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流年 第三章 将才难成行帅路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潇湘流年小说简介

《潇湘流年》是作者萧艺才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轩云,无须拘礼。好好的短暂休息,养好身子就是。”  说罢,那俊美伟岸挺拔的中年人人对着轩云佳琪轻轻地一笑后,后转身房门房门离开。  轩云动嘴刚想说出来些什么,却被几只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抵住。那俏丽脸上笑意显现出来,淡淡地地说:“轩云,有些事不想说出来,就无须非要睁开迷迷糊糊的双眼,依稀见得佳琪的娇美的面庞对着自己,而自己无力的双手也被那芊芊玉手紧紧握住。轻轻摇头,清醒许多,发觉红木案台处还有一个高大伟岸的身影站立着。。...

潇湘流年小说-第三章 将才难成行帅路全文阅读

  无尽的黑暗中闪现出一丝丝星光,不知过了多久,一个个熟悉的面孔不断飘至眼前,有父亲的,有莲姨的,他们仿佛在诉说着什么?自己却完全无法听清。紧接着取而代之的是青梅竹马佳琪的哭喊着的面容。

  睁开迷迷糊糊的双眼,依稀见得佳琪的娇美的面庞对着自己,而自己无力的双手也被那芊芊玉手紧紧握住。轻轻摇头,清醒许多,发觉红木案台处还有一个高大伟岸的身影站立着。

  正欲挣扎起床对那人行礼,却只听一声浑厚的话语传来:“轩云,不必多礼。好好休息,养好身子便是。”

  说罢,那英俊伟岸的中年人对着轩云佳琪微微一笑后,转身推开房门离去。

  轩云动嘴刚想说出些什么,却被几只纤细的手指轻轻抵住。那娇美脸上笑意显现,淡淡地说道:“轩云,有些事不想说出,就不必硬要开口了。”

  轩云心中一惊,不知佳琪何时改变许多,一改当年的泼辣,竟成了这般温柔娴淑的女子,没想到只是离去三年,竟是这般物是人非。

  向着那美丽伊人微微点头后,正好困意袭来,又重新卧于软榻之中。梦中只感觉有一双温柔的手与自己紧紧相牵,自然自若,无丝毫刻意羞涩,拘束呆板,似乎就这般不再分离。

  次日清晨,完全恢复精神气的萧轩云,起身在厢房中的东北角处的书架旁,挑选着今日欲读之书。苍白的脸色也已褪去,丝丝红润现于面庞之上。

  翻开造型古朴的书籍,又开始泛舟书海,沉迷其中。仿佛对之前小巷中发生的激斗毫不在乎一般,双目炯炯有神,如痴如醉,不愧是曾经被儒学大师范老夫子所赞口不绝的“书痴”。

  就在此时,门外一阵叩门声传来,将轩云从书海之中唤回。

  “萧公子,韩老爷在厅堂等你,说是有些小事请公子帮忙。”韩佩才在在门外恭敬地说道。

  “佩才,对我就不必称呼公子了,私下无人之时,称呼轩云就是。”轩云开门后,对着三年前就陪伴自己的书童佩才微笑说道。

  得令的佩才,嘻嘻一笑,问道“轩云,这三年过得好么?”

  “嗯嗯,青衣道长待我极好,如同其亲传弟子似的。我身上的怪病也已好了大半,真是感谢道长呢。”

  “确实,确实。”随后佩才握住轩云肩膀,“不愧是萧佩将军之子,身高居然快要赶超我了。气色确实好了许多。”

  突然低声对着轩云说道:“老爷前日将周家那恶子教训了一顿,很可能是要请你一同去赔礼道歉。让你有个准备,可别说我告诉你的哦!”

