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崇祯四皇子 第五章 永王之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我是崇祯四皇子小说简介

《我是崇祯四皇子》是作者玉召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他本了泛红的双目又红了一些,声音嘶哑道:“皇儿推知一枚玉玺价值几何?” 朱慈炤明白崇祯帝聚财奴的性格又犯了,恭谨道:“万金亦是不换!” 崇祯皇帝一愣,盯着朱慈炤上下打量出来,他本我以为朱慈炤会大言不惭的说价值多少多少,接着自...

我是崇祯四皇子小说-第五章 永王之谋全文阅读

他本已经泛红的双目又红了一些,声音沙哑道:“皇儿可知一枚玉玺价值几何?”

朱慈炤知道崇祯帝守财奴的性格又犯了,恭敬道:“万金亦是不换!”

崇祯皇帝一愣,盯着朱慈炤打量起来,他本以为朱慈炤会大言不惭的说价值多少多少,然后自己好趁机训斥一番,没想到朱慈炤道是个明白人。

朱慈炤见崇祯帝沉着脸看着他不说话,不禁有些毛骨悚然,但还是硬气的说道:“父皇只知玉玺价值连城,岂不知人乃无价?”

崇祯皇帝双目一眯,默然不语。

朱慈炤见崇祯帝不说话,不知何意,便硬着头皮接着道:“玉玺者,承天受命之物也,人持之,方显其价,若持玉玺之人身死,于顽石何异?在儿臣看来,这玉玺扔也就扔了,只要我大明有复土之心,祛除内外之忧,天下尚可取,何况区区几块美玉?”

崇祯皇帝听此,不禁有所动容,是啊,只要解决了如今所存在的艰难险境,日后带兵打回京城,什么东西得不到,只要国家安定了,整个江山社稷都是我老朱家的,何况几块玉石?

崇祯皇帝心中转了几转,心道自己竟还不如一个少年郎想的宽广,真是羞煞我也!

可要真的让他放弃祖宗流传下来的玉玺,他的心中还是十分不悦、不舍:“皇儿,既如此,父皇随身携带一枚传国玉玺可否?”

崇祯皇帝脸上少了怒色,跟朱慈炤商量道。

朱慈炤不禁头疼,您老人家可是明朝的皇帝,怎的如此优柔寡断,贪恋于物呢?朱慈炤面上终是少了一分耐心,值此生死存亡之际,他实在是不愿意和崇祯过多的啰嗦,便抱拳道:“父皇认为众大臣可忠呼?可贤呼?”

崇祯皇帝一呆,不知朱慈炤突然问的这话是什么意思。

朱慈炤打算好人做到底,接着道:“今我明臣,忠者十之一二,贤者,十之一二,既忠诚又贤明之人,百之二三。若父皇带走一枚玉玺,众臣皆知玉玺二十四枚,若有缺失,凡有降贼者,定告知李贼。李贼闻玉玺少定当四处搜缴,我等危矣!”

朱慈炤说道最后,不禁加重了语气,直听的旁边的太子和定王抓耳挠腮,恨不得赶紧让崇祯皇帝把那要人性命的玉玺扔了。

崇祯皇帝听此,一时默然无语。明朝的大臣们,他是很清楚的,自从京城危急,他已传令各地官员、总兵入京勤王,可如今城都要破了,还是无人前来救驾。自己若是带着玉玺南逃,一些投降的文臣武将,肯定会借此机会向李贼邀功。

“皇儿,你说的对,是父皇糊涂了。诸臣误朕,人人皆可杀之,我等既苟且逃生,岂能给贼子把柄!”

崇祯皇帝点了点头,不再坚持。

“父皇圣明!”

听见崇祯皇帝又说出了自杀前的那句话,朱慈炤总算松了口气,如果崇祯皇帝一再坚持,自己还真的阻拦不了这位父皇大人。

“皇儿可还有所补充?”

崇祯皇帝消化了半天,回过神来,问道。

“嗯......”朱慈炤思索半天,确信已经没有什么遗漏,便道:“儿臣没什么要补充的了,此儿臣三计策也!”

说完,朱慈炤施礼,下拜。

崇祯皇帝看着下首的朱慈炤不禁良久无言,其眼神闪烁不定,不知在想些什么,但随即便哈哈大笑起来:“皇儿真乃良才,如古之楚庄王者,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也!”

“谢父皇称赞,此不过是儿臣急智尔,如无父皇圣功,何来儿臣小计。”

朱慈炤连忙一阵谦虚,顺便拍了个小马屁。

崇祯皇帝看了眼一旁站着的王承恩,只见主仆二人交流了片刻,便已然认可了朱慈炤的计策,然后王承恩朝崇祯皇帝一礼,便匆匆出了乾清宫去办了。

一盏茶的时间过后。

乾清宫外传来了呼喊之声,隐隐约约的还伴随着吵杂之声,朱慈炤细细听去,只听见有人在喊:“陛下有令,今李贼来袭,众宫人可携物逃命,皆无罪......陛下有令,今李贼来袭,众宫人可携物逃命,皆无罪......”

朱慈炤听此心道这王承恩办事还挺机灵的,直接派人在宫中喊叫,这样就连守门的将士说不定都会趁机来宫中掠夺宝物。

这样自己逃出去的几率就更大了一些,朱慈炤心中暗喜,但打眼一看,却见崇祯皇帝面色略显阴沉,不知何故。

朱慈炤小心翼翼道:“父皇可还有其他之事?”

只见崇祯皇帝十分肉疼道:“宫中所积攒的宝物,内帑还有些财物,具是可惜了。”

呃......

朱慈炤差点晕倒,好吧,崇祯皇帝还是个守财奴,节俭过度,一文钱恨不得掰成四瓣花,走路还不敢走的太快,害怕自己的已经磨得秃露皮的内摆露出,被众臣嗤笑。

崇祯皇帝可是真的节俭,不像螨清的皇帝一般,衣服破了为了装节俭,命小太监出宫花50两银子补上,人家崇祯皇帝有免费的,自己媳妇,周皇后。

一时间父子四人皆是默默无言。

不一会,只听外面传来嘈杂之声,原来是周皇后、张皇后(崇祯嫂子)等带领着后宫女子们来到了。

王承恩为了保密没有告诉她们崇祯皇帝让她们来的原因,只见大殿之门被打开之后,一团团花团锦绣便涌了进来。

她们一个虽然是身穿宫女下人的便装,但是妆容却精细无比,有的人还带着三五个下人前来,手中大包小包的拿着,一路奔来,气喘吁吁。

周皇后、张皇后倒还好些,背上只背了些细软,袁贵妃虽身穿便装,里面套着的却仍是华丽的贵妃服饰,甚至连头上的各种宝钗首饰,都未曾摘下。

王妃、刘妃、方妃、沈妃等则更加不堪,竟连宫中的使用的金银器物都背来了,朱慈炤甚至看见有个金壶嘴在包袱外露着。

众人到来,齐齐给崇祯帝行礼,崇祯帝本来还很是欣喜,暗道内妇皆持家有道,但是随即想起来,这是要逃命去,带这些不是找死吗,顿时脸色阴沉起来。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