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崇祯四皇子 第二章 安排后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我是崇祯四皇子小说简介

《我是崇祯四皇子》是作者玉召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朱慈炤一瞬间想起了史料中另一个记载,李自成立刻要破城而入,崇祯皇帝召三子再相见,见三子还穿的华美的服饰,便哭到:“此何时,可弗改装升级呼?” 便崇祯皇帝命太监寻来旧衣物亲手给三子换下衣物,接着命忠心的太监将三人分别为1送至勋贵家中。...

我是崇祯四皇子小说-第二章 安排后事全文阅读

朱慈炤瞬间想到了史料中另一个记载,李自成马上要破城而入,崇祯皇帝召三子相见,见三子还穿着华丽的服饰,便哭到:“此何时,可弗改装呼?”

于是崇祯皇帝命太监寻来旧衣物亲自给三子换下衣物,然后命忠心的太监将三人分别送至勋贵家中。

只可惜李自成入城后,这些勋贵将太子朱慈烺和朱慈烔交了出去,只余下一个机灵的永王朱慈炤逃至山东,一直活到康熙四十七年,但最终也被螨清发现处死。

看了看自己和朱慈烺、朱慈烔华丽的服饰,没想到,历史,再次重演!

“殿下?”

见朱慈炤愣神,内卫不禁有些着急。

“你们前面带路,我们速速赶往!”

回过神来,朱慈炤收剑入鞘,急忙和几人汇集,向乾清宫赶去。

见朱慈炤进入队伍中,太子朱慈烺不禁笑着打趣道:“四弟刚刚呆愣了片刻,莫不是吓坏了?”

“怎么会,四弟这不是拿着宝剑的么!”朱慈炤未及回答,老三定王朱慈烔跟着笑道。

“呵呵!”朱慈炤朝太子朱慈烺见礼,只是淡淡一笑却没有说什么,太子和定王是周皇后所生,他朱慈炤是田贵妃所生,所以虽然都是十来岁的孩子,平日里却没少勾心斗角。

但田贵妃早已经去世,朱慈炤双拳难敌四手,所以平时难免会落入下风。

见朱慈炤不说话,朱慈烺和朱慈烔对视一笑,齐道果然又是这样,脸上满是得色。

他们只是十四五岁的孩子,怎知如今之危险,朱慈炤并不搭理他们,向带队的近卫打探道:“敢问将军,如今李贼已到了何处?”

那带头的近卫很明显脚步一顿,深深的看了朱慈炤一眼,恭敬回道:“卑职不敢称将军,卑职乃锦衣卫百户翟三,刚刚听前面兄弟传回来的消息,李贼已然攻破外城,内城多处城门也被攻破,只怕......”

翟三没有说下去,但是朱慈炤很清楚他下面将要说什么,闻言点了点头,不禁加快了脚步。

众人一路飞奔,来到乾清宫殿前,只见殿前聚集了上百名手拿刀剑的太监和近卫,朱慈炤叹息一声,心道恐怕这是崇祯王朝最后的武装力量了。

众人见太子和定王、永王到来,也不言语,皆是默默地让开一条道路,容三人过去。

乾清宫殿门被打开,朱慈炤三人依次进入,进入殿中,只见这位中年天子,已然两鬓斑白,正在殿内来回踱步,而殿中除了崇祯皇帝外,只有一个年老的太监垂头立在那里,只怕这就是和崇祯皇帝一样有名的太监王承恩。

三人入门时,崇祯皇帝似乎正在自言自语些什么,又似乎在和王承恩说什么,朱慈炤隐隐约约的听见什么“不可让她们受辱”之类的话,朱慈炤心中一突,心道这是要杀妻杀女的节奏啊。

听见有人进来,崇祯皇帝眼前一亮转头看来,朱慈烺三人急忙下拜,崇祯皇帝却是两步来到三人面前,声音有些嘶哑的将三人扶起道:“皇儿快起。”

待看到三人仍旧身穿华服时,崇祯皇帝亦如史书中所说的那样不禁痛心疾首道:“时至今日,怎么还穿的如此华丽,难道是害怕反贼寻不到尔等吗?”

听到崇祯如此话语,太子朱慈烺和朱慈烔却吓坏了,朱慈烺一下子跪在地上道:“父皇,我听少詹事项煜言,我京城数次被围,皆是无事,且勤王大军顷刻便至,平西伯吴三桂也已然率军勤王,怕没有父皇所言之危吧?”

“嗯嗯!”

朱慈烔亦是连忙点头,眼巴巴的看着崇祯皇帝,只希望崇祯皇帝点头称是,安下心来。

朱慈炤心中顿时了然,怪不得这两人有恃无恐,还有心情调笑自己,原来是被那些叛臣给蒙蔽了。

不过确实,北京城被建虏(清军)围了多次,至今平安无事,小小孩子哪能想到这竟然是最后一次呢。

崇祯皇帝闻言顿时大怒,骂道:“贼子误我太子,该杀!”

但此时崇祯有心诛贼,却也无力回天,痛骂了几句,崇祯皇帝才扭头对王承恩道:“速去取民衣,与三王换上。”

直到这时朱慈烺和朱慈烔才发现事情的严重性,顿时脸色惨然,呜呜哭泣起来。

史载:三王闻之,不复淡然之色,皆跪伏于地痛哭不已,上悯而痛,亲与其衣。

可这次朱慈炤可是没跪,他脑中此时在飞快的计算,计算如何帮助崇祯皇帝一众人安然南下,此时守城已然不现实,唯一可以做的事情,便是帮助众人脱逃。

心中再三完善计划,朱慈炤上前一步道:“父皇为我等换衣,可是要将我们送往勋贵家中?”

崇祯皇帝看着四子纯真无邪的小脸,苦笑道:“正是。”

“儿臣以为不可。”

崇祯皇帝话音刚落,朱慈炤直接反对,因为他知道后来的走向,太子和定王被送至成国公朱纯臣家中和勋戚家中,直接被献出去了,而一路出逃的朱慈炤则顺利逃到了山东,并且还多活了几十年。

见崇祯皇帝面有疑惑之色,朱慈炤接着道:“儿臣以为诸勋戚不忠,儿臣等往,勋戚为保全荣华富贵,必定杀我等为李贼投效,儿臣皆死。”

崇祯皇帝脸色猛然一变,他本就多疑,不然也不至于弄到如此境地,但他还是不甘心道:“成国公不至于也是如此吧,我将尔等送至成国公处,尔等必定无恙。”

朱慈炤心中疯狂吐槽,想要反驳崇祯却没想到成国公朱纯臣这人有什么劣迹,便只好道:“儿臣听闻成国公此人轻利而重命,若是钱财交于成国公,当是妥当的,但是关乎身家性命之事交于成国公必是不妥。”

马德,朱慈炤忍住自己内心的恶心,心道自己又说违心的话了,那成国公后来被李自成追饷的时候,可是在家里搜出了近十万两得的现银子,划重点,是现银子,小山一样高,还不算其他的珍奇古玩。

“这......”

崇祯皇帝犹豫了,但是这也符合他的性格特点,当断不断,多疑少谋。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