  轩云淡淡微笑,沉默不语,韩叔对自己的恩情,此生确实难以忘记。但父亲的身亡,却也有他的责任。有时自己也不知该如何面对这个长辈。

  不久之后,两人来到堂前。护府侍卫迎来,没有通告,而是直接请萧轩云进厅堂之中。

  一进堂内,发觉堂中居然有一人被绳索束缚着,跪地不起。不禁加快脚步前去,甚至连腰间那两块玉佩也丝丝作响,上前朝那人微微一看。居然是前日驾马横行的那个锦衣华服的周家少年。

  目光一扫,眼前韩霏叔叔坐于首座,在客座坐着的是一位方脸粗眉的中年人,那人身后却是站立着前日将自己围于巷道的“周伯”。

  上前向三个长辈弯腰作揖,随后正色对首座韩叔说道:“不知韩叔唤轩云前来,所为何事?若只是为了接受道歉,请速速为这少年松绑,再谈他事不迟。”

  韩霏笑着应和:“周兄,林辉在我教训之后,早已知错。现在轩云也已原谅其行为,您就将林辉松绑,这样绑着对少年身体不佳。”

  一声怒哼传来:“这个逆子,平日游手好闲,不好好打理生意,还敢伤人,若不是将军您及时赶到救下萧轩云,那我们周家恐怕在处州之地将再无立足之地吧!”

  起身,举起拐杖,怒喝道:“逆子!连萧佩将军之子都敢伤害,你还有什么不敢!”

  周林辉只是沉默地看着那拐杖挥下,即将触碰到身体之时,一只巨手紧紧握住了拐杖。韩霏依旧淡淡笑道:“周兄,何必动手动脚,教训两声就是了。”

  轩云明白眼前这位不到花甲的周伯伯,乃遍布各地周家钱庄的大掌柜,家产富可敌国,绝非普通商人可比拟。

  赶忙为那跪地少年解围:“周伯伯,请您稍安勿躁。小生早已原谅周林辉的行为,请您快快为他松绑吧。”

  周增才听闻轩云此话,脸上怒意瞬间消失无影无踪,眉开眼笑地看着轩云说:“不愧是候门之后,自小便是宽容大度,他日成就无可限量啊!林辉,你这逆子,多学学轩云!赶快道歉。”

  说着,命身后周伯为林辉松绑。林辉站起身子后,咬牙说道:“萧..萧兄,在下多有冒犯,请勿怪罪。”显然那骨子里还是极其不情愿来道歉。

  轩云确实如周增才赞美的相同,虽不算大肚能容天下事,但也是个心胸广阔的少年,这也与其幼时接受儒家经典教育密不可分。

  堂内众人入座,轩云一旁沉默不语,仔细地聆听着两位长辈的交谈。眼睛时常盯着韩叔那英俊非凡的脸庞,不知在思索着何事?

  聊了许久之后,周增才突然笑问道:“不知韩将军青虎卫中可有空档,我这逆子,别的没有,一生武艺倒也不差。不知将军可否安排个闲职给小儿历练历练。”

  韩沛信拱手回应:“自然是有的,不过现在太平盛世,皇帝抑武扬文,无仗可打,无功可立。选择将军一途,不如科举入仕,成为文官更好些。”

  周林辉嘟嘴说道:“将军之父乃朝廷左仆射,又是柱国公,跟着将军怎能没有前途呢。”

  周增才又是拍打了逆子一下,对着韩霏道歉:“我这逆子多嘴,将军莫怪。我不过也想为他寻个好差事罢了,跟着将军,他日必将功成名就。”

  轩云默默地听着几人对话,心感无聊,思绪早就飞到九霄云外去了。就这般推来推去,最终将周林辉安排于百将一职。对于一个未经任何阵仗的十八少年,确实也算个高职位了。

  待周家父子离去后,韩霏与轩云二人站立在大门之内,目送着周家父子。

  韩叔转身对着萧轩云说道:“轩云,你愿来我青虎卫中学习兵法韬略么?或许系统地学习会更加利于你的成长。”

  萧轩作揖一道:“轩云万幸之至,但轩云身体孱弱,怕是心有余而力不足,难以成冲锋陷阵,守家卫国的将军!”

  韩霏刚毅的脸庞上浮现淡淡笑意:“若难以成将,为帅便可!”

  一声意蕴悠扬的笑声由韩沛信传出,轩云仿佛被击中心灵痛处一般,呆立当场,

  或许经历灭门的他,更懂得保护与珍惜吧。

  一条新路由韩叔开辟开来,若是成为万军统帅,或许就可阻挡青衣道长所预言的乱世来临吧。

  若是这般,或许就能保护自己所珍视的人与物。

  真的不想再次失去珍稀之物,真的不想再次经历那样心如刀绞的痛楚。

  呆立良久后,对着身前韩叔说道:“我愿!”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