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情不予轻言 第5章 果真是小三作派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痴情不予轻言小说简介

《痴情不予轻言》是作者方幸时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宋思言,陆景珩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站在宋家别墅门口,宋思言的心情很是很复杂,原我以为自己短时间内不回再回这个地方,却没想这么快就回去了。想起等下就要面对自己父亲和秦虹那反胃的嘴脸,她就想打退堂鼓。但她想到等下又要面对父亲和秦虹那恶心的嘴脸,她就想打退堂鼓。。...

痴情不予轻言小说-第5章 果真是小三作派全文阅读

站在宋家别墅门口,宋思言的心情很是复杂,原以为自己短时间内不回再回到这个地方,却没想这么快就回来了。

想到等下又要面对父亲和秦虹那恶心的嘴脸,她就想打退堂鼓。

但她已经和那人立了字据,怎能临阵脱逃呢?

反正到时候就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

“她怎么还不进去?老大,需要我去催催她吗?”言旭见宋思言站在别墅外愣是不进去,不禁有些着急了。

闻言,陆景珩抬眼看了过去,正好看到宋思言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走了进去。

他微微挑了挑眉。

宋思言小心翼翼的走进别墅,意外的发现楼下并没有人在,不由得松了口气。

他们应该是都出去了吧?

她环顾着四周,确实没有发现父亲他们的身影,也就放心大胆的直接上楼拿包。

谁知当她拿着包走出房间,好巧不巧被秦虹和宋思萍逮了个正着。

“思言,既然回来了,就别想离开。”秦虹视线扫过宋思言手里的包,冷冷一笑。

还以为这死丫头跑了就不会回来了,没想到竟然自己回来了,那么她就不可能再让她跑了的。

宋思言懒得搭理她们,绕过她们就要离开。

“宋思言,你别想走!”宋思萍抓住了她的手。

“放手!”宋思言回头瞪她。

宋思萍冷笑,“我的好姐姐,你觉得我可能放手吗?”

“你!”虽然在回来之前,她就有心理准备会遇到这种情况,但真的遇上了,心里难免还是有些害怕。

“思言。”秦虹走到她面前,涂着厚厚粉底脸上堆起虚伪的笑容,说:“思言,人家李先生看上你,那可是你的福气啊,只要你跟着李先生,你下半辈子也就不用愁了。”

不用愁?

就李轩那变态嗜好,她恐怕就没有下半辈子了。

宋思言忍不住轻嗤了声,看着她们的目光充满了嘲讽,“秦虹,这么好的事,我就让给宋思萍吧,这样不仅宋思萍连你的下半辈子都不用愁了。”

秦虹笑,“我也想啊。”

一听她这么说,宋思萍急了,嘴巴一时没忍住,嚷道:“妈,我才不想当那个变态的情人。”

宋思言眯了眯眼,原来他们也知道那个李轩是个变态啊,却还要把她送过去,可真是良苦用心啊!

“思萍!”秦虹低喊了声,虽然宋思言逃不掉被卖给李轩的命,但还是不愿让她知道太多事,免得节外生枝。

宋思萍知道自己失言了,讪讪的闭上嘴不再吭声。

“思言,李先生看上的可是你啊,所以这样的福气,思萍是享受不到了。”

秦虹的话让宋思言冷笑连连,那哪是福气,根本就是火坑!她分明就是欺负自己没妈疼!

为免夜长梦多,秦虹喊来了两个保镖,“把大小姐送到李先生的住处去。”

闻言,宋思言脸色一白,如果自己再不想办法逃跑,这辈子可就真的完了!

她斜睨了眼宋思萍,在保镖要上来抓自己的时候,猛地将宋思萍推向他们。

然后趁着保镖去扶宋思萍的时候,拔腿就跑。

然而没跑几步,就被保镖追上抓住了。

“你们放开我!快放开我!”宋思言使劲挣扎着。

秦虹走过来,伸手用力捏住她的下巴,勾唇冷笑,语气鄙薄的说:“你在外面和野男人鬼混,人家李先生还要你,你就要感恩戴德,竟然不知好歹还想跑!”

“我呸!”宋思言冷冷的瞪着她,“秦虹,你果真是小三作派,只会这些下三滥的手段……”

“啪!”

清脆而响亮的耳光声骤然响起。

宋思言歪着头,脸颊上传来火辣辣的痛意,她咬了咬唇,猛地抬头,寒气逼人的目光直直射向秦虹,眉眼间尽是嘲弄,“怎么?恼羞成怒了?难道我说错了吗?当年不是这些下三滥的手段,你怎么可能爬上我爸的床呢?秦虹!”

“死丫头!”秦虹气得再度扬手就要扇过去。

宋思言闭起眼,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疼痛。

就在这时,一只手伸过来抓住了秦虹的手。

秦虹吓了一跳,回头,在看到是一个英俊得过分的陌生男人时,眼里闪过一抹惊艳,紧接着质问出声:“你是谁?”

一旁的宋思萍在看到陆景珩时,眼睛都直了。

好帅的男人啊!

意料中的巴掌没有落下,宋思言缓缓睁开眼,陆景珩那张清贵好看的脸落入了眼里,眼睛倏然瞪大:“你怎么来了?”

陆景珩看向她,视线触及她白净脸颊上的通红的巴掌印时,眸光冷了几分。

她进来太久了,他以为她趁机溜了,于是进来看看,正好听见了她继母嘴里的那句“和男人鬼混”。

登时,他周身的温度“嗖嗖”的往下掉。

不进来,真的不知道她竟然会被人欺负到这种地步。

感觉一股气堵在了胸口,他冷冷的开口:“你进来太久了。”

他的声音冷得有点瘆人,再加上被他看到这种情况,宋思言只觉得丢脸,心里很不是滋味。

“对不起。”她把头低下,声若蚊呐。

看她隐忍又屈辱的模样,胸口的气竟慢慢的散去,陆景珩眸光微闪,侧头,森冷的目光落在秦虹身上。

对方一接触他的目光,竟不自觉的打了个冷颤,但还是硬着头皮冲宋思言嚷:“怎么?宋思言你竟然把你的野男人都带了?”

野男人?

宋思言和陆景珩不约而同的皱起眉,对从秦虹嘴里说出来的这三个字感到很不爽。

“啊!”

陆景珩突然收紧抓着秦虹的手,对方吃痛得哀嚎出声。

随后,他用力甩开秦虹,后者一个趔趄,如果不是宋思萍及时扶住她,就该重重摔在地上。

陆景珩上前,视线淡淡的扫过那两个抓着宋思言的保镖,薄唇轻启:“放开她。”

明明很平静的三个字,两个保镖却感受到了摄人的肃杀之气,下意识的就松开了宋思言。

伸手将宋思言揽进自己的怀里,陆景珩懒得去管秦虹他们的反应,搂着宋思言扬长而去。

见状,秦虹尖声喊叫:“愣着干嘛?快把他们给我拦下!”

两个保镖这才反应过来,赶紧追了上去。

只见陆景珩侧身,长腿一抬,利落的踹飞了两个保镖。

宋思言看得目瞪口呆,愣愣的被陆景珩搂着,大摇大摆的离开了宋家别墅。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