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叔首徒 第二章 南山村诡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九叔首徒小说简介

《九叔首徒》是作者直折剑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南山村是长门镇治下一个小村庄,最近突然发生了件怪事:村中几个年轻力壮的小伙,早上梦到与一妖冶的红衣女子滚床单,进而日愈明显消瘦,没几天就死了一个!滚床单的人少了个,那当然非人的红衣女子找及时补充,居然找上了南山村村长的独子。这下南山村的村长再不能够事不关...

九叔首徒小说-第二章 南山村诡事全文阅读

南山村是长门镇治下一个小村庄,近来发生了件怪事:村中几个年轻力壮的小伙,晚上梦见与一妖艳的红衣女子滚床单,由此日愈消瘦,没几天就死了一个!滚床单的人少了个,那肯定非人的红衣女子找补充,竟然找上了南山村村长的独子。这下南山村的村长再不能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第二天发现独苗大中午还没起床,问清缘由后,他赶忙叫人来找九叔救……他儿子的命。“带上家伙,咱们现在就去南山村!”九叔是个古道热肠的道士,听说有妖邪作祟,连价钱都没问,就将事情应了下来。“带哪些?”文才问道。“纸笔墨剑都带上!”九叔道。“什么?”文才又问。“黄纸、红笔、黑墨、木剑!”九叔不悦地道。跟了自己这么久,这常识都说过很多遍了,竟然还问,是故意卖傻凸显我的高明么?但名师出高徒,你这样,我很丢人啊!“对了,把指鬼针也带上,这可能是鬼怪作祟!”九叔又道。文才去准备家伙,这时陈秋生也在大弟弟和腚上擦好了活络油,穿好衣服从屋中走了出来。“你身上还疼不疼了?”九叔问道。“不疼了,师父的活络油真有效!”陈秋生拍马屁道。“不疼的话,那就跟着去帮忙吧!”九叔道。一听这话,陈秋生慌了,刚刚几人的对话,他可是听到了的。他如今才练了一天拳脚,道术未成,就要去面对前任记忆中见过几次的恐怖鬼怪,他很想问一句:“我现在可以说身上还痛吗?”“是!”在九叔的目光注视下,陈秋生只能硬着头皮应下了。………………南山村名字里带个山字,自然是个山村,在镇子南边,离义庄有有七、八里地,只有一条陡峭的山路连通外界。师徒三个随村长派来的小厮赶到南山村的时候,已经下午五点了,在村口,他们看到了一群人面色焦急地等在那。那些人,一个是穿着绫罗绸缎、大约五十岁的秃顶大叔,他边上站着个二十来岁,穿旗袍做少妇打扮的艳丽女子,身后有几个打伞提壶的小厮,再边上是几个一脸菜色的农民伯伯。“那是我家老爷,南山村的李村长!”那小厮指着那穿绫罗绸缎,看着像个土豪的秃就是土豪。——这年头,村长、保长、镇长什么的低级干部,都是地主老财担任,就连地方武装保安队,也是由这些土豪出钱供养的,用来欺压老实农民,催租、征税、欺男、霸女用的。“九叔,你来了,走了这么久,一定累了吧?这眼看到饭点了,先到我家喝茶歇息会,我已吩咐人准备了酒菜……”那李村长有些焦急地上前道,其实他更想说快去看看我儿子,想法救救他。陈秋生下午聚精会神画了一个小时的符,打了三趟八卦掌,舞了四遍诛邪剑法,又奔了七、八里路,现在是又累又饿,很希望九叔答应这村长的合理要求。“先不急着吃饭,我先去看看那死者,他与那邪祟接触最深,希望能找到一些线索,然后去看看那些被邪祟缠住的人,看看还有没有得救。”九叔说道,真是古道热肠,道士楷模。“这样吧,未免九叔来回奔波,我让人把那些人集中到祠堂去。至于死者,阿三,你带九叔去看,然后带九叔去祠堂。”李村长道。“是!”阿三就是那个带路的小厮,恭谨地答道。看来天生是跑腿的命,一下午来回跑十五六里山路,不知道脚上有没有起血泡?“如此更好!”九叔答了句后,随小厮去了死者家,陈秋生连忙跟上,未走远,便听见那李村长道:“你们快回去,把自家孩子送祠堂去,九叔是有真本事的,或许能捡回条命来。”到那死者家里,那家人正在料理后事,两个老人悲悲戚戚,一个小媳妇哭哭啼啼,还有一个不懂事的小娃娃在灵前跑来跑去,那光景,凄凄惨惨,看得人心酸。九叔默站了一会,让阿三上去说明来意,得到死者家人同意后,便走进屋中,准备验尸。“道长,你一定要除了那女鬼,为我家阿龙报仇!”两个老人悲切地道,双目通红。“如此害人邪物,找到的话,务必不留它!”九叔坚定地道。陈秋生和文才很有自知之明,上前合力打开那口薄棺,好在刚死不到一天,异味不是很大,让陈秋生松了口气。往棺中望去,师徒三个就见到一个脸白如粉底,瘦弱如干柴的青年穿着寿衣躺在棺材里。九叔翻开死者眼皮看了下,然后拿出指鬼针也就是加持过法术的罗盘放在死者身上,指针不动。“师父,死者已经入殓,有什么也洗干净了,指鬼针是感应不到什么的!”文才道。“多嘴!”九叔瞪了文才一眼,收了指鬼针,陈秋生和文才连忙将棺材合上。九叔对死者家属道:“死者是在哪里遇到这邪祟的,麻烦带我们去看看!”“是在我家芭蕉林外的小木屋!”那小媳妇道。“那里我知道,我带道长们过去;李叔、李婶、阿龙嫂,你们继续料理阿龙哥的后事吧!”都是乡里乡亲的,阿三热心地道。………………芭蕉林离村子有点远,在村后大山背后的山凹里,一行爬过山梁,就见无穷碧绿而巨大的芭蕉叶,连绵十数里,风光很是秀丽。“哇,好大一片芭蕉林,里面怎么这么多芭蕉树和芭蕉叶呢?”文才感叹道。这个没大脑的,也不想想芭芭蕉树不多能叫芭蕉林?芭蕉树多芭蕉叶能不多?陈秋生连忙拉开与文才的距离,他可不想让人知道自己和文才这中二少年有关系——虽说在场的另外两人都知道。“咳咳,这芭蕉树,是村民们种来喂牲口的,芭蕉还能食用用,根叶果可药用,所以家家种,年深日久,就有这么多芭蕉树和芭蕉叶了。”阿三咳嗽着道,巧妙的将文才傻话给掩盖过去,陈秋生暗道却是个圆滑的家伙。“喂,芭蕉属阴,用符水泡过的蕉叶能开尸眼,跟咱们用柳叶开天眼一样。”九叔对两个徒弟道,却是工作也不忘教导弟子。他真是个好师父,只可惜以前两个徒弟,完全不上进!教导过弟子后,九叔又道:“芭蕉树叶大遮阴,这山凹又不通风,阴气堆积不散,久生怪异,也不足为奇,那邪物可能就是来自这芭蕉林。阿三,这片芭蕉林中,有没有坟墓?”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