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凤吟之王妃绝代 《龙凤吟之王妃绝代》请允许我向你挑战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小说简介

《》是作者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沈越百里婠小说名字叫作《龙凤吟之王妃绝代》,提供更多沈越百里婠小说全文深度阅读,沈越百里婠小说全文在线深度阅读。龙凤吟之王妃绝代小说沈越百里婠节选:沈越,竟然穿到一个孕妇身上?但是一个终身终身监禁的孕妇?很好,很强悍。 沈越很…...

小说-《龙凤吟之王妃绝代》请允许我向你挑战全文阅读

沈越百里婠小说名字叫做《龙凤吟之王妃绝代》,这里提供沈越百里婠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龙凤吟之王妃绝代小说精选: “十二次下药?Areyoukiddingme……”百里婠,你才是穿越来的吧……而她沈越,居然穿到一个孕妇身上?还是一个终身监禁的孕妇?很好,很强大。 沈越很好心地想,百里婠从小生活的环境决定了她的性格偏执,瑞王于她恐怕是人生的一道曙光,为了抓住这唯一的一丝光亮,所以就算飞蛾扑火也在所不惜,不怪她不怪她……摊上百里婠,被下药十二次,瑞王能忍到现在还没杀了她,才关她一个终生监禁也算很厚道了,不怪他不怪他…… 实在不是沈越太善良,只是沈大小姐没…

“十二次下药?Areyoukiddingme……”百里婠,你才是穿越来的吧……而她沈越,居然穿到一个孕妇身上?还是一个终身监禁的孕妇?很好,很强大。

沈越很好心地想,百里婠从小生活的环境决定了她的性格偏执,瑞王于她恐怕是人生的一道曙光,为了抓住这唯一的一丝光亮,所以就算飞蛾扑火也在所不惜,不怪她不怪她……摊上百里婠,被下药十二次,瑞王能忍到现在还没杀了她,才关她一个终生监禁也算很厚道了,不怪他不怪他……

实在不是沈越太善良,只是沈大小姐没心没肺,除了感兴趣的东西,其他都不往心里去,所以没什么好计较的。而沈越对凌司玦也没有忿忿不平,爱情是没有道理的,百里婠爱凌司玦,凌司玦不爱她,本来就没有什么对错。

当务之急是她沈越要想办法离开这个鬼地方,沈大小姐不想在这里生孩纸等死啊。有孩纸就有孩纸吧,以她沈越的本事,养活一个孩子自然不在话下。

想通之后,沈越边躺下休息边吩咐小玉:“我睡一会儿,晚饭再叫我。”

“是,小姐。”

沈越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唤来小玉梳洗,坐在略为发黄的铜镜面前,沈越第一次看到她,不,是百里婠的容貌。

未施粉黛,清瘦的小脸略显苍白,细细的月牙眉,小巧的鼻子和嘴巴,最有特色的都只能算那一头乌黑柔顺的秀发了,清丽可人,勉强算个美女,绝对跟倾国倾城,国色天香这样的词挨不到边。沈越轻叹一声,可惜了前世那张美得具有侵略性的脸了。这百里婠,还真是一个拿的出手的优点都没有啊。可是,以后,她沈越便是百里婠了。

小玉将百里婠的头发全部绾上去,百里婠皱眉,“放下来。”本来就只有这头秀发有可取之处,还绾上去。小玉立马开口:“小姐,您已经是王妃了,这,于理不合啊。”

“没事,我说放下来就放下来。”

“这……是,小姐。”小玉听话地给百里婠梳了一个未出阁的发髻,两边各挑了一缕柔柔地垂下来,上方的发髻只用一根银钗斜插固定,其它的都披散下来,垂在身后,简单大方。

小玉给她找来一件月牙白锦锻笼沙裙,百里婠看了一眼,“不要白色的。”

小玉惊诧:“小姐,你不是最喜欢白色了吗?”

“为什么?”

“因为王爷最喜女子穿白衣啊。”

百里婠无语,自己走过去打开衣柜,果然大部分衣服都是白色的,最后在里面终于找到一件淡青色烟笼沙裙换上,用三根流苏作腰带系在腰间,几丝垂下来,随着主人的走动而轻晃,整个人换了一种感觉,平添了三分韵味。小玉呆呆地看着百里婠,“小姐,好不一样啊。”她不知道怎么说,还是那张脸,却不再梳繁琐的妇人髻,淡青色的长裙显得整个人都多了一分缥缈深邃的气质,先前的白色反倒显得人苍白羸弱了。

百里婠轻笑,她不喜欢白色,也不适合穿白色,假仙。

“吃饭吧,我饿了。”

“小姐,饭菜已经备好了。”

“嗯。”

看到桌子上摆着的饭菜时,百里婠怒了,这也是人吃的?冰冷的不知道是不是隔夜的青菜,发暗的豆腐,还有一碗不知道是潲水还是汤的东西。没办法,沈大小姐最是挑剔,从小山珍海味,吃的都是最好的东西,现在要她吃这样的东西,她的脸色已经不是一般的阴沉可以形容。再不待见百里婠也好,给一个孕妇吃这种东西?不如直接给红花更快!

