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崇祯四皇子 第一章 崇祯不能死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我是崇祯四皇子小说简介

《我是崇祯四皇子》是作者玉召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火光连天,细雨绵绵,阴沉的天空中没有一颗星星,到处都是哭喊声,不时轰鸣的雷声,肆意的宣泄着他的愤怒。崇祯十七年三月十八日,即公元1644年4月24日,建国270余年的大明朝,终究是要亡了...

我是崇祯四皇子小说-第一章 崇祯不能死全文阅读

火光连天,细雨绵绵,阴沉的天空中没有一颗星星,到处都是哭喊声,不时轰鸣的雷声,肆意的宣泄着他的愤怒。

崇祯十七年三月十八日,即公元1644年4月24日,建国270余年的大明朝,终究是要亡了。

闯王李自成已攻破外城,马上就要破内城而入!

其实也无需闯王攻城,守城的武勋和太监为了保得性命和富贵,早已经向闯王献下数座城门。

咔!

一道闪电划过天空,一个躺在玉床上的少年,猛地惊醒了过来。

朱慈炤满脸懵逼的看着周围的景物,怎么回事,自己不是被犯罪分子枪杀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一段记忆涌进了朱慈炤的脑海......

朱慈炤脑中昏昏沉沉,他在特种部队退役之后便在市刑警队任队长,三天前,在带队追捕贩毒分子时,不幸中弹身亡。

他本以为自己就这样死了,没想到自己竟然穿越了,而且重生到了崇祯皇帝四子的身上。

但,刚刚读取的记忆告诉朱慈炤,他来的并不是时候,因为今晚正是闯王李自成破城而入,崇祯皇帝自缢煤山的日子。

而他自己刚刚惊慌之下从阁楼上摔下,但是不知怎的,原主人死了,他朱慈炤却借尸还魂了。

朱慈炤也是历史爱好者,特别是明末清初这一段汉统没落史,他更是一清二楚,所以在短暂的思考之后,朱慈炤立马做了一个决定——兴汉统,续明祚!

史载,崇祯十七年三月十九日凌晨,崇祯皇帝和太监王承恩于煤山自尽。崇祯帝死前在衣服上留下遗言:“朕自登基十七年,虽朕薄德匪躬,上干天怒,然皆诸臣误朕,致逆贼直逼京师。朕死,无面目见祖宗于地下,自去冠冕,以发覆面。任贼分裂朕尸,勿伤百姓一人。”

现如今已是十八日晚上八九点钟,所以当务之急,便是要找到崇祯皇帝,决不能让崇祯皇帝自缢。

因为朱慈炤很清楚,在崇祯皇帝死后,苟延残喘的明帝国因为天子之位,是怎样进行内斗的,所以崇祯皇帝绝对不能死,只要崇祯皇帝不死,那就占据着天下大义,崇祯皇帝在一天,天下藩王便只能奉崇祯皇帝为正统,而不会因为皇位相互争斗,而自己,也有了些许可操作的空间......

崖山之后无中国,明亡之后无华夏绝不能发生!

急匆匆的从墙壁上取下一把宝剑,朱慈炤刷的一声拔出宝剑,看着宝剑冒出的幽幽寒光,朱慈炤一咬牙从房中冲了出去。

外面已经飘起了蒙蒙细雨,宫中到处都是逃难的宫女太监,也许因为大难来临的缘故,朱慈炤身边竟无一个跟从的侍从,朱慈炤一把抓住一名正抱着包袱逃难的小太监,喝问道:“陛下何在?”

这小太监正逃命要紧,不曾想突然有人抓住他,顿时便要大骂,但看清朱慈炤的狰狞的面目之后,不禁吓得一哆嗦,颤巍巍的指着烟雨蒙蒙的远处宫殿道:“回永王殿下,听说陛下召集了各宫娘娘在乾清宫训话。”

崇祯十五年三月,朱慈炤封永王。

“训话?这时训什么话?”

朱慈炤心中疑惑。

而小太监却趁机连滚带爬的溜走了。

突然,朱慈炤一个激灵想起了史料中的记载,说是崇祯皇帝为了宫中女眷不受李自成欺辱,命令各宫娘娘及公主自尽,凡违背崇祯皇帝命令者,崇祯皇帝便亲自持剑砍死,就连自己的亲生女儿,坤兴公主和昭仁公主都不放过,一人被崇祯皇帝砍断一臂,一人直接被崇祯皇帝杀死。

这是崇祯皇帝抱着必死的决心下的决定,但是朱慈炤既然穿越了,又怎么会让这种悲惨的事情发生。

念及此处,朱慈炤便顺着脑海中的记忆向乾清宫奔去,而刚刚拐过一个宫殿长廊,迎面便来了一队十几人的皇宫内卫,这个时候了,皇宫内卫皆逃的逃死的死,怎会还有一队内卫?

朱慈炤一定睛一看,便见在内卫中裹挟着两名身穿蟒袍、服饰华丽的男子。

这是?

朱慈炤仔细看了看,可不正是当朝太子、他大哥朱慈烺和他三哥定王朱慈烔?

崇祯皇帝如今在世的皇子,就他和太子朱慈烺、定王朱慈烔,这时穿着太子服饰的,除了朱慈烺还真没有别人。

不好!

怕是内卫叛乱,想劫持皇子投诚!

朱慈炤瞬间就想到了很多,明晚之时,明朝的**子们可没有多么忠诚的,就连一方大员,也是随时随地都会投降螨清的。

比如之后投降螨清,被封为平西王的狗贼吴三桂,再比如说被崇祯皇帝托孤的成国公朱纯臣,直接关闭城门不让崇祯皇帝逃走,和内阁首辅陈演一起将齐化门献给了李自成!

当然,不仅仅是他们,史料记载在京城的官员足有两三千人,但是为明王朝殉节的仅仅只有二十余人。

大部分官员皆是争先恐后前往李自成大顺吏部报名请求录用,比如少詹事(教授太子官职)项煜言:“大丈夫名节既不全,当立盖世功名如关中、魏征可也。”考功司郎中刘延谏前往时正好遇见大顺朝丞相牛金星,牛金星说:“公老,须白矣。”没想到刘竟然分辩说:“太师用我则须自然变黑,某未老也。”牛金星无奈,只得勉强录用了刘延谏。

如此之事,数不胜数。这一方面说明了崇祯朝的官员全然无君臣之义,更说明崇祯真的不会驭臣之道,君臣离心离德。

可以说在明朝末期,真的是一个礼崩乐坏的时代。

这十几人的内卫显然也看见了朱慈炤,顿时眼睛一亮,分出几人向朱慈炤而来。

朱慈炤见内卫向他奔来,手中宝剑,便唰的一声拔出鞘来。

他前世是特种兵退役到市刑警队的,杀人的手段,他可一点不差。

朱慈炤手提宝剑便要冲上前去。

其中一名面色冷漠的内卫面色一惊,远远地便停了下来,然后单膝跪地道:“永王殿下,陛下召集三位殿下有要事要说!”

崇祯皇帝召见?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