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情不予轻言 第6章 承诺不作数了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痴情不予轻言小说简介

《痴情不予轻言》是作者方幸时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宋思言,陆景珩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出了宋家大门,宋思言才松了口气,的话也不是身边这个男人,怕是自己今天晚上就走不出了。仔细仔细一看,这个男人也并也不是那么非常讨厌嘛,最起码,他也算救了自己一命也不是吗?宋思言依仔细一看,这个男人也并不是那么讨厌嘛,起码,他也算救了自己一命不是吗?。...

痴情不予轻言小说-第6章 承诺不作数了全文阅读

出了宋家大门,宋思言才松了一口气,如果不是身边这个男人,恐怕自己今晚就走不出来了。

仔细一看,这个男人也并不是那么讨厌嘛,起码,他也算救了自己一命不是吗?

宋思言依然被陆景珩长臂搂着,陆景珩胸膛的温度渐渐传来,她禁不住脸红起来。

“谢谢你,刚才,救了我。”宋思言感激的说,这倒是句实话。

正当她沉浸在陆景珩的救命之恩中,身边的温度却瞬间消失。

陆景珩一把收回了搂着宋思言的手臂,将她推了出去,倒也没有理会她的致谢。

只是双手插兜靠在车上用下巴指了指她的包包:“把东西给我,马上!”

宋思言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成冰,这个男人,一点都不绅士!

想到那晚的事,宋思言就气不打一处来,她狠狠地盯着陆景珩准备说脏话,却被陆景珩一个眼神杀了回来,只好乖乖找东西。

宋思言蹲在地上翻遍了整个包包,除了自己的化妆品和必需品,再没有其他。

不可能啊!

随着叮铃当啷的声响,陆景珩便看到宋思言,此刻正将包包倒置过来,倒出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

他皱了皱眉,问道:“怎么回事?”

“我,我没有找到你说的那个东西。”宋思言呼吸加重,伴随着紧张。

陆景珩面色一沉,猛的扣住宋思言的手腕,皱眉质问道:“没有找到?还是不想找到?”

“你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说,我是故意把你的东西藏起来了吗?”宋思言抬头反问。

他都说了那个东西对她有害无利,她会留着吗?

再说了,她都和他立字据了,她是那种出尔反尔的人吗?

“我的意思就是你是不是在撒谎,把东西藏起来了?”

陆景珩眯着双眼,看起来十分危险,握着宋思言的手腕力道随之加重。

天啊,她还指望着他帮她解决李家那个麻烦呢,怎么会藏着那个东西啊!

“嘶~”宋思言被握的吃痛不已,“我没有,今早回去之后,我的包就落在家里,我根本没有碰过!连你的东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又怎么会藏起来呢!”

真是不知道眼前这个男人是怎么想的,宋思言气愤的说:“既然东西不在这,就说明东西真的不是落在我这,况且你也没证据证明是我拿走的啊,说不定是你自己落在酒店,被酒店收拾走了呢?”

宋思言气的直咬牙。

陆景珩看着她的模样也不像是在说谎,便也不再为难她,猛的将她的手甩开。

东西到底在哪呢?

他直直盯着前方,陷入了沉思。

宋思言见状,边揉着刚才被陆景珩捏红的手腕,边气愤的瞪着他。

过了好一会,陆景珩才回过神,看见宋思言还坐在地上,“你怎么还不走?”

“我当然不走,你说过的,要帮我摆平李家的婚事。”

宋思言一脸委屈的说。

陆景珩看着她,突然嘴角一扯,便转身上了车:“东西没找到,不作数了。”

宋思言瞬间从地上反弹,急的上了陆景珩的车,阻止他开车:“喂!你说什么!怎么能不作数呢,你都立字据了!而且我已经答应回来帮你找了,找不到不能赖我啊。”

“我不管,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你要反悔吗,嗯?”

宋思言直接抓住了陆景珩的胳膊,瞠大眼睛看着他。

陆景珩脸色非常难看,他说话一向算话,自然做不出反悔的事儿来,但是那U盘一天没找到,他压根就没心思去理会宋思言的事儿。

但是眼下这个女人实在烦人,他还真没见过这么厚脸皮的女人。

“你这女人,你先把手放开!”陆景珩实在忍无可忍。

“不放,就不放!既然答应了的事就要做到,做人怎么能出尔反尔呢!除非之前立的字据还作数!”宋思言寸步不让。

好,很好,他陆景珩的这辈子第一次拿一个女人没办法。

陆景珩烦躁不已,无奈之下只好给助理打电话:“言旭,我劝你在十分钟之内滚来我给你发的地址,要不然,后果自负!”

另一头的言旭一头雾水的看了看依然维持在耳边的手机,总裁这是怎么了?

不出十分钟,言旭就穿戴整齐出现在陆景珩面前,当看到宋思言的时候,他还是有些惊讶的。

不过作为陆景珩最信任的人,他还是知道分寸的,不该看的不看,不该问的不问:“总裁,有什么吩咐?”

陆景珩指了指宋思言,言简意赅的向言旭说明了来由。

“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

“是,总裁!”言旭颔首回答。

话音刚落,陆景珩就下一把甩开了宋思言的手,“怎么样,刚才你也听到了,答应你的事我会办到,下车!”

宋思言悻悻的收回了自己的手,笑着说:“不下,反正我也要去市区,你就顺路载一程呗。”

陆景珩冷哼一声,手指敲击着方向盘:“我再说一次,下车!别让我把你给丢下去!”

“你!”

宋思言本来准备软磨硬泡,刚才不就成功了嘛,但是当她看到陆景珩恐怖至极的眼神,瞬间怂了。

停顿了半响,宋思言只能悲催的下了车,边下还边忍不住嘀咕着:“阴晴不定,真是个神经病!”

“你说什么?”陆景珩眯着眼打量。

“没,什么也没说。”说着宋思言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关上了车门,一溜烟的跑掉了。

言旭见状,嘴角上扬,总裁这是遇到对手了啊。

看着宋思言渐行渐远,言旭忍笑忍的实在痛苦,他轻咳两声询问道:“总裁,接下来去哪里?”

“你给我盯着那个女人,还有她的家人,一定要盯紧了!”

U盘没在酒店,就在她这边,有可能是今早包包落在家里,被谁给拿走了。

陆景珩眼神阴沉起来,但愿事实真的如那个女人所说,U盘不是她藏起来了,否则……

言旭看着自家总裁的脸又阴沉下来,自然知道那个U盘对总裁的重要性,便立即领命:“是,总裁!”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