眼翻完,吴世勋注意到角落里的边伯贤,视线在两人之间来回转悠,然后扬起诡异的笑脸,“新男……伴舞?”“你好,我是……”“小边。”朴灿烈接话。边伯贤语塞。“嗨小边。”吴世勋坐下,自然的跟他打招呼,“我是吴世勋,见证过…

朴灿烈是在服务员照例将三人各自最常喝的鸡尾酒端进来的时候倏地想起什么的,看了一眼右手边一脸茫然的边伯贤,他掏出手机,刚准备按下拨打键,吴世勋就已推门而入。

“别打了,都暻秀早就在家里了。”吴世勋亮出眼白,“人家刚给我哭诉过。”白眼翻完,吴世勋注意到角落里的边伯贤,视线在两人之间来回转悠,然后扬起诡异的笑脸,“新男……伴舞?”

“你好,我是……”

“小边。”朴灿烈接话。边伯贤语塞。

“嗨小边。”吴世勋坐下,自然的跟他打招呼,“我是吴世勋,见证过朴灿烈尿床打架流鼻涕满身泥穿反衣服裤子的竹马。”

朴灿烈差点没把手机砸过去,“就不用这么详细了吧吴世勋!”

吴世勋倒不在意,继续对边伯贤笑脸相迎,“刚提到的都暻秀是我们至交,认识三年多了。这里是我们经常聚的酒吧,老板是我。”介绍到这里戛然而止,吴世勋含蓄地说出重点。

“要喝点什么?”朴灿烈终于抢回了风头,夹在对视的边伯贤吴世勋两人中间。

边伯贤回过神,指了指自己对面空位上的那杯钻蓝色的酒,“那不是我的吗?”

朴灿烈一愣,吴世勋早已把酒推至边伯贤面前,“嗯,现在是你的。”

“等会儿,小边你会喝酒吗?”朴灿烈询问。

边伯贤眯了眯眼,“一点点吧,不怎么喝的……不过没关系,”他接过酒杯,对朴灿烈开朗地笑笑,“总要尝试新事物的嘛。”然后什么都不顾,秉承着在偶像面前要好好表现的原则,喝下一大口。

然而结果是,喉咙火辣,咳嗽不止,满脸通红。

“别喝了,”朴灿烈被边伯贤的反应吓了一跳,忙夺过酒杯,“不会喝酒的话就应该喝饮料或者低度点的鸡尾酒,海岸对你来说太辣了。”

“咳咳咳咳……”

边伯贤绝不会承认,脸颊上的那点绯红,不仅是因为被酸甜而且还带点微辣的**刺激到,更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又丢脸了。

察觉到边伯贤的目光飘到自己面前,吴世勋连忙把酒杯推远,“我们俩的你就更别想了,如果你想被辣死的话。”

朴灿烈从头到尾都用无比关心的眼神看着边伯贤,最终叹了口气,“还是给你拿杯牛奶吧。”

“不用了,”边伯贤拉住准备起身的朴灿烈,事不过三啊,我可不想再弄什么笑话,“那个…有什么事就,就说吧,我得早点回去呢。”

听到这话的吴世勋立马起了精神,助攻模式开启,“耶嘿,真幸运,本来这儿只有酒没有饮料的,今天恰巧还真有,小边你说咱们是不是缘分呐。哎你到这儿就别想早走了,朴灿烈拉你来这儿,目的就是要和你促,膝,长,谈嘛。”

说完,吴世勋一脸得意,扬长而去。

一记刀眼将吴世勋的背影撕成两半,朴灿烈转过头,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笑笑,“我是想和你说,伴舞的事儿的。”

“你已经夸过我很多次了今天,说实话我的确是第一次演出,但也……”

“噗,”朴灿烈被边伯贤一脸正经的表情逗笑,“我没想夸你,我是想邀请你。”

“啊咧?”

朴灿烈侧过头去,抿了抿嘴。不宽敞的房间里却灯光璀璨,彩色的星点打在两人身上,一种不可言喻的气氛油然而生,穿梭在两人之间。朴灿烈的侧脸也好看的不得了。边伯贤想。

今天的一切,实在太像梦了。他曾经做过很多次有关朴灿烈的梦,美好的,虚幻的。只有今天,是真实的,而且也只有今天,梦里不再只有朴灿烈,还有边伯贤。

“你……做我的固定伴舞吧。”——

就当边伯贤在「暗潮」里接受朴灿烈的邀请时,朴灿烈的Fanclub里却正经历着一场暴风雨。意外地,许多直播朴灿烈首Con的帖子被刷了下去,回复率最高的帖子清一色的全是关于安可时的那一支舞。

那支朴灿烈与边伯贤的舞。

试问,在当代妖孽横行的世界,这样一对拥有激萌身高差并且颜都如此赞的搭档怎么能不成为饭们脑内的对象?

“天啊……简直…要…死…了!”

韩在晶在酒店的房间里裹着被子在床上翻来滚去。作为一名资深腐外加死忠粉,她大老远从木浦到首尔来看朴灿烈大人的初次演唱会,居然有这么大的收获。缩在被窝里戳进一个个帖子,手机屏幕上滑过一张张饭拍和无数个视频,几乎被萌的翻天。

“从出道看朴灿烈三年了!姐姐我终于找到一对称心的西皮了!我一定要扒出这小伴舞的名字家庭背景!”

