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求生录 《阴阳师求生录》第一章 绿衣裙美女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阴阳师求生录小说简介

《阴阳师求生录》是作者梧桐阅读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牛大山,风信子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阴阳师求生本能录小说名字叫作《阴阳师求生本能录》,提供更多阴阳师求生本能录小说,阴阳师求生本能录小说名字。阴阳师求生本能录小说阴阳师求生本能录摘选:夜深人静了,夜间但是游人熙来攘往的繁华热闹街道,而如今已是门可罗雀。具有一丝寒意的夜风吹过,我从打瞌睡中…...

阴阳师求生录小说-《阴阳师求生录》第一章 绿衣裙美女全文阅读

阴阳师求生录小说名字叫做《阴阳师求生录》,这里提供阴阳师求生录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阴阳师求生录小说精选:夜深了,白天还是游人如织的繁华街道,如今已是门可罗雀。带有一丝寒意的夜风吹过,我从瞌睡中醒了过来,半眯着眼看了看师父留给我的算命行当:一张红色油漆剥落大半的木桌,旁边是写着算命两个遒劲大字的幌子,除此外,就是一些测字用的竹筒和竹签。师父不在,我才醒过来没多久又来了睡意。“师父啊师父,你怎么能狠心丢下我不管,留着一张字条就走了,还叫我帮你看着这些破玩意。您也不想想,就凭我这个啥都不懂的新手,谁会找我算命,坐等一天,连吃…

夜深了,白天还是游人如织的繁华街道,如今已是门可罗雀。

带有一丝寒意的夜风吹过,我从瞌睡中醒了过来,半眯着眼看了看师父留给我的算命行当:一张红色油漆剥落大半的木桌,旁边是写着算命两个遒劲大字的幌子,除此外,就是一些测字用的竹筒和竹签。

师父不在,我才醒过来没多久又来了睡意。

“师父啊师父,你怎么能狠心丢下我不管,留着一张字条就走了,还叫我帮你看着这些破玩意。您也不想想,就凭我这个啥都不懂的新手,谁会找我算命,坐等一天,连吃饭的钱都赚不到。要是再这样下去,我找谁去发大财啊!唉,当初就不该做你的徒弟……”

师父的不辞而别,让我的发财梦彻底破裂。从昨天师父离开到现在,我整个人都蔫着,根本就提不起半点精神。

“小帆,时间不早了,该收摊了。”

在此摆了二十多年摊的黄老爷,慢悠悠站起身来伸了个大懒腰,。他麻利地卷起了一根大烟,脸上堆满喜意,眯笑着眼对我说道。

瞅他鼓胀的口袋,我就知道今天赚得盆满钵满。

趁着我师父不在,把我的生意全部都抢了过去,能不赚吗?

我心里有些小小的不爽,可他毕竟是我的长辈,出于礼貌,我还是很友好地答道:“黄大爷,我今天精神好,还想坐坐,您老就先慢走吧。”

黄老爷没有说什么,收拾好行头哼着曲调就乐呵地离开了。

“黄老爷一走,我终于独此一家了。趁着还没有到夜深,希望能网罗几条小鱼,找我给他占上一卦,就当是今天没有白来。”

望着黄老爷远去的背影,我也是小小乐呵了一下,总算提起了一点点精神,脑海中的思绪开始飘飞……

附近就是小市唯一的一所寺庙,叫罗汉寺,虽处在郊区,可来此烧香拜佛的人不在少数。

来此烧香拜佛的主有不少是身家不菲的富豪,他们不会在乎一点点小钱,大都会来附近这条街道东瞧瞧西看看,顺便给自己或者家人朋友占上一卦。

因此,这条看起来有些破烂的街道,因此就成了算命先生的金饭碗摇钱树。特别是逢年过节时人挤人,算命先生经常是能大赚一笔。

当初我正是找工作不顺心,在这里闲逛时遇到了一个须发皆白,穿着一身灰色大袍,两炯炯有神,看起来还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算命先生。

他见到我就像是捡到宝似的,当即眉笑颜开,不仅免费给我占了一卦,说我以后必定是大富大贵的人,还说我天生有一双阴阳眼,硬要收我为徒,信誓旦旦说要是跟了他学算命,保证今后能发大财。

听他这番天花乱坠的胡吹,当时我脑袋有些发懵,不过瞅着他鼓囊囊的口袋,就站在这里还不到几分钟的功夫,看见他有一张百元大钞入账,心里难免些痒痒。

想着这几年高中毕业后就出来闯荡,一直就没有找到称心的工作,到现在还是一无所有。而那长着满脸痘痘的房主老女人,催房租又催得特别凶。

我咬咬牙,心一狠,嘴里终于蹦出几个字:“行,师父,我跟着你干。”

当天收摊的时候,师父就带我吃了顿大餐,还去泡脚城好好享受了一番。当时那种飘飘欲仙的感觉,仿佛让我看到了美好的未来:大把大把的钞票怎么也花不完,漂亮的老婆陪在身边,乖巧的小孩在富宅后院的小花园玩……

“小帆……”

忽然,师父的声音突然在我耳边响起。

我整个人都跳了起来,正准备循声张望时,疾行而来的一团黑风把我给吹倒在地,钻心的疼痛让我的意识开始模糊。

此时,天空也变得格外昏沉,连个人影都看不到。

不知道过了多久,恍惚间,我醒了过来,睁眼就看到了一道道柱子般粗壮的电光刺破夜空,光亮如昼,接着很快就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响。

几个穿着灰色长袍的道人,站成一排,手持青光莹莹宝剑,一双双精光溅射的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天空中那团没有消散的黑影。

我寻思,怎么凭空就多出了几个师父?可到底哪个才是我的师父呢?他怎么也不过来拉我一把?