“小玉!”百里婠冷声开口。

“啊?小姐。”

“去请王爷,就说我肚子痛,恐怕胎儿不稳。”

小玉顿时紧张起来,“小姐你怎么啦?怎么办,要不要请大夫?”

百里婠面色一缓,“傻丫头,我没事,不这么说,他不会见我的。快去吧!”

“哦知道了,小姐,小玉这就去。”

跟百里婠所料不差,小玉还没出碎云轩门口,把守在两旁的侍卫一手拦住了她,没有一丝可商量的余地,“王爷有令,碎云轩里的人一律不住出去,请回。”

“这位大哥,我家小姐肚子痛,恐怕胎儿不稳,你让我去见王爷吧,这也是王爷的孩子啊,如果出了什么闪失,你们担待得起吗?”

“这……”侍卫脸上闪过一丝犹豫,虽然王爷不待见王妃,但是孩子要是出了什么事情,他们的确承受不起后果。思考再三,侍卫开口妥协,“那好吧,你在这里,我去禀告王爷。”

小玉回来的时候,百里婠抬头看她,她点点头,百里婠心里有数,坐着等凌司玦过来。就在百里婠等到快要睡着的时候,听到门口传来悉悉索索的动静,睡意便醒了三分,起身抬头,一个紫色的身影跨入门口,百里婠这才看清了名动京都的瑞王,她百里婠的丈夫,以及,她肚子里孩子的父亲。

一袭华贵紫袍掩盖不住他的身长玉立,玉冠束发,如墨的发丝随意倾泻下来,刀削般的脸颊轮廓分明,浓密高挑的眉毛斜飞入鬓,一双魅惑的眼睛,眼底没有一丝情绪,深邃冷冽,高挺的鼻,性感微薄的嘴唇,腰间系一月牙白玉佩,通透无比,他跨步进来,气质高贵,仪态万千。

凌司玦。

果然是个吸引人的男人,百里婠想,如果忽视他周身那释放的阵阵冷气的话……

而此时凌司玦也抬头看到了百里婠,眼里先是一丝惊诧闪过,而后,泛起的是浓浓的厌恶和不屑。什么胎儿不稳,看她好好的站在那里,不过又是骗他来见她的借口,打扮成一副未出阁的样子,一点礼教都没有,是了,她什么时候有礼教过,有礼教能给他下药十二次?简直不知羞耻!想起这件事他眼底泛起的怒气更胜,浑身透出生人勿近的冷漠,恨不得过去一把掐死她。

“百里婠,你真是劣性不改,本王警告你,这是最后一次,如果你想用孩子来牵住本王,本王可以直接告诉你,你痴心妄想!”凌司玦一脸厌弃地说完,转身离开,一刻都不愿多留。

“王爷留步。”百里婠淡淡开口,“我们好好谈一谈”

“本王跟你没有什么可谈的。”

“王爷且慢,如果我跟王爷谈的是休书的事情,王爷有没有兴趣呢?”百里婠心中默数,一,二,三……凌司玦回头。

凌司玦眯眼打量她,眼前的女子一袭淡青色长裙,含笑望他,眼中泛着点点星光,没有那习以为常的痴迷与爱恋。

“你说什么?”

“以前是百里婠不懂事,现在我已经想通了,爱情是不能勉强的,王爷既然不爱我,我也不该强求,王爷可以给我一封休书,从此百里婠与王爷再无相关,王爷再也不用看见我,大可另娶自己中意之人,王爷意下如何?”百里婠摆出自认为和蔼可亲的微笑,告诉自己谈判一定要摆正态度。

“你又在耍什么把戏?你以为本王会相信你,现在怀了本王的孩子,倒是知道以退为进了,很好,你好歹聪明了点。”凌司玦冷笑,“若是你早有这个觉悟,本王也许会很高兴放了你,但是现在,你想都不要想,你这辈子除了待在碎云轩终老,其他地方都别想去!”

百里婠也不生气,休书她本来就没想能拿到手,依旧微笑地开口:“那么,请允许我向你挑战,王爷。”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