在另一张床上闭眼小憩的白智允没好气地打断她:“你之前已经持续狂喊「朴灿烈姐姐爱你」几个小时了你还有力气嚎,我真服了你了,最后安可的时候你的嚎叫连十米开外的饭都转过头来看你了你知道吗。”

而醉在那支舞蹈中无法自拔的韩在晶根本无法安静下来。

“啊小伴舞的颜好棒,啊小伴舞和灿烈对视了啊啊啊啊朴灿烈看小伴舞的眼神啊啊啊啊啊啊我要疯了!”

白智允索性翻过身不去理会身后自嗨的那个疯子。作为这个世界上为数不多的性取向正常爱好取向也正常(嗯?)的女孩子之一,白智允对掀起今天演唱会高潮的那段舞蹈并不怎么关心,甚至有些不屑。

而此时的边伯贤并不知道自己已被推上风口浪尖。他从暗潮出来,发现自己所在位置离金俊勉家并不远,于是他喝醉了酒般慢悠悠地晃荡回去。

事实上不太记路甚至偶尔会犯路痴的边伯贤这次在迷迷糊糊中竟然成功地到达了家门口,拿出钥匙,开门,关门,换鞋,一系列动作像是进入了卡机模式,思绪飘到不知何处,连金俊勉叫他的声音他都没有听见。

倒在自己的床上,长长地吐出一口气。

原以为会就这样顺其自然进入梦乡的边伯贤被几个连续的短信提示音吓了一跳,手指慵懒地滑过屏幕,边伯贤皱皱眉,是一个陌生号码。

——小边,下次演唱会在釜山,后天!

——后天早上我会给你打电话,你准时来今天的这个酒吧噢!拉钩!

——对啦,谢谢你答应我做我的固定舞伴,小边晚安!早点睡!

啪嗒。

“啊卧槽!”

一下子没回过神的边伯贤手一松,手机狠狠砸在自己脸上,他吃痛的喊出来,脑子也立即清醒,但清醒片刻之后立马回归当机状态。

朴灿烈三个字在脑袋里炸开来。

“我刚刚干了什么!我答应朴灿烈做他固定伴舞了!我要跟着他在韩国这么多城市开演唱会!我要跳无数遍那支舞!我他妈神不知鬼不觉的还告诉了他我的电话号码!我疯了吗!啊!!”

“边伯贤你睡不睡觉!”金俊勉的吼声从门外透过门板传进来,边伯贤一抖,停止了嚎叫。

他翻过身,把整个脸埋进被单里,再抬起头来已是满脸通红。一斜眼,演唱会门票完好平整地躺在床边的柜子上,刚才的一切,恍如隔世。

首Con结束的当晚,朴灿烈睡得很不错,一夜无梦,在早上八点自然地醒来。而边伯贤,虽然在剧烈的(舞蹈)运动之后由于过度(精神)疲劳也睡得很沉,但还不到八点,就被一阵电话铃吵醒。

边伯贤伸出手,烦躁的一挥,手机掉在铺着地毯的木质地板上,发出沉闷的声响。全世界安静了一秒钟,然后铃声顽强地继续刺激边伯贤快要奔溃的神经。

无可奈何,边伯贤慢慢把自己的头挪到床边,伸手去够那个声音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嚣张的物体。看也不看屏幕一眼,按下接听边伯贤把手机放在耳边,慵懒地将一声“喂”拉的老长。

“小边!”

“小边你大爷!”边伯贤一听这犯贱的声音,立马清醒过来,瞪大了双眼,“你你你你你你,你昨天在我包里塞了什么玩意儿!啊你这变态!你知道我昨天被你害的多惨!说了叫我伯贤哥!伯贤哥叫的好好的你扯出个啥小边啊!金钟仁你是不是皮痒!”

电话那头的金钟仁显然被一大早就炸毛的边伯贤吓着了,半天了也不说一句话。

这边边伯贤却又急了,“干嘛不说话!我一大早被你吵醒接你电话你又没声儿妈的你耍我吗!”

从没领教过边伯贤炸毛属性的金钟仁不知道该如何接话,哆哆嗦嗦半天,咽了口唾沫战战兢兢地开口:“小…啊嗯伯,伯贤哥啊,那个,昨天我问你那事儿……”

“没商量!”边伯贤一口回绝。

“别啊,哥你看看你现在刚从我这儿毕业,找工作多麻烦,在我这儿干多方便,工作轻松福利好……”

“闭嘴。”边伯贤打断金钟仁的推销,转着眼珠想着要怎么拒绝他的请求。然后朴灿烈三个字很合时宜地默默飘进边伯贤脑海。

边伯贤只觉得脑袋一热,“我……我有工作了。”然后不带留念地掐断电话,生怕金钟仁再说什么似的。

侧过头看表,八点零五分。边伯贤打了个哈欠,又一头扎进被窝。而今天手机似乎刻意和主人过不去,没几秒,屏幕亮了亮,又开始欢脱地叫起来。

边伯贤长啸一声,接起电话一肚子怒火从嘴里喷泻而出,“金钟仁你好烦啊我说了我有工作了我有工作了我他妈有工作了别想了你!”

电话的那头很明显和金钟仁一样,被边伯贤气沉丹田的吼声吓了一跳,但很快调整好语气,继而一本正经地调侃:“你的工作是我的伴舞吗?”

对边伯贤来说已经可以用“魔性”二字形容的朴灿烈的声音传了出来,再加上这句话如此文艺地内涵,边伯贤吓得手一抖,连忙把手机压在胸口上,表情是一种奇妙的惊恐。深呼吸完毕,重新把手机放回耳边,刚想说话,朴灿烈的声音又钻进耳朵。

“你把手机贴胸前干嘛,这么怕我啊。”

“还有,我都听到了,你心跳好快。”

边伯贤,K.O……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