豁然间,一声刺耳的“杀”响彻天地。

一个穿着黄袍的老道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他手中的那把剑极不寻常!一面刻有慝腾飞的蛟龙,一面刻着展翅欲飞的凤凰,剑身流光四溢,看了双眼都有些刺痛。

“尚方宝剑?”

想起电视剧中出现的尚方宝剑竟然和这把剑神似,我猛地一惊!

说时迟那时快,黄袍老道已把剑对准黑影,口中念念有词,其他几个灰袍道人也立马效仿。

一道劲射的黄光加几道势头稍弱的青光,将黑影给牢牢围住。

不一会儿,一个浑身长着白毛的怪物,突然从黑影中跳了下来,狰狞着恐怖面孔,在发出一声极其恐怖地惨叫后,像会变身术似的,眨眼功夫就不见了踪影。

我以为自己是在看一场精彩绝伦的电影大片,仿佛忘记了不时时袭来的痛楚,整个人都沉浸其中。

一个愣神间,眼前只有迷离的路灯光影,根本看不到路人。

“师父呢?怎么就不见了?”

我突然醒了过来,望着桌子上那一小摊口水,还带着些口臭,才知道刚刚是做了一个梦。

看了看钟,刚过十二点。

“来跟我抢生意的黄大爷好不容易提前走,可这么好的机会竟然都给我浪费在了梦里,真是不应该啊。”

我一脸懊恼,准备收拾摊子回家。

“大师,可以给我算上一卦吗?”

就在收尾工作时,一个甜美娇柔的声音传来,顿时将我的瞌睡虫完全赶走。她竟然还叫我大师,这可是师父的待遇啊!顿时我心里一甜,抬头一看,我当时就来了精神。

一个穿着碧绿裙子美女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我面前。

我没有空闲去琢磨她是如何神不知鬼不觉来到我身边,因为她走路的声音都没有,我决定先好好犒赏我这双疲惫还带几分饥渴的双眼再说。

白**嫩的小脸蛋泛着几分红润,凹凸有致的身材让人想入非非,特别是那紧身衣裙包裹不住的性感鲜肉,丰满有弹性,只是他身旁似有白色淡雾缭绕,多了分脱俗气息。

我不管她是仙女还是狐狸精,作为处男的我,还没有牵过女生的手,立马就有种把她扑倒在地的冲动。

荷尔蒙过度分泌,让我如同置身于火烧的境界中。

良久,我才镇定下来,红着脸问道:“美女,对不起,你来晚了,我的摊都收好了。”

“大师,我还不容易来一趟,你忍心赶我走吗?你放心,钱我一分都不会少。”

美女那双美眸紧紧地盯着我,让我的脸更红。

有这样的美女送上门来,就算白给她算命也值了。

算命的时候,多摸摸她那双嫩滑的小手,然后再想着法子让她靠近一点点,顺着她有些宽松的绿裙子,瞅准机会,不时时瞄上几眼,一定会享受那大好春光,这样更养眼。

这是多么赚钱的买卖啊!

想到这里,先前的萎靡精神一扫而光,我的脸上终于有了些笑意。

“大师,我能坐在这里吗?”

美女也没有见我点头同意,已经坐在了还没有来得及收拾的小木凳上。

我微微低头一看,顿时心跳加速!

原本就是低胸的裙子,美女这么一坐,可能是身体太丰腴的缘故。裙子胸前掉了一颗淡绿色的扣子,还滚到了我的脚下。

胸前那露开的一大片,再加上她没有做任何保护措施,简直是一览无余!

我只是看了一眼,就感觉浑身的血液都在沸腾,已经有些把持不住了。

“那好吧。我就给你算算。”

我吞了吞口水,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边说边拿出了算命的行当。

由于还没有学会测字,看相也是个半调子。心中的**让我燥热难忍,头脑几乎处于空白状态,也没有翻出师父那本写满他平生看相经验的小册子。就决定先给美女看看手相再说,权当是揩油了。

“美女,我先给你看看手相吧。”

说话的同时,我还是不忘瞄了一眼美女丰满的鲜肉。

我努力使自己镇定下来,深呼吸一口气后,终于摸到了美女光滑的小手。

稍微有些意外,美女的小手并不是看起来那样润滑丰润,相反还有些粗糙,甚至摸起来还有些冰凉的感觉。

顿时,心头难耐的**退去大半,脸上没有了兴奋劲。

“大师,我的手相不好吗?”

美女睁大美眸看着我。

我微微抬头,突然猛地一惊,因为我似乎看见了她那双漂亮的眼睛好像凭空多了些难看的黑眼圈。

我以为是昨晚没有睡好有些眼花的缘故,又使劲揉了揉,还是忍不住偷偷看了看美女胸前的靓丽风光。

结果,更是让我大吃一惊!

美女那吹弹可破的光滑肌肤上,好像多了些皱纹,没有先前那般水。

我当时就打了个寒颤!迷迷糊糊中感觉到有一股寒气直往脊背处嗖嗖的刮。

“她……她该不会是女鬼吧。”

我还在摸着她的手,但此时,美女的手仿佛成了一块僵硬的寒冰,这股寒气让我冷得发抖。

我不敢抬头去看她的脸,因为在我脑海里已经出现了披头散发,吐着长长**,脸上惨白的女鬼形象!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现在每一分每一秒对我来说都是痛苦的煎熬,我真是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良久,我总算是恢复了些正常。可奇怪的是,我再也没有听到美女的声音。

当我终于忍不住要抬头一看时,差点没有吓出尿来。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