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求生录 《阴阳师求生录》第九章 入狱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阴阳师求生录小说简介

《阴阳师求生录》是作者梧桐阅读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牛大山,风信子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阴阳师求生本能录小说名字叫作《阴阳师求生本能录》,提供更多阴阳师求生本能录,阴阳师求生本能录小说深度阅读。阴阳师求生本能录小说阴阳师求生本能录摘选:在警车上,我整个人都似游魂,觉得天昏地暗。要不然我爸爸妈妈明白我进了警局,不急疯才怪。幸好我前一段时…...

阴阳师求生录小说-《阴阳师求生录》第九章 入狱全文阅读

阴阳师求生录小说名字叫做《阴阳师求生录》,这里提供阴阳师求生录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阴阳师求生录小说精选:在警车上,我整个人都似游魂,感觉天昏地暗。要是我爸妈知道我进了警局,不急疯才怪。好在我前一段时间才和爸妈通了电话,给他们报了平安,叫他们不用担心我,等过年的时候,我一定会风风光光地回家,说不定还会带一个漂亮的媳妇。现在什么都完了,要是我身上的血迹恰巧是失踪者的,恰巧有人栽赃陷害我。我是苦命,什么倒霉事情都遇到过,说不定真的有人就跟我过不去。要是这样,不要说过年的时候风光回家,能不能回家都是问题。突然间,我双眼寒光一闪…

在警车上,我整个人都似游魂,感觉天昏地暗。要是我爸妈知道我进了警局,不急疯才怪。

好在我前一段时间才和爸妈通了电话,给他们报了平安,叫他们不用担心我,等过年的时候,我一定会风风光光地回家,说不定还会带一个漂亮的媳妇。

现在什么都完了,要是我身上的血迹恰巧是失踪者的,恰巧有人栽赃陷害我。我是苦命,什么倒霉事情都遇到过,说不定真的有人就跟我过不去。

要是这样,不要说过年的时候风光回家,能不能回家都是问题。

突然间,我双眼寒光一闪,把心中所有压抑和愤怒都指向了风信子。要不是答应做她一天的男朋友,还傻乎乎地半夜和她回家,我想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

可我只知道她叫风信子,除此外,连她手机号码都没有存,更别说她的住址。而且我百分之百能确定,她是一个女鬼,还是一个长得好看的美女鬼。

糟了!难道这一切都是她设的局?她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害我?

平时我连人都不敢得罪,不管是有身份没有身份的,我只会当一个和事佬,又怎么会得罪鬼?

难道这和师父的失踪有关?或者是我师父得罪了谁,然后师父的仇人找上了我?

我越想思绪越乱,差点就要走向极端,要是前面有一条河,说不定我会跳下去。

为什么上天对我不公,处处为难我?

“你叫风一帆对吧,你怎么一直苦着脸,就算是**,至于这样吗?”

看守我的警察是那个瘦小个子,他就坐在我的身边,可能是发现我的表情相当痛苦,便开口问道。

“谁是**?你们警察没有证据怎么就乱抓人?”

我几乎用咆哮的语气在怒吼。

“你给我老实点,是不是想用胶带封住你的嘴。”

瘦小个子两眼瞪着我,用威胁的口吻对我说道。

“陆风,不得对犯罪嫌疑人动粗。”

坐在前排的美女警官用平和的口吻说道。

还是她的话管用,她一开口,瘦小个子顿时就变得服服帖帖,还微微低头答道:“嗯。”

在山路颠簸了将近两个小时,我才被带到了警局。

接下来就是给我做笔录,而我身上的血迹,估计已经被他们在化验了。

美女警官回到警察局后,换了一身便装。一身紧身白衬衫加上一条将腿部曲线勾勒得圆润饱满的休闲裤,给人的感觉就是靓丽,充满青春活力。

“风先生,我是警局的副局长,叫银雪。你现在是嫌疑人,按照规定,我们必须关你四十八个小时,我现在给正式你做笔录。”

“银局长,我这身衣服都脏死了,可以先让我换身衣服好吗?”我低声说道。

银雪微微皱眉,犹豫了一会才点头答应。

几分钟后,我换了一身便装,总算像个人样。

而我发现银雪看我的眼神和刚才有些不一样,柔和了不少,甚至我还感觉有些男女间的暧昧。这也不奇怪,本来我的外貌就算中上等,甚至还可以称得上帅哥,只是我没有房没有车,是一个十足的穷鬼罢了。

不过此时我的情绪低落到了低谷,就算她对我有意,我也没有心情和她谈。

“你说你看到了血狼,这是真的吗?”

我刚刚坐下,银雪就用给人舒服的眼神看着我,完全不像是在审犯人,像是在朋友聚会聊天,有点小温馨。这让我失落的情绪得到了些回升。

我不抽烟,可此时,我的心里一肚子的烦闷,便开口道:“银局长,可以给我一支烟吗?”

