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崇祯四皇子 第三章 文臣人人可杀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我是崇祯四皇子小说简介

《我是崇祯四皇子》是作者玉召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朱慈炤心中急切,再度谏言道:“成国公而如今守齐化门,父王可派一匹快马,只言送太子出宫逃难,便推知成国公忠否,若忠,成国公必不顾生死打开门押送,若不忠,必是置之不理。” 对啊,这也失一个好的办法! 崇祯皇帝缓缓地地点了点点头,给了王...

我是崇祯四皇子小说-第三章 文臣人人可杀全文阅读

朱慈炤心中焦急,再次建言道:“成国公如今守齐化门,父皇可派一匹快马,只言送太子出宫避难,便可知成国公忠否,若忠,成国公必舍命开门护送,若不忠,必是置之不理。”

对啊,这也不失一个好的办法!

崇祯皇帝缓缓地点了点头,给了王承恩一个眼神,王承恩会意,立马安排去办此事。

一时间殿中倒也安静了下来,直到这时崇祯皇帝才有心思去仔细打量自己的三个儿子,只见太子和定王正惴惴不安的在殿中走来走去,面上满是急色;而永王则镇定的站在一角,默然不语,崇祯皇帝定睛一看,发现永王腰上竟然还系了一把宝剑,不禁有些错愕。

永王竟有如此胆色?

是了,永王生母早逝,虽有阿嫂抚养,但生活必定有所不顺,因而早熟。不知怎的,崇祯皇帝看向朱慈炤的目光中竟然带上了几分亏欠。

因为乾清宫距离齐化门不远,而近卫又骑着骏马,所以不一会前去打探的近卫便回来了。

“如何?”

不待近卫跪倒崇祯皇帝便急急问道。

近卫拜倒在地,气喘吁吁道:“卑职前往齐化门,告知成国公卑职乃是奉旨送太子出宫逃难,哪知成国公竟然命人紧闭齐化门,还放箭不让卑职靠近,而且卑职还听闻......”

“还听闻什么?”

听到此处,崇祯皇帝已然愤怒万分,面目狰狞。

“卑职还听闻成国公会同其他几个城门的守将相约要紧闭城门,不许皇宫内任何人出入,待李贼到来,献出城门,以搏富贵!”

“狗贼负朕!噗!”

崇祯皇帝听此那还能忍得住,暴喝一声,一口鲜血便吐了出来。

“陛下(父皇)!”

众人皆惊,急忙上前搀扶崇祯皇帝,但崇祯皇帝却一把甩开众人,跪倒在地,痛哭道:“列祖列宗,天要亡我大明啊!”

卧槽,是不是打击的有点太狠了?

朱慈炤见状急忙上前道:“父皇,儿臣有一计,说不定保我等顺利逃出宫去。”

崇祯皇帝此时心中已然绝望,听见四子献计却也不报任何希望,又是苦笑又是痛哭道:“皇儿还有何办法,朝中大臣皆不可信,如今父皇手中又无可用之兵,李贼此刻已然围城,我等只怕是插翅难逃啊!”

“父皇,无颜面对列祖列宗啊!”

崇祯皇帝再次大哭不已。

朱慈炤心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本来你手里是有很多的好棋的,但是您老却不会用啊,崇祯三年袁崇焕被杀失了一步棋,崇祯十一年孙承宗被杀失了一步棋,众多名将武臣与你离心离德,你自断手臂,这怪谁?

朱慈炤很想痛痛的数落崇祯皇帝一番,但是事到如今,自己的小命都还垂危,也只好急忙将自己的计策说出。

朱慈炤施了一礼道:“如今李贼势大,兵锋所指,已难抵挡,现如今已无底牌向其求和,所以现如今唯一要做的事情,便是南下?”

“南下?”

崇祯皇帝却不知何时止住了哭声,呆呆的看着朱慈炤,但随即便苦笑起来:“南下何其容易,如今我等困在宫中,贼子皆距门而守,如何能逃得出去?”

朱慈炤心中暗笑,心道若是让你逃,你肯定是逃不出去的,这一点朱慈炤是在史料中看过的,处死了老婆女儿之后,崇祯皇帝突然又燃起了生的希望,于是自己化妆成太监想要逃走。

他先去了朝阳门,化名王太监外出议和,但是此处守门的官员早已和李贼有所勾结,不肯放人出城,崇祯闻此急忙命人去寻成国公朱纯臣,但得到的回答却是朱纯臣外出赴宴去了,不知去往何处。

于是崇祯皇帝又去往了正阳门,但是正阳门此时三展白灯笼高挂,方才知原来此城门已然献给李贼;如此,崇祯皇帝又向后城安定门而去,后城就是后宫最后面的那个城门,但到了此处,发现此处的镇守将士皆已逃散,而崇祯皇帝所带的几个人又无法打开紧闭的城门,太监以利斧劈之,亦无法打开,于是再次折返。

此时崇祯皇帝来到皇极殿前亲自撞响殿前的景阳钟,想要召集群臣商讨逃跑大计,但是等了很久却无一人赶来,气的崇祯皇帝大骂,崇祯皇帝愤然道:“诸臣误朕也,国君死社稷,二百七十七年之天下,一旦弃之,皆为奸臣所误,以至于此。”后来崇祯帝自知无法逃走,便和王承恩于煤山一颗歪脖子树上自尽。

所以在了解这一段历史之后,朱慈炤已经有了逃脱之法,但是在这之前还需一些适当的操作。

朱慈炤道:“如今正处于生死存亡的危难之际,横竖皆是死,父皇何不听儿臣说完?”

崇祯皇帝听此却不抱任何希望,但看着朱慈炤灼灼的目光,又不忍阻拦,他长叹道:“皇儿想说,便尽数道来吧!”

朱慈炤听此心中一喜,暗道只要让我说便有机会,他也不再废话,尽数将自己的计划托盘而出:“如今我们逃出城中需要做以下几件事,第一,父皇即刻下令,命人在宫中传播,就说父皇已经下令,宫中所有人可全部出宫逃命,城门不得阻拦,宫中一切物什,皆可拿走,且无罪;第二,让后宫诸位娘娘、阿姐皆换成宫女太监的便装,到乾清宫集合,但要拿着他们原本华丽的衣物;第三,命一忠诚之人,在乾清宫,拿着父皇印玺,静候李贼到来。”

崇祯皇帝听此,心中不免生出一种荒诞的感觉,但是冥冥之中又似乎感觉朱慈炤说的有些道理,便疑惑道:“此三条,何故?”

朱慈炤此时展现出强大的自信来,道:“其一,如果儿臣记得没错,此时宫中太监宫女足足有三四千人,父皇命宫人逃离,却也给了我们机会逃离,且这么多人涌向宫门,那些守门的将士岂会不知?所以他们必定会开门掠劫怀揣宝物的宫人们,甚至还会入宫掠夺,这便是我们趁乱逃走的良机!”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