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情不予轻言 第2章 他竟然反悔了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痴情不予轻言小说简介

《痴情不予轻言》是作者方幸时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宋思言,陆景珩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早晨,初升的阳光洒进房内,点亮了一室的昏黄。宋思言昏昏沉沉的睁开眼睛眼,掉入眼里的是上悬挂在天花板的精致优雅顶灯。她懵了下,但迅速就反应时回来,猛然撩开被子。不着寸缕的身体宋思言昏昏沉沉的睁开眼,落入眼里的是悬挂在天花板的精致顶灯。。...

痴情不予轻言小说-第2章 他竟然反悔了全文阅读

清晨,初升的阳光洒进房内,照亮了一室的昏暗。

宋思言昏昏沉沉的睁开眼,落入眼里的是悬挂在天花板的精致顶灯。

她懵了下,但很快就反应过来,猛地掀开被子。

不着寸缕的身体上布满了星星点点的痕迹,一看就知道发生过什么事。

小脸瞬间惨白如纸,还是让他们得逞了!

她紧紧咬着唇瓣,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委屈、愤怒在心里翻腾着。

这时,手机铃声骤然响起。

是她的“好”父亲打来的。

吸了吸鼻子,她按下接听键,那端传来了暴怒的声音:“宋思言,给我滚回来!”

不等她回答,电话就被挂断了。

盯着手机,宋思言苦笑了下。

在他宋青山眼里,她到底还是不是他的女儿?

想到这个,宋思言仰起小脸,脸颊上还有未干的泪痕,她轻嗤了声,“宋思言啊宋思言,他都能把你卖了,就别对他有任何期待了。”

狠狠抹了把脸,整理好心情,宋思言翻身下床,径直走进浴室,站到花洒下,旋开,温热的水洒下来。

她用力搓洗着身上的每一寸肌-肤,想要把那个变态男人留在自己身上的痕迹都洗掉。

直到肌-肤都搓红搓疼了,她才停下来。

从浴室出来,捡起地上的衣服穿好,然后又把落在一旁的包包捡起来,并把掉出来的东西随便扫进包里。

她没有发现自己的东西混着一个U盘。

待都收拾好,她才匆匆的离开了酒店。

回到宋家,一走进门,就看到坐在客厅的父亲和秦虹母女。

一家三口。

而她就像是误闯进来的外人。

宋思言压下心底的酸涩,冷着脸走过去,站到宋青山面前,开门见山的说:“爸,把妈留在我名下的房子还给我。”

一听她提这个,宋青山蓦地站起来,扬手重重打在她脸上。

啪!

清脆而响亮的声音,足以见得他使了多大的劲,宋思言脑袋短暂的空白,耳边轰轰响着,脸颊上传来了火辣辣的疼。

宋青山压抑着怒气的声音响起:“你还有脸找我要房子!”

听到这话,宋思言眼瞳一缩,锐利的目光射向他,“你反悔了?”

不等宋青山回答,一旁的宋思萍开口了:“看不出姐姐这么清纯的人,骨子里竟然还是那么的放荡。”

宋思言转头瞪向她,“宋思萍,你把嘴巴放干净点!”

宋思萍嗤笑了声,看着她目光充斥着鄙夷,“姐姐,你这是在装傻吗?昨晚李先生去的时候,根本还没进你的房间,就看到有个男人从你房间里出来。”

闻言,宋思言懵了。

昨晚的男人竟然不是那个李先生,那是谁?

来不及细想,就听宋青山气呼呼的说:“现在李先生不打算把那个项目给宋家了,那你也休想拿回你母亲的房子!”

“爸!”宋思言难以置信的看着宋青山。

昨晚如果不是他们使用那种下三滥的手段,她也不会连跟谁发生关系都不知道。

现在他竟然反悔了!

秦虹瞧出了她的心思,冷哼道:“既然那么想要那个房子,昨晚你就不该那么做!”

那个项目他们可是盯了好久,眼见就要到手了,谁知竟然被她搞砸了!

听出了秦虹话里的指责,宋思言怒极反笑,抬起小脸,淬满寒意的目光瞪着秦虹:“我怎么做?你们把我当商品卖给那个变态,自始自终我说过一句什么吗?怎么?到头来还是我错了吗?”

她深深吸了口气,看着宋青山,态度特别坚决的说:“不管如何,今天你必须把房子还给我,那是我妈留给我的!”

宋青山看了她一眼,然后转头和秦虹交换了个眼神,这才慢条斯理的开口:“可以。”

闻言,宋思言眼里闪过一丝喜色,但宋青山后面的话让她的心重新坠入了冰窖,冷入骨髓。

“李先生愿意再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去好好赔罪,并且当他的女人,他就可以不计较昨晚的事。”

原来他们是打的这种主意!

那个李先生据说是个变态,嗜好奇怪,当了他的女人,恐怕最后连命都要搭上。

宋思言好笑的看着他们,“如果我不同意呢?”

“那个房子你就别想了。”

宋青山无情的话让宋思言心里一阵难受,明明是他的女儿,可他竟然这样威胁她。

秦虹在一旁搭腔:“这事可由不得你不同意。”

话音一落,她扬声喊来了两个保镖。

宋思言戒备的看着她,“你想做什么?”

秦虹勾唇一笑,没有回答她,而是冲保镖命令道:“把大小姐抓起来,押着去见李先生。”

见保镖冲自己过来,宋思言往后退,对方人高马大的,她根本就别想逃。

可又不甘心就这样被他们决定了自己的命运。

眼角余光瞥见了旁边的花瓶,一抹精光自眼底闪过。

她突然冲上去拿起花瓶。

这个花瓶可是秦虹最宝贝的,据说价值好几百万呢。

“你要做什么?”秦虹大惊失色。

宋思言缓缓勾起唇角,在宋青山和秦虹惊慌的神色下,用力将花瓶砸向那两个保镖。

两个保镖动作倒也利落,一下子就闪过了花瓶,花瓶落地,碎片四溅!

“我的花瓶啊!”秦虹声音都变了。

吓得正要上前去抓宋思言的保镖硬生生顿住了脚。

就是现在!

宋思言转身冲了出去。

见她跑了,宋青山整个脸色都黑了,冲两个保镖怒吼道:“还不快去把人给我抓回来。”

……

经过了一个晚上,陆景珩身上的药效也差不多都退干净了,这时,他才发现U盘不见了。

剑眉狠狠皱起,难道是掉在了酒店?

于是,他带着人返回酒店,一走进昨晚那个房间,正好有人在收拾,他立马上前。

“请问你有看到一个U盘吗?”

对方摇了摇头,“没有。”

如果不是掉在这里,那掉在哪里了?

陆景珩的目光看向房间里的床,昨晚在这里发生的一切犹如电影画面一般在他脑中盘旋着。

随即,目光一凛。

那个女人!

他转头看着身后的助理,“言旭,帮我查个人。”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