银雪愣了一会,而后才点点头。

这两天我经历了很多,就连生死都经历过,总之好多第一次都经历了,现在又是第一次抽烟。

呛鼻的烟味让我不住咳嗽,连抽了几口后我才掌握抽烟的诀窍,终于能缓缓吐出了一口白烟。

烟虽然有害健康,但是确实能解除心中的烦闷。

几口烟后,满嘴的浓烟味让我极不适应,可我的心情好了不少。

银雪没有再问我,还是准备好了笔和纸,在等我倾诉。

我又猛抽了一大口后,心情再一次舒畅了不少,才将这两天发生的奇事给详详细细说了出来。

一直在做记录的银雪突然停了下来,表情看起来十分惊愕,“你的意思是……是你遇到了一个女鬼,然后她把你带到了山中,还遇到了一条雪狼……”

我能感觉到银雪的声音有些颤抖,这是因为她无法掩饰内心恐惧。

在我看来,这也不足为奇,毕竟她是女生,就算是胆大的男生遇到了鬼,肯定也会感到害怕。

“没有错,要不是那个灰袍道人及时现身救我一命,我现在恐怕连尸骨也会找不到了。”

我沉着答道。

“不!不!这绝不可能,这个世界怎么会有鬼?”

银雪突然神色大变,变得激动不已。

“银局长,你要相信我啊,我真的没有骗你……”

本来我以为银雪已经相信了我的话,想着可以离开警局,洗脱我的嫌疑,没有想到她突然就变脸,这又让我又陷入了无止境的恐慌中。

“要是你说的是实话,那我问你,你能叫风信子和我当面对质吗?你的意思是血狼的出现和她有关,就算她真的是鬼,鬼怎么能让动物听她的话?”

银雪说完表情归于平静,她用手轻轻挽起了她的柔发,她这个习惯动作立马让我想到了风信子。

豁然间,我似乎想起了什么,急忙开口道:“我知道了,这血狼肯定也是鬼变得,要不然它的体型像一头狮子,而且浑身的毛发都是血红的,而边山村失踪的那几个人肯定也是血狼干的。”

“简直是谎话连篇,你不是说有一个灰袍道人吗?按照你的说法,那个道人应该能收服血狼,既然血狼被他收服,它又怎么会去边山村害人?”

银雪说到这里忍不住都要笑出声来。此时,那个叫丁洋的警察过来在她耳边轻声嘀咕了几句,银雪就和他匆匆离开,不过只是短暂的几分钟,她就神色有些紧张地走了进来。

我的心思全部在琢磨她的这番话上,并没有注意她脸上的表情变化。我细细琢磨一番后,觉得她的话有几分道理。

“要是你能找到那个灰袍道人,或许这案子就有转机了。现在我和你说实话吧,现这件案子没有了一点线索。”

银雪刚刚坐下就开口说道。

“你相信我说的话了?”

听到她提提及灰袍道人,我的心中有了一抹喜意,这说明她还没有完全否定我说的话。

“刚刚化验结果出来了,你身上的血迹不是人血,而是一种从来没有见过的血种,而且我们在你衣服上才去的指纹还特别奇怪,根本就没有螺纹,但是指纹边缘印十分清晰……”

“什么!”

银血的话让我惊讶得差点要跳起来,同时我又如释重负般,心中有了暖意,让我看到了希望。

既然我身上的血迹不是失踪者的,那就说明我没有杀人!我不是嫌疑犯!我就可以回家了!

当我瞅着银雪那双忧郁的眼神,心中的喜意顿时就减退了几分。不知怎么回事,我一见美女那忧郁的神情,自己也会跟着难过。

“现在这件案子比无头案还要扑朔迷离,我们已经用了当今最高科技的侦查手段,依然无从下手,也没有得到任何和案情相关的蛛丝马迹,就感觉这几个人是凭空消失一样。”

银雪的话语中饱含无奈,她说完慢慢抬头看了看我,眼神有种说不出的诡异,像是在做一个重大决定般,良久才开口道:“既然你是这件案子的嫌疑人,我们也没有证据证明你是凶手,但是也没有证据证明你无罪,只是你是这件案子的相关人,所以……所以只能先把你给关起来。”

“什么!你们警察怎么能这样办事!不是什么都要讲证据吗?不要欺负我不懂法律,我要告你们!”

我再也坐不住,暴跳如雷,紧紧握住拳头,几乎要和她拼命了。

看到银雪那双忧郁的眼神,浑身颤抖的我终于没有做出格的事情,慢慢坐了下来。

一时间,我们两人都陷入了沉默中。

良久,我整个人冷静了不少,整理了一下思绪,才开口道:“怎么可能会没有线索,你们可以调查死者的身份背景,调查他们和谁结过仇。要是实在不行,就多派人将整个边山村再找一遍,总会有些蛛丝马迹的,我就不相信还有天衣无缝的无头案。就算没有线索,也不能拿我当替罪羔羊啊……”

我简直就要被逼疯了,实在是无法冷静下来,回想起曾经看过的破案剧,那些经典的破案手段早已深深印在我的脑海中,我也不管银雪是何表情,发疯似地将心中翻涌上来的愁闷给全部倾泻出来。

“失踪者的尸体已经找到了,他们的血被吸干,面目全非,就连DNA都无法提取,也无法验证死者身份,更别提线索了。”

银雪对我的不理智举动并没有表现出愤怒或者反感的情绪,或许她这是为了我当替罪羊作为的补偿,她淡淡地说道。

“DNA都无法提取?难道他们都是鬼变的?”听到银雪的回答,我愤怒的清晰稍稍得到平息,转而是多了些好奇。

“这件案子我已经请示上级,估计他们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下手。好吧,今天就到这里,不过有一个很不幸的消息告诉你,你被拘留的时间要超过四十八小时,具体多久要看案子进展。”

银雪说完,看我的眼神多了几分同情,而我是彻底要发疯了,大声怒吼:“我要出去,我要出去……”

我人还没有冲出门口,早就有两个身强力壮的警察把我给牢牢制服。

接下来,我被强拧着送进了冰冷的监